首页 -> 两岸 -> 八方言论

 


陈师孟与“蓝色恐怖”

04/07/2003/00:00
华夏经纬网

   台湾早期在国民党执政的时候,以调查局为主的情治机构,对所谓的党外人士、对党内的异议份子经常施以窃听、跟监、恐吓、捉将牢里去私刑拷打、不经起诉审判就监禁、甚至暗杀之类的恶劣手法,人称之为白色恐怖。为什么叫白色恐怖呢?大概是沿袭了早年内战时的用词。
   
    民进党的代表颜色是绿色,他们的党旗以绿色为主调,当中有一幅台湾省的地图。每次竞选的时候,民进党也以绿色为主打色系。民进党执政之后,媒体一概称之为绿色执政。后来又出现了“绿色恐怖”这一个名词。
   
    民进党在野的时候,一向大声疾呼要保障人权、要法制化、改革调查局等等,然而一但上了台,尝到了权力的滋味,突然发现调查局这种特务组织很好用。特别是对于打击异己,甚至对一些虽然没怎么样但是看起来不大顺眼的家伙,只要叫调查局略施手脚,就能让他脸色发青。例子实在很多,最近爆出来的监控“立法委员”事件,就很具有代表性。
   
    有五十多位“立法委员”发现自己的办公室被窃听、录像,自己的助理原来是调查局派来卧底的线民、还特别施以开锁训练。一时天下大乱,“立法院”吵吵嚷嚷好几天不得安宁。但是调查局矢口否认,由于情治人员专业化程度高,不容易逮到实际的证据,此案也就不了了之了,只是苦了“立委”们,在问政之余,还得随时进行反监听、反情报的工作。被监控的“立法委员”大多数是属于在野党,也有一些是非主流、不听话的民进党籍“立委”,然而他们多数访问过大陆。
   
    另外一个例子是阿扁,以“总统”之尊扬言要控告《中国时报》,因为《中国时报》报导了谢长廷非法收取的政治献金,款项流入阿扁的帐户。《中国时报》第二天马上在报纸上道歉,说是消息未经证实就上了报,姑念初犯,以后不敢。
   
    今天在台湾,绿色恐怖的确是存在的,而且有时候是由领导人带头干,威力慑人。再仔细观察一下,当年搞白色恐怖的人马,其实就是今天主持绿色恐怖的干部。如近日才退休的调查局刘姓副局长,几十年前曾在狱中非法向作家柏杨、民主人士施明德施刑,其凶神恶煞的名声早已传遍岛内外。如今刘姓副局长在绿色政权之下安然光荣退休,去过他幸福的晚年。据说刘副局长退休得很委屈,否则凭他的资历、功劳,早就该登上调查局长宝座。
   
    台湾的政权可以轮替,但这些人可是超越党派的,他们以安全为理由,每天继续做同样的事。
   
    最近又有“蓝色恐怖”一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蓝色”应该是指台湾的泛蓝阵营中三个政治理念比较接近的政党:国民党、亲民党和新党。然而这些都是在野党派,手中缺乏公权力,他们有什么能力搞恐怖活动呢?这个名词可不是在下编造的,它出自“凯达格兰学校”校长陈师孟之口。陈师孟先生是阿扁的亲信,曾经当过台北市副市长、“中央银行”副总裁、“总统府”秘书长等要职。后来阿扁派他专任凯达格兰学校校长,全心全意为阿扁培育干部、政治领袖。其第一班学员已经开课,叫《国家发展策略班》。以后还要继续开班训练更多菁英份子,真是“百年树人”,其用心也远。
   
    泛蓝阵营对这所学校的性质有所评论,大致都以为这是民进党的“党校”,其宗旨在向学员灌输台独思想。然而阿扁却一口否认,说它不是党校,只在培育日后领袖人才!领袖都搞台独?这恐怕不是大多数台湾民众所期盼同意的吧!
   
    记者在凯达格兰学校的开学典礼上访问了陈师孟校长,陈校长意气风发,心直口快地说:“今天我的感觉就是爽!这所学校终于开学了。这是一所小小的民间学校,却得到许多反对党立法委员的批评、中伤,我感到又回到了蓝色恐怖时期。”
   
    陈师孟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能力和学识,平心而论大家还没发觉出来。但他的特点是口无遮拦,常常说出民进党核心人物的心底话。
   
    有人说民进党是苦媳妇熬成婆,虽然执政已经三年多了,它还在过那个当婆婆的瘾。公开成立一个台独思想训练学校,爽在那里呢?你们不是已经执政了吗?至于当年的政治迫害,那叫白色恐怖,那里来的蓝色恐怖呢?在野党民意代表评论批判,这不也是当年民进党在野时立下的规矩吗?
   
    莫非陈校长他们心中没底,这绿色执政来日无多了。君不见连宋已合成一气,泛蓝来势汹汹啊!
   
    这才是陈师孟校长潜意识中所惧怕的蓝色恐怖吧! ( 作者马康庄,是台湾民意调查基金会秘书长 )
   
    华夏经纬网专稿 2003年4月7日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 相关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