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岸 -> 经纬观察

 


海峡两岸农业交流与合作现状

09/06/2001/00:00
华夏经纬网

海峡两岸农业交流与合作是两岸经贸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近20年来,在祖国大陆积极推动下,经过两岸业界的共同努力,两岸农产品贸易与台商对大陆农业领域的投资持续增加,种源与技术引进、学术交流与人员往来等取得重要进展。 (一)两岸农产品贸易突破台湾当局政策限制获得发展 在两岸转口贸易恢复初期,两岸农产品贸易在两岸贸易中占有重要地位,其中大陆对台出口主要为中草药、水产品与农副产品等,1987年,台湾当局最初开放进口的大陆产品即为30种农工原料。 两岸贸易方式主体是经香港的转口贸易,但农产品海上“小额贸易”则占有重要地位。早期,大陆海上“小额贸易”对台出口产品主要为水产品、土特产(发菜、黄花菜、茶叶、名烟、名酒等)、中药材。据大陆有关部门统计,1990、1991与1992年,大陆向台出口的水产品分别达2448吨、1283吨与3480吨,而同期经香港转口出口台湾的大陆水产品每年不超过2万吨。据台湾方面调查,到90年代初,大陆水产品流入台湾的数量占台湾沿岸渔业产量的65%。 两岸农产品贸易规模不大。90年代中期以来,两岸农产品年贸易总额在3亿至4亿美元之间,仅占台湾农产品贸易额的5%左右。其中,大陆对台农产品出口呈现逐渐下降趋势,从台湾进口则呈现逐年上升趋势。据台湾方面统计,1995年至1997年,台湾从大陆进口农产品金额在4亿美元左右,1998年至2000年在2.9亿美元左右;台湾对大陆农产品出口金额却从1995年的581万美元逐步增加到2000年的0.54亿美元;台湾对大陆农产品贸易一直呈现逆差,逆差额在2.4亿至4亿美元之间。 两岸农产品贸易量占两岸各自农产品贸易总额的比例甚低。台湾从大陆进口农产品约占农产品进口总额的4%左右,与泰国、印尼所占比例相当,少于马来西亚的5%,日本的6%,澳大利亚的8%,美国的34%;台湾对大陆农产品出口占农产品出口总额的比例一直未超过1%,而日本则占了35%,香港占28%(可能有部分转口大陆),美国占11%。两岸农产品贸易占大陆农产品贸易比重更低,2000年约占1.3%。 大陆对台出口农产品结构与早期相比变化并不大,仍以农工业原料为主,但水果及其制品、蔬菜及其制品出口有增加趋势。目前,大陆部分农产品在台湾市场占有重要地位。据台湾公布的资料,台湾岛内所需求竹材的70-80%来自大陆;羽毛类有50-60%来自大陆;中草药一般占50%以上(不过呈下降趋势,从1995年的59%降为1998年的49%);水产品约占台湾进口市场的20-30%;水果与蔬菜类所占比例虽不高,但呈上升趋势。大陆从台进口农产品不多,近年增长较快的主要是花卉、种苗、冷冻肉与水产品等。 在两岸农产品贸易方面,台湾方面不承认海上的两岸农产品“小额贸易”,而将其视为走私,从而台官方统计的两岸农产品贸易额偏低。对于正规渠道的农产品贸易,台湾当局则始终采取严格限制办法,到目前台湾只开放了480多项大陆农产品进口,只占农产品进口项目的23%,从而阻碍了两岸农产品的贸易发展。 (二)台商对大陆农业投资区域相对集中 80年代初,台商就开始对大陆农业领域进行投资。目前投资领域主要包括种植业、渔业水产、畜牧业、食品饮料及饲料加工、木竹等。依台湾统计,1991年到2000年底,台商对大陆农业领域投资项目累计为3551个,核准投资金额为18.8亿美元,分别占台商对大陆投资项目与投资总额的15.5%与11%。但若扣除食品、饮料与饲料等,纯种植业、渔业、畜牧业等狭义的农业投资金额则相对偏低。不过,台商在大陆农业领域的实际投资额应高于官方的统计数。台湾“农委会”官员表示,台商在大陆农业领域的投资金额超过23亿美元。依大陆统计的台商实际投资金额为台湾核准的台商投资额比例(1:1.6)估计,台商在大陆农业领域的投资额在30亿美元左右。 台商农业投资地区相集中,主要分布在福建、海南、山东、东北等地区。据报道,到2001年3月底,福建省引进台资农业企业1300多家,合同利用台资16亿美元。仅福州、漳州、泉州就计有台商农业企业1010家,合同台资13.3亿美元,实际利用台资7.8亿美元。福建省是台商农业投资最集中、最具规模的地区。 海南省是台商另一投资重点地区,农业投资总额估计超过2亿美元(到1998年底,台资企业218家,合同投资总额1.75亿美元),而且农业领域是台商投资最集中的地区,形成“二区”、“一线”的台资企业农产品加工的区域性发展格局。“二区”是指以海口市为中心及以饮料、糖果等加工生产为重点的北部加工区与以三亚市为中心及以水产品加工保鲜加工为重点的南部加工区;“一线”是指在安定、琼海、万宁、文昌、陵水等县市形成的海南岛东部的加工企业。海南台资企业农产品已形成一系列名牌产品。2001年初,海南台资企业农产品在北京举办海南无公害果蔬菜推介会,印度枣、小番茄、番石榴、黑珍珠莲雾等产品热销。台商在海南省现代农业生产与经营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 山东是我国农业大省,尤其是在外销创汇方面业绩突出,台商在山东省农业的投资也越来越多。目前虽没有看到在台商在山东农业领域的投资统计,但估计在4亿美元左右。台商在山东农业方面的投资以种植、水产品与畜产品及其加工为主,并出现不少龙头企业。荷泽裕鲁食品工业公司总投资达800万美元,目前已成为生产调味品、罐头食品、脱水蔬菜、油脂等农产品加工企业,也是山东省的创汇大户。还有台某食品公司投资额达2400万美元,是农业领域较大规模的投资。 东北地区是台商农业领域投资的另一重要地区,台商主要是利用这里的粮食、大豆与农业原料、发展畜牧业、饲料加工与食用油生产,估计投资额在1亿美元以上。台湾知名的饲料与肉类加工企业大成长城公司于1990年前往东北投资设厂,在东北计有7家企业,现已合并为大成东北亚公司,员工达到1万多人;预计到2005年,大成东北亚公司将有7个肉鸡加工厂,每年屠宰肉鸡2亿只,生产饲料200万吨,将成为亚洲最大的农畜公司。 另外,台商在北京、天津、河北、河南、浙江、广东、广西、湖北、湖南、江西,甚至陕西、新疆等地均有农业方面的投资,只是规模不大,投资较为分散。 台商在农业领域的投资,多是农场式的大规模经营。据调查,员工在200人以上的企业占了80%以上。台资企业产品以外销与内销为主,回销台湾比例低。据研究,1998年,台商生产的农渔产品在大陆内销比例约占66.7%,外销到其他地区的占33.3%;在食品饮料方面,则绝大部分供内销,少部分回销台湾(约占6%),外销较少。 (三)两岸农业合作的新尝试——建立海峡两岸农业合作试验区 为推动两岸农业合作,发挥大陆不同地区农业资源优势与台商资金、技术与管理优势,1997年起,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农业部与外经贸部先后联合批准在福建省(福州市、漳州市)、海南省、山东平度市、黑龙江多个县市与陕西杨凌等建立了5个“海峡两岸农业合作试验区”,开创了两岸农业合作的新模式。 福建省海峡两岸农业合作试验区是1997年由国家批准的第一个以促进海峡两岸农业经贸发展、扩大农业合作的试验区。目前,该试验区包括了福州与漳州两个试验区,也是目前成效最好的试验区之一。福州试验区以发展优质高效农业为重点,即发展水果、蔬菜、花卉、粮食、食用菌、畜禽、水产、林竹等8大产业,建立了亚热带优质高效农业合作区、山地综合农业合作区、沿海渔业合作区、城乡观光农业合作区、海岛综合开发合作区与绿色食品生产合作区等6个合作基地。福州试验区在启动福清、闽侯、浪岐3个示范区的基础上,2001年又新批罗源、连江与晋安3个示范区。到2000年6月,福建海峡两岸农业合作试验区,台资农业企业892家,合同台资11.86亿美元,实际到资7.16亿美元 。 山东平度海峡两岸农业合作试验区是1999年3月获准兴建。该试验区以农副产品加工、种植、养殖为主,划分为七大合作生产区,即优质葡萄合作生产区、绿色食品花生合作生产区、名优水果合作生产区、名优花卉合作生产区、无公害蔬菜合作生产区、良种畜禽合作生产区,优质种子(苗)合作生产区。另设有四大功能区,即鲁台农业科技信息交流中心,鲁台农副产品展销中心,农业高薪技术合作试验区与台资农副产品加工区。到2000年底,平度海峡两岸农业合作试验区有台商投资农业企业105家,总投资2.25亿美元,合同台资1.9亿美元,实际利用台资7081万美元。其中台湾大华农业公司已租用了8000多亩土地,引进日本高级苹果与水梨等种植,产品大部分出口。 黑龙江海峡两岸农业合作试验区,呈现点状分布,包括了哈尔滨市、牧丹江市、佳木斯市、大庆市与黑龙江农恳总局。黑龙江省是我国重要的商品粮、牲畜业与林业生产基地,正好是台湾缺乏的领域,为具备资金与技术优势的台商在此一地区开发提供了条件。 海南海峡两岸农业合作试验区是以唯一以全省为范围的试验区,于1999年初设立。海南省与台湾气候条件类似,是发展热带农业的最佳地区。台商投资已初步形成优良品种引进繁育场、热带水果开发区、热带花卉开发区、水产品养殖开发区、休闲农业开发区、农产品加工保鲜区、甘蔗种植区、蔬菜开发区等“一场七区”的雏形。台资企业还形成十多个较大规模的制种育苗基地,如猪苗繁育基地、鱼苗繁育基地、无性繁殖兰花和单细胞培育香蕉苗基地、蔬菜种苗基地、西瓜及洋香瓜种子制种基地与芒果种苗基地等。台资农业企业已成为海南省农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内销市场与外销创汇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陕西杨凌海峡两岸农业合作试验区,2000年批准,正式成立于2001年。杨凌是国家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有雄厚的农业科研力量,在未来西部开发中对于促进干旱半干旱地区农业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目前该试验区刚刚起步,需要充分利用杨凌的科研优势与西部开发机遇,以此开发区作为基地,加强两岸在西部农业领域的投资与合作。 (四)两岸农业人员与学术交流发展迅速 两岸农业人员交流活动始于70年代末。据报道,1978年,福建省就与台湾开始了农业领域的交流。80年代中期后,两岸农业交流开始增多,交流层次也有较大提高。90年代海峡两岸农业领域的人员与学术交流发展迅速。到1999年底,台湾方面共受理大陆3100人次的农业人士访台;到2000年中,台湾“农委会”提供补助的两岸农业交流计划累计77项。台湾农业人士赴大陆的规模更大。90年代中期后,两岸农业学术交流发展十分迅速,有关海峡两岸农业领域的各种学术研讨会或交流会经常在海峡两岸举行,象“海峡两岸农产品商品化发展研讨会”、“海峡两岸农业合作与发展研讨会”、“琼台热带农业科技合作研讨会”及京台、津台、鲁台、浙台等两岸农业交流与合作研讨会等。另外,两岸在渔业人员劳务方面展开合作,台湾渔船雇用大量大陆劳工,解决了台湾渔船劳工不足的问题。 (五)种源、技术引进与农产品展销活动增多 两岸在种源引进与交流方面起步甚早,70年代就有台湾部分优良品种经第三地引进大陆。两岸政策开放后,随着两岸农业交流与合作的发展,大陆从台湾引进的种源与优良品种范围与种类不断增加,同时台湾也逐渐从大陆引进种源。据台湾方面统计,到目前,台湾自大陆引进优良作物种源累计为386个品种,林业12个品种,畜牧业4个品种,渔业3个品种,总计约400多种。大陆从台湾引进的种源与优良品种更多。 两岸在农业技术交流与合作方面,通过台商的投资与合作,大陆在植物组织培育、脱毒技术、工厂化育苗技术、速冻保鲜、包装技术、畜产品综合深加工、有机生物肥、生物防治技术等领域取得了较大进展。台湾许多先进的相关技术在大陆沿海地区得到应用与推广,促进了当地农业技术水平的提高。 两岸农业科研合作也已起步。清华大学与台湾红典生物技术公司合作进行生物科技开发与生产。台湾“中央研究院植物研究所”黄檀溪博士与苏州应用藻类研究所李祥麟教授合作,经两年多的试验研究,初步掌握了人工难模仿制造的冬虫夏草类植物的某些生物特性,在室内条件下完成了可行性试验,得出冬虫夏草有室内人工培育的可能性。双方还达成进一步合作研究的协议:自2001年起,在苏州应用藻类研究所内继续进行试验研究,由台方提供各项研究经费;在第一期试验计划完成后,台方增加试验经费,扩大试验范围,并在苏州投资建立实验厂,开展相关的临床试验、应用研究,为未来广泛应用与推广奠定基础。 两岸农产品交流会与展销会不断增多。1999年开始的每年一次的漳州漳浦花卉博览园区已连续举办三届海峡两岸花卉展,每次都吸引海峡两岸与海外大批商人参加,成为两岸农业领域重要产品展销活动。山东省也在维方连续举办了多届鲁台农业交流洽谈会,促进了台商在山东农业领域的投资。去年以来,台湾也积极到香港、上海等大城市参展,推销台湾的农产品。其中首届台湾水果展示会于2001年7月在上海多家举行,这也是台湾首次在大陆举行农产品展示活动。 (六)两岸农业交流与合作仍存不少障碍与问题 台湾当局大陆经贸政策“变脸” 制约两岸农业交流与合作。80年代末,台湾当局对两岸农业交流与合作持有乐观其成与开放的态度,台湾“农委会”设立了“大陆农业研究小组”,1991年3月召开第一次“大陆农业研究小组会议”,提出多项工作任务,包括研究两岸农业交流的近程计划、收集大陆农业信息、研究两岸渔业情况,加强两岸在小农经验、种源、渔业管理与资源维护、农业人士互访、交流学术信息与研究成果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台湾“科学委员会”还投资800万元新台币进行“大陆农业发展与两岸农业交流之可行性整合研究”。但进入90年代中期后,由于两岸关系的恶化,台湾当局对两岸农业交流与合作趋于保守。特别是担心入世后,大陆农产品进口冲击台湾农业,因此逐渐从过去的积极开放转变为消极防范,官方不再公开提倡两岸农业合作,而是针对大陆制订一系列预警、保护等措施,从而影响到两岸农业交流与合作的广泛、深入发展。另一方面,台湾当局却加强与东南亚地区及拉美地区的农业合作,试图将台商在农业领域的投资引向东南亚与拉美地区,以遏制台商对大陆农业领域的投资与两岸农业领域的合作。 台湾当局限制政策影响两岸农产品贸易。台湾当局对大陆农产品进口采取较为严厉的限制政策,岛内需求较大的大陆农产品特别是一些特色农产品无法通过正常转口贸易进口,因而主要通过“小额贸易”进入台湾。同时,由于一些敏感的农产品岛内外差价大,达3至10倍,形成走私诱因,导致农产品走私不断增加。台湾当局对以“小额贸易”方式进入岛内的农产品也视为走私品,进行限制与查禁,特别是对从大陆走私农产品达到一定规模的个人处以刑法,从而影响到两岸农产品贸易的正常发展。 农产品检疫问题急待解决。在两岸农产品贸易受到严格限制与走私难以控制的情况下,许多农产品不通过海关的病疫检验,存在动植物病疫传播问题。同样,台商到大陆投资,私自带一些未经病疫部门检验的种苗到大陆进行繁殖,也对大陆农作物造成潜在危险。这种不正常的交流情况,要求两岸农业部门加强合作,共同解决。(王建民) 华夏经纬网专稿 2001年9月6日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 相关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