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皖台在线 -> > 安徽
         
 

"我是皖籍台商"

2008-02-27 14:19:58
华夏经纬网

——专访合肥市福客多快餐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安国先生

    “我是皖籍台商”,把这句话时常挂在嘴边,长长的庐江方言“是的”成了他的名片,这位与新中国同龄的台商,辗转40多年后,又回到了他的故土安徽,在合肥这片城市,经营惠及百万市民的早餐工程,为广大市民提供卫生而可口的早餐,他就是合肥市福客多快餐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安国先生。2003年安徽电视台“前沿访谈”节目专门采访了吴先生,透过节目,我们看到了一个热念故土、回乡创业的安徽籍台商,就象他常对别人所说,“我是安徽人,我只是在台湾长大,而这里才是我的家”。

投资合肥      从坎坷到希望

    来到合肥市望江路与美菱大道交叉路口的合肥市福客多快餐有限公司的工厂,一听说我们找吴总,工人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我们没见到吴总之前,工人们马上说开了,“吴总呀,特别可爱、很友善,也很抠门”,“吴总比较活泼,很幽默,有时象个孩子”。为什么工人们这样评价这位老总呢?吴总哈哈大笑了,“他们呀,敢说我坏话,当心我揍他”。从简单的几句话,我们看到了吴安国先生与员工们融洽的朋友关系。吴总自己对此怎么说呢?“我不能整天板着脸,这样不仅自己老了,下属的也说你霸道,心境老了,人就会老了”,“我们做隶属关系的时间是短的,做朋友的时间是要长的多的”。来到吴总的办公室,这是一间10来平方的办公室,没有什么整修,办公桌椅、沙发、饮水机、传真机算是几大件了。很快,我们进入了正题。通过吴总的介绍,我们了解了他来合肥创业的一番波折。2002年9月来安徽寻找商机,由于对安徽还不是太了解,通过朋友的介绍,2003年年初,在合肥遇到江淮晨报的记者蔡圣发,把在合肥发展的想法告诉 了他。凭着记者敏锐的职业感觉,蔡圣发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于是他带着我到商务局和台办,这有我就有了联络的渠道。但是由于早餐车在合肥还是一件新生事物,还有很多人对此不能接受,特别是在市容审批方面,存在一些困难。但是我既然选择来到了合肥,我就决心要留下来,2003年8月,经过多方努力,在合肥成立了“合肥市福客多快餐有限公司”,10月18日正式营业,公司采用集中供货、分散销售的营销方式,收入分配采用基本工资加提成的方式,招聘“4050”下岗职工,由公司提供早餐车及早点食品。起初,经营还算顺利,在新闻宣传的轰动效应下,  60个摊位经营还真让吴总信心百倍。正在准备扩军备战的时候,冬日的寒风吹得吴总心灰意冷,因为每个摊位要早上4—5点钟到位接货,很多工人不能承受冬日凌晨的严寒而半途而废,公司经营一路亏损,看到一个个摊位的撤退,吴总再次感到在合肥创业的压力。

    爱拼才会赢,吴总再次显现他那军人的强韧和不屈,不行,要坚持下去,有了好的开始就成功了一半。这时候,他开始思索起现在的状况,他说,记得佛家常说,“舍得舍得”,能舍才能得。他把台湾“星云法师”的一句话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先利益别人,别人才会利益我们;先尊重别人,别人才会尊重我们”。根据合肥的市场情况和餐车经营者的人员状况,吴总决定改变营销方式,2004年起,采用高额提成法,即以销售额的综合提成百分之十五。这种营销方式果然奏效,很快,原来退车的经营户又回来了,新的经营户陆续增加,短短个4月,餐车经营数增加到87辆,公司经营状况逐渐好转。虽然没有很大的利润,但是公司毕竟开始有盈利了,吴总心里舒坦了许多。他笑着说,雨过天晴了,下一步,我就不怕了,这也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只是需要时间罢了。要问下一步的安排,吴总信心十足,从早餐开始,看准中餐,着眼全天候。他要把现有的阳光早餐做大,在合肥达到250辆,经营范围从一环延伸到二环以内。中餐的规划是什么呢?吴总也很有信心,他说,现在合肥发展很快,还没有实行朝九晚五的工作制,一旦实行了朝九晚五,中午的快餐可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因为中午很多人没有时间回家做饭。只要中午的快餐营养充分、卫生实惠,相信很多的上班族就会首选快餐,对这些规划,吴总很有信心,他说,我相信这不会很远,很快就可以实现。那么“着眼全天候”又是什么意思呢?吴总笑着说,这还要解释吗?你看合肥的餐饮市场多红火,晚上酒店生意真好,我也要分一杯粥哟!看来,吴总的心里长远目标还很大呢!吴安国先生神采奕奕地说,自己虽然开始投资遇到一些波折,但是在市台办的帮助下,现在公司经营逐渐好转,对合肥充满了信心,这证明当时自己的选择是对的,毕竟安徽是自己的家乡,合肥更是居住、创业的好地方。

    很多人都看到,在合肥市街头的阳光早餐车,都是中老年人在经营,在选择经营户时,吴总是怎么考虑的呢?他露出忧国忧民的伤情,他说,我来到大陆了解到国有企业在改革过程中,一部分人年纪大了,不适应新的岗位,只能提前离开工作岗位,就是我们常说的“下岗”,这很多一部分人年龄在40—50岁,所以通称他们为“4050人员”,他们没有什么技术,所以再就业很困难。吴总非常看好这个特殊的人群,因为他们有一定的劳动力,完全可以经营早餐车。所以现在的早餐车经营户都是中老年人,4050人员占了很大比例。帮助一些人找到再就业的路子,吴总心里很开心,他说,我能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政府分忧、为群众解愁,这也是人生的一大快事呀!说到4050人员,吴总眼睛里有一种复杂的感情,他关注这一部分人,对有些人甚至还有些同情。可是对于他们,吴总也有许多话要说,就象在接受《前沿访谈》采访时他所说的,“4050人员不能等、靠、要,要自立自强,天下没有穷字,只有懒字。你看有个经营户很会推销,每天早上就那么4、5个小时,每月收入就达1600多块,这不是很好的证明吗?”

思乡寻根  五十年乡情难割舍

    吴安国介绍说,父亲吴世明,原是国民党安庆行署专员,一九四八年到台湾。他是1949年9月30日出生在台湾,但祖籍却在安徽庐江斐岗镇。好象就是特别和祖国有感情,非要赶在新中国成立的前一天出生,见证新中国的成长和辉煌。从小在台湾和普通人一样,接受了小学、中学和大学教育,台湾辅仁大学经济系毕业后,到空军服役16年,退伍后在台湾经商,1991年回大陆投资,首先在烟台投资“栖宁房产”,1993年在青岛投资“美美食品有限公司”,另外还经营圣诞装饰品出口贸易。2002年回到故土安徽投资。

    那时在台湾每逢三十,他父亲都要领着全家老小摆上香案,面朝大陆故乡所在三叩九拜,父亲还要亲手做家乡一道名点“小红头”还要让把能做地道的“小红头”引为自豪。父亲的传承教育,使得他越发对故乡的向往。在吴先生的印象里,安徽故乡的情况还是靠他父亲的介绍,从小他父亲经常对他讲家乡的事情,所以在幼小的记忆里,安徽是鱼米之乡,芜湖是我国最大的米市,那里土地肥沃,民风淳朴,虽然不富裕,但是人民安居乐业。家乡的美味食品在吴安国脑海里萦绕多年:巢湖的银鱼炒蛋、庐江的小红头、合肥的老母鸡。安徽的黄山、九华山和桐城派文学、黄梅戏更使吴先生对家乡充满幻想。而当吴安国先生1991年回家乡探亲,看到魂萦梦牵的家乡面貌时,复杂的情感涌上心头,因为在他心里,故乡是不发达的,但是不至于如此贫穷落后,这深深刺痛了他那颗思乡之情。倒是雄伟壮丽的黄山、长江等山川大地,给吴先生家乡之行留下一些快乐的回忆,加深了他对家乡的印象。返台后,家乡经济的落后和美丽的山川河流都一直牵绕着他,一定要回来投资,为家乡发展尽力,一定要回来发展,家乡的风景是那么有吸引力。

    1991年1月29日,一个春雨连绵的日子,他终于陪同家父第一次返回大陆。那天从香港到合肥的客机上三分之二的乘客都是从台湾回大陆返乡探亲的老兵,一路上他们用各种方言相互交流着思乡的话语,当播音传出飞机就要到合肥骆岗机场时,仓内顿时一片宁静,我爸爸和大家一样脖子贴着舷窗痴痴地往下看,目不转睛,其实下面一片暮色什么也看不见。飞机刚在机坪上停稳,仓门一开,那么多老人一个个老争先恐后跪地痛哭。“我父亲拉都没拉住就扑在地上,老泪纵横、亲吻着家乡的土地,他双手伏地,双肩颤动不已” 。“就在这一刹那间我突然解开了一个应变谜:老爸在台湾那么多年为什么常常闷闷不乐,年三十更是郁郁寡欢,无名火气很大以。你想想,一个人在家不能回,有亲不得见,那是一种什么滋味啊!”想到这,吴安国止不住的眼泪和他老爸的泪水汇流在一起了。

    市里有关部门派车把他父子送到了庐江斐岗镇,镇上迎接的乡亲人山人海,迎宾的鼓乐声中他父亲和他同父异母亲的大哥分手几十年终于见面,父亲睁着盈盈泪眼拉着大哥的手从上到下细细看过,一声儿呀,大哥顿时泪如雨下,喊了声“爸”就再也讲不出话,回乡的小路泥泞不堪、他大哥一直背父亲走在前面,而吴安国赤着双脚在冰冷的泥浆里一边走一边四面张望,他在寻找他父亲一直经地描述的美丽的家园。然而,村前的小河早已填平;老宅门口的三人合抱不住的老槐树了无踪影、听说是大炼钢铁时砍掉了;原来老宅四合院折的只剩一间老厨房、兀自独立,但厨房里过去父亲用过的锅碗瓢勺老到都在。老父亲在那光线暗淡的厨房里转了很久,摸摸这摸摸那,眼眶里不时泛出泪花。听说祖母厮守这老厨房几十年,文革中她吃尽了苦头,每天以泪洗面,不久双目失明。

    也就是那一次回家乡,吴安国才知道大陆还有他哥哥、姐姐。这个在台湾一直以长子自居的他,一下变成排行老五了,“我大妈是民国三十二年生了我大哥,民国三十五年她就病逝了,大哥就被我祖母抚养,当年老爸到台湾时很想把尚不懂事的大哥带去,但祖母不同意,大哥当时是吴家的独根。带大姐去,大姐看兵慌马乱的、半途中也拆回家、只有老爸独自一人背井离乡到了台湾。”当年蒋介石在台湾鼓吹“一年准备,二年反攻,三年扫荡,四年成功”。谁知这吴氏父子与家乡亲人一别就是半个世纪!

    从一九九一年首次回家后一直到一九九五年,吴安国的父亲不顾年迈体弱每年清明都回到庐江斐岗金坝这个小地方一住就住半年多。在家乡给亲人盖新房置新家,九三年他在斐岗老家过春节光给打村里老小包红包就花了一万多。“我老爸总觉得欠了家乡很多很多,其实那只是他心底浓浓的乡情无以表达而已。”讲到这里,吴安国尔一关对我说的第一次返乡探亲回台湾后,当他母亲得知他老爸在大陆还有子女的事瞒了她几十年,悖然大怒,追着他老爸大骂。他老爸吓得躲进卧宝在自已反馈在里面,他母亲竟拿刀要破门而入。后来安国兄妹把老妈拉住,安国向她讲述了大陆亲人的一桩的故事,她才安静下来。“其实我老妈是个老教师,知书达理,事后不再追究,逢年过节她还常常提醒老爸给大陆亲人问候”。

    第一次返乡探亲后,吴安国父亲就再三叮嘱他到家乡投资出力,所以那年返回台湾后当年六月份他就带了不少台湾企业界朋友再次来到安徽。只是当时内地对招商还是个模糊概念,缺乏应有的准备。他带的一帮台湾人第一站就是到合肥,见了当时的有关政府官员,他们都是一番欢迎词,但问起投资方向,具体项目却一个个含糊不清,使得有心投资的台商不知如何出手,结果都纷纷去了上海、深圳。如今干得都很出色。吴安国也只好去青岛他太太的家乡创办起“美美食品有限公司”年营销额近千万元。青岛的企业运作十分成功。吴安国当然春风得意,然而他老爸却从此再也没理睬过他。“我每次从青岛回台湾,进门叫老爸”,他理也不理掉头就走,问什么事他也闷闷的从不回答,问老妈何故,老妈也不清楚。我老爸脾气古怪,只要不爽爱生闷气,以致我父子之间有事交流都靠老妈传话。本来父亲重男轻女,让我百思不解。就这样近五年的时间这个心结也没打开。一九九六年清明他父亲照例返乡祭祖,七月自觉身体不适,回台湾不久,九月二十六日突然心衰过去。终年八十二岁。安国匆匆回到家没能见上父亲一面,心里愧疚不安。2001年母亲卧床不起,安国伺候前后,母亲在临终前拉这他的手特别地提到他父亲埋在心底的心事对他说:“你爸生你的气,是你没回安徽投资,他希望你能回安徽为乡梓尽心出力……”一语激起心浪,吴安国想起,在各地朋友聚会一听他是安徽人就有心无心地讥笑安徽穷,出女保姆,多叫化子。这些话曾深深刺痛他的心。父母临终嘱托情深意重他开始有了更深的理解。二00三年十月十八日他在合肥终于投资办起了自己的公司。

报效桑梓   从投资到落户

     “当初怎么就想起在合肥做早餐车呢?”提出这个问题,吴安国打开了匣子,滔滔不绝,“因为安徽是我的老家嘛!”。 来到大陆投资,刚开始对安徽不熟悉,首先选择在青岛发展,便于开展出口贸易。可惜那时的安徽在对外宣传方面,还是做的太少,所以,吴先生了解到的信息也相当有限。现在可不一样了,吴先生说起来自己的家乡庐江,头头是道,那里离合肥不远,乘车一个小时的路程。那里风景很美,人也很淳朴,现在吴先生经常到家乡去看看,看看那里的亲戚,吃家乡的小吃,在春节、清明时节还和姐姐哥哥一起回家扫墓。吴先生还把同父异母的大哥和姐姐接到合肥居住,一大家人在合肥,生活乐融融。

    吴先生对安徽的感情特别深厚,对安徽的黄梅戏情有独钟,在台湾时就喜欢听黄梅戏,一遇到安徽黄梅戏到台湾演出,不管在哪里,都要去买票听戏。在青岛办公司时他每年都还自己驾车带几个朋友专程到安庆,找黄梅戏剧团包场点戏听黄梅戏,一年三四趟,年年都去,以致剧团演员象玲玲孙娟等许多人都跟他很熟。吴先生不好意思地说,在招聘员工时,他很有私心,对安庆籍的员工很偏爱的。现在吴先生经常还经常去安庆,为的就是听黄梅戏,算起来一年有2个月时间呆在安庆,所以现在,吴先生说起安庆话来也很地道,唱黄梅戏也是功底很深。其实他忙里偷闲关着房门唱黄梅戏已为企业上下传为美谈。原来他在台湾很小就在家里听黄梅戏。那时香港邵氏公司出品了大量黄梅戏唱片,什么《梁山伯与祝英台》、《七仙女》许多唱片家里堆了一大堆,父母亲都爱听爱唱,他耳濡目染也渐渐爱上了黄梅调。二00三年他在合肥的福多客公司十月十八日开业,正忙可开交,适逢安庆举办第三届黄梅戏艺术节,他竟不顾一切,丢下公司的事驾车去安庆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参加艺术节,听听黄梅戏。他说这是安徽乡情最浓的戏曲。对眼下年轻人不唱黄梅戏,黄梅戏得不到普及和发展他忧心忡忡,十分遗憾,他说:“在众多的戏曲剧种里,黄梅戏应该最容易流行的,因为它的词排、曲调都朗朗上口,能当歌唱,不然台湾怎么叫它黄梅调呢!”说到这,他对我说了个小秘密,他盯着我挺认真地说:“等我的事业稍有发达,我将使出我的收入的一部分支持黄梅戏的振兴发展。”言语间透出对故乡的割舍不了的深情。他说:现在我已是奔六十的人了,这里是我人生的最后一站,得事业有成的时候,让别人去打理,自己回老家去,叶落归根,人到极至极致,就会返朴归真,回归自然,向往田园…….”讲到这他突然打住竟轻轻地哼起了:夫妻双双把家还”的黄梅调来。

    虽然来合肥时间不长,但是吴先生对合肥台协会厚爱有加。台协会的活动,基本上每次他都参加,就象他自己说的,我们来合肥发展,台商成立的自己的组织,我们自己都不好好地珍惜它,让它运转好,谁还会看的起它,它的作用怎么能显现呢?我们的台协会成立时间不长,我们一定要象呵护孩子一样,把它抚育长大,发展成为有影响、有活力的社团组织,作为这样的协会的每一个会员,都会感到骄傲和自豪。所以,吴先生不仅自己积极参加台协会的活动,为协会出钱出力,在台商中还积极介绍宣传协会,发展会员。2005年春节,合肥的台商举行春节台商聚会,邀请领导、安排会场、通知会员、会议主持,他作为组织者,忙里忙外。连参加聚会的省商务厅领导都说,台协会就需要这样有组织能力、热心的台商会员。

    既然现在来到了合肥,就不能再错过了,再说,合肥现在的发展机遇也很好,吴先生决定在这里好好干一番。他说,安徽人很勤奋,但还是很保守,对新生事物不敢大胆尝试。就象他说的,不敢去做梦,如果一个人连梦也没有,还有什么奔头呢?咱们老祖先有着辉煌的徽商历史,其实徽商不就是由穷小子变富豪的吗?不就是穷则思变的吗?我们为什么不能象老祖先那样,扎实苦干,去打拼,去追梦呢?我作为安徽籍台商,我很自豪,我就要告诉别人,我是安徽人,安徽人不爱安徽,谁还爱呢?要认同自己,认同安徽。现在,他把他的时间从早到晚都给了他的事业,他经常捉摸着怎样把台湾的风味融入合肥人的早餐。有时捧着一杯新配料制作的鸡丝粥、鸭血羹,泯一口,搭几下,总想能推出新的适销对路的早点。还把新研制的早点套餐分送给合肥的一些朋友,请他们品尝,听他们意见。他说:“我是以公司的形态严格规范经营,投入大,成本高,我不拿出更好更新的产品。我怎么能搞得过那些街道游击队、夫妻老婆店呢?”

    吴先生不仅自己回到了安徽,还要把老婆孩子也接过来,在安徽定居扎根。说到要在安徽落户,吴先生说,自己也是克服多种困难,做了多少思想工作,经过多少磨难的。因为吴先生的太太是韩国人,不大习惯南方,孩子对大陆也不太了解。好事贵在多磨,现在太太的工作做通了,孩子也想通了,吴太太现在还用合肥的大白菜制作韩国泡菜,味道相当不错,合肥人很喜欢吃,市场很大。吴先生说,等太太从台湾退休后,一起来合肥居住,到那时,吴太太也可以在合肥大显身手了。(合肥市台办 徐生彬)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