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皖台在线 -> > 安徽
         
 

鹏飞万里不忘故土

2008-02-27 14:43:48
华夏经纬网

——记安徽启德起重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胡鹏飞

    “你能是董事长?”

    第一次见到胡鹏飞,你怎么也不会相信他是一个身价过亿的董事长。貌不压众,语不惊人,衣衫不整甚至有点蓬头垢面,他朴素至极的外表,使你无法将他与董事长的身份划上等号。有一次,他应约去上海浦东某公司谈事,走到公司豪华气派的办公楼前,保安拦住了:“先生,请问你找谁?”他回答到:“我找你们董事长,我是他约来谈事的”。一听说是董事长的客人,保安顿时瞪大了眼睛,认真地打量了来人一番:来者60多岁,头发花白,面容清癯,一件不太合身的浅灰色夹克衫盖过膝盖,脚穿一双很旧的旅游鞋,肩上挎着一个洗得发白的布背包。保安心里犯了嘀咕,他想,这样的人能是董事长请来的客人?如果说他是一个收废品,拾破烂的倒是很像。莫非他是想混进大楼,收废品?想到这里,保安决定拒绝他进门,“我们这里是公司办公的地方,请你不要影响我们工作。”胡先生一听急了“我是台湾启德公司的董事长,我是应你们董事长之约来谈业务的,耽误了时间你可要负责噢!”保安还是不依不饶,他说,“你能是董事长?你要是董事长,那全上海的人就都是董事长。”正争执中,大楼里走出来一位公司副总,他见门口有人在与保安争执,便上前询问情况,当得知来人便是台湾启德公司董事长时,立刻笑脸相迎,“快请进,董事长正在办公室等您呢。”他还不停地就保安的无礼表示歉意。原来,公司董事长在办公室左等右等,不见他来,便派副总下楼去迎一下,这才让他解了围。

    与机械结下不解之缘

    胡鹏飞,安徽舒城人,现任台湾新竹市启德机械起重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1932年(民国二十一年)生,4岁时随父迁到上海,当时父亲在上海开了一家皮革厂。抗战爆发后,因兵荒马乱,工厂遭到破坏,一家人又到常熟开了个长兴茶社度日。流离失所的生活,使他过早地领略了生活的艰辛。但另一方面,跟随经商的父亲,奔走昆山、太仓、常熟、无锡和苏州等地,也使他成了一个“小江湖”。特别是由于从小生长在大上海,有机会见识入港大船装卸货物的场面。他目睹那些时起时落“神通广大”的起重机,着迷日深,从此与机械结下了不解之缘。1947年,他15岁时,经亲属介绍去南京飞机场从事空军工兵工作。翌年,随军到台湾,从事机械工程建设。在部队一干就是23年,虽然他退役时仍只是个上士班长,但他在部队里学会了一整套起重机械技术。

    1970年退役,先后应几家大公司聘请,担任多项工程的总领班,由于工作出众,荣获工程界的高度评价。1974年,他在一次施工中受伤,被迫回到家中养伤。由于没有生活来源,一家7口人的生活濒于绝境。困难激发了他的斗志。经过半年时间养好伤后,他东挪西借购买了一台中古的起重机,做起承包装运业务,开始了艰苦的创业历程。胡先生带着长子,走南闯北,坚持勤俭创业,出差总是随身带着一个水壶,怀揣几个馒头,渴了喝一口凉水,饿了啃一口馒头,大桥底下,建筑工地,都曾是父子俩的“旅馆”。

    随着新竹科学园区的兴起,他主持创办了启德机械起重工程有限公司,专门从事高科技精密机器的起吊安装。这是一个技术难度大,安全要求高的行业。但是高风险的行业,也是高收入的行业。凭借他多年积累的经验,经过艰苦努力,公司业务发展迅速,台湾高科技安装工程均有启德的身影。胡先生的敬业精神说起来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他在台湾新竹市的总公司离家只有几十米,但他一年却难得回几次家,平时吃住都在公司。施工中遇到技术难题,他不顾年近古稀,爬上起重机亲手操作。

    近年来,为满足尖端工业对起重机械高精密度的需求,胡先生亲赴德国考察,并以四千万元新台币高价购回Demqflc精密起重机模型,同时谋求与其进行技术合作致力于民族起重机械工业的发展。胡先生在台湾发展的同时,也把精密机械的安装业务逐步带到大陆,先后在上海、江苏等地承接了电脑芯片及周边产业的精密机器安装业务。
 
    心系家乡不了情

    1996年,他第一次回乡探亲,受到家乡人民的热情欢迎,倍感亲切,他激动地说,我从小就离开家乡,外出闯荡,如今家乡人还没有忘记我,我十分感谢家乡人对我的情谊。我当利用一切机会,倾吾所力,为家乡做好事,做善事。

    他见家乡学校条件简陋,便捐赠人民币30万元,为韩湾村小学建教学楼和改善卫生条件;又为邻乡秦家桥小学添置课桌凳100套;同年冬,还捐资2万元为韩湾村20多户特困家庭送去衣、被和食品。

    1997年,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他独资兴建“启德文化院”(建筑面积12000平方米,总造价7800万元人民币)。此项工程,包括“慈母宫”、“文物珍藏馆”、“文书院”、“南北综合楼”和台胞接待站等。启德文化院具有中国传统宗庙殿宇建筑风格,气势恢宏,雕栏玉砌,琉璃金碧,所有屏门、漏窗、空窗、挂落、飞罩均以上等樟木透雕、浮雕装饰,所雕刻的花鸟草虫、龙凤车马、仙人神灵皆是道教传统神话故事。一踏入大门,汉白玉九龙照壁和左右两个矗入云天的华表,一种庄严肃穆之感油然而生,那飞舞的九条玉龙,象征中华民族九州一体团结一心奔腾向上的民族融合精神。正眼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主体建筑“慈母宫”(道堂,现已捐赠给舒城县道协),北侧是“文物珍藏馆”二、三楼收集、展藏流落民间的文物,为县、市无偿提供文物展览场所;一楼展放精品文房四宝供人们观赏。南侧“文书院”展藏名人书画,为夕阳红、京剧票友和地方文娱戏曲演唱提供场所;一楼摆放瓷器、玉器和根雕精品。“南.北综合楼”设棋院、书社、茶社、民间工艺等供人们休闲、读书之用。置身启德文化院,你可以瞻仰先贤先圣,参观历史文物,欣赏中国传统建筑风格,潜读传统精典……该“文化院”为社会文化公益设施,旨在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弘扬民族文化,架设海峡两岸经济、文化交流与人员往来的友谊桥梁。同时,也为人们提供健康有益的文化娱乐场所。

    为配合舒城县建设周瑜城——万佛湖——汤池温泉旅游专线,是年,胡鹏飞先生又在周瑜的故乡——舒城县干汊河镇投资1800万元,兴建了一处占地24亩的“启德园林”,专事花卉盆景、果树及珍稀植物栽培,并为发展现代化生态农业作示范。此后又将该镇的旧街拆除,新建了美仑美焕的仿古一条街“汉寿街”。

    1998年,胡先生在舒城著名的温泉区汤池镇购地20亩,筹建温泉疗养院和旅游饭店,工程预算达2400万元。并以此为落脚点,逐步向万佛湖风景区延伸,建成上规模上档次的旅游点。1999年至2001年他又在距县城30公里的国家AAA级旅游景点,万佛湖风景区征地300亩筹建星级宾馆和娱乐休闲中心,预计投资6000万元人民币。

    胡先生深知,华夏要复兴,民族要富强必须发展教育,培养人才,引进高新科技。胡先生回乡之初就有一个宏大的规划和设想,要在家乡舒城县办一所现代化的工业院校,培养一批机电方面的专业人才,掌握现代化大型机构的维修与操作。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各方面的办学条件都已具备。今年,胡鹏飞先生在县茶厂(老厂,已搬迁)、棠树乡、柏林乡三处共征地300多亩,动工兴建“启德机电专科学校”和“启德机械维修中心”,首期投入将达1.6亿元人民币。

    胡先生胸怀大志,他还在合肥市购买3.6亩土地建启德大厦,拟在此设立启德机械工程公司合肥总公司,在上海浦东、三峡等六个地区设立分公司,同时他还在武汉、苏州、武夷山、安徽怀远等多处投资。此外,他不仅自己多处投资开发,还先后带来十多批台商,共200多人,来大陆观光和考察投资项目,力促两岸的资本、技术和项目的对接与联姻。

    特立独行的道学迷

    胡先生十分热爱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道家文化,他对道学的喜爱甚至已经达到了痴迷的程度。胡先生没有读过大学,准确地说只有初中的文化程度,但他却能熟读道家的经典著作——《道德经》。经过多年的潜心研究,他居然写出了长达几十万字的《道德经》全解,细细地记录他对该书的理解,和他研究的心得,着实让人刮目相看。他把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的道家精神作为他的精神支柱,并且用实际行动去践行。他说:“人生一世,要树立天下为公的思想,真正做到‘三不’:不图名、不占利、不近色。只有实实在在地为社会为民族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才对得起一个大写的‘人’字”。

    正如鲁迅先生所说:“中国的根柢全在道教”。道家学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三大支柱之一,蕴涵着许多文化的精华。胡先生钟情道家学说,其目的在于弘扬和光大中国传统文化,虽然他对易卜占星、奇门遁甲、风水流年等方术也有些兴趣,但他的本意和用心都不在此。他常对人说,中国传统文化要发扬光大,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不能丢。他在回大陆期间,除了处理公司的业务和参加必要的商务、社会活动之外,其余大量的时间都用在寻访各地道家名观、道学名家,研修道家学说上。湖北、浙江等许多道教圣地都留下了他的身影。有趣的是,他每次出行,都是背着干粮,从山脚徒步走到山顶,不舍得要车,也从不在酒店吃住。他是出于一种信念,一种执着,为的是感受道家文化的真谛,领悟真“道”。他吃住在道观,与道学修养高深的大师切磋交流,有时也对商业功利色彩过浓的场所提出严辞批评。

    在为人处世上,胡先生坚持做到淡泊名利、清净无为。他为人低调,不喜张扬;他把做善事当作一种追求,一种义务,不计名利,不图回报;生活上,他是一个坚定的素食者,粗茶淡饭,素食布衣。即使因商务和社会活动的需要出席宴会,他也只是吃些青菜豆腐,再好的山珍海味他都一概不沾,“一箪食,一瓢饮”,足矣,别无他求。他还有一个奇特的生活习惯,不论春夏秋冬,总是和衣上床。他在生活上的要求真正做到“清净无为”了!

    胡先生为弘扬光大道家文化还做了一些实实在在的事。他出资近亿元人民币修建的启德文化院,主体建筑“慈母宫”,就是一个道家文化的博物馆。三层仿古建筑,占地面积二千多平方米,供奉道家先圣先贤,陈列道家历史人物像,收藏道家典籍,营造道家历史文化氛围。

    俗话说:“在朝谈孔孟,在野讲老庄。”胡先生一方面雄心勃勃,在商海中搏击,追求最大化的经济利益,另一方面,又能沉浸于道家学说所倡导的清净无为的境界之中,真是世间的一件趣事、奇事。

    一“俭”一“奢”是为“道”

    他一生生活俭朴,不沾烟酒,坚持素食,居家吃饭时一碟青菜,一碗豆腐就足够了。外出时则带着固定的干粮:馒头、辣酱、芝麻粉,他认为这样干净、经济、实惠。穿着也只是粗布衣衫,从不讲究,没有西装革履,更没有珠光宝气。个人花费可谓节省至极。平时在工地上,如发现一个螺丝钉,也要弯腰捡起来。最令人难以理解的是,他惜水如金,洗脸用的水仅能湿了毛巾,十天半月也舍不得洗一次澡,一盆水反复使用也不随意倒掉。有人去过胡先生在台湾的卧室,只有十多平方米,内设一张书桌和一张床铺而已,可谓简朴至极。

    但是胡先生有着强烈的民族自尊心,以继承和弘扬中华文化为已任,在文化事业的投资上毫不吝啬;为父老乡亲更是不惜慷慨解囊,为家乡建设可谓是殚精竭虑。据统计,胡先生为建教学楼和改善教学条件共捐110多万元;捐资30多万元修建乡村公路;给乡村“敬老院”和贫困户捐赠4万多元的棉被和日用品,向县公安110指挥中心捐赠价值8万多元的警车一部;向县文化部门捐赠20万元,收集民间艺术;累计斥资500多万元给困难企业提供周转金和解决下岗职工工资。他在家乡所兴建的启德文化院、启德园林等项目都是不图回报,没有一分收益的公益性项目。这一“俭”一“奢”,体现了胡先生的精神,正反映了他的为人之“道”。

    鹏飞万里,不忘故土,胡先生自1996年第一次回乡探亲以来,不辞劳苦,奔波于海峡两岸,编织亲情、乡情的纽带,架设两岸友谊的桥梁,为家乡人民奉献了一颗赤子之心。

    胡鹏飞先生的卓越贡献,获得了省、市、县领导和家乡人民的充分肯定和支持。全国道协会长谢宗信先生也参加了启德文化院的落成典礼。2000年,《人民日报》国际信息部还邀请胡先生参加了奥运健儿凯旋庆功会。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