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皖台在线 -> > 安徽
         
 

飞跃台湾海峡的一家人

2008-02-27 14:59:05
华夏经纬网

——台商陈瑞松夫妇合肥创业纪实

    2003年7月,第一次看到陈瑞松夫妇,以及围着他们身边的四个孩子时,我很吃惊。这对夫妻四十刚出头:瑞松一副娃娃脸,寸发却已花白;张翠华比他稍大几个月,却秀发乌黑,朝气勃勃。张翠华声音脆亮、说话带笑,而瑞松只是陪着笑脸,不言不语站在旁边。由于常和他们打交道,时间一长,便熟悉了,我也了解了他们的一些情况,而正是他们的不平凡的经历感染了我,我便拿起笔来,记录下他们是如何跨越海峡,来到合肥这片土地上,又是如何在合肥创业发展的。

    在筹备成立合肥台商协会时,记得和张翠华交谈时,她口吐连珠,侃侃而谈,介绍她准备在安徽推荐的环保项目会怎样构筑一个良好的生态美景。她描绘的前景十分美好,以至于连她自己都陶醉了,然而她的构想,却让我感到太理想化了(这个项目实施的很多外部条件在大陆还不成熟)。熟悉了他们夫妻之后,我才知道了解了这夫妇俩的情况。  张翠华1964年出生在台南,她在台湾填写的祖籍是江苏萧县,现隶属安徽宿州市。头胎多难,自幼父亲视她为掌上明珠。一次父亲带她坐火车回台南外婆家,火车启动不久,怡儿(翠华乳名)突然高烧抽搐,火车上又找不到医生。情急之中爸爸竟死死搂着她跳下了正在行驶的火车,拉了一辆"的士"直奔医院。医生说再晚来一点就没救了。小怡儿在爸妈的呵护下渐渐成了一个性格开朗的假小子。小学三年级她就领着两个弟弟爬树上墙,放学不回家。老爸只好买了小羊,使她转移了她的兴趣,自此一放学就回家牵着羊到处炫耀。 

    按照台湾习俗,女人出嫁后应在自己姓氏前冠上夫姓,意味着丈夫是一家之主,然而他们这一家实际掌门人却是张翠华。当年19岁的陈瑞松在追求还是铭传女子商专学生的张翠华时,几乎每天都站在学校大门口那高高的阶梯之下,等候翠华放学。每当放学铃响时,清一色白衣蓝裙红腰带的女生门如浪涌来时,瑞松的头越来越低,脸都红到脖子根。一次瑞松送了一打红玫瑰,翠华发现少一朵,瑞松说:"还有一朵留在我心中,早已送给你了。"没等瑞松得意,翠华就劈头一句:"是谁教你的?"瑞松一下木讷起来,傻傻地回道:"花店老板教的!"翠华说,就爱他这个傻样。最初,伶牙俐齿的张翠华并不讨婆婆的喜欢,看到儿媳二十多岁就进入美国一家大公司引领几十个部门经理扩展市场,业绩骄人,婆婆亦对她刮目相看。不过后来媳妇怂恿瑞松领着孩子横跨海峡、闯荡大陆,婆婆始终不能理解。

    回大陆原是翠华父亲的心愿,他退伍赋闲在家多年,思乡心切。老人家把自已的夙愿告诉了他最喜欢也是最放心的女儿。1992年4月,张翠华首次回到合肥,在火车站她看到那些规规矩矩排队的人老买不着票,而挤来挤去的票贩子却轻而易举地从窗口里把票一张张拿走,而周围全是一张张麻木无奈的面孔。一口闷气憋不住,她一下冲进站长值班室用略带闽南口音的国语噼里啪啦地把值班站长说蒙了。虽然票顺利到手了,但她一直心垒难平。回到老爸的故乡,看到乡亲们生活虽然不像小学课本上所讲的那样"水深火热",但人们的行为举止很随便,张口吐痰,随地乱丢垃圾,厕所只有半截墙,实在让人不习惯。回台湾后,翠华对老爸说,"我再也不想回去了"。2000年4月,张翠华随团到厦门旅游,返程时飞机延误多时,有人传言两岸关系紧张,大家不免有些心慌。张翠华笃信佛教,这时她请20多位朋友静心祈祷两岸和平。在一片温馨的诵经声中,她想起8年前的大陆之行,想起老爸对她的期望,一份重返故土缔结两岸和平的豪情油然而生。

    决心已定,妇唱夫随,那时他们的四个孩子,最小的才周岁。瑞松一向谨小慎微,对这么大的举措他虽有顾虑,但还是服从,只是不敢向自己的母亲张扬。经过很长时间的精心准备,二人都辞去了在台湾的优裕的工作。要启程时,瑞松对母亲终于瞒不住了。婆婆责怪翠华不该让瑞松辞去公务员职务,一起冒险,翠华只说了一句:"儿子是你的,老公是我的,未来命运如何我自己承担。"  2002年8月23日,这对瑞松来说是个永难忘怀的日子!为了赶上孩子在大陆开学时间,他开车送翠华和两个孩子先他一步去大陆。当他看着翠华牵着两个孩子的手急急进入候机室的背影,一阵伤感袭上心头,一家人在台湾过着那么优越的生活,干嘛说走就走呢?尽管前途不知如何,三天后瑞松又领着另外两个小孩登上了去大陆的飞机。起飞时,在台湾土生土长的瑞松望着渐去渐远的家人,顿生一种离乡背井的酸楚。

    初进大陆诸多不适,几乎花了一年的时间来适应。那年正好遇到合肥历史上最热的一个夏天,当时他们在巢湖南路菜市场租国一套有80多平米的房子。没安空调,一家人晚上就靠两个电风扇,孩子们个个热了一身痱子,刚满两岁的小保忠还生了热疮……那时,翠华经常出差不在家,总是瑞松一个人接送孩子上学。瑞松有时自嘲"接送孩子是我主要任务"。现在,孩子上学也还比较顺利,最让他们为难的是孩子读书的"赞助费",每个孩子6000元赞助费,现在,第四个孩子又要上学了,这赞助费还是少不了。往后孩子们还要上中学,大学,这笔赞助费也让初来大陆的瑞松夫妇有点吃紧。

    尽管生活中有些不如意的事情,只要谈起在大陆的作为,翠华很快恢复兴奋状态。她来到合肥后不仅,就被哈尔滨一家民营企业以月薪万元聘为董事长特助。为了发展,她单身一个人在哈尔滨风风火火干了7个月,白天跟老板谈制度规划,晚上讲课培训员工,一连30多场培训让整个公司员工对商品文化有了更深认识,公司的营业额也大大提升。可是毫不设防的张翠华却因人嫉妒而受到排挤。离开哈尔滨回合肥的当天,她仍坚持上班。晚上送她上车的是当时的朋友、同是公司的员工东北姑娘郭晨阳,小郭打心眼里佩服她,也象追星一样,跟着她来到合肥,和张翠华一起打拼。翠华对她说:"我很感谢在东北的那段历练,提醒我如何与人和谐共生。原本我是家里掌上明珠,工作职场上的天之娇子,时常锋芒毕露,我早该自省,为何言谈举止间常会给人带来威胁感?是不是言谈思维太犀利?过去老爸、老师都给我指出过这个毛病,但一直不当一回事,东北的遭遇只不过迫使我正视自己的恶习罢了!若当时能不计较更敞开心去跟他们对话,多点耐性聆听他们的想法,这样的事就不会发生了。"2004年底,准备在香港上市的原来那家哈尔滨公司派两位代表专程来合肥请翠华回去,要不是决定在合肥创建平台推介安徽,或许翠华还会重返东北……  现在翠华已作为兰州玛雅房屋专业培训教练,也力促玛雅房屋能进驻安徽以及与安徽江淮汽车厂合作。所以,张翠华经常在兰州合肥两地飞来飞去,往往一走就是三四天,有时不得已把几个孩子放在家里靠小保姆照顾。  "五一"的下午,瑞松家人四个孩子都在小区广场喷泉边玩水,个个透湿,最小的已是面色发莆嘴唇发白,周围的人们都在窃窃地打听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大人不管呢?后来听瑞松家的小保姆说,瑞松夫妇外出接待朋友了!听说当天夜里那小的又发烧了……

    前两天,好不容易见到了张翠华,原来他们刚送走从兰州来的玛雅房屋董事长夫妇,在他们与江汽高层的努力下,终于争取签下第一批五十辆轻卡订购协议,并有望争取未来玛雅全国各省区代理都指定与江汽合作。谈兴正浓,他们的小儿子流着鼻血扑进妈妈的怀里,翠华皱着眉头怜爱心疼地自言自语:"宝贝,你怎么老流鼻血?"一边说一边搂着孩子擦拭着,她利用她的人脉关系一直为两岸经贸文化作牵线搭线的工作。她想把安徽的牌子打出去,想把台湾高端环保生物科技界的精英推介到安徽,迎来送往的事大多自己花费,就连帮忙"江汽"完成定单签约,她都是纯义务地奔波,她说"不能要报酬,不是清高,在这时候能把安徽的牌子打出去就是最好的报酬!"

    我担心她的生活来源,尽管我知道她老爸对她有些资助。翠华倒爽快:"如果仅仅是为了生活,我完全不需要到大陆来,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她停顿片刻,眯起眼,目光越为我的头顶看着窗外,十分平静,"我想我是一粒种子,不能老是悬在空中,我想在家乡找到着陆点,把我们的环保生物科技项目和我们身后一支顶级的环保队伍带进安徽,从保护这片土地做起……"小孩在她怀里静静地瞪着大眼不解地望着妈妈,鼻子下面还沾着一片血迹…… (李小林  徐生彬)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