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皖台在线 ->
         
 

太湖一12岁少年自杀 遗书称想念外出打工父母

2008-02-27 08:39:25
华夏经纬网

    太湖一12岁少年祠堂边自缢身亡,留下遗书称想念外出打工的父母,自缢前深情吻别陪伴自己的爷爷

    2月25日是太湖县晋熙镇天台联合小学开学的第一天,也是该校五年级学生章杨宇爸妈出门打工的第十天。然而,就在这一天,章杨宇选择了告别这个世界:在人迹罕至的村祠堂后面一间小屋,他自缢在一根横梁上,裤子口袋里留下一封给父母的遗书。遗书中,他留下了让所有人都刻骨铭心的一句话:“你们(指父母)每次离开我都很伤心,这也是我自杀的原因……”

    -事发

    少年亲吻爷爷后自缢

    2月25日,天台联合小学校园里非常热闹,同学们都领到了崭新的课本。当天下午三点多钟,12岁男孩章杨宇跟其他同学都一起放学回家。不过章杨宇却显得有点异样,他回家时书包空空的,所有新书都放在教室座位的抽屉中。

    “爷爷,我可以亲你一下么?”放学后的章杨宇回到家里,看见爷爷正围坐在桌前打麻将,就上前对爷爷轻声说道。爷爷听到这句话心里还直乐,可他不知道这竟是自己与孙子见的最后一面。

    当天晚上,姑父曾与章杨宇约好了要孩子到他家里去住。可等了好久没等到章杨宇,姑父赶紧给他家里打了个电话,得知也不在家里。又去电学校询问,被告知学校已经放学了,章杨宇也不在学校里。

    大家顿时慌了。家人发动邻居在屋前屋后展开了大搜索,最后在人迹罕至的祠堂后面发现了他。被发现时,他吊在祠堂后一间小屋子伸出来的横梁上,已经没了气息。

    -记者调查

    自缢少年口袋留下遗书

    昨天下午,记者赶到太湖县章杨宇的家中。

    章杨宇自缢的那间屋子在一座祠堂后面。这座祠堂傍山而建,后面是很陡的山体。据当晚发现尸体的一位邻居介绍,章杨宇被发现时吊在绳子上,绳子就系在祠堂后面这间房子伸出来的一根横梁上。

    记者看到祠堂后这间房子其实是间土砌房,已经很破烂了,伸出来的横梁也朽坏了很多。据村民介绍,这座祠堂是祭祀祖宗的场所,平时很少有人到这里来。

    章杨宇的尸体被发现后,人们在他裤子右边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封遗书,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遗书写在当天发下来的《社会实践活动材料》封皮的背面。遗书的内容大概是:敬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请你们原谅我,我不能再爱你们了。我还欠丽丽姐20元钱,请你们替我还给她。你们每次离开我都很伤心,这也是我自杀的原因。落款日期是正月19日。

    妈妈凌晨三点赶回家

    昨天下午,小杨宇家附近,几个大人正默默无语地忙着给孩子操办后事。而在他们简陋的家中,小杨宇的妈妈已是泣不成声。她是昨天晚上7点多钟接到噩耗后,连夜从江苏丹阳往家中赶的,半夜三点钟才到家,一直哭到现在。

    爷爷:一辈子忘不了那一亲

    含住泪水,小杨宇的爷爷告诉记者:“他三点多下课后回到家中,当时我正在陪人打麻将。他就出去玩了,四点多回来时,他突然趴在我的后背,说“爷爷,我想亲你一下’”。说到这,这位72岁的老人泪如雨下,“我没有想到他是在跟我告别啊,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一亲。”

    爷爷告诉记者,这孩子平时很温和,成绩也很好,但没想到他竟然会寻短见。老人告诉记者,这几年小杨宇的父母都在外面打工,每年都是过年才回来一趟。第一年小杨宇跟他住,后来几年都是跟姑姑住。但今年孩子却只愿呆在家中,希望妈妈留在家中不要走。“他妈妈走当天,他特别不情愿,还跟妈妈吵了一架,回家偷偷抹眼泪。其实他父母出门也是想让家里生活好点,把这间破旧的房屋整一整啊。”

    老人说,“现在回想起来,孩子出事是有预兆的,前几年他寒假作业很早就做完了,但这次却一个字不动。还非常不愿妈妈出门,只怪我们没重视啊。”

    学校:被这个消息震住了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地处山凹中的天台联合小学。在五年级的教室里,记者看到整间教室坐得满满的,同学们都在翻看新发的课本,只有章杨宇的座位上是空的。

    “大约晚上七点的时候,我们接到他一个亲戚电话才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全被这个消息震住了!”天台联合小学辛校长告诉记者,听到章杨宇出事后,辛校长和几名老师连夜赶到他家看望。

    辛校长告诉记者:“我们平时根本看不出他有什么反常的举动。他性格温和,学习态度端正,成绩也很优秀,和同班同学的关系也处得非常好,只是有点内向。”

    辛校长告诉记者,当天下午,章杨宇曾在回家的路上和同学说,明天会给他们一个大惊喜,同时说他现在轻松多了再也没人管了。同行的同学们都没在意,以为他只是在开玩笑,没想到竟会是这样的“惊喜”。

    -学校呼吁

    留守孩子亟需心理辅导

    记者在天台联合小学采访时发现,该校现在只有五六两个年级,总共180名学生,其中就有45名学生的父母双双外出务工,占了学生总数的1/4,而父母双方至少有一位外出务工的学生,则有80%之多。

    该校的辛校长告诉记者,章杨宇出事之后,学校专门召开了会议,决定组织所有老师对全部学生进行“拉网式的家访”,“尽可能深入了解每名学生的心理状态,防范于未然。”

    辛校长说,学校也曾想加强学生的心理健康教育,可苦于“师资力量的缺乏”。全校老师加上校长一起共有七名,“我们特别希望能有心理学方面的专家学者到我们这个山坳里的小学来,给学生们做一些心理健康方面的讲座。”(记者方昌林 何钱源)

    -短评

    悲剧再次敲响警钟

    当12岁的章杨宇以极端的方式,对抗父母再次离开给他带来的心灵孤寂时,一个令人唏嘘的悲剧发生在我们身边。

    据安徽省社科院保守估计,安徽省留守儿童的数量在250万左右。这一庞大的群体有其独特的产生背景:一方面,城乡二元体系松动,农村外出务工人群普遍存在;另一方面,对于这些务工者的孩子而言,城市的门槛却依然存在。

    有人说留守儿童是“时代的孤儿”。对于外出务工者而言,将孩子留在农村,基于一种深深的无奈。对于留守在农村的孩子而言,缺少家庭温暖和家庭教育的童年,残缺并潜伏着种种危机。

    如何关爱、教育“时代的孤儿”,不仅仅是一个个具体家庭面临的难题,也是这个时代赋予整个社会的命题。

    很显然,解决问题最合理的方式,就是尽可能地把孩子留在父母身边。因此,我们迫切需要做的,就是最大程度地降低城市给这些孩子设置的门槛。近年来,不断有学者指出,应从法律上保障公民的迁徙自由。

    当然,降低门槛总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绝非朝夕间就能完成。因此,我们还需要做的,就是为仍在留守的儿童加大投入。当这些孩子的家庭温暖和家庭教育缺失时,我们能做并且应该做的,唯有以其他的方式弥补给他们。

    近年来,政府和民间组织的各种关爱行动,已经在不断滋润一些留守儿童的心灵。但对于作为群体的留守儿童来说,这些零碎的行为还远远不够。我们期待,留守儿童所在地政府能够整合起社会资源和社会力量,成立专门的机构,给孩子们带去他们原本应该拥有的那份温暖。(陈哲)
 
来源:新安晚报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