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皖台在线 ->
         
 

如何在超负荷运输中良好服务 春运三难题亟待化解

2008-02-18 08:29:31
华夏经纬网

    在冰雪中进行的鼠年春运,来得尤其苦涩,它注定将成为很多人刻骨铭心的回忆。

    春运难,在于它充满矛盾,回家过年,是中国人最基本的文化心理诉求,但带来的客流暴涨,往往超出了极限。而天气等不可控因素增加,大大增加了调控管理的难度,在超负荷运输中提供良好服务,更是一个“悖论”,鼠年春运,正是这三大矛盾最集中的体现。

    难题一

    突发状况VS应急管理

    大雪、冰冻,彻底打乱了事先精心筹划设计的春运步伐。

    全省高速公路一度全线关闭,汽车站成为了大停车场,大批列车车次取消或长时间晚点,坐火车成为一种奢望;春节回家的话题,不再是“一票难求”,而是“车何时开”。更艰难的是在路上,旅客有的在高速路上跋涉了几天几夜,靠相关部门的紧急救助苦苦支撑;有的手捏车票,在火车站里没日没夜等待列车开行的广播……

    1月30日凌晨,一队由2000多名阜阳农民工乘坐的大巴车队开到界阜蚌高速道口,很快被免费放行。这些农民工,先是在数十万人聚集的广州火车站滞留近一个礼拜,等铁道部紧急调来内燃机车,更换因湖南停电故障停运的电力机车,他们才被采取“分方向、不分车次、时间”的方式运走,中途几次转运,到达蚌埠,由蚌埠紧急征调大客车,免费送他们返乡。

    春运难,大雪灾中的春运尤其难。灾害发生以来,各级政府以及交通部门采取了各种紧急措施,保卫春运的正常秩序。但是,应当承认,面对大范围的突发气象灾害,事先准备不足,应急管理不充分,造成很大的混乱和被动。一方面,当然是由于缺乏经验——谁会料到南方的雪也会这么“强悍”?但一方面,年复一年的春运,逐渐成为常态,每年人们都惊喜于其间的进步,整个社会都淡忘了这一非常规运输蕴藏的巨大风险。一场大雪,就能让整个春运瘫痪,春运一停,社会生活则立即进入危急状态。

    吃一堑,应当长一智,正因为春运压力巨大,关系重大,春运的应急管理尤其重要。也许,像今年这样大雪灾很多年都不会有了,但是风雪给我们上了一课,春运本来就像绷紧的弦,天气等任何突发因素的“手指”轻微拨弄,都会产生严重的后果。

    难题二

    庞大运量VS运能瓶颈

    人均不足一根烟长的中国铁路,每年都要在春节前后的短短数十天内承载数以亿计的人口大流动。今年春运,铁道部预计发送旅客超过1.7亿人,同比增长8.3%。在我省,预计将发送旅客近700万人。然而,与如此庞大的运输量对应的,则是相对过小的运能。

    “虽然我国已是世界第一铁路大国,但占世界6%的铁路里程对于占世界24%的人口来说,显然还是远远不够。”专家表示,铁路春运紧张,买票难,都是供需矛盾造成的。

    “与高速发展的公路网建设相比,近年来我国铁路交通建设明显滞后。”据介绍,中国用了十几年时间就变成高速公路大国,现在高速公路总里程世界第二。但是铁路发展就没这么快了。我国现有铁路占世界铁路总里程的6%,却要完成世界铁路24%的工作量,明显超负荷运行。

    “修建铁路筹资比公路难一些,缺乏灵活性。”中铁四局的一位工程师告诉记者,实际上,每公里的修建费用,高速公路还要高于铁路,但是由于公路投资地方积极性很高,筹资渠道比较灵活,所以发展迅速。而这些优势,是铁路不具备的。

    然而,业内人士也表示,即便加大铁路建设,提高运力,铁路也不可能按照高峰人数设置运能,不然,在平时就是浪费。“铁路运输因其独特的优势,承担了大部分春运任务,所以铁路运输矛盾表现最为突出。”合肥火车站有关负责人表示。而到了平时,运量就会急剧减少,运力反而会富裕。

    “在观察春运难的时候,不能忽视的是中国人口独特的流动方式。”有学者表示,随着经济快速发展,人们活动半径日益扩大,但户籍制度加上传统习惯,人们不得已扎堆在春节回家。因此,解决问题需要加快基础建设,但同时也需要科学统筹,错开放假期,削峰添谷,缓解运能压力。比如春运历史上也出现过春节较晚,使得学生流、民工流和探亲流错开,缓解了春运压力,这些应该给我们以启发。

    另外,在资源短缺的时候,公平分配至关重要,让民工兄弟不管排多少天都买不到票,而票贩子手中却有源源不断的高价票,无论以何种理由,都是解释不过去的。

    难题三

    和谐春运VS服务不足

    “和谐春运”已成为春运的主旋律,为此,就不能满足于让普通百姓走得了,更要让他们走得好。我们看到,在数十年不遇的大雪考验中,交通部门为此做出了大量工作,但与旅客的需求相比,春运服务仍是一个落在后面的追赶者。

    服务设施在完善。阜阳站经过全方位改造,建成“50年不落伍”的现代化车站,动车组也已开进了安徽;售票方式不断改进,火车站开足了售票大厅内的40个售票窗口,增开代售点,提前10天售票,送票上门、团体售票,增开农民工专列。平价春运正在延续,车票不涨价,严打黄牛党,百姓得到更多实惠……

    然而,春运期间,来自旅客的不满声仍然此起彼伏。年年春运,年年混乱。铁路部门如临大敌,压力极大;老百姓担心买不到票,买到票了又要担心上不了车;票贩子们游走于人群之中,生意红火,而被宰的旅客则满腔无名火。不得不说,春运已成为当下一种社会焦虑。在拥挤和混乱之中,归家团圆过年的人们心里蒙上一层阴影。

    火车票难买。尽管加开了临客,尽管增设了售票窗口,但高峰时段不能及时出行的人,仍然成千上万。运力、运能的结构性矛盾,短期内难以解决。

    售票窗口服务态度差仍广受诟病。“你说话稍微慢一点,她就大声训斥。”2月2日,蚌埠火车站一位刚刚买好票的小伙子向记者抱怨。假如你打电话咨询或者订票,等待你的十有八九是拨不通的电话。

    列车员仍旧缺乏基本的服务礼仪。2月3日,记者从合肥乘坐火车前往淮北,车厢里空气污浊,拥挤不堪,而工作人员仍强行推着小车推销食品。为省事,好几个车厢的厕所始终锁着,而离到站尚有半个多小时,列车员已迫不及待地开始打扫车厢……

    一场大雪固然可以用来解释今年艰难的春运,但更应该促使我们审视自身。“客运单位必须摒弃高高在上的垄断者的心态,树立正确的服务理念,提供更人性化的服务。”有专家表示。(吴晓征、史力)
 
来源:安徽日报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