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皖台在线 ->
         
 

钟情老树 根植中国

2008-02-27 14:54:01
华夏经纬网

——访合肥老树咖啡店董事长罗志富先生

    和合肥市的青年白领谈起咖啡,大家首先想到的是老树研磨咖啡。合肥老树研磨咖啡,品位不俗,已是城市渴望解乏、喜欢安静、追求情调的青年白领、生意人和文化人交流的首选之地。在这静悠浪漫的环境里,在这温馨雅致的氛围中,你能感受到生活的意义、人生的真谛。老树研磨咖啡的老板罗志富先生正是这样在经营咖啡中品位人生,他常说“我是一个中国人,不论身处何地,我不愿意把老树咖啡作为生意来做,要把咖啡作为人生来品尝,在恬淡自然中享受生活。现在大陆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了,非常注重追求生活的品味,其实品咖啡就是品人生。”现年58岁的罗志富先生,30岁从台湾到了美国,40岁又回到中国,他一直说的一句话是,“我肯定要回到中国的,因为我的根在中国,我要把老树根植中国。”

    老树咖啡老树情

    在合肥咖啡业界,老树咖啡屋以其品质、服务及独特的装饰风格赢得了多数顾客的认可,这不仅是老树人奋斗的结果,更重要的是老树的主人罗志富先生精心培育的成果

    1998年4月,老树咖啡在合肥开业,那时偌大的合肥只有四五家小的咖啡店,金寨路的老树咖啡店一开业,无人捧场,一天下来光顾者寥寥,从管理层到普通员工都有过动摇的情绪。老树的主人罗志富先生可不这样看,他有自己的想法和信念,在人们怀疑的目光中,罗先生开始在咖啡的味道上做文章,开展了固定时间“免费请你喝咖啡”、“品老树咖啡,悟百味人生”等促销活动。活动很快有了反响,很多咖啡族渐渐地试着了解老树、接受老树,不少客人就是在免费品咖啡后成了这里的常客的。罗先生憨憨地笑着说,“中国有句古话,叫‘酒香不怕巷子深’,我们的咖啡再香,可也要让大家知道呀,我们是‘咖啡虽香也需叫’。”转眼几年过去,老树以其独特的味道和幽雅的环境赢得了顾客,赢得了市场。2000年9月,老树咖啡的第二个连锁店——马鞍山路店开业了,这个咖啡店以环境幽雅宁静出众,以咖啡色厚重木门和室内温婉的灯光吸引了众多咖啡族的目光,简洁舒适的桌倚、朦胧昏黄的灯饰,粗大的老树支撑着宽敞的屋顶,上面垂下来的长短不一的木椿,使偌大的厅堂充满着大自然的变幻和轮回。罗先生说,他喜欢在这个店里办公,因为在这温馨雅致的氛围里,你能从咖啡的芬香中感受到一种人生文化的真谛。现在,“老树”也算的上根深叶茂了,第三家连锁店琥珀店于2005年5月开业了。琥珀店座落在琥珀山庄入口处,位置适中,濒临琥珀潭,确实是开设咖啡店的好地方。为了这个店,罗先生也颇下一番工夫,花了很长时间考察不断变化的休闲市场,在原有风格的基础上,完善设施,增加配套,不仅有咖啡、茗茶等,而且增加了简餐、煲仔饭、披萨、棋牌、宽带,给不同层次的客人提供不同的需要,方便客人,也扩大了营业空间。比如,新推出的东方美人,是一种新鲜时令水果调成的美味的冰红茶,集甘、酸、甜于一体,晶莹剔透,降火提神,清凉沁人,很受年青人欢迎。

    罗先生把咖啡店做的可圈可点,把咖啡也品的有滋有味。他说,与其说老树在经营咖啡,不如说老树在宣扬咖啡文化,它以不同的方式向人们介绍咖啡的来源、分类、煮法、讲述与咖啡有关的故事,为人们创造生活的新空间,为都市忙碌的人们增添快乐和舒心

    就企业来说,老树的成功在于品质要求、服务要求和思想改进,品质是企业的生命,老树咖啡豆全部进口。为确保咖啡的风味,每杯咖啡现磨现煮外,在每一道工序上都严格把关,服务是企业的灵魂,老树引入西方管理模式,让每一位员工了解管理的含义,使其具备超迁的服务意识,想顾客之所想,急顾客之所急,思想是企业的装备,思想越进步,装备越精良,品质、服务才能进步升华。今天的老树,以其品质和服务,以坚毅的步伐向前迈进,老树人如老树咖啡一样,苦后香醇,耐人寻味。在咖啡店扩展的时候,罗先生有自己的看法,咖啡店要想做好,必须要遵循咖啡文化的内涵,咖啡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静态文化,他为都市人们提供了一个休闲的场所,但是咖啡店不能丢掉他根本的东西,那就是咖啡店的背景音乐、现场和灯光,空气、香味以及配套的服务,这些都不能破坏,否则咖啡店将是“虚假繁荣”。老树人深知,必须永保对品质与服务的追求,才能深受顾客的青睐,中流击水勇立潮头。这也正是罗先生经常对员工说的一句话。

    在经营过程中,罗先生和员工相处的很融洽,和大家交朋友。他的理念是,顾客是上帝,服务员也是上帝,因为企业员工可以成就一个好企业,也可以毁掉一个好企业。在他这里,不叫打工,叫工作。罗先生经常教导员工要独立,要自尊自强,要学会管理,要想当老板,因为现在是普通员工,那五年以后干什么?不能一直做服务员吧,要有信心,五年后可以管理别人。仔细了解一下,罗先生是怎样管理好自己的员工呢?他笑笑说,那不叫管理,叫相处,友好相处。比如为职工准备了中餐和晚餐,每天和员工一起就餐,每一个员工过生日,咖啡店都专门给员工准备蛋糕、开生日Party,让员工感到家庭的温馨、集体的关爱。在圣诞、情人节等这些年青人喜欢的节日,在策划咖啡店生意的同时,罗先生也不忘了与员工一起“欢乐一回”。当然在工作中,罗先生建立了严格的员工激励机制,每个员工的工资都是不同的,根据工作的年限、工作表现、不同岗位,同一岗位业绩不同,工资也不同。在我们交谈时,他指着一个年青的小伙子说,“他来我的店近2年了,现在的工资在1200元左右,他们在我这都能充分展示才华,而且可以锻炼自己。”现在,老树的3个咖啡店的店长都是自己培养出来的,罗先生很放心地让他们管理咖啡店。

    2003年有几家大的咖啡店陆续登陆合肥,如鼎鼎咖啡店、蓝矾海岸咖啡店等,给合肥本来已经很风靡的咖啡市场又加了一把火。面对新来的竞争对手,罗先生怎么说呢?“哈哈,做企业当然会有竞争,有竞争才有发展呀,你看我们台湾人经常说的一句话是‘爱拼才会赢’,我们不怕竞争,我们怕竞争不公平。以前合肥的市场竞争,很不如意,现在很规范了。我们是在同样的环境下,进行同样的竞争,这样没有什么可怕的,愿者服输呀!我在同行业中倡导,要把合肥的咖啡业做成合肥休闲文化的领头人,不能象其他行业一样,搞无序竞争,搞鱼死网破的消耗战。目前看,合肥的咖啡行业还是不错的,从品位、档次、服务等方面都还可以,我们有责任把这个市场经营得更好,为来合肥和安徽的投资商树立典范。”

    辗转三地 终回大陆

    为了这次采访,我和罗先生联系了几次,他倒是很乐意见我们,只可惜时间很紧,约了几次,总算见到了罗先生。见面后,他告诉我们,他昨天刚刚从浙江参加大陈岛撤退50周年纪念及“大陈同乡会返乡考察”活动回来。罗先生出生在大陈岛,1955年,解放军解放大陈岛时,罗先生才岁。到今年正好是国民党从大陈岛撤退到台湾50周年,50年后再回大陈岛,罗先生感受颇多。他说,那时他们大陈岛上的几千人都撤退到岛内,在岛内,他们成了不受欢迎的人。现在还有不少儿时的朋友与罗先生保持联系,这次参加考察活动的就有20多人。因为浙江与他们的故土隔海相望,他们对浙江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浙江的组织方面也很亲切,组织他们一起考察了浙江胶州、温岭、温州,希望他们回到浙江投资。罗先生还介绍说,自己也经常去浙江,那边有很多好朋友,也有朋友邀请他一起到浙江发展,但是他自己已经在合肥做顺利了,和太太在合肥生活也稳定了,而且合肥这边的朋友也很多,政府有关部门也挺照顾他的,所以他也不想再到别处去了。比如在装修琥珀店时,市台办、琥珀街道和派出所的同志都很关心,主动帮忙,有什么事情,一个电话他们就来了,马上处理好。

    现在,罗先生的母亲、弟弟、妹妹都还在台湾,虽然回台湾少了,但是与他们保持经常的联系。罗先生的太太现在长期在合肥,在合肥的时间很长,每年回美国2次,回去看看孩子,两个女儿在美国工作,一个是会计师,一个是建筑师,两个女婿都是华裔,他们收入很高,但是女儿女婿的中国情结也很深。他们都表示,迟早是要回到中国的,所以他们在家和在中国人的圈子里,都讲中国话,就连5岁的孙女,他们都在家教她中国话,让她了解中国。问起罗先生是什么原因从美国回到中国的,他向我们介绍了当时的情况,1976年,罗先生到了美国,当时在美国投资环境很好,他在美国做的也很成功。罗先生那时在美国主要从事餐饮业,在美国的华人圈子中,罗先生的手艺小有名气,所以生意很好,人缘也很好。1990年,原合肥市长钟咏三带队到美国考察,他与钟市长认识了,钟市长当时问我,老了以后怎么办?我说,回中国呀。钟市长他们说,以后回中国不如现在回去呀,现在正是发展的好机会呀。我就问“安徽有多少人口呀?”他们告诉我,安徽有六七千万。当时我惊呆了,台湾只有2300多万,而一个安徽就有四个台湾大,这是多么大的市场呀,更何况对我这样从事餐饮行业的,人口可是最好的吸引力呀。我当时在想,王永庆在2300万的台湾创造了台湾首富,安徽可以创造四个王永庆这样的首富呀,我是不是可以成为这四个中的一个呢?这样我就来到了合肥,所以后来,我和钟咏三市长他们都成了好朋友,他们也给我们创业提供了很好的条件和帮助。1993年6月,我来到合肥,通过朋友介绍,我与市房产局合作,投资华运房地产公司,自己占了30%股份,但自己不参与经营管理。公司一直运作的还可以,相继开发了华府家园、华谊大厦,公司效益也很好。现在罗先生还是这个公司的一个股东,与公司其他股东合作的也很愉快,公司运作很正常,发展也很好。在合肥餐饮迅猛发展的大势下,罗先生又于2002年--2003年7月,注册了美成食代快餐店,在人流量非常大的鼓楼附近,开始了他的快餐生意。别致的装修、多样的口味、热情的服务,使得快餐店在附近众多的快餐店中别具一格,开业之初,生意很红火。但是到了2003年上半年,席卷全国的非典疫情,使全国的餐饮行业损失惨重,罗先生的快餐生意也受其影响,一落直下,很快快餐店负债经营。当时,罗先生又在美国,实在没办法,只好把快餐店转让了,当然是亏本了。说到回中国,罗先生说,我有我自己的认知:中国是我的家,安徽也是我的家。虽然长期生活在台湾、美国,但是现在罗先生最大的愿望是为国家做点事情,为合肥做点事情。尽自己的力量,把美国的管理经验带来,推动合肥的经济发展。这是自己的心愿,也是罗太太的心愿。现在罗先生和罗太太的很多亲戚都回到大陆,有的在经商,有的长期在大陆居住。

    见过罗先生的人对他都印象深刻,罗先生生活很有规律,每天的安排也很简单,每天晚睡晚起。合肥的台商常说,罗先生很祥和,在合肥的台商中很有亲和力,人缘好,很健谈。很多台商朋友喜欢到他那里去玩,与他聊天、打牌,他也很乐意很欢迎,经常免费提供茶水、场地。他说,看到我们从台湾来的朋友,在这里有了一个交流聚会的地方,我心里很充实,毕竟大家来自海峡对岸的台湾,在这里相聚不容易。如果以后来合肥的台商多了,我们可以经常聚会,大家在合肥经商既赚钱又开心,多好呀。有的在生意方面还可以互相帮助,在生活方面可以互相照顾。我们到罗先生咖啡店时,就遇到一个台商朋友,他是来这喝咖啡、聊天的,也是罗先生的好朋友。这位姓郭的台商朋友介绍说,我也是安徽籍的台商,虽然没有加入台协会,但和合肥的台商关系很好,他特别喜欢到罗先生这来,与朋友喝茶、聊天。

    罗先生是合肥台协会的创会人之一,对台协会很有感情,当时在筹备成立台协会时,罗先生是筹备小组的成员之一,积极联络在肥台商,筹备成立大会,帮助邀请外地台商来合肥参加成立大会。说起台协会,罗先生感慨很多,他说,这个组织成立不容易,是我们合肥台商自己的组织,就象一个新生儿,我们要把它好好地抚养长大。现在只要知道合肥来了新台商,罗先生总是和台协会的其他人一起,上门拜访,用自己的现身说法,邀请他们加入协会。罗先生说,通过合肥台协会的努力,来合肥的台商会越来越多,这样合肥和安徽就会象上海、苏州那样,成为台商投资居家的一个重要城市。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