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皖台在线 -> > 安徽要闻
         
 

追记34岁以身殉职的安徽省立医院护士长丁艾梅

2006-01-04 14:45:02
华夏经纬网

 

 

    20051214日,安徽省立医院神经内科34岁的护士长丁艾梅因患重症病毒性心肌炎抢救无效停止了呼吸。就在去世前一天,她还在辛勤地工作着。她的同事和病人、病人家属都说,她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对待病人胜过亲人。但是,孱弱的身体和过度劳累使她最终没能抵御住噬人的病魔,过早地离开了爱她的亲人和同事,离开了急需她的病人和医院。这是丁艾梅生前照片。 新华社发

 

    新华网合肥13日电 “妈妈去天堂给人看病了!”--追记34岁以身殉职的安徽省立医院神经内科护士长丁艾梅

 

    新华社记者周剑虹、范玲

 

    20051214日晚上720分,安徽省立医院神经内科34岁的护士长丁艾梅停止了呼吸。就在去世前一天,她还在辛勤地工作着。她的同事和病人、病人家属都说,她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对待病人胜过亲人,有着一颗天使一样的心灵!但是,孱弱的身体和过度劳累使她最终没能抵御住噬人的病魔,她过早地离开了爱她的亲人和同事,离开了急需她的病人和医院。

 

    为了不让6岁的女儿太伤心,家人告诉她:“你妈妈去天堂给人看病去了,等你上9年级了,她就会回来。”天真的孩子信以为真,她悄悄告诉教她弹琴的老师:“我妈妈去天堂给人看病去了。”

 

    去世当天她请了工作14年来第一次假

 

    1211日起,丁艾梅便感觉身体不适,发烧到39摄氏度,但她仍然在病房坚持工作。丁艾梅的丈夫王俊是医生,平时工作也非常忙碌。他告诉记者,去世前几天妻子高烧厉害,自己曾劝她休息几天,晚上还在家中给妻子吊了水,但妻子仍坚持正常上班。

 

    丁艾梅的同事张玲说,丁艾梅工作14年没请过一天假,身体不好都自己顶着,从不和别人说。抢救危重病人,她总是冲在最前面。去世前两天,她还加班到晚上八九点钟。

 

    去世前一天,是全科病人换床单的时间,面对瘫痪卧床的病人,丁艾梅将苍白的面孔掩藏在口罩下面,与同事们一起,将五十几个病员的床单全部更换。神经内科最繁重的护理工作是给瘫痪病员翻身,而换床单更是翻身加铺床的双重体力劳动,一轮下来,年轻的护士们都已气喘吁吁,真不知病痛中的她哪来的体力!当晚,护士们发现她加班回家佝着背,一步步挪着走路。当别人询问时,她仍笑着说:“没事,能坚持。”

 

    去世当天上午,她第一次向医院请了两天假,请假时还不忘对工作进行安排。然而谁也没想到,当天下午230分,她在丈夫陪同下到医院检查时,已经没有了血压,心跳微弱。

 

    神经内科的排班表上,红色的字迹还标注着,她欠自己九天休息,如果用了这九天,她的病可能不会严重到这般无法挽回的地步!

 

    王俊给妻子的挽联这样写道:“爱岗敬业,模范白衣天使;尊师敬长,称职贤妻良母。”王俊沉痛地对记者说:“梅子太累了,除了休息日,她每天早出晚归,晚上经常是七八点才到家,有时加班到九十点钟。这么多年,她从没请过假,甚至连两次人流过后她都硬挺着没休息。”

 

    神经内科主任李淮玉参加了对丁艾梅的抢救。他说,丁艾梅高尚的人品和敬业的态度赢得了全院的尊敬,得知其病危时,医院几位70多岁的老专家主动赶到现场,抢救人员多达几十人。1417时许,尽管丁艾梅已经没有了心跳,但十几位医生仍轮流帮其做胸外按摩,希望奇迹发生。1920分左右,医院宣布抢救无效时,在场医护人员失声痛哭。

 

    李淮玉告诉记者,丁艾梅是因为身体虚弱抵抗力下降,遭到病毒入侵,患上了重症病毒性心肌炎,这个病最大的忌讳就是劳累,如果多注意休息,早治疗,病魔也许不会这么快夺走她的生命。

 

    李淮玉说:“丁艾梅是劳累过度而死的,神经内科病人多而且年龄大,是护理量最大、护理难度也较大的科室,护士人手非常短缺。作为护士长,丁艾梅从不叫苦叫累。她就像个高速旋转的陀螺,每天都不知疲倦地转着。”

 

    日记里全是病人的事

 

    翻阅丁艾梅留下的日记,其中记的全是病人的事,她这样写道:102430病床患者的指甲剪得不太好,护士应该认真一点………;29床摇床坏了要修……;监护仪、气泵要换……等等。

 

    神经内科的病人大部分都是危重病人,很多人是生活不能自理的患者,在许多病人和他们家属眼里,丁艾梅就是“全能”保姆。方传国曾四次在省立医院住院,对丁艾梅十分熟悉,他说:“我每次住院,护士长都让我别着急,慢慢治疗总会好的。她为我打过饭,剪过指甲,每天都来问寒问暖,真是难得的好人。”余强英夫妇先后都在神经内科住过院,已经康复的余强英说:“我当时得了脑血栓,病情很严重,自己都觉得没指望了,但丁护士长每天都来安慰我,让我不要着急。现在我老伴得了脑梗塞也住在她的病房,她也时常让我放心。你都不知道她对病人有多耐心,多负责!”陪护梁发山告诉记者:“我专门陪护病人住院七八年,很少遇到这样好的护士长。她让我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白衣天使。”

 

    神经内科主任医师王文静说,省立医院神经内科的护理工作一直非常繁重,这个科有常规床位49张,每天都爆满,而且还有不少加床,但现在护士配备的人手明显不足,丁艾梅作为神经内科唯一的护士长,平均工作时间每天都在10个小时,晚上还要将不少工作带回家中,譬如账目的核对,每天的工作记录等。

 

  始终追求完美的她留下遗憾

 

    王俊这样评价他的爱妻:“梅子始终追求完美,无论是在工作上、学习上还是生活上。找到她是我们一辈子的缘分,失去她是我一辈子的不幸。”王俊告诉记者,自己工作非常忙,很少能照顾到家里,家里的大事小事都落在丁艾梅身上。丁艾梅工作任务繁重,1999年底有了孩子以后更忙了。就这样,她家里家外都安排得妥妥当当。就在去世前的那个星期天,她上午还去送女儿学琴,下午在家里做家务。

 

    王俊说:“梅子中专毕业后就参加工作,工作后从未间断学习,她通过自学取得了护理专业的大专学历,后来又自学护理专业的本科,去世前已经通过四门考试。生活上,她对自己从来都很苛刻,从没有买过超过200元钱的衣服,去世后,我整理她的衣物,发现她只留下四双鞋。但她对家中的老人却照顾得无微不至。父亲的耳朵有点背,她给配了2000多块钱的助听器,觉得买的毛衣太单薄,不能御寒,就给公公织了一件厚毛衣。”

 

    年轻护士黄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泪流满面:“护士长是我们科全体护士的学习榜样。她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总是鼓励我们要在业务学习上不断进取。她自己学习和自学考试从不占用工作时间,但我们年轻人要请几天假复习备考,她都欣然允许。”

 

    1215日,丁艾梅去世的第二天,是她最心爱的女儿的生日,她已经答应给女儿过生日,但这个许诺永远无法实现了。同时,她生前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愿望本可以在年内实现,现在也成了遗憾。

 

    记者发稿前了解到,安徽省立医院的党组织正酝酿追认丁艾梅为中共党员。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