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皖台在线 -> > 安徽要闻
         
 

安徽省民工正在开始又一年的远行

2006-02-05 15:12:30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安徽频道讯:据安徽日报报道,春到帘栊,谁无萌动,都只为创业情浓。放鹰天,摇花日,追梦时,试捧一钟。说一段,听一折,莺歌燕舞的东方红。

 

    一个新农村 一片白桦林

 

    24日下午。合肥火车站广场。大钟的钟摆指在336,阳光洒在候车棚的顶上;草地边,皮袋箱包到处都是;花坛旁,赶春的人们三五成群……

 

    安徽省800万民工,正在开始又一年远行!记者在寻找,想找打工有10年的人。

 

    “滴铃铃……”大年初一,上午8点,一串电话拜年的铃声,从安徽飞向江苏,把一位村里书记闹醒了。女书记尤水兰很是高兴:“是夏靓呀,恭喜发财!”

 

    两年前的47日,一份电子邮件,发往安徽在线网站:俺叫夏靓,是安徽人,在金坛市朱林镇咀头村承包土地10年,2003年,和朋友一起承包西洋圩一块地,交了定金,签了协议,为期三年。没到秋收,老板田青芳看中西洋圩,一租25年。村里给了8000元,就想打发咱俩哩……

 

    夏靓老家,在当涂新市镇,村子叫新农村,有片白桦林。他在金坛,开始被奉为上宾,种了抛荒田,村里好考核。现在难了!那边村民收入,不比这边高。新农村60多个劳力全去打工,一般收入2~3万元,家家起了楼,全村水泥路。但那边干部招商用心,一人带一个企业。两边田地旁,都有驳壳船,那边装砖头,这边装石子。田老板养殖场,成了种猪基地,省长参观过。这边没企业,落后10年。而他哩,也惭愧,那边种60多亩,这边种20多亩,该去立体养殖,该去办厂。

 

    马芜铜,桥头堡。白桦林,海风吹。无数打工的夏靓,受了现代化洗礼,有了创业者梦想。

 

    一条菊花江 一行人字雁

 

    长江入皖后,有段菊花江,庐山与宿松隔江相望,夏靓与邹落华一江共饮。

 

    112日下午,刚拨通宿松县汇口镇占港村电话,记者就听见一声啜泣:“真有人关心咱呀?”两年前的8月,在浙江长兴县长广一矿,矿井顶板脱落,邹落华被砸伤,肋骨断了5根,被送进医院,躺了月余。矿上不付费了,只好回老家。去年春,他向浙江日报求助。3个月后,信辗转到本报。他很伤心:“他们没给一分钱!”记者电话采访金老板。他说没做工伤鉴定,谈何赔偿。

 

    尽管有艰难,有不幸,邹落华的伙伴仍然在打工,同村阮家福与记者通了电话。几天前,阮家福刚从广东东莞回家,老板委托他在老家顺便招工。他带了3000份招工简章,撒遍了11个村,结果没几个应征,居然嫌待遇不高。该村黄书记说出内情:“年前来招工的,就有五六批哩。”

 

    一波波民工潮,一年年东流去,显示了创业者的坚强不屈,孕育了咱安徽的无限生机。 

 

   一声牧牛哨 一番越洋情

 

    与夏靓相比,蒙城县的王三毛资历很浅,却后来居上。

 

    两年前,王三毛初中毕业,放下黄牛之乡的牧笛,来到天津某电子公司。从杂工学起,学了彩管调试,月工资从500元,涨到一千多。去年7月,他去了印尼,专做售后服务。在雅加达,商店里琳琅满目,多是中国制造;坐在宿舍看卫视,能收各个省台。他干了180天,赚了一万多元。大年初四,记者拨通立仓镇黄龙村他家电话。他父亲说:“过年热闹哩,来串门的,都在听他的外国故事。”

 

    24日下午。合肥火车站广场。两位少女笑盈盈的,都姓张,一对姐妹花,都是庐江人,老二去年才去苏州打工,今年就带她们去找活。另两个姑娘去上海,来自寿县,姐姐在上海做工,妹妹想去旅游。胖男孩说:“我在上海上学。”记者问:“是在民工子弟学校吗?”回答:“在市区小学。”

 

    当省委提出东向战略,800万民工已经被赋予全新价值。许多部门,许多创意,是为民工做事。

 

    透过人群,记者仿佛看见:初六那天,阮家福将赶回东莞请示,是否提高工人待遇;初十那天,王三毛将再次越洋飞行,是到马来西亚;小年一过,夏靓就会骑着摩托,赶紧去落实那边的计划……

 

    亲爱的民工兄弟姐妹,请记住父老乡亲的嘱托:别干得太累,别行得太急!(孟晓阳、张大鹏、沈荟)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