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皖台在线 -> > 安徽要闻
         
 

安徽200年老屋酝酿"挪移"至瑞典 文物出国?

2006-07-11 08:56:59
华夏经纬网

 

 

安徽百年老屋模拟图

 

 

 

李益坤和老伴在40年前结婚的房屋内合影留念

 

    新华网安徽频道讯:据千龙网报道,“这是祖上留下来的家业,我们不能够好好保护,是我们没出息。现在只能把它卖了,希望它有个好归宿。”在堆满了杂乱物品的老屋内,汪大妈说出了这样的话。

 

    58岁的汪大妈是安徽省石台县苛田乡源头村的一位农家妇女。她的丈夫李益坤今年63岁,是这栋老屋的第9代传人。

 

    一个月前,年近200岁的老屋被石台县安徽天方茶叶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郑孝和看中,准备作为礼物送给瑞典的一位茶商。“他们说了,要把所有的东西,包括门、窗、瓦、地板、砖、椽子都拆了,然后装船运到瑞典去。”汪大妈说。

 

    这栋老屋坐落在安徽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古徽道不足50米远的地方。根据介绍,该房历史上曾是茶楼,是过往客商休息的地方。它是不是文物?迁移到瑞典算不算文物流失?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昔日徽道边茶楼 今日变成杂物屋

 

    从源头村村口进去就能看到这座房子。高耸出来的黑瓦屋檐让人能感觉到它的不同,尽管墙皮脱落,木门的颜色也已经斑驳不齐,门上的题字“翠屏楼”也已经很模糊了,但是很肃穆。

 

    推门进去,是个四方院子,为带阁楼的砖木结构。院内中央是个天井,现在盖了石板。天井上方是在高高的屋檐挤压中留出来的四方天空。抬眼一看,触目可及全是雕花木刻,只有很小的地方有损坏,雕刻图案,比如“八仙过海”都很清晰。

 

    由于老房子漏水,光线不好,1995年,李益坤在老屋隔壁修建了新房,老屋被当作了堆放杂物的地方。推开东角上的房间门,一股潮味迎面扑来,门楣上往下落土,脚下踩的也是土,雕刻精细的床框上也是土。

 

    就是这样一个土屋,200年前目睹了繁荣的徽商之旅。从源头村村口进去,能看到一条残缺不全的石板路,这就是古徽道。根据相关人士介绍,由于以前村民都不懂,把石板撬了出来拿回家用,现在只能看到当年的痕迹。

 

    县志记载,这条古徽道最早修建于唐朝,到明清两朝,随着徽商遍及华夏,古徽道便成了一条商贸繁荣的大道。根据记载,古徽道旁边有很多茶楼、茶亭和供游人休息的地方,李益坤家的老屋是古徽道的重要组成部分。

 

茶商要送老屋 整体搬迁到瑞典

 

    对李益坤家的老屋要整体搬迁到瑞典这件事,苛田乡政府党委办公室一位自称姓刘的工作人员说:“这件事情我们也是刚刚听说,具体的事情还不太清楚,你去问问具体负责这件事情的安徽天方茶叶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郑孝和。”

 

    200多年前,瑞典的一艘商船哥德堡号在满载中国货物归国途中沉没。经过瑞典民间一些商人的努力,经过十几年的仿造修建,今年仿造的哥德堡号重新起航,预计于718日抵达广州,并开展一系列商务活动。

 

    在郑孝和与哥德堡号的联系过程中,遇到了负责茶叶进口的瑞典商人简。在谈话过程中,简提到自己在几年前曾经到安徽黄山旅游,被当地的徽派建筑吸引。简有一个“疯狂的想法”,想把这样一个中国古建筑物搬迁到瑞典。

 

    “这肯定是不可能的,黄山位列世界文化遗产,是中国文物。”生活在石台多年的郑孝和决定投简所好,从石台当地选择一座“非文物”的古代民居赠送给简。“简的要求是两层楼,开过茶馆,有徽派建筑风格。”

 

    作为回报,简表示在这样一座中国茶楼迁移到瑞典后,他将开一家真正的茶馆,卖天方公司的茶叶。双方将会开展长期的贸易往来。而李益坤家的老屋被看中,成为两国贸易活动“友谊的桥梁”。

 

 

 

徽派建筑村落。新华社记者 宋振平摄

 

价钱问题已解决 卖房性质难界定

 

    “现在,最重要的是一个性质问题,是企业贸易问题,还是古文物的问题。” 在和李益坤做了口头协商之后,随着消息的扩散,郑孝和发现自己的这个企业行为要面临一个“性质的界定”。

 

    “如果我是作为来收购老房料的江北人来买这幢老屋,不会有任何问题。但现在我买了老屋,却不是运到江北,而是运到国外。”对此,郑孝和表示理解,“这是中国与外国的问题,也有了贩卖文物的嫌疑。”

 

    “价钱问题”成为郑孝和考虑之外的第二个问题。“当时,房子是通过苛田乡文化站站长做的中介人。原本说好是两万五,结果 在‘中国与外国问题’出现后,李益坤的房价底线也涨到不能低于20万。”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有人来买房子老木料,出价是1万多,我都没卖。现在他不但买老木料,还要买老房子内的一切,20万是最低价。” 李益坤说。

 

    面对最初双方商定的两万五,李益坤说中间人是亲戚,抹不开面子说。

 

    关于价格问题,郑孝和表示暂且能接受,李益坤也同意。双方目前等待的就是“性质的界定”。

 

    郑孝和的疑问是:“问题的关键在于我要买的这幢老房到底是不是文物?政府的态度是不支持也不反对,没有依据反对,也没依据支持。似乎在这个问题上出了一个空白地段。”

 

只能算“准文物”一年维修花三千

 

    根据石台县主管文化的副县长吴熙祥介绍,目前石台县被认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有45处,还有77处文物丰富地段,李益坤家的老屋不在其中。

 

    吴熙祥说:“类似李益坤家的故居,在石台有很多,我们不能把这些全认定为文物。”

 

    如果认定为文物,就要投入财力、人力去维护维修。“我们对文物保护一直很重视,但在资金上却无能为力。”吴熙祥很无奈地说。像这种是文物却无法被评定为文物的残存于民间的零星民居,只能算做“准文物”,政府也没钱去维护。

 

    “准文物”所遭遇的尴尬境地,李益坤最有体会。

 

    李益坤和老伴的年收入为6000元,主要依靠茶叶种植以及粮食收入。

 

    李益坤说:“房子老了,房顶瓦块不结实,每年雨季都要漏水。椽子、木质门窗潮湿,走形,一点点烂了。为了维修,每年我要拿出3000块左右。现在我老了,三个孩子都在外地,他们也瞧不上这旧房子,我再没能力去修了。如果我现在还是30岁的中年人,肯定不会卖掉。”

 

    李益坤已经打算把老屋拆了以后重建新瓦房:“老院子为了防盗院墙高,现在不好看也不实用;院中的天井,本来是为了散水,到现在却遮光;现在的农村都喜欢建水泥房子,敞开的院落,采光好。孩子回来后也好有个住的地方,还有一些杂物也要有放的地方。”

 

记者手记

 

    房子的拆迁计划依旧在进行着,郑孝和正在询问各级相关部门,办理相关手续。如果中途没有变故,房子将在9月初进行拆迁,并随哥德堡号一同返回瑞典。

 

    郑孝和希望自己的茶叶能进入瑞典,并扩展到欧洲市场。李益坤则畅想着新瓦房。该县相关部门的领导表示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引起了争论,可以引发人们的思考。

 

    在采访期间,一群群白鸽盘旋在老屋上空,并不时停在老屋的梁柱上,不知道老屋被拆迁以后,它们将会在哪里栖息。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