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皖台在线 -> > 安徽要闻
         
 

合肥:全身无力 祖孙三代五人染上同一种怪病

2007-03-06 08:43:21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安徽频道讯:在合肥市城东乡柳荫塘村有一个王姓人家,这一家中祖孙三代先后有五人都患上一种全身无力的怪病,并已有三人因此病逝。一家人为何有五人相继染上这种怪病?怪病到底是什么病,能治好吗?昨日,记者来到柳荫塘村采访此事。

    姐弟三人相继得怪病

    今年40岁的王曙是这个家庭的一员。昨日,记者来到柳荫塘村,走到曲曲折折的巷子尽头便是王曙的家,家里出乎意料的干净。王曙歪着头坐在轮椅上,轮椅拴着一根绳子,防止他滑落。看到生人,他连忙抬起扭曲的手向记者晃了晃,嘴里一直发着“哼哼”响声。王曙的妻子窦以琴正准备给他喂饭。

    窦以琴说,王曙上个世纪80年代考上合肥联合大学,在村里显得出类拔萃。1993年他们结婚,婚后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孩,全家其乐融融。他们没有想到,病魔悄悄来到他们身边。

    1995年,王曙走路的时候开始摇摇摆摆,起初窦以琴还笑骂他“太女人气”。渐渐地,王曙走路只能扶着墙壁。1998年时,他只能靠骑三轮车活动,又过了两年,只能以轮椅代步。后来彻底丧失了活动能力,到现在连吃饭都要妻子喂,一顿饭要吃几个钟头。窦以琴不禁想起了王曙的姐姐:她在1998年时也逐渐四肢无力,剁菜时拿不住菜刀,后来有一天在全家人都去上班时,她倒在厨房里离开了人世。

    2004年,王曙的弟弟30多岁的王兵也开始出现四肢无力的情况,走路要扶着墙壁,说话也像哥哥一样开始囫囵,头经常不由自主地朝两边偏。

    医院诊断结果差距大

    随着丈夫逐渐失去活动能力,窦以琴踏上为夫治病的漫漫长路。这些年,她带着王曙去了北京、河南等地的许多大医院,得出来的结论相差很大:有的医生说这是小脑萎缩,有的说这是脊柱受伤,有的说这是全身肌肉萎缩。

    窦以琴对这些诊断也表示怀疑。王曙虽然不能行动,但脑筋和以前一样清醒,她算账出错的时候,王曙马上就“啊啊”地向她示意,所以不可能是脑部受伤。

    随后她想起了王曙母亲也患过病的传言。窦以琴说,她和王曙结婚前,就听别人旁敲侧击地说过王曙的母亲有怪病。为了打消她的疑虑,王曙还在结婚前专门去医院里进行全面检查,检查的结果是“一切正常”。在调查王曙母亲病情的过程中,她发现,王曙去世多年的外公也患过这一怪病。为此,窦以琴列出了这一怪病的“百年家族图谱”:外公(患病后44岁时去世)→母亲(患病后45岁时去世)→姐姐(患病后32岁去世)、王曙(已患病12年)、弟弟(04年开始患病)。调查中,窦以琴发现,王曙的两个表弟没有患上这种病,病也不会传给外人。

    坚强妻子永不言放弃

    王曙患病后,家里里里外外都靠窦以琴一个人。三年前的一个大雪天,窦以琴从幼儿园下班后,急匆匆地背起丈夫回家。离家里还有50多米远时,她看到怕孤单的小孩赤条条地从家里跑出,站在雪地里直喊“妈妈”。窦以琴慌忙放下丈夫去抱孩子,没有走几步路,就听“砰”的一声,丈夫倒在了身后。前面是赤着身呼唤着“妈妈”的孩子,后面是倒在雪地里的丈夫。窦以琴说:“到底要先照顾谁,我选择不了。”最后,她选择了辞职,专门在家里照看丈夫和孩子。

    采访中,窦以琴拿出一兜破碎的眼镜片,记者数了一下,零零碎碎的加在一起居然有50多副。“一个镜片就有一个故事。”窦以琴摸着这些镜片,眼圈红了起来。原来自从近视的丈夫连轮椅都坐不住后,经常会无缘无故地倒下摔碎了眼镜。窦以琴以前工作的存款,几乎都用在给丈夫买眼镜上。前年夏天的一个深夜,王曙不由自主地滚下床,破碎的眼镜架深深插入了他的眉骨,深更半夜到哪里去找医生?窦以琴只能忍着泪,用小镊子将眉骨里的眼镜架一点点拔出来……

    而今,靠着王曙提前退休的“退休费”和亲友邻居们的帮助,一家三口的生活能勉强得以维持。窦以琴忧心的是,丈夫的怪病有没有治?现在,为了治愈丈夫的病,窦以琴几乎每天都往医院跑,针灸、输液、让王曙练气功,什么办法都用尽了,但王曙的病情毫无起色。不过坚强的窦以琴相信,丈夫的病能好起来的。她说,只要丈夫活着,生活再苦再难她也不会放弃治疗。(向凯)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