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皖台在线 -> > 安徽要闻
         
 

率先推城镇居民合作医疗"金寨模式"能走多远

2007-04-04 14:14:51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安徽频道讯:省政府今年启动实施的十二项民生工程之一,就是探索建立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障制度,用三年时间,将全省城镇未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居民,全部纳入保障范围。而从去年11月1日起,金寨县城镇那些生活贫困又没有医疗保障的居民,在全省乃至全国,率先享受到了全新的合作医疗保障。

    金寨的这项关注民生的改革试验引来了全国关注的目光。这项惠民“善政”实施以来运行得如何?这一医保模式能否得到推广?近一段时间,带着这些问题,中央及地方一些媒体纷纷纷聚焦这个仍然属于贫困县的著名红军故里。

    贫困县为何率先推行这一“善政”

    建立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障制度,金寨县县长沙圣虎有一个形象的比喻:“补上缺口的环”。

    近几年,金寨基本建成了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医疗保险、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组成的社会医疗保险体系。但是,这一体系的“环”还有缺口制品,城镇居民中的下岗职工、无业居民等人群仍处于医保的“真空”地带。这部分人没有土地,没有工作,有的生活十分困难,医疗保障问题显得越来越突出。如果这部分人没有医保,显然是个缺撼,党委政府有责任和义务为他们解决点实际困难。县委、县政府负责同志也清醒认识到,中央和省里虽然没有明确下文要求这样做,但信号已很明确,早晚要做这件事。

    县财政局局长孙学龙是这个动议的最初提出者。他告诉记者,如何变被动的公共财政支出为主动的财政买单,这是他长期思考的问题。这几年金寨财政的一系列改革,如在全省率先推行“一卡通”,率先实行“乡镇政务服务中心”,出发点就是想在主动的财政买单上面做点探索,这次动议,也是从此出发。

    孙学龙说,经过反复测算,金寨的城镇居民数量不大,参保的人数只有8万多人,从现有的财力挤一点,完全可以承受。这也是金寨决心推选这一“善政”的一个重要依据。

    金寨县委书记陆秀宗用八个字来形容县委县政府的决策心态,这就是“毫不犹豫、慎之又慎。”陆秀宗说,党委政府关注民生问题这是天经地义的事,群众利益无小事。新政虽难,也要迎难而上。但因为涉及面广,财政支撑不强,需要从实际出发,要用科学的办法,做好方案,摸着石头过河。

    城镇居民合作医疗与“新农合”有何差别

    金寨县城镇居民合作医疗的整个方案,参照的是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方案。参加对象为在本县入户的未参加城镇职工医疗保险的所有的非农业人口,2006年城镇居民每年缴纳30元,县财政同时补助20元钱,合计每人每年50元。

    根据方案,参合居民一旦生病住院,其间发生的药品费、手术费、材料费、住院费、化验费、检查费等,均可享受20%至60%的补偿。住院费用起付线为300元,每人每年最高补偿额为1.8万元。

    在管理组织方面,金寨县里成立了城镇居民合作医疗管理委员会和监督委员会。但这个班子与县乡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管理委员、监督委员会是一套班子。

    金寨县城镇居民合作医疗方案脱胎于与农村合作医疗,因而被称为“引医保进城”,但二者又有区别。金寨县“合管”中心主任安朝玉将这些不同总结如下:

    一是实施主体有所不同。新农合是根据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决策,由国家组织实施的,而城镇合作医疗是从县情实际出发,借鉴新农合经验做法,创造性地在全国率先组织实施的。

    二是资金来源不同。新农合的资金来源是由农民个人筹资、中央、省、市、县四级配套组成,而城镇合作医疗由于目标对象总人数少,资金来源主要是由城镇居民个人缴纳,县财政配套组成。

    三是资金规模不同。新农合的资金规模大,风险较小,而城镇合作医疗的资金规模相对较小。

    四是补偿水平不同。新农合补偿水平相对而言比较高,而城镇合作医疗,由于资金规模小,目前,补偿比例有待进一步提高。五是个人筹资不同:农民筹10元,城镇居民筹30元。与省出台的方案比较:省将按省30元、地方30元、个人30元筹资。

    参保贫困居民能得到多大实惠

    金寨县实施城镇居民合作医疗的消息公布后,城镇居民奔走相告,,纷纷来到指定街道和社区办理参合手续,其踊跃之势为决策者们所未料到。

    该县梅山镇青山社区的一位工作人员说,按照规定参合交费时间是去年的10月18日至21日三天时间,但由于社区的城镇居民人员太多,工作人员加班加点,也未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办理完结,最后不得不延迟一天半时间。青山供销社的几位退休职工因故未办理城镇职工医疗保险,但又不清楚他们是否符合参加城镇居民合作医疗的条件,于是集体向上反映,写信给县领导,强烈要求参加并得到了肯定答复。

    材料表明,截止目前,该县已有31720户、80135人参加了城镇居民合作医疗,其中包括1万多名下岗职工,城镇居民参合率达91%。实际筹集资金400.6万元,其中居民个人筹资240.4万元,县级财政配套投入160.27万元。

    梅山镇响洪甸街道53岁的孙德英老人,家境贫困,缺乏医疗保障一直是她的“心病”。加入城镇居民合作医疗后,她因脑出血住院,获得了1000多元的补偿。家住梅山镇的下岗职工徐燕患胆囊结石刚从县中医院治愈出院,花费医药费3500元。她拿着医院的票据找到了“合管”中心,不到半个小时,她就拿到了医疗补偿费1079元,徐燕高兴地对记者说:“合作医疗大大减轻了我的就医负担。”

    记者3月28日在县“合管”中心采访时,还看到了两份大单,两位在省立医院和天津市肿瘤医院住院治疗者的参合人员,分别报销了1万多元的医疗补偿。

    有关部门提供的数字表明,到目前为止,运行非常成功。城镇合作医疗启动四个月来,全县城镇居民因病得到补偿71.5万元,受益651人次,人均补偿1098.3元,治疗总费用335.9万元,补偿额占治疗费用的21.29%,按目前的补偿标准和运行状况,基金规模基本上能够保障补偿需求。

    “善政”推行需要解决哪些难点

    金寨县这一医改试验存在的难点在哪?

    金寨县“合管”中心主任安朝玉给记者分析说,城镇居民合作医疗的关键,在于要充分保证这项基金的富余,不出现风险。而在县级财力有限的情况下,又要保证不能加重群众的负担,所以控制一个补偿的度非常重要。

    金寨的优势在于参保的人数不是很多,县级财政这项支出也就200万元不到,如果人数在多一点,财政的负担可能就更重一些。但是金寨的难点也在人数少。保险是大数法则,人少了,风险就大一些。这是第一个难点。

    安朝玉说,第二大难点是目前的医疗费用一直处于上涨态势,如果群众的自费缴纳标准不动,县财政的补贴标准不动,医疗费用上涨一项就可能导致风险增加。目前,现行合作医疗立法缺位。对医疗机构监管难,明知有问题,难以处罚,无处罚依据,也难执行。这个问题不解决,合作医疗就不能持续、健康、协调发展。

    难点之三是现有的补偿标准低。由于资金规模小,目前只能说是高覆盖、低水平的医疗保障,与群众的需求仍有差距。对此,一些居民有时不理解,有的甚至吵闹过。还有一个难点是经费保障困难。作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金寨财政仍然属吃饭财政,保障能力低,如果群众的发病率因故上升,风险就难控制。

    县城镇居民合作医疗监督委员会负责人说,为保证这项改革取得成功,金寨对各个定点医疗机构的服务质量和服务水平,都提出了新的要求,从收费标准、医疗质量,服务态度、办事程序、群众满意等方面都作出了相当严格的规定。公安、物价、审计、药品监督等部门也加强了对定点医疗机构的监管。县财政部门及时调配基金,压缩公用经费开支396万元,确保了参合资金的投放。所有的措施,目标只有一个,确保顺利实施,促进医疗保障制度健康、持续、协调发展。

    “金寨模式”能否推广开来

    应当说,金寨县推进的这项改革适逢其时。

    记者从最近结束的“全省实施十二项民生工程工作”会议上了解到,我省已正式启动实施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制度,按照省委省政府的部署,要用2年的时间将所有城镇居民纳入医保范围,今年启动面要达到50%以上。显然,我省全面实施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制度已经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

    金寨县县长沙圣虎说,推进这项改革,在全国和全省范围内全覆盖这是早迟的事,但必须因地制宜,具体的补偿标准不应有个强制规定。县一级的这部分人数少,财政负担轻一点,可能好办一点,但人数众多的大市要实施起来难度大些,财政可能一下背不起这个负担。

    孙学龙局长对于这项改革的前景充满信心,同时也提出了他的思考和建议。孙学龙认为,这一模式是否有生命力,关键是要建立稳定的配套资金保障体制,将各级配套补助资金固定下来,中央、省级要加大对贫困地区倾斜。必须加强对医疗机构的监管,有关部门制定指导性的文件。在开展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试点地区,把城镇居民合作医疗与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并轨运行,实行同等待遇,提高抗风险系数。

    记者发稿时了解到,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4月2日宣布,从今年起两年时间内,我省建立以大病统筹为主的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制度,将全省城镇居民全部纳入基本医疗保障范围。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要求各地根据经济发展水平、财力状况以及不同人群的医疗消费需求和缴费能力,合理确定筹资标准。同时,要求建立各级政府对城镇居民医疗保障的财政补助机制。

    显然,“金寨模式”有着影响深远的借鉴意义。(周拥军)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