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皖台在线 -> > 安徽要闻
         
 

凌家滩遗址第5次发掘启动 将探查中心区域

2007-04-25 07:58:58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安徽频道讯:近日,记者从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获悉,经过几个月的艰辛努力,有着“中华远古文明曙光”的安徽凌家滩遗址,在沉寂了多年之后,经国家文物局的批准终于迎来意义重大的第五次发掘。据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负责凌家滩发掘工作的张敬国教授介绍,目前他们正在作发掘前的有关准备,近日将进驻工地,开始凌家滩遗址的第五次发掘,预计到12月底结束。

    第五次发掘只对墓葬区进行发掘

    张教授告诉记者,按照规划,第五次发掘原本想着手解决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发掘研究红陶土块遗迹,因为这也是我国目前发现最早的大型建筑遗迹,面积近3000平方米。“红陶土是中国砖的雏形,而且红陶土块遗迹很可能是我国古代早期宫殿或神庙建筑遗迹。如果这一推测得到证实,红陶土遗迹将成为比埃及金字塔还要早1000年的中华建筑史上的里程碑,是中国文明起源的标志性建筑”,所以发掘意义非常重大。其次是作坊遗迹。张教授说,作坊遗迹可能是当年凌家滩人的生产区域,即工业区。里面除了玉作坊,可能也有彩陶作坊。因为当地村民在建设裕溪河桥时,曾经在8米深的地下清理出很多彩陶片。根据地层关系,这里的彩陶很可能将该遗址年代往前推了很多年。第三就是居民生活区和“巨石阵”遗迹。但令人遗憾的是,国家文物局出于对国家级保护单位严格管理和保护,此次只批准对墓葬区进行发掘,此次发掘的面积为500平方米,和前几次的发掘面积差不多。

    87M4墓主人可能是一个氏族首领

    张教授说,自1985年发现凌家滩遗址以来,从1987年第一次对凌家滩进行发掘到2000年已经先后发掘四次。发掘面积达到2200多平方米,发掘墓葬达到66座。在这66座墓葬中,不光出土了大量的玉器、陶器和石器,而且还出土了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神器”。“尤其是编号为87M4的墓葬,不光是所有发掘墓葬中随葬品最丰富的一座,还出土大批高规格的玉礼器。”张教授告诉记者,当时该墓葬共计出土器物145件(组),其中陶器12件,石器30件、玉器103件(组),玉器所占比例达到71%。出土玉器不光多,而且规格高,许多是重礼器,反映了墓葬主人极高的身份地位。尤其是该墓葬中出土的“元龟衔符”的玉龟和玉版,经过专家们研究后认定,该墓葬主人应该是当年凌家滩集军事、神权、宗教于一身的氏族首领。

    此次发掘有望和凌家滩“统帅”亲密接触

    张教授说,凌家滩遗址面积共计160万平方米,分为墓葬区、红陶土块遗迹区、作坊区和居民生活区等多个区域。虽然经过多次发掘,但前四次只是对墓葬区和作坊区作了小面积的发掘,发掘面积仅有2000多平方米,还不及整个遗址的八百分之一。此次发掘按照国家文物局颁发的证照,只对墓葬区进行发掘,发掘面积为500平方米,发掘方位位于前几次发掘墓葬的西北侧,也是该墓葬的中心区域。

    对于第五次墓葬发掘可能会有什么样的发现?张教授说:“虽然前几次发掘出许多高规格的墓葬和一些高规格的随葬品,但这些高规格的随葬品主要都是‘神器’,我们推断该墓葬区中可能还有更高规格、代表更高权力的墓葬出现。也就是说,当年主宰凌家滩的领军人物有望在此次发掘中出现。”他是玉冠加身?还是随身携带着大量代表某种特殊意义的随葬品?让我们拭目以待!

    “精兵强将”加“超强”警卫

    为了保障凌家滩遗址的顺利发掘,此次省考古研究所特地组织一批精兵强将,由多次负责凌家滩遗址发掘的张敬国教授做领队,配备了多名经验丰富的考古精英。另外,为保证考古中遇到问题及时研究和解决,此次中科大考古学的一些教授也应邀加入到此次发掘研究中。

    当地政府为确保发掘过程中文物的“万无一失”,还将在发掘区域设置隔离防护的同时,每天派大量警力对现场进行保护。“有可能此次凌家滩发掘也会像‘六安王陵’的发掘一样,采用现场监控的方式。”此次发掘预计历时8个月,到12月底结束。(实习生李超钰、黄婧 记者王素英)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