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皖台在线 -> > 安徽要闻
         
 

农民滥采 花商坐地收购 大别山野兰濒临灭绝

2007-05-08 14:39:15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安徽频道讯:目前正是大别山深山兰花盛开的季节,许多游客感慨,大别山区很难再闻到漫山遍野的兰花香了。中国兰花协会理事、六安市兰花协会秘书长邰剑钟昨日告诉记者,大批野生兰花从深山老林里被农民连根掘起,然后贩运到市场或沿路低价兜售,大量原生兰花品种群基地在连续乱挖中被毁灭,这样下去,两年后大别山野生兰花将全部灭绝,实行原产地保护迫在眉睫。

    花商携巨款坐地收购

    记者昨日在霍山县下符镇看到,该镇农民刘某正背着两蛇皮袋兰花到街上去卖。刘某说,这是他一天挖的,浙江花商经常开着大卡车在路边收购,收购价每株三至五元不等。现在接近兰花生长的尾期,半个月前货源更足一点,但价格也要高一点,即使现在收购,装满一卡车也要几十万元现金。

    邰秘书长说,近一个月来,大别山区随处可见农民肩挑、身背野生兰花苗和野生兰到集市上兜售,关键是农民有销售的市场,受利益驱使每年私挖滥采的速度都在加快,兰花一般四年才发一茬,连根拔起后便不再生长。邰剑钟忧心忡忡地说:“照这样下去,两年后大别山区野生兰花将绝迹,就是现在还在山上生长的,也都被人用手摸过,要么太小要么品种较好,农民等到来年挖起来卖个好价钱!”

    大别山野生兰有市无价

    邰剑钟说,历代文人诗词中提到的春兰和蕙兰,在大别山区都能找到,这些资源在本地几元钱一株贱价出售,而流通到外省,经过人工养植后,好的品种甚至一株要卖几十万元,今年我省第四届兰花展上,一株产自金寨的“熊猫蕊蝶”当场就卖出了120万元的天价。很多花商正是看准了大别山兰花有市无价的商机前来大肆收购,而当地农民经济收入有限,为了挣钱不惜大量私挖滥采。

    大别山因其山高林密、土壤气候的独特性而具有不可替代的兰花生长环境,野生兰是皖西的名贵特产,应当申请原产地保护,并出台保护措施,有序开采,这样才能发挥大别山野生兰花的真正价值。

    野生兰种群遭到破环

    大别山野生兰花被私挖滥采的现象已经引起六安市主管部门的重视,该市林业局副局长、政协委员赵丰才在该市今年的政协会议上,通过提案呼吁保护。赵丰才在提案中说,由于在野生兰保护方面尚无具体的的法律法规,受利益驱使,畸形的市场交易,掠夺式轰抢滥挖随处可见,一些兰花贩子为获得一两株“奇花异草”,不惜滥挖成千上万株野生兰,有的地方甚至到了疯狂的偷挖滥采的地步,使昔日遍地兰香消失了,野生自然兰花群落也难觅踪迹。

    另外,林种的人工更替、森林的过度采伐和林地使用性质的变更,也使许多兰科植物分布区域收缩并破碎化,失去了兰花必要的生存环境,许多具有重要科学、经济和文化价值的兰科植物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大别山野生兰花正在由山上不断移到山下,再源源不断地流向外地,使大别山大量兰科植物处于濒危状态,一些特有种和珍贵种正在消失,如“红花素心”和“大别山兜兰”已濒临灭绝。为此建议政府尽快出台相关规定,划定保护区域,实行就地保护,对大宗使用的兰种,要尽快实现人工培育来替代野生资源。

    控制私挖滥采于法无据

    该市森林公安分局局长罗伟表示,目前在国家和省级野生植物保护名录中,都没有大别山野生兰花的条目,这就意味着控制滥采野生兰花于法无据,给执法工作带来了难度。今年春天,该市各县区林业执法部门接举报,查扣了部分私运兰花的车辆,但因无处罚依据只得劝导后放行。

    罗伟认为,基于执法依据上的空白,要从根本上杜绝私挖滥采,必须从兰花流通市场、采挖行为、人工培育等多方面加以控制和引导,这需要一个综合的规章,由林业、农业、工商等多部门齐抓共管。该市正在酝酿出台这项政策,预计本月底可拿出具体方案。而对于目前存在的私挖滥采现象,林业执法部门目前只能加以引导,待相关政策出台后才有望从根本上遏制这一现象。(方荣刚)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