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皖台在线 -> > 安徽要闻
         
 

"大禹会诸侯"之谜有望揭开,专家将会聚禹墟

2007-05-09 10:30:59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安徽频道讯:备受瞩目的蚌埠禹墟遗址考古发掘自5月1日开始,至昨日已有8天时间。在经过前期的下探方、测量工作后,遗址的发掘已经进入了对夯土层以及文化层发掘的核心阶段。昨日,从禹墟考古发掘现场传来消息,通过对夯土层上方的晚期4个墓葬的清理,神秘的夯土层已经初现真容。与此同时,又一个鼓舞人心的消息从夯土层发掘现场以南的文化层现场传来,石镞和龙山文化特有的鬼脸鼎足在尘封于地下4000多年后于昨日首次与世人见面。

    夯土层上曾有4座清代墓葬

    昨日,蚌埠禹墟发掘已经进入第8天。据负责此次发掘工作的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王吉怀介绍,整整的一个星期时间将分处两地的夯土层与文化层发掘工作现场已经疏理停当,发掘工作已经进入了核心的夯土层分析和文化层的文物出土阶段。记者昨日在现场看到,在夯土层发掘现场,也就是传说中的大禹会诸侯的地方,考古队在此做了6个探方,大小约150平方米的工作面。就在离夯土层发掘面以南20米之遥的地方,考古队开出4个探方,进行文化层的发掘工作。

    据了解,在逐步下挖以期接近夯土层的时候,突然在清理晚期堆积土时,发现这150平米的发掘现场竟然包含了4座晚期古墓。从古墓中出土的多枚钱币及瓷器、油灯等随葬物品分析,初步断定这4座古墓分属于乾隆及光绪年间。据现场的考古人员介绍,这其中还有一座是夫妻合葬的古墓。

    因为这些古墓并不具备较高的考古价值,同时与此次发掘并无太多关系,所以在堆积土继续下挖的过程中,就将其全部清理掉了。而据王吉怀研究员介绍,从目前的情况判断,这些古墓已经将夯土层打破。因为恰巧在古墓清理的同时,众人期待而又古老神秘的夯土层也首次与世人见面。

    夯土层的出现已经令考古队员们兴奋不已,夯土层中琐碎的陶片更是让人们在惊讶的同时不禁要问,这些陶片是否就与当年的大禹有关呢?王吉怀研究员则平静地告诉记者,因为目前在夯土层中找到的陶片过于细碎,时代特征并不明晰,在没有经过系统论证之前,还不敢妄下结论。

    文化层昨获得重大发现

    在昨日的发掘中,除了夯土层现出真身外,20米之外的文化层亦传来好消息。通过考古队员们细致入微的发掘,文化层于当日先后出土了3个鬼脸鼎足和多个石镞。据专家介绍,鬼脸鼎足是典型的山东龙山文化的器物。记者在现场看到,约有婴儿拳头大小的鼎足上,两只眼睛和鼻、嘴的形状十分明显。而出土的多个石镞形制和石质都不尽相同,更令人称奇的是,虽然已过去了4000多年,可出土的石镞中,几乎个个都打磨得非常精细,有的至今仍然锋利无比。据了解,这些石镞都是当年先人们用以狩猎的箭镞,用细长坚硬的石材打磨而成。

    据悉,在昨日对文化层的发掘中,4个探方中的3个出土了相对丰富的陶片和木炭等器物,据王吉怀研究员介绍,此处很可能是先人在当时的生活区。而出土的器物具有典型的龙山文化特点,这也为此处文化层的断代、蚌埠禹墟地区的龙山文化特征分析提供了较丰富的实物依据。据此便可以更进一步分析淮河流域的龙山文化与山东、河南等地的龙山文化的异同。

    社科院专家将会聚禹墟

    在采访中,王吉怀研究员告诉记者,下一步工作的重点将是通过对夯土层已显露的剖面进行清理,勾勒出夯土层局部分布情况。

    那么如今的夯土层是否就是当年大禹会诸侯所用,文化层是否就是大禹当年生活过的地方?王吉怀研究员告诉记者,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一切仍旧是个谜,但可以相信,在未来的进一步发掘中将有越来越多、越来越有价值的器物出现,谜团也会因此而逐渐清晰。

    另外,为了进一步确定夯土层的年代和功用,本月20日左右,将有来自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的10多位专家云集蚌埠禹墟,为夯土层“会诊”。届时,目前已发掘的夯土层将最终揭开神秘面纱。(强飞 王素英)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