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皖台在线 -> > 安徽要闻
         
 

孔子后人建合肥最大宗庙,百年盛景9月将现

2007-05-24 08:34:26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安徽频道讯:经过半年多时间的修复,久违的“大孔祠堂”藏书楼终于重新呈现在人们眼前,这座位于省城包河区大圩乡学堂村的孔氏祠堂是合肥地区唯一保存较完整、面积最大、规格最高的宗庙。昨天上午,记者驱车来到“大孔祠堂”,发现曾经毁于战火的藏书楼已重新矗立在祠堂大院中,四周厢房的屋顶和墙壁也焕然一新,预计今年9月就能重现祠堂当年的风韵。

    此次大孔祠堂修复工作共投入280万元,除对730平方米祠堂现存的建筑进行彻底修缮外,还将恢复山门殿的东西配殿、东庑殿一间、西寮房三间以及整个祠堂的围墙和庭院绿化等。修缮后的大孔祠堂建筑面积为1080平方米。

    孔子后人合肥建祠堂

    大孔祠堂位于规划中的合肥滨湖新区,距城南10公里,离巢湖仅2公里,占地面积2500平方米。其始建于清末民初(1905年),是时任甘肃省督办御赐二品顶戴和总统右江各军的孔华清为家乡族人所修建的宗祠,至今已有100多年历史,是江淮晚清时期的一组较为完整的宗族公共祠社建筑。上世纪80年代初,该祠堂被合肥市政府命名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04年又被命名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在孔氏祠堂内它被称为“鲁贤户”、“鲁贤祠”。

    据传,孔氏家族由山东、河南迁入古庐州府时,人丁兴旺,当时一分为三,大房留在了学堂村,二房分往肥西发展,三房则分居在现在的肥东县陆家坝一带。因学堂村的孔氏祠堂属于大房,故名“大孔祠堂”。至晚清时,由于所属大房的老祠堂已经面临倒塌,适时族中出现了打虎英雄孔繁琴,大房逐渐兴旺,于是重新修建祠堂,并命名为“大孔祠堂”。

    村中的老人告诉记者,民国时,村里担任“鲁贤户”的孔祥甫父亲致信给孔华清,说老家正在修谱需要用钱。孔华清随后派专人送来了所有的修谱所需钱物,并致信要求重修“大孔祠堂”。于是孔祥甫的父亲就和五个族人一起到山东跪拜“掌门人”孔令怡,终于在次年春天征得掌门人同意,按照“山东夫子庙”的建筑布局来修建。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大孔祠堂与曲阜孔庙同出一宗。

    孔庙历经百年沧桑

    据介绍,原来的大孔祠堂门前有一对威武的石狮子,祠堂内原有房60多间,为典型的清代古建筑,青砖红墙筒子瓦,清一色苏式油彩绘画,砖木结构,蕴涵着丰富的历史、艺术、科学和纪念价值。祠堂大院正中原先矗立一座具有民族风格、全木结构的“藏书楼”,其高约30米,气势不凡,上下两层各三间,造型独特,雄伟壮观。顶端竖有一个葫芦状、高约2米的锡制楼顶,方圆数十里内都能看见。“以前站在祠堂正中间的藏书楼上,还可以眺望到巢湖的船帆。”施工单位已根据幸存的一张历史图片对其进行了恢复,目前该楼已基本成型,建筑工人正在装修楼体外观。

    整座建筑坐北朝南,原为三进,占地面积2500平方米,现存山门殿,寝殿及东西庑殿25间,建筑结构均以我国古代北方地区宫殿、庙宇等古建筑所常见的抬梁式木框架结构。山门殿梁枋上绘沥粉贴金行龙和玺彩画,东西庑殿及寝殿梁枋上则绘有人物、花卉的苏式彩画及旋子彩画,在一个祠堂中同时具有的三种彩画形式是大孔祠堂不同于其他祠堂的特点。值得一提的是,这座祠堂布局是北方“四合院”式的建筑,但在墙头等细部特征上,又展现出皖南建筑的特征。更难得的是,祠堂的梁木上残存的彩绘还透着甘肃的风情,是江淮地区难得一见的玺彩画图案。

    “圣旨碑”的传说

    寝殿内东山墙嵌有功德碑一块,碑铭为“柳州鲤鱼峰击虎碑记”,碑文记述了孔家族人孔繁琴为清政府效力的事迹,这也是我省仅有的两块御碑之一。在当年修建大孔祠堂时,孔华清命族人将光绪皇帝赐给其亡弟孔繁琴的“圣旨碑”(又称“打虎碑”)偷偷地放在墙内。“文革”时期,有“小将”曾要求学堂村将这块圣旨碑当作“四旧”砸掉。但村民们都不同意,于是故意将当初作为粮仓的祠堂内粮食堆到房顶高,把碑遮挡起来,才得以保全。

    据介绍,孔繁琴身高一米八有余,天生就有一股神力,16岁就参了军,并凭借自己的勇猛很快当上清军将领。当时在云南边疆,因老虎经常伤及百姓,孔繁琴决心为民除患便带随从上山灭虎。就在孔繁琴骑马远远的把随从甩在背后时,突然马不走了,并且前腿跪在地上,连尿都淋了出来。孔繁琴知道是老虎来了,提起钢刀就和老虎搏斗起来,最后连钢刀都被砍弯了,无法继续使用……危急关头,他拔出腰间的珠枪连连发射,老虎最终倒在血泊中。

    按照当时的规矩是,将领打死老虎要将老虎送到皇宫,让皇帝看封。可是云南离皇宫太远,孔繁琴只得命人将虎皮送到皇宫请赏。光绪皇帝看到后,不仅给孔繁琴封了官,还赐了“打虎碑”。(李爱文 王业云 姜志远)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