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皖台在线 -> > 安徽要闻
         
 

安徽肥西拟对千年古镇进行全球租售引争议

2008-04-17 09:36:07
华夏经纬网

  近日来,安徽省肥西县三河古镇一则景点对外租赁、拍卖公告,好似一石激起千层浪。“全球租售,是否会破坏徽文化遗产”、“租售,能否解决三河旅游开发问题,过浓的商业味是否会破坏文物古迹”……在互联网上输入三河古镇租售字样,相关报道上百条,网友跟帖众多。

  “这段时间,镇政府面临着很大的压力!”三河镇人民政府党政办副主任岳瑾无奈地对记者说。她所说的压力,很大一部分来自媒体,特别是互联网。

  压力下的古镇“叫卖”行动究竟何去何从?近日来,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古镇公开“叫卖”惹风波

  “为另辟旅游发展蹊径,将刘同兴隆庄、杨振宁旧居、鹤庐3个成熟景点单个或整体对外租赁、拍卖。” 2008年3月4日,安徽省肥西县三河镇政府政务公开栏一则醒目的公告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三河镇还计划将古镇一些有价值的非文物旧民居通过政府逐步征收后,面向全球整体对外招商引资开发或招租,实行连片开发,整体经营。

  拥有2500多年历史的三河古镇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不是因为这里美丽的水乡景致、悠久的历史文化,吸引人们的,是为如此良景重新寻觅“好当家”的“声声叫卖”。

  “租售只是一个方式,目的是让三河的旅游走向市场。”三河镇党委书记周大跃算了这样一笔细账:“从2000年发展旅游以来,三河镇政府直接用于完善旅游设施的资金已超过1亿元。如果加上古镇整治、拆迁居民安置等,投入至少达到三四亿。然而,这种支出与收入极不均衡,支出大于收入。门票,每年只几十万元收入,加上各项税收等不过百把万,而每年景区聘用管理人员工资,就需支付几十万元。”

  巨大的资金缺口,成了三河发展特色旅游迈不过的一道坎儿。

  小南河,可谓三河之魂。目前却因为水质恶化,急需整治,引水、治污成了当务之急。据透露,总投资达3000万元的三河镇污水处理厂项目将于今年年底开工建设,建成后将大大减少三河镇生活污水、工业废水的排放量,一定程度上缓解巢湖水污染。然而仅引水、污水处理这两项工程,估计耗资就上亿!

  英王府——著名太平军领袖陈玉成故居,极具开发价值。但目前被几十户居民挤占,不光不能作为观光的景点,还因为无法实施有效保护而岌岌可危。要把居民迁出,要进行抢修,要进行重新规划和开发,这无疑又需要一笔巨额资金。

  在三河镇政府看来,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招商引资——让优势资本进入三河镇,让三河旅游走向市场。“景点‘租赁或拍卖’,让有能力者来进行开发。这样,政府将有更多精力宣传三河旅游,加大新产品的开发和研究以及做好环境基础服务。”

  引人引资为好景常在

  推动三河镇政府作出决策的,还有另外两个原因。三河镇——位于肥西县东南部,地处合肥、六安、巢湖三个地市交界处,无论是安徽省着力打造的环巢湖大旅游、省会经济圈(三河是交汇点),还是合肥市的大建设、滨湖新区的沿湖发展,三河镇都占据着重要的位置。因此,对于三河来说,优势资本、优秀管理人员等等都是抓住机遇的重要因素。

  但现状却是,三河不光缺乏优势资本,还缺乏优秀的管理人才。由于一直是政府在主导旅游工作,镇机关人员在抓旅游工作的同时,还要抓计划生育、农业、工业等各项工作,面面俱到,难免力不从心。加上镇内不少景区从业人员管理水平不高,市场意识不强,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些因素严重制约了三河镇旅游业的进一步发展。

  另一方面,三河镇的旅游发展目前正处在“瓶颈”阶段。自从2000年发展旅游以来,三河镇的旅游业经历过“风光”,也遭遇了挫折。在2003年和2004年的“鼎盛时期”,这里每年游客多达六七十万人。那时的三河到处人声鼎沸,车水马龙。然而,2005年“十一”门票风波后,旅游人气锐减,每年的游客一下子降到二三十万人。虽然目前人气有逐步回升之势,但与当年人气最旺时相比,仍差了许多。

  目前,三河旅游的经营和管理已远远不能满足旅游市场的需要,策划不出有影响的活动把游客真正引过来、留下来,无力抢占更大的市场份额。

  在周大跃递给记者的名片背面,印有16个字推介三河:“千年古镇,生态水乡,名人故里,美食天堂。”这是三河镇面向全国征集的城市名片,“这就是三河镇未来的发展目标,10年之内,说不定要不了10年,三河镇就将成为一个世界一流的水乡古镇。”周大跃描绘道。

  镇政府扛压力慎重前行

  三河镇的“寻租”行动还在继续。据了解,目前已经有多家单位希望详细了解承租、承拍的具体细节,景区资产评估也进入了最后阶段。但质疑声依然不断。

  “如果是引进社会资金进行古迹保护,政府本意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在操作中,如何解决可能遇到的问题,是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的。”原安徽省考古研究所古代建筑研究室主任方咸达在接受采访时同样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他所说的问题,是指社会资金进入后,在利益的驱动下,会否出现商业开发与文物古迹的保护失衡的状况。“事实上,三河曾经走过弯路,一些商业开发的仿古建筑,比如望月阁、万年台,由于施工方绕开文化部门和文物部门,违背了设计者的原意。最后因为无法融入三河的大氛围而成为败笔!现在社会资金进入古镇的事例屡见不鲜,有失败的,也有成功的。三河要走市场,必须吸收成功的经验,吸取失败的教训!”

  方咸达说:“现在古镇开发保护的一个通病就是,全给旅游部门开发管理,可能会管乱;全部交给文化、文物部门管理,可能会管死!”

  由于来自媒体的压力,三河镇政府走的每一步都小心翼翼,考察各古镇就进行了3次,“对于各个方面的压力,我们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三河景区部分景点的出租或是拍卖从根本上也是为了保护古镇,为了当地旅游业更好的发展。任何取得经营权的单位也都必须遵守古建筑保护条例和三河镇的总体规划。以及单个景点的单项规划。盈利的渠道也不能靠过度开发,而要通过创新旅游商品、发展演艺活动、增加门票收入来取得。”周大跃说:“我们愿意听取所有有益于三河发展的观点,但是不会因为别人的议论而放慢脚步。”

  “无论是拍卖还是租赁,都要以保护资源为最根本出发点,然后才是景区经营性开发。”三河景区管理处旅游办公室副主任高昌锁强调。(董祥玉、朱磊)
 
 稿件来源: 市场报 

     
 

 

安徽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