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返回主页
 
历史沿革


  [“安康”、“金州”的由来 ]

 安康夏代属梁州,商、周时,先成庸国的封地,史称“上庸”,后属楚国、秦国。公元前312年,秦惠文王,在安康设西城县,首置汉中郡,设在西城。从此,安康市成为陕西省国土的组成部分。汉承秦制,在安康县设汉中郡治,下设五县。东汉建武六年(公元30年)郡治迁移至汉中南郑县。东汉建安二十一年(公元215年)曹操攻占汉中,分汉中郡东部即安康市为西城郡。曹魏、西晋设魏兴郡,辖七县。西晋太康元年(公元280年)为安置巴山一带流民,取“万年丰乐,安宁康泰”之意,改安阳县为安康县,“安康”之称始于此。 西魏废帝三年(公元554年)设金州,因越河川道出麸金得金州名。

                  [安康建城]

 安康历史久远,沿革如缕。从比较可信的文字资料看,有关安康的书面记载可追溯到商朝末年。中国最早的地理著作《禹贡》,将全国分为九州,称“华阳黑水为梁州”,梁州即相当于今汉中、安康、商洛一带。商周时期,安康为庸国辖地。东周时期,由于地处楚蜀、秦之间,所以在战争频仍、割据不断的情况下时而隶楚,时而隶秦,变更频繁。在秦惠文王列元十三年(前312年),秦王国在秦楚争霸中占取了汉江上游地带后,首次在汉江北岸(今江北中渡台一带)设置了西城县,隶属汉中郡,直到西汉时期,西城县一直是汉中郡治所。从此,安康始称西城县。自此,标志着安康建城之始。

                  [重大历史变革]

  坚韧不拔的先民开发
  远在七八千年以前的新厂器时代,人类的祖先就在越河及汉江两岸的土地上,繁衍生息,聚集成许许多多的原始部落。
  春秋战国和西汉时期,安康已成为“秦头楚尾一大都会”,经济文化发展到较高水平。大量的秦汉时期的遗址、墓葬和出土铁器锤、斧、剑、环、匕等反映出当时人口的稠密程度和社会生产及经济生活的繁荣发达。由于水旱灾害频仍,严重威胁着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因此,先民们在很久以前就注意兴修水利,抗御天灾。据郦道元《水经注》记载,到南北朝时代,越河和汉江两岸的土地已发展成“黄壤活衍,桑麻列植,佳饶水田”鱼米之乡。
  魏晋六朝时期,汉水流域是南北对峙地带,虽不免兵戎相对,但因僻处山区,战争破坏较小,一度较为安定,因此,北方流民大量逃命于此。外来的人口从各地带来了先进的生产技术和劳动工具,并使不少荒地得到开垦,对安康的社会生产和经济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形成了先民开发的第二阶段。明末到清中叶,是安康得以大规模开发的第三个阶段。明清之际,由于豫、楚、汉、浙等地人口增长很快,土地兼并发展,使越来越多的农民背进离乡,纷纷进入当时还是“老林”的秦巴山区,垦殖谋生。南北文化的交融使长期停滞不前的社会经济呈现了生机勃勃的景象。清代到民国,安康成为汉江上游重要的山货土产商品集散地,列为全国当时四大初级市场之一。
  在漫长的封建社会,朝代更迭,世事沧桑。这块土地上的人民和来自四面八方的移民坚韧不拔地开发着这块“四塞之地”,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到近代已把安康建成了一个南北交汇,承东启西的经济区。但是由于封建压迫的剥削沉重,安康并没有真正地繁荣。只有在新中国,它才走上了持续发展的康庄大道。

  连绵不断的古代战争

  古安康地外秦、楚、蜀之交。“东接襄沔,南通巴蜀,西达梁洋,北控商洛”,地理位置十分独特。再加上这里土块肥活,资源丰富,交通便利,山水衔接,沟壑纵横,地势险要,成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特别是从秦汉到唐宁,一直是军事争夺的重要据点,一些历史上颇有影响的古代战争就在这里展开。

  此起彼伏的农民起义

  在漫长封建社会里,劳动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民众战争从未停息。历代农民起义大都在安康留下战斗的足迹。特别是明、清之际,安康的崇山峻岭多次成为揭竿而起的贫苦大众反抗统治阶级的根据地。

  悲壮的反帝反封建斗争

  鸦片战争后,随着帝国主义的奴役和残酷的封建压迫剥削不断加重,广大人民的反抗斗争也愈演愈烈。安康人民积极投身于反帝反封建斗争,在安康这块土地上也演出了一幕幕救国救民的悲壮史剧。

  革命列火愈燃愈旺

   安康人民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五四”运动以后,马列主义开始传入安康。1927年10月,中共陕西省委建立了中共陕南特委,以汉中、安康等城市为中心领导群众开展革命斗争,使安康的革命斗争进入了一个崭新时期。随后,红三军过境,中共安康军特支举行安康起义,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在此成立,人民解放军豫鄂陕军区部队转战安康北山等一系列历史事件的发生,在这块土地上播下了红色火种,使安康人民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的熊熊烈火愈燃愈旺。

  日机轰炸欠下血债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犯下了累累罪行,欠下无数血债。1940年侵华日军的飞机轰炸安康城区居民就是其中令人发指的一桩血债。抗日战争期间,日军频繁派飞机轰炸四川、重庆、凉山等后方重镇,安康成为日机航线经过的城镇之一,先后遭到4次轰炸。共倾泄燃烧弹、毒气弹500多枚,炸死无辜平民800多人,犯下了滔天罪行。时至今日,在安康市郊区还不时掘出日寇抛下的未爆炸弹。

  安康解放

   1949年4月20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向蒋介石的百万大军发动了强大攻势,解放战争即将在全国范围内取得全面胜利,但国民党反动派并不甘心失败。盘踞陕西的胡宗南企图死守西安的美梦破灭后,率主力部队南逃汉中,并把安康作为防御重点以确保汉中,屏障西南。
  1949年10月,中共陕南区委、十九军前委、中共安康地委派干部对驻守安康的国民党安康自卫团进行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政治争取工作。11月中旬,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解放贵阳,把国民党的西南防线“拦腰切断”,胡宗南的退路受到直接威胁,国民党驻安康主力部队匆匆南撤。11月27日上午,安康自卫团团长鲁秦侠在我党的争取下宣布起义,率部弃暗投明。28日上午,陕南军区政委汪锋和司令员刘全轩率部队入城,全城一片欢腾,各界代表和数万民市民夹道欢迎,安康人民盼望翻身解放的夙愿终于实现了。安康这块浸透了历代人民痛苦的泪水的无数仁人志士鲜血的土地,结束了2000多年的封建统治,人民获得了新生,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众志成城战洪灾

  安康山城,濒临汉江之畔,千百年来,它尽得汉水之利,亦饱受期泛滥之苦,仅14世纪末至今近600年间,决堤淹城的灾害性洪水就有17次之多。
  1983年,一场百年不遇的、人力难以抗御的特大洪水淹没老城,给人民生命财产带来巨大损失。
  从这年7月上旬开始,陕南普降大雨、暴雨,吞纳了秦岭南麓、巴山北坡的全部降水的汉江,洪流汇集,水位陡涨。到31日,安康暴雨如注,汉江水位涨势迅猛。中午,始终战斗在抗洪抢险第一线的地、县领导面对越来越严峻的形势,立即决定动员城区群众转移。由于缺乏必要的警报系统,城区许多居民又听不到广播,不了解水情,行动十分缓慢。下午4时,城堤各口开始下闸,粮库一袋袋面粉也用于堵口防漏,为更多居民撤离争取时间。下午5时,汉水迅猛抬升,地、县防洪指挥部坚持在老城指挥抢险,督促群众转移。下午6时,洪水以每小时0.75米速度上升,很快淹没汉江大桥,数万居民加速南撤。晚8时20分,汉水洪峰汹涌越过城堤,聚积历史隐患而又十分单薄的城堤,在东部喇叭洞、北部潘家坑、纱帽石段三处相继决口,洪水排山倒海般自东而西倒灌老城,全城陷入一片汪洋,近两万多群众被围困在高楼层顶上。8月1日1时30分,汉江水位达259.25米,洪峰流量达31000米/秒,老城三层以下的楼层淹没于洪水之中,困于楼项的灾民,惨遭渴、饿、淋和伤痛的煎熬。党中央、国务院收到安康呼救,当即指示武汉、兰州军区空投救生器材和食品。天微亮时,人们迎着黎明展开水上营救幸存者的拼搏。6时起,水位开始下落。中午,徐山林副省长乘飞机到安康和地县领导研究救灾措施。下午,来自西安、郑州的多架飞机向城区空投20副橡胶皮筏和大批救生衣、救生圈。解放军总后二十六团、59210部队工程团1000多名指战员投入了抢险战斗。临潼四十七军所属舟桥部队,星夜兼程奔赴安康。汉江大桥刚一露出水面,水电部第三工程局车队便将火车从汉中运来的救灾食品抢运过江。2日下午,国务院副秘书长吴庆彤率领中央慰问团14人,和省委、省政府领导一起,乘飞机到安康,察看灾情,慰问受灾群众。3日,省政府18个省级厅单位奔赴安康,慰问受灾群众,协助救灾。8日到9日,全国政协副主席、兰州军区政委萧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万里和副总理李鹏,以及中央有关部门的领导先后来安康视察灾情,对救灾工作做了重要指示,及时拔给城区生产救灾款4000万元。  这次历史上罕见的特大洪水,是建国后安康,也是全省最大的水灾事件,安康城区18000户、89000余人受灾,870人丧生,经济损失约4.1亿元。在洪水迅猛吞噬老城的严重关头,全城党政军民万众一心,同洪水进行了一天两夜的生死搏斗,一些干部、职工为抢救人民生命,抢救国家、集体财产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尉剑飞、石平安、马吉饶等17人,被省政府批准为革命烈士。在抗洪抢险中一大批党员、干部、战士、职工做出了突出贡献,34人荣立一等功,86人立二等工,211人立三等功。灾后,在党中央、国务院、省委、省政府的关怀指导下,安康地县领导干部全力以赴带领广大人民群众投入到生产救灾之中,使灾民生活得到妥善安置,有效地防止了疫病的发生。在安康人民生产自救的过程中,全国各地纷纷捐款捐物,伸出援助之手,来自全国22个省、市、自治区和9个省会以上百个单位的捐款达223万元,粮票、食品、粮食达230多万公斤,衣物61万多件,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有力地支援了安康人民度过难关,重建家园。

 
主办单位:陕西省安康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