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奥运活动
关注每一天 北京围绕环保发起空气车流两大战役
 

2007-09-06 16:15:02
华夏经纬网

  环保部门的官员每天都要仰望天空,计算达标天数。“这种担心不是昨天有,今天有,明天有,而是每年的365天天天都有,天天都在数,因为过一天少一天,所以我们对每一天都很关注。”北京市环保局宣传处的王小明主任说。 
 
  天气对于这个城市的空气质量而言属于“先天不足”。环保部门根据10年来的资料分析,北京市有利于空气质量的好天气只占25%,60%的天气适合或比较适合污染物扩散。

  7月的最后10天,除了两天大雨外,其余8天都是阴霾天,见不到蓝天白云。8月份,据环保部门的数据,有28个蓝天,也比去年减少2天。

  截至8月的最后一天,北京市区空气质量一、二级达标天数累计达到161天,占已监测天数的66.3%,比去年同期减少5天,距245天的目标还差84天。2006年,北京的蓝天天数是241天,而1998年启动申奥之年,这个数字仅为100天。

  北京西边的首钢和东边的化工二厂和有机化工厂,曾是最大的污染源。无论吹东风还是西风,一千多万市民的呼吸都会受到影响。

  2005年,首钢“47岁”的5号高炉首先熄火。国务院决定搬走庞大的首钢,同时搬走的还有北京市石景山区一半的GDP。

  今年首钢将完成减产400万吨钢,这几乎是首钢年产量的一半。首钢将在2008年奥运会期间暂时停产。到2006年底,北京已有190多家企业迁出市区。

  但是专家警告说,不断增长的汽车,会让这座城市的努力付之东流。但控制汽车对政府来说似乎有些两难,要知道,汽车在这座城市的制造业中的分量。

  一些外电已经开始替北京的官员担心空气状况,担心运动员无法在“鸟巢”里孵化出新的记录。

  王小明解释说,空气质量和蓝天确实有关,但并不绝对。“所谓蓝天只是人们对天气的一种直观描述,但不能最终替代监测和数据。单双号限行的那几天便是阴天,但是空气质量都达标。反过来,限行结束以后的21号,天是湛蓝的,但空气质量却没达标。”

  截至去年,北京针对燃煤、机动车尾气、扬尘、工业废气四大污染源,投入了1200亿元。该市空气质量连续8年得到改善。

  2004年,主要污染物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已经达到国家标准。

  北京的林业部门也宣布提前一年完成绿化承诺:过半的北京地图已染上绿色,三道绿色生态屏障阻挡沙尘入京。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副局长强健说,年底城市绿化覆盖率要达到43%的目标,北京土地资源非常紧张,城市绿化已到了“见缝插绿”的程度。

  绿化使用的都是大苗,“这样才能保证2008年时绿树成荫。”园林绿化部门还在努力使得2008年的北京“花团锦簇”。

  和车流“作战”

  8月27日17时40分,北京寻常的一天,人们正在下班和接孩子的路上。加速,减速,滑行,刹车——十五分钟内这个过程不断反复,车流却蠕动不到一公里。出租车司机丁师傅微皱眉头,习惯性地摁下广播键,刘思伽的声音便跳了出来。

  “开始了,开始了,节目开始了,堵车也开始了。”北京交通电台的“一路畅通”节目,播出时段是早上7点半到9点半和傍晚5点到7点,正值早晚高峰。开播7年,这个路况信息节目人气节节攀升,在北京流动人群中收听率高达84.7%。

  最初,直播间的电脑屏幕上,都是埋怨和痛骂的短信。刘思伽的搭档罗兵注意到,现在人们已经习惯并接受了,他们开始编段子,讲笑话,互相调侃。“堵车,不能把心也堵了。”罗兵说。

  北京市市长王岐山恳请记者不要把首都叫作首堵。“北京还是首都。”他说。他领导下的北京市政府近年对交通发展投资不断增大。“十五”期间投入逾八百亿元人民币,“十一五”期间将斥资2000亿,力度之大举世罕见。

  北京的地下也在进行史无前例的挖掘。从1969年诞生到上世纪结束,30年里北京地铁仅从23.6公里延长到54公里。2003年,地铁总长跃升到114公里。计划奥运前后完工的4号线、5号线、10号线、奥运支线以及机场客运专线,还会将这个数字刷新为270公里。

  体制优势让北京在2001年申奥时作出了许多大胆的承诺。

  6年前,市委书记刘淇向全世界保证,北京奥运“不会出现交通阻塞的情形”。单双号出行将是奥运会期间重要的交通控制方案,也不排除采取其他管制措施。

  2004年,北京修编了城市总体规划,在城市的东部划定了三个重点建设的新城,它们将承担疏解中心城的使命,试图扭转五十多年来“单中心、摊大饼”的局面。

  但隐忧仍然存在。规划的推动者、84岁的两院院士吴良镛,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时说:“一个好的规划并不等于好的结果。”

  吴良镛等学者主张行政中心迁移。这在他们看来是解决北京城市病的最有效办法。但这个方案,王军提过,很多人都提过。

  转自搜狐体育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