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奥运活动
96岁老人71年前柏林奥运会经历
 

2007-10-10 10:29:43
华夏经纬网

           现在,96岁的老人每天能做300次拉伸运动。

 


▲1936年,奥运会开幕前一天,中国代表团到达柏林时的情景。


  今天距北京2008奥运会开幕还有303天。奥运会,中国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倾注如此多的热情和关注。对96岁的郭洁老人来说,这份热情背后,是70余年从未割离的奥运情缘。

  1936年柏林奥运会,当时的民国政府派出了69名运动员参加。这是继1932年刘长春形单影只地参加洛杉矶奥运会之后,中国第一次派出正式的奥运代表团。郭洁正是这69人中的一位,他参加的是铁饼比赛。

  70多年的风云变幻后,队友大多离开人世,唯一健在的是郭洁老人,他仍在关注着奥运会。他是名副其实的“世纪奥运老人”、“奥运活化石”。

  日前,在西安市朱雀路的家里,这位“世纪奥运老人”向本报记者口述了那段特殊的历史。

  岁月如歌,老人娓娓道出71年的漫长光阴,感叹、惆怅中带着些许期待。

  文/图本报记者柯学东

  北京奥运会日趋临近,郭老很忙,不时有媒体约见采访,不时被邀请参加各种与2008年奥运会有关的活动,还有人提议让他陪同火炬手点燃北京奥运会的火炬。老人自己也说:如果明年条件许可,他要到北京去给中国健儿加油。

  奥运老人长期“隐居”

  不久前,郭老还是西安一位普通的离休员工,生活宁静,没有多少人认识他。与许多老人一样,早晨出来锻炼个把小时,回来路上捎带着买些东西,而后收拾屋子、看书。96岁的他,生活规律,看起来也就70多岁。对于柏林奥运会,郭老很少谈起。

  直到一个多月前,西安当地一家报纸刊发了一篇老人家的报道,这位中国首次全面参加奥运且至今唯一健在的运动员才被人们知晓。

  近代史学者章立凡曾感慨地说:“老人曾被历史遗忘,待到历史想起他的时候,他却记不起历史了。”好在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在郭老身上,如今96岁的老人仍精神矍铄。71年的奥运情缘,在他的讲述中如诗般地流淌出来。

  记忆中的奥运1936年开始

  在郭洁参加奥运会之前,他的同乡兼好友刘长春孤身完成了参加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的壮举。这是中国运动员首次出现在奥运会的赛场上。遗憾的是,上世纪80年代,刘长春便已去世。因此,中国现在能回忆起的奥运会从1936年开始。

  那一年,第十一届奥运会在德国柏林举行,中国派出69名运动员参加了100米、游泳和自行车等9个项目比赛,这是中国首次全面参与奥运会。当年只有25岁的郭洁正是这69人中的一员。现在,其他68人均已过世。

  柏林奥运会,郭洁成绩并不理想,连复赛都没进,其他60多名运动员大多止步于预赛,只有撑杆跳高的符保卢资格赛跳过3米80晋级决赛。当时新加坡一家报纸画了一个比鹅蛋还大的“0”讽刺中国。“当时没有教练,没有训练器材,就连鞋子、袜子都要自己买,怎么能像现在这样为国争光?”

  化名参加全国运动会

  像刘长春一样,郭洁出生在盛产体育人才的辽宁。小的时候,郭洁身体条件异常出色,读中学的时候就长到1米81。出色的身体条件立即引起了体育老师的注意。

  “我读的旅顺第二中学,条件比较好,也比较重视体育。那时候,足球、篮球,长跑、铁饼,成绩都很好,可以说是干什么都行。”

  1932年3月1日,伪满洲国成立,东北完全处于日本人控制之下。而正是这一年,全国运动会召开。“当时辽宁省政府流亡到了北京,为了避开日本人的注意,我只能改名字,偷偷地请假10天去北京报名,代表家乡参加全国比赛”,回忆起那段时光,郭老满怀感慨。

  那届全国运动会前后,郭洁认识了刘长春,并被他出色的短跑成绩所折服。“我们两家相隔不到10公里,那时他家庭条件不好,准备去开电车的,后来东北大学看中了他。而他小学的很多同学都上了旅顺二中,成了我的朋友,我就认识他了。”

  1932年,刘长春孤身参加了洛杉矶奥运会。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四年以后,自己也出现在了奥运会的赛场上。

  跟着刘长春练体育

  “1934年开始跟着刘长春练体育,当时就是想能够参加奥运会,能够找一条出路。”郭老说,“当时想法很简单。”

  1936年年初,柏林世运会(国内当时对奥运会的称呼)选拔比赛在清华大学田径场举行。以铁饼运动员身份参加的郭洁获得了41.30米的好成绩,这也是当时全国纪录。

  选拔赛结束的第二天,郭洁就携带简易的行李搬到了清华大学校园,在那里参加奥运会前的集训。对于1936年奥运会的准备工作,郭老首先想到的是“没钱”。

  据了解,当时每个人的参赛旅费高达2000银元,国民政府财政困难,根本不愿意拿出那么多钱,因此要求代表团自筹部分经费。中国足球队先行了一步,于1936年5月初到东南亚各国进行了表演赛,募集路费。同年5月27日,在天津的原河北省体育场(现北站体育场)举行的“世运田径训练班与天津万国选手表演赛”,也带有明显的筹款性质。在这次表演赛中,郭洁再次创造了佳绩,铁饼掷出41.07米好成绩。

  那时候,西伯利亚大铁路已经贯通,本来从东北乘火车去柏林,无论是路途还是时间,都要短多了。但由于经费问题,代表团只能改坐航程近一个月的邮轮。

  体力消耗在长途航运中

  1936年6月26日,上海招商局码头,意大利“康悌凡第号”邮船即将起锚,码头上热闹非凡,139人的中国奥运代表团将搭乘该船开赴威尼斯,终点是8月1日举办开幕式的德国柏林。

  “一件蓝色西装,左前胸口袋口那里绣着金黄色的五环标志,上面是英文CHINA,下面是‘中华’两个字,非常精神的。”虽然事隔71年,郭老仍然历历在目。

  至今,记性颇好的郭老仍能细数出每一个人的名字,但他算来算去都是70人,而不是如今国内历史统计的69人。“对呀,在上海等待的那几天里,山西长跑名将孙彻在大街上出车祸被撞死了。”

  除了69名运动员外,代表团中还有11人是参加中国武术表演的,还有前去“考察”的体育官员36人。

  运动员一个多月的海上颠簸,对创造佳绩几乎是致命的。一路上,大风频起,船颠簸得厉害,很多人几乎把黄胆水都要呕出来了。“在船上,我们无法进行任何训练,每天只能出出操,练练体质。”但即便如此,队员们的体力也在一天天下降。当代表团到达柏林时,此时距奥运会比赛日期只有一天时间了。

  “结果可想而知,毕竟我们最好的竞技状态还是和欧美运动员有差距。”郭老说。

  海上长途的颠簸让很多从未出过国的运动员吃尽苦头,以至于运动会结束后,有一位叫“程金冠”的短跑运动员,宁愿自费,也要坐火车取道波兰、莫斯科和西伯利亚回到中国。

  武术表演队抢风头

  “我们当时听说美国运动员是坐飞机来的,都很惊讶,看到人家的条件,真是羡慕呀!”郭老回忆说,他和队友当时都住在每天需要花费两美元的奥运村。

  而对于那次奥运会的成绩,郭老则显得非常惆怅。他说自己前后参加比赛的时间就是两个小时,连44米的及格线都没达到就告淘汰。“满怀期待为国争光,但连复赛都进不去,确实是个打击。”

  但值得一提的是,奥运会期间,中国武术队进行了多次表演,似乎抢了运动员的风头。双刀、对拳、太极拳等十八般武艺令欧洲人看得目瞪口呆。他们一路走过柏林、汉堡、法兰克福。奥运会结束后,中国武术队在欧洲还受到广泛邀请,到许多国家进行了表演。对此,《1936年世界运动会画报》作了这样的记述:“参加中国武术表演的11人在访问欧洲期间深受各国注目。欧洲各地报纸一致好评,认为我国武术水平世界一流。”

  奥运健儿命运多舛

  柏林奥运会让郭洁看到了中国运动员与国外优秀运动员的差距,“没有基础是不行的”。郭洁期望于下一届运动会有所突破。

  但历史的风云变幻使得郭洁那一批运动健儿再也没有了这样的机会,世界大战的爆发使得接下来的奥运会未能举行。而日本对中国的疯狂侵略,也让郭洁等人不得不结束自己的运动生涯,他们或投戎抗日,或过着颠沛流离的逃亡生活。

  “那时候天南地北,几个交好的有些信息,其他人都没有了音信。”其中有几位的人生因战争戛然而止。

  在抗战期间去世的运动员中,郭老对“国内有短跑第一女杰”的湖南女运动员李森记忆深刻,1942年她因产后失血去世。至今郭老对她仍充满愧疚,“当年在意大利途中我曾借了她5里拉未还,人就没了,这个钱至今没还上。”

  而那些即便是熬过了战乱时期的运动员近几十年也相继离开了郭洁。

  最近十几年,郭老一直试图寻找当年一起参加柏林奥运会的老队友们,但一直未有令他兴奋的线索。“运动员除了我,应该都不在了。”

  郭老或许不知道的是,柏林奥运会代表团女队副领队黄丽明目前仍健在,已过百岁的老人安居在美国波士顿儿子的家中,心里同样也牵挂着2008年的北京。

  期待再续奥运情缘

  与其他奥运健儿相比,郭洁算是幸运的。柏林奥运会结束后,他被民国政府留在了南京,并于上世纪四十年代左右留学日本四年,主攻农业科技。回国后,在北京农学院等地做教师。1952年,他前往西安,在粮食系统工作,并从此在那里落地生根。

  “刚到西安的时候,没人知道我参加过奥运会,我也从没‘露’过,直到陕西开省运会,我报名参加了三项运动,一下子拿了铅球第一,铁饼第一和标枪第二,才把单位的人给‘振住’了。”通过这次省运会,郭洁被当时正在筹建的原西北体育学院抽调,从此他得以重结体育情缘,并开始了几十年体育教育生涯。

  现在,96岁的郭老被称为中国最健康的体育老人,锻炼仍是郭洁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郭老对记者说:“这两天我每天做300次拉伸运动,几年前还能做500下呢。”

  对于接下来的目标,郭老坦言要活到100岁,“现在看问题不大,我还要去北京看奥运会呢。如果这个愿望能实现,此生无憾。”

   本文来源:广州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