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奥运活动
汪涵复出阵地将转向奥运 与乐乐的幸福生活(图)
 

2007-10-18 14:35:31
华夏经纬网

      汪涵与杨乐乐在湖南搭档主持大型演唱会《为奥运湘军加油》

  经两月调养,汪涵日前终于重新出现在观众面前,宣告全面复工。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他谈笑风生,敢于自嘲,不仅回应病况,还就一直被议论的婚恋史、事业状态全盘回应。虽只有34岁,但他似乎已参透人生,说希望有天以自己不能接受的方式死去前,能坦然讲述内心那些“不能说的秘密”。

  病前:做主持不变态是绝对做不好的

  巫启贤在向大家解释汪涵之所以病倒的原因就是,“脸皮太薄,人家请他帮忙,他要么少收钱要么干脆不收钱,也一定要去捧场帮忙”,再加上手上同时那么多档节目,当然累垮啊,汪涵对这一点并不否认。

                汪涵与杨乐乐

  南都周刊:病愈全面复工,感觉怎样?

  汪涵:其实谈不上复工,因为即便这两月,我也没将手头上的工作全停下,不过是相对以前少做一些而已,配合医生治疗进行调养。不过这段时间,我确实对生活和工作进行了一次比较深入的思考,想清楚很多事情,知道今后到底怎么走,要更爱惜自己一些,这样不仅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另外一个城市的父母,对得起身边的亲人和关爱自己的观众。

  南都周刊:知道外界猜测病得很重?

  汪涵(哈哈):知道啊,我也很想知道我熟悉的汪涵到底得了什么病,是肝硬化,还是肝癌,还能不能苟活在人世。我想,那些写我得肝硬化、肝癌的朋友,可能是觉得天堂少了一个主持人去主持晚会,那里相声演员有了,小品演员有了,歌手也有了,就差一个主持人了,所以想急急地把我送过去。

  南都周刊:实际上病情是什么样的?

  汪涵;也就一般肝病,这么说吧,正常人的转氨酶不会超过40,而我的是这个数字的10倍,当然有问题,原因就是工作实在太累了,常出差,饮食没规律,就这么简单。

  南都周刊:你的好兄弟巫启贤说,你病倒的原因就是脸皮太薄,不会拒绝?

  汪涵:我常说我就是个开着法拉利的出租车司机,谁一招手我就停了,也许速度已经达到法拉利的速度,但人还是个出租车司机,没办法啊。不过现在我该学会拒绝,那就先从巫启贤开始,谁让他说我脸皮薄。

  南都周刊:做主持人还真不容易,压力真大。

  汪涵:其实做主持人是很变态的,否则你绝对做不好。你想,你要在很难过的时候强颜欢笑,要在很想笑的时候忍着,怕伤害嘉宾的自尊心,肚子饿的时候还不能吃,犯困的时候不能睡,你说会不会伤害身体?!

  病中:杨乐乐突然要适应一个爬楼很吃力的我

  以前不少文人生病时都写点小说,或者出点“病中杂记”,以记录下自己这段时间的感悟,汪涵也不例外,有人想请他开专栏,名为“才子说话”,他大笔一挥改成“有病呻吟”。

  南都周刊:治疗这段时间主要做什么?

  汪涵:就是配合医生治疗,作息有规律,减少应酬,就偶尔跟朋友打打球什么的,大多数时间在家休息,看书或呆着。很多人寄给我民间处方或祖传秘方,让我去试用,我觉得很感动。

  南都周刊:听说你这段时间还会在家打坐念经,寻求内心平静。

  汪涵:也不是现在才去做,我家本来就有个小佛堂。我从小就受家人影响学会用这种方式来寻求内心平静,我奶奶、妈妈在家都设有小佛堂。每次看到菩萨慈眉善目、低头看着芸芸众生的时候,我就满心欢喜。

  南都周刊:女友杨乐乐是否给了你很多关心,你也趁机巩固与她之间的恋爱关系?

  汪涵:她本身就是有工作的人,很忙,却要分时间和精力去照顾我,让我很感动。以前我爬七楼都很快,一下子就上去了,而那段时间的我爬一次却要休息好几下。她突然要去适应这样一个身体的我,确实是一个功课。而通过这样的过程,我更加明白,最重要的三个字不是“我爱你”,而是“在一起”,在一起10年乃至20年甚至更久。

  病后:希望死前可以毫无遗憾地说出秘密

  汪涵经过这么一次身心调整期,更加从容,也乐于与记者分享内心,包括一些“不能说的秘密”,比如他是否暗恋同事仇晓多年郁郁不得、选秀节目遭禁令是否影响他的发展空间、性格本质是否有外人不知的地方。

  南都周刊:这段时间,有些节目换了主持人,如《舞动奇迹》,会不会觉得丧失什么?

  汪涵:我以前说过,希望自己灵魂能够赶上自己身体,为什么那么说,因为在湖南台,很多主持人都是超负荷工作,没时间去整理和总结,心里是空空的,那我在这段时间反而能去想些事情,沉淀下来,你不觉得这挺好的么?而且以我现在的财力也好,思想状态也好,生病了,休息一段时间,并不会给我造成实质性的损伤,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

  南都周刊:不知你有没有看到广电总局关于选秀节目的禁令,你主持选秀节目是很成功的,失去了这一块,会不会觉得挺遗憾?

  汪涵:不会,做主持就像一个兵。领导希望我们攻克哪个高地,我们就去做,选秀节目作为一个高地,已经被我们占领得很好了,还插满了旗。现在也许需要我们去攻克其他高地,比如竞技类的,配合明年奥运主题。

  南都周刊:禁令中有一条还挺娱乐的,就是主持人之间不能称呼哥哥、妹妹之类的昵称,习惯叫你汪涵大哥的人,以后叫什么呢,汪涵先生?汪涵老师?

  汪涵:就叫我汪涵老师吧,终于因为这条规定,我也能跟何老师(何炅)平起平坐了,我这样一个没什么学历的人也能为人师表。

  南都周刊:你说这段时间学会正视自己,那有个小八卦我也问一下吧,就是你生病前不久网上盛传你暗恋湖南台另一著名主持人仇晓多年未获芳心,是这样吗?

  汪涵:观众其实也是导演,他们有时会根据节目中的某些迹象去编出剧本来。我觉得有些事迟早会沉下来,有些事迟早会被风吹走,时间是可以把记忆中的某些事情抹掉的。

  南都周刊:作为公众人物,会不会有很多“不能说的秘密”?

  汪涵(沉思片刻):嗯,应该说有的,对父母,对爱人,对同事和朋友,我内心深处肯定有些不能说的秘密,我现在只能做到承认它们的存在,我最崇敬的作家是巴金,他晚年写过《随想录》,就是赤裸裸地解剖自己,我希望假设有一天,我以我不能接受的方式死亡之前,也能够在大家面前把这些秘密全部说出来,这样我就可以没有遗憾地死去了。

  南都周刊:大家都知道你是一个聪明乐观的人,自己有没形容自己的负面词呢?

  汪涵(再次沉思):……老奸巨滑?这个过了吧?更准确地说是圆滑。我很早的时候就学会了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尤其是领导。

  南都周刊:这种能力是先天的吗?

  汪涵:先天也有吧,比如小时候我要逃避父亲打我,就要学会察言观色。进入湖南台,我从底层做起,帮别人送盒饭打下手,在那种环境,为了提升自己必须让自己更快地适应它,圆滑也许是一种获得成功的方式吧。我觉得做狮子是需要威严;做狐狸,是需要智慧;而如何在狐狸和狮子之间转化是需要素质,我现在就需要这种素质。我现在更像是一只狐狸,要在适当的时候做狮子。

  本文来源:南都周刊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