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奥运活动
姐妹花参选奥运志愿者 以TWINS的名义相约北京
 

2008-01-07 09:09:52
华夏经纬网

  上周五和周六的清晨,上海市区的气温逼近0℃。上海师范大学田径场,几十位年轻人正沿着橘红色的塑胶跑道奔驰着,气喘吁吁面色凝重,不啻于应付一场800米的耐力考试。24岁的陈修明正是他们当中的一个,只是她在那个小组远远地落到了后面……

  这些年轻人并不是冬日里的晨练者,而是北京奥运会志愿者的候选人,正在参加着身体素质的测试。
 
  从16000多名报名者中脱颖而出的238名上海赴京奥运志愿者候选人聚集在上师大,进行各种水平测试,包括800米长跑、自我介绍、英文表述……为期两天的2008北京奥运会上海地区赴京志愿者最后一轮选拔,在这里拉开了序幕。

  “虽然在800米当中落后,但是我觉得自己还是很有竞争力的。”陈修明很有信心地说,“我和姐姐总是在一起参加志愿活动,这次虽然她在法国留学,但我还是希望我俩可以在8月的北京见面。”

  长得高,断了体操梦

  弯着腰,喘着气,刚刚走出跑道的上海大学研究生陈修明显得有点力不从心。为了这一天的身体素质训练,修明已经在寒冬中训练了一段时间,但还是在这个小组中垫底。“成绩不好,耐力不大好。”说到这个成绩的时候,24岁的她有些不好意思。在学校中,800米的中长跑总是最让女孩子最头疼的项目。“接下来的面试,我的感觉还是不错的,希望身体测试不要拖后腿吧。”

  单单的800米,其实并不能够显示人的综合身体素质。长久耐力差的人,往往在技巧灵活度方面有所擅长,这个结论在修明身上得到了体现。“小时候,我和姐姐练过体操的。”梦想着服务奥运会的姑娘,在20年前甚至有过朝着专项体育前进的契机。

  当修文、修明姊妹还是三岁的时候,被体工队的一些教练看好,挑选去作为娃娃兵进行业余训练。“我们家住在浦东,那个训练的地方在浦西,每天父母都带着我们从幼儿园到训练的地方去。”从最基本的“跨一字”到一些器械性的项目,姊妹俩带着孩童天生的玩兴,倒也练得不亦乐乎。“那个时候真的胆子大,很高的高度,我们呼拉一下子就跳下来,下面虽然是垫子,其实也疼的。”毕竟是运动项目,受伤也是家常便饭,磕伤了撞瘀了就哇哇大哭,但是毕竟也坚持了一年。

  “后来检测骨龄,教练说我们会长到1.65米以上,从长远来说不适合练体操,所以我们后来就没有再练下去。”修明悻悻地谈了口气,“我们姐妹开玩笑的时候经常在说,如果练下去,说不定我们还能参加奥运会呢!”

  不过这种身不由己的遗憾,她们并没有耿耿于怀。姐妹俩最喜欢的运动并不是体操,而是乒乓球。“国球嘛,我们爱看,更爱打。”姐姐修文认为,自己的水平要比妹妹好一些,而修明也甘于俯首称臣,“以前有个报纸,说我比姐姐厉害,其实还是姐姐打得好。”

  真正的TWINS,1+1>2

  “我们可是真正的TWINS!”修明说到她们孪生姐妹的身份,总是很自豪。

  姊妹俩的关系很好,偶尔吵吵小架,但是就她们温和的性格来说,几乎没有互相红过脸。在姐姐修文前往法国留学之前,她们甚至共用同一个MSN的帐号,即使现在分开了,她们各自的帐号中也都带有TWINS这个单词。“隐私?我们之间没有隐私。”修明解疑。

  孪生姊妹之间是否有什么微妙的感应?当她们高考考出同样的分数时,就引来了众多媒体的关注。同样的分数,念叨同一首歌,不过孪生姊妹之间也会有一些不同:有一天晚上复习完历史,两人都在梦里参加了二次大战,文静的修文在抗日战场上当战地记者,而好动的修明则在欧洲战场上开着坦克打希特勒。

  “默契嘛,生活那么久肯定是有的啊。我觉得我们在一起,能够发挥的能量肯定是1+1>2的。”修明骄傲地说。她告诉我,她不关心足球,只是听说过上海一支足球队中也有孪生兄弟俩。“听说过,不过我们都是右撇子。”

  在那次引人注目的高考之后,她们进入同一所学校同一个专业,同时加入了志愿者组织。但凡是参加活动,她们总是一起报名,而志愿者的组织方似乎也不愿意拆散这对难得的姐妹花,她们总是一同参加志愿者活动。几年下来,每人都有了十几次作为志愿者的经历。“这些志愿经历,是我的宝贵经验和财富。”陈修明在面试的时候说。

  在大学中,她们的专业是“对外汉语”,而在真正的志愿者经历中,她们更多演练的“对外英语”。2005年世乒赛的时候,姐妹俩分别负责保加利亚队和巴西队的接待,两者都不是英语为母语国家,她们往往需要“单词+手势“的方式来和对方进行交流。“保加利亚队只有5个人,那个时候,他们一天来一个,那么我就得天天去接机。”修明说,那段时间自己作为志愿者,天天早出晚归,而自己的父母则成为了"志愿者的志愿者",“我真的很感谢他们,爸爸妈妈很支持我和姐姐的工作,虽然很辛苦,但是他们都没有说什么。”在服务期间,他们和自己喜爱的国手经常擦肩而过,但是因为有着严格的纪律,他们只能默默地看着那些身影。“没有合影很遗憾,但是我们有规定,必须执行。”

  孪生姐妹亮相在志愿者的服务舞台,在大运会的媒体中心,往往成为媒体记者的“花絮题材”。大运会期间,陈修文、陈修明姐妹就被分到两个不同的小组分任组长。做了组长的她们自然要比其他同学承担更多的责任和工作,别的同学都是分早班和中班来做的,而这对双胞胎姐妹却要从早忙到晚,一刻不得闲。统筹、分配、总结,种种工作都会交到她们手上,不过姐妹俩却忙得不亦乐乎。由于同时露面,姐妹俩总是会被搞错,不过她们也逐渐习惯了这样的关注:“其实我和姐姐很好认,她短发,我是长发。老外把我们认错也情有可原,很多中国记者也把我们认错,我们还要解释一番。”情况往往是,一旦有一家媒体做了孪生姐妹这个花絮,第二天她们总是成为焦点。

  殊途同归,相约北京

  06年,姐姐修文前往法国留学,即使在那儿她也积极参加法国的教育志愿者组织,帮助移民国家的孩子;而妹妹留在上海大学主修“古代汉语”,课余她还在学校任教,教那些留学生汉语,“这种文化的交流其实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姐妹俩如今各自有了方向,不过她们依然有着同一个梦想————北京奥运会。

  几年下来,姐妹俩早已是“老”志愿者,从禁毒馆讲解员到淞沪抗战纪念馆,她们已不知几次佩戴上志愿者的标牌,但是奥运会志愿者在姊妹俩心中显然是分量最重的。“这是一个7年的梦想啊!”修明感叹道,“01年,那个时候我们高二年级,北京申办奥运会成功的那天,我和姐姐都很激动,我们就约定,到时候要去北京参与奥运会。”

  “北京奥运会,毕竟是千载难逢的盛事啊!”远在巴黎的姐姐修文说,“在国外,我们对于祖国的一切都更有感情。奥运会那么大的事情,我当然想希望能够尽到自己的一份力量。”在去年的3月份,修文看到奥运会招募国际志愿者,于是和周围的朋友一起报名,但是至今没有收到回音。“我的实习到6月份就已经结束了,那个时候就能够回国参加培训,虽然现在报名无门,但我还是存有一份期待,希望能够有别的途径让我可以有这个机会来服务奥运。”

  一个在巴黎,一个在上海,以TWINS的名义在08的北京相逢,是这对上海姐妹花的心愿。

  “上届雅典奥运会的时候,我和姐姐看中国女排的决赛。”妹妹修明深情地回忆道,“真的太震撼了,太令人感动了,我们就此爱上了这个运动。我和姐姐都在想,如果能够在08年为女排比赛捡球多好啊!”

  陈修文自述:

  以前在国内,我和妹妹一起参加志愿者活动,从中得到了很大的锻炼,并且感受到了很多东西。现在到了国外,我也在当地参加一些志愿者活动,因为为人服务的思想是没有国界的。

  能够为08奥运服务一直都是我和妹妹的一个梦想,我现在希望可以利用自己的语言方面的优势来帮助国外的运动员和媒体。北京奥运会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因此,我和周围的留学生伙伴很早就在奥运会志愿者的国际网站上报名,但是现在还没有回馈。不过,我还是非常期待,希望可以为在自己祖国举行的奥运会贡献出自己的力量。我们姐妹俩希望能够在北京的奥运赛场重逢。

  陈修明自述:

  我是来自上海大学的陈修明,很荣幸参加今天的赴京志愿者选拔。我觉得对我来说,从大一到研二的这六年,让我最难忘的、收获最大的,就是每一段作为志愿者的经历。从大运会到世乒赛,从市科协志愿者到沂蒙山区支教,我真正地感受到了作为一名志愿者的快乐和意义。志愿服务的过程中,我锻炼了能力,结识了朋友,收获了感动,这是金钱买不到的东西。能够成为2008年北京奥运志愿者更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真诚地希望能得到这次机会,圆我的奥运梦!

  我的孪生姐姐留学法国已经一年半了,现在我最大的愿就是能和姐姐相约在8月的北京,这也是我们姐妹俩共同的心愿。姐姐虽然也在国际网站上报了名,但是还没有收到回馈。当得知我参加上海组织的赴京奥运会的选拔时,她非常羡慕,也很希望能够为她找到途径,让她能发挥她的法语特长,为奥运贡献一份力!

  来源:上海《青年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