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赛场内外
汤淼:挑战自我不懈努力是与周苏红共同目标
 

2008-08-10 13:29:39
华夏经纬网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汤淼都没有好好看;接下来的奥运女排卫冕之旅,他也未必能看全。“现在练得太累了,到了晚上眼睛都睁不开。”汤淼说。

  中国女排的队员们,按队里规定每人能得到每场两张家属票,不过周苏红特殊,她得到了四张——队里也算上了她的丈夫汤淼那一份。然而周苏红把票交到了公公——汤淼父亲汤和平手中,后者却转送给了博爱医院的医生、护士和康复师。

  “他们为了汤淼尽心尽力,我们只有用这种方式表示感谢。”汤和平说。而汤淼自己说,比起去奥运赛场看比赛,他眼下更要紧的是抓紧每一天做康复训练。

  曾经,汤淼许诺自己要去北京奥运会的赛场看妻子周苏红以及她的中国女排;而更早的以前,这位昔日中国男排头号球星和妻子的约定是一起打北京奥运,中国男女排的两个7号接应携手出战……那个豪迈又浪漫的约定随着去年6月的那场事故而烟消云散,颈椎严重受伤的汤淼自此远离排球场。

  去年底从上海瑞金医院转至北京博爱医院寻求进一步康复治疗,汤淼的心情很复杂——这里本该是他征战奥运的主场,如今他却去了距离训练总局仅有数公里外的博爱医院。他急着想尽快康复,“希望能去奥运赛场看比赛。”这是他初到北京时说的。

  然而,颈椎严重受损的伤员恢复谈何容易,在博爱医院已经悄然过去了8个月,汤淼坚持着每天超过8小时的艰苦康复训练,“比当运动员还要辛苦多了!”他苦笑着说。

  中国女排于上周日进驻奥运村后,周苏红仍习惯性地至少一天一通电话,报告自己的训练近况,也询问汤淼这一天的身体情况。因为奥运前紧张的日程安排,昵称“大炮”的周苏红,洪亮的嗓门都有些哑了,但汤淼比她更累,有时候晚上接到电话,他甚至都无力“煲电话粥”。“老婆的电话都不想多说,可见他是真的太累了!”父亲汤和平在旁笑说。

  这次奥运会,中国女排的奥运比赛都被安排在晚上8点,对于中国的排球迷们来说是最理想的黄金时间,然而对于结束了一整天康复训练,直到吃完晚饭才能拥有短暂休息时间的汤淼来说,这个点他已经累得眼皮耷拉了。只有保证充分的睡眠,第二天才有足够的精力去迎接枯燥却又艰苦的康复训练。

  在汤淼看来,去现场观看奥运比赛的意义已经没有那么大了,眼下对他来说,自己尽快康复比什么都重要,他相信周苏红也是这么想的。看不到周苏红的比赛他并不遗憾,因为他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拼搏,“她去奥运会好好比赛,我在这里努力康复,我们都在努力。”他轻轻地说。

  父亲说 他很“伟大”

  家人会用“伟大”这个词来形容汤淼,这个26岁大男孩面对生命中的巨大打击,所表现出的顽强、隐忍和自制,令即便最亲密的家人也会惊异和感动,“汤淼真是太不容易了!”父亲汤和平常常怜惜地说。

  躺在病床上的汤淼依然有一张清秀的脸,只是头发剃到只比头皮长出一点,苍白的脸上长出了些小痘痘,“都是吃药吃出来的。”汤淼无奈地说。

  汤淼说自己现在的脾气坏了很多,“有一阵我谁都不想见,甚至是队友来看我,我也不想见,只想自己一个人闷头做康复。”他说,和昔日并肩作战的兄弟见面,让他难免心生酸楚。今年4月的“好运北京”排球测试赛,上海男排来京参赛,但结果,只有教练组前去探望了他。

  然而汤淼的自制力令人惊叹,他很快调整了这种消极的心态。做康复训练的时候,他会唱歌鼓励自己,由于长期仰卧、气息不足,酷爱唱卡拉OK的他无法像过去那样尽展歌喉,但能唱几句就是几句,既是鼓舞自己完成规定训练量,也是鼓励陪伴他的家人。

  “我必须要时刻提醒自己坚持下去,这是我唯一的希望。如果我自己先放弃了,那么一切都完了。”汤淼说。

  炮炮加油 处处都有她的印记

  这张印着“炮炮加油”的福娃海报是球迷特地为周苏红制作的,周苏红则把它带到了汤淼的病房里。虽然全天中很多时间,汤淼只能仰面躺在床上,但只要把那张特制的充气电动床摇起来,就能看到这四个字,为他心爱的妻子加油,也是妻子为他加油。

  在汤淼病床的床头前,则插着一张两人依偎在一起的合影,那时的两人看起来都很年轻,似乎是刚刚拍拖的时候;在这间20来个平方的病房里的,处处都有周苏红的印迹,家人在布置这间病房的时候,显然就刻意地让周苏红的身影无处不在,这是给予汤淼最大的精神支柱。

  重伤之中的汤淼毕竟是脆弱的,无论他的心里有多少复杂的情感,表面上他都努力克制着自己,只有谈到周苏红,动情时他会微微红了眼眶……妻子明白他这种微妙的心情,与他通电话,总是尽量地用欢快的语气。她太明白汤淼急于恢复的迫切心情,总是轻柔地劝慰他不能太过心急,“从前我是督促他训练不要偷懒,现在我要叮嘱他不要练得太过量。”周苏红说。

  中国女排在7月中旬结束了这个赛季世界大奖赛的四处奔波之后,旋即返京封闭训练。从那时起到进奥运村,周苏红只得到一次机会能到博爱医院探望丈夫,然而那一整个下午对于这对向来聚少离多的伴侣来说已是难得。

  其实今年中国女排从元旦起开始漫长集训,汤淼已经做好了到奥运结束都看不到妻子的心理准备,“现在对她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奥运会,而我所能做的就是不拖她的后腿,我在这里努力恢复,这对于她来说就是一种鼓励和支持。”汤淼说。

  虽然周苏红自己分身乏术、无法陪伴丈夫左右,但其父母却是多次从家乡长兴赶到北京来探望女婿,这是重情重义的一家子,他们共同的心愿,就是在背后默默地支持、鼓励汤淼,让他在艰辛的康复道路上得到更多的力量。

  每天训练8小时—— 做运动员时也没这样的运动量

  “每天只有睡觉的时候,你们才让我喘口气……”练得太累、太苦,汤淼也会这样向父亲抱怨,更多的是撒娇的成分,他知道父亲对自己的一切都能包容。其实当家人不在面前,他也会说:“我知道他们为我付出太多了,所以再苦我也必须坚持下来,我不能让他们失望。”

  在这个病房生活了8个月之后,这里已经完全有了“家”的感觉。一进门,率先看到的是一排餐盒,以及瓶瓶罐罐的油盐酱醋,这是为了给汤淼以及陪伴他的家人开小灶而准备的。只要一有空,父亲汤和平就会骑上自行车去附近的菜市场,自己亲自买菜给汤淼做饭,“他的训练消耗太大了,营养一定要跟上。”他说。

  正如汤淼自己说的,每天从醒来一睁眼,他的生活就被一项接着一项的康复训练所填充:除了在特制的站立床上直立训练、在PT/OT康复师的指导下做肌肉以及神经锻炼,还要结合中医疗法,其中的“熏药”疗法,即在病床下火烤中药材,以此帮助促进血液循环。想来,这种疗法决不轻松。

  上午8点半即开始训练,直到中午12点后才有半个小时吃饭时间,吃完稍歇,又要投入下午同样紧凑而多样的训练课中,直到晚上7点结束。汤淼说:“从前当运动员的时候,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运动量。”对于自己承受的艰辛和痛苦,他不愿多说,只是表示:“没办法,现在的我必须一切从零开始。”

  长长的病区走廊走到尽头,便是汤淼的病房。他的恢复之路,更是漫长,但他相信走到最后,总会有曙光。

  不抛弃,不放弃!

  我和锤锤的生日都过了,都又大了一岁。这几个月,我们为了各自的理想都在不懈地奋斗着。他的康复比我训练更苦更累,当他累的时候,我会用我们一起看过的电视剧《士兵突击》里说到的“不抛弃,不放弃”这句话来鼓励他。自己在训练时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也会用这句话来激励自己。我们前进的路上有很多困难,只有“不抛弃,不放弃”,我们才能完成各自的梦想。

  前阵子我们队去游乐园玩了。2006年的时候我们在同一个乐园玩过了,不过那时候玩的东西没有现在多。上次玩得吐了以后,我说再也不会玩这些游戏了,但是大家在一起太开心了,所以这次忍不住又玩了。游乐园的跳楼机有50几米高,我跟着小月试了……机器先一下子就往上升,我感觉还好,只是觉得自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这时候小月在我边上大声地说,大炮姐,你快往下看,下面的景色好美啊!我慢慢地睁开眼,还没看到下面的景色,机器就一下子往下走了。我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又从嗓子眼掉到胃底下去了,双手想拼命地抓住卡在身上的护栏,却觉得自己的手一点力气也没有,这时候能做的只有大声尖叫。这样上下的过程重复了好几次,我的嗓子都快喊哑了。等游戏结束下来的时候,我的腿已经软了,整个人都是虚的,眼泪不知什么时候也不争气地流出来了。下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再也不相信你们了,太害怕了!什么只害怕一次就没有了,我都害怕了好多下。

  哈哈,虽然吓成这样,我还是很开心能够成功地挑战自我。人生其实就是在不断地挑战自我,虽然这只是一个游戏,但是我相信在生活中,我也会勇敢地面对困难,挑战自我。任何时候,都会努力做到“不抛弃,不放弃”。 摘自周苏红博客

转自:腾讯体育

责任编辑:侯哲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