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希望之星
网球 晏紫   
 

2008-02-13 14:25:57
华夏经纬网

  2006年中国网球不断的收获奇迹。郑洁、晏紫,两位俊俏的四川姑娘在澳网和温网比赛中女双折桂,实现了中国网球的历史性突破。

  在10多年前,当怯生生的郑洁和晏紫被领到四川网球队的时候,她们谁也没有想到两人的名字在未来的日子里会紧紧联系在一起。双打的国际比赛中,主裁总喜欢把两位球员的姓放在一起读,而当“郑晏组合”的名字伴随着澳网女双决赛传遍世界网坛的时候,蓦然回首,她们也许才会发现这一路走来其实充满着许多命运和缘分的安排。  

  1997年,郑洁、晏紫进入四川网球队。住在7个人一个房间的宿舍里,两人的密切关系不言而喻,但是一方面郑洁身高条件不好,而晏紫身材单薄且爱受伤,她们的前途并不被人看好。瘦瘦的郑洁在队友中的昵称是动画片《猫和老鼠》中的“杰瑞”,而经常穿得圆滚滚的晏紫则被人称为“晏猫”,“猫和老鼠”最终成为搭档被证明不过是机缘巧合的一次错位。

  在上世纪90年代的四川网球队,还身处二队的郑洁、晏紫绝对算不上引人注目的球员。经常因为生病受伤而缺席训练的晏紫被教练戏称为“三天打鱼,五天晒网”,被教练定位为突破单打的郑洁也处于默默无闻的状态。面对自己的队友,她俩在训练中属于“输得惨”的状态。

  有一点值得注意,郑洁、晏紫的队友们不约而同提到两人在训练中的要强心理。训练中输球,郑洁和晏紫要哭鼻子;具体的技术环节训练完不成,两人也要哭,但是不管怎么哭,她们还是会“边哭边打”。训练双打技术环节的时候,两人的要强更是体现得淋漓尽致。被安排站在网前“练胆子”,郑洁、晏紫面前要迎接老队员的高压球和凌空抽球,而身后还有教练放的长凳,不允许退后半步,她俩常常是一站在网前就开始哭,但即便是这样,两只惊惶的小兔依然不折不扣地完成每一次“恐怖的训练”。

  当双打配对提到日程计划上的时候,在二队中已经沉默了很长时间的郑洁和晏紫几乎同时被提到一线队伍中。虽然进入网球队之前两人就是好友,但是当时郑洁的搭档是四川队的柳杨,而晏紫则与当时的队友赵彦卿配对。后来交叉配对的阶段,如今已经是四川网球队女队教练的高倩又选择了身高较高的晏紫搭档,但仍然没人将郑洁和晏紫两人联系到一起。

  直到1999年-2000年,四川网球队开始向全国各地硬件设施较好的俱乐部“发放”自己球员的时候,郑洁被派到了北京朝阳俱乐部。幸运的晏紫却去了美国尼克网球学校,与莎拉波娃等人当上了“同学”,两人似乎被彻底分开。然而谁曾想到柳暗花明的一幕:回国之后,晏紫直接前往了北京朝阳俱乐部,两条在网球场上从未交叉的平行线才真正产生了汇合点。经过在北京一年左右时间的训练,郑洁与晏紫的水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她俩再次回到四川队以后,平日里可以“随便打赢”她们的队友发现已经没办法赢球,而两人在成都的青少年比赛中一举夺得双打冠军,单打名次也开始位居前列。从此,除了比赛必要的临时调整,郑洁、晏紫的双打组合搭配就再也没有被分开过。

  生活篇

  伴随郑洁、晏紫清苦训练生活的名词有白网鞋、木球拍、小说,当然她们也忘不了四川省运动技术学院里面那家名为“师娘”的小馆子里的杂酱面,还有家长们经常在傍晚送来的绿豆汤。原来网球队的老平房宿舍如今已经成为了设施一流的网球馆,而长年在国外的郑洁、晏紫却也很少能够在馆里面练球、追忆往事了。

  1996年,每天早上5点50分,在四川省运动技术学院的田径场上就会出现一群看上去都是短发瓦片头的小孩子。睡眼惺忪的她们有的扣错衣服纽扣,有的穿错袜子,更有甚者穿着不一样的鞋子站在队中,准备出早操,而这其中就有郑洁和晏紫。白网鞋、木制球拍是郑洁、晏紫网球入门的初级装备,再到后来就升级成了回力鞋和铁球拍。

  平房宿舍的条件自然是比较艰苦,郑洁、晏紫以及室友们平时的“娱乐项目之一”就是坐在床上看老鼠走钢丝,或者傍晚到田径场吃饼干说悄悄话,然后被蚊虫叮得一身红疙瘩才返回寝室。夏天没有空调,郑洁、晏紫等小女孩们就把席子铺在门外睡觉,直到天边开始发亮,被人发现的队员们才匆匆收拾好席子回到房间。还有一个解决办法就是冲凉,用石头剪刀布决定输赢,郑洁和晏紫常常成为一盆盆凉水攻击的对象。在寝室,内向的郑洁喜欢看书;晏紫则永远都喜欢把玩具娃娃打扮得比自己还靓丽。除了食堂,学院内一个名叫“师娘”的小馆子是郑洁、晏紫跟队友聚餐的老地方。对她们来说,“打牙祭”的东西就是馆子里面的凉拌笋子、杂酱面等等东西。吃饭通常是AA制,但也有例外,要是哪天高兴,郑洁会拍拍胸脯:“今天我请客,杂酱面再加一个凉拌笋子!”

  当时还没有入选国家队的郑洁、晏紫还能在成都过春节,而每年学院的春节联欢晚会上,郑洁、晏紫也绝对是队伍的主力选手。队友还清晰地记得郑洁、晏紫在队里表演的第一个新年节目是《采蘑菇的小姑娘》。当时按照队里规定全部是一头短发的小姑娘们背着塑料筐,特别是个子矮矮的郑洁在台上的表现引得大家一阵欢呼。到了2002年春节,郑洁、晏紫则最后表演了一次节目,当时的舞蹈是后街男孩的《Everybody》。穿着从老爸那儿借来的衬衫,打着领带,郑洁和晏紫完成了在学院春晚的最后一次登台亮相,从此再也没有在成都过春节。

  可以说,10多年以来这样一起走过的日子,让郑洁和晏紫建立起来深厚的感情,而这种感情和默契远非其他许多双打选手之间的关系可比。甚至双方的家长也早已经成为了好友,经常互通消息,共同关注女儿比赛。家长们也笑言郑洁、晏紫要做一辈子的朋友,最好以后能够做一辈子的邻居。内向安静的郑洁和外向活泼的晏紫,靠着水滴石穿的积累,才组成了一对绝配的双打搭档。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