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备战 > 大陆
张亚雯:成长中选择坚强与拼搏 双打闯出一片天
 

2007-08-22 09:51:48
华夏经纬网

  1983年9月9日,一个女婴的降生让重庆市万盛县南桐矿区的一个普通家庭兴奋不已。这个女孩的父母都是矿区工作人员——父亲是开矿区小火车的司机,母亲是矿区幼儿园的老师。家里人给这个女孩起了个名字叫 “张娅”,大家都管这个胖乎乎的小丫头叫“娅娅”。可是,当时谁也没有想到,20年后这个被家里人视为掌上明珠的小丫头,会以“张亚雯”的名字成为羽毛球世界冠军。

  5岁恋上羽毛球

  张亚雯开始打球的时间比较早,5岁时,张亚雯还在读学前班就被启蒙教练彭跃选中,开始了自己的羽毛球之路。当时,张亚雯的妈妈就是彭跃正上幼儿园的女儿的老师,彭跃的女儿刚进幼儿园的时候,张亚雯已经在读学前班。有一次,彭跃去幼儿园接自己的女儿,看到了张亚雯,几句简单的对话后,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小胖丫头。于是彭跃就找到张亚雯的妈妈,问她是否希望自己的女儿去打羽毛球。当时,张亚雯学习的成绩很好,所以妈妈还对是否送女儿去打球有些犹豫。看到犹豫不决的亚雯妈妈,彭跃干脆说,还是让她来试一下吧,没准还可以减肥呢。考虑了半天,亚雯妈妈想反正打球可以让女儿锻炼身体,还是让她去吧。这一去不要紧,张亚雯也由此走上了近20年的羽毛球之路。

  据彭跃介绍,张亚雯从小就表现出了很好的打球天赋。其实开始打球之前,在幼儿园里张亚雯就是个活跃分子,每到六一节搞活动的时候,她总会被选中上台跳舞。与其他小朋友相比,张亚雯跳舞特别协调,而且动作、手法不是同龄小朋友可以达到的。练球的头几个月,亚雯妈妈还会送女儿去打球,但是没过多久,妈妈就放心地让女儿自己穿过两条马路和一条铁路,独自一人背着球拍去训练了。

  儿时的小亚雯,不能像其他小朋友一样在父母的怀里撒娇,在每天下午6点,当大多数孩子都准备回家看儿童电视节目的时候,她必须回到训练场进行晚练;每晚训练结束就已经8点多了,可是小亚雯还不能马上休息,不管练到多晚她都要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温习功课,而当这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往往是晚上11点了。这样紧张的生活难免会让小亚雯产生烦躁的情绪,早晨起来的时候,父母喊她起床,不管早了还是晚了,她都会发一通小孩子脾气。但打球确实是张亚雯最喜欢的,因为她发现自己练了没有多久,就可以打赢一些比自己大的队员了,自己相当有满足感。

  从小训练就拼命

  很多人都说张亚雯的个性很强,其实,她并不是那种张扬、高调的性格,而是有股敢于拚命的劲儿。张亚雯的启蒙教练彭跃说:“因为她自身的条件受到一定局限,个头并不高,如果没有这个个性,张亚雯也不会有今天的成绩。”

  张亚雯的启蒙训练就是在重庆万盛矿区的一个露天三合土场地上开始的,那时候的训练条件相当艰苦。晚上,借着马路边路灯的微弱灯光,彭跃教练就让两个家长帮忙扯着绳子当球网,她站在绳子的一边给队员发多球,队员们就在另一边练习扑球;训练场旁边有一条窄窄的巷道,教练就让亚雯和队友沿着这条巷道练习上网的步法。

  1992年,重庆市成立专业队,彭跃成为了这支队伍的教练。那时候张亚雯还不到9岁,因为担心影响小亚雯接受正规的文化教育,彭跃就给张亚雯的父母打了个电话,说:“队里的文化课都是从四年级开始教的,娅娅的年龄太小,小孩子不学文化不行,你们把女儿接回去读书吧,等她10岁的时候再来打球。”一听教练说这些话,小亚雯不干了,说什么也不肯离开运动队。为了让小亚雯能接受正规的文化教育,彭跃就想了一招,说:“你要是不回去读书,在这打球也可以,但是以后床单什么的就要你自己洗啊。”倔强的小亚雯想都没想,把嘴一噘,干脆地回答:“我不要你给我洗,我自己洗!”当时的运动队可不像现在都有洗衣机,小亚雯就自己把床单铺到台子上一点一点地洗,有时候洗得比大人洗的都干净。那个时候,在宿舍里,张亚雯的鞋从来都摆得整整齐齐,衣服从来都是叠得最好的。看到如此乖巧的队员,彭跃再也没有说过让张亚雯离开专业队的话。为了给亚雯补习功课,彭跃让当小学老师的丈夫给她辅导,从小就聪明好学的张亚雯没用多久就能和大队员们一起上课了。

  刚进重庆队的时候,张亚雯是队里年龄最小的队员,但是她很要强,每天早晨6点就起床去跑8000米,尽管那时候教练不允许她跑那么多,但是小亚雯硬是要坚持跑完全程,从周一到周六,除非是下很大的雨,她一天都没有落下过跑步。每一堂训练课,张亚雯总是第一个进馆做准备,等着教练布置训练任务。严厉的彭教练说:“那个时候就感觉一个‘小不点’坐在那里,很听话,一句话都舍不得训她。”

  经过彭跃教练的精心调教,再加上自己的刻苦训练,张亚雯很快就成为重庆队的顶梁柱。在九运会比赛前,她因为训练过度而形成骨刺,当时医生说如果继续训练极有可能会断送运动生命,那时候张亚雯选择了咬牙坚持。在全运会团体赛中,她既打单打,又打双打,一直拼到抽筋,最后还是教练把她从场地上抱了下来。那届全运会,重庆队夺得女团第五的好成绩。

  双打闯出一片天

  在进入国家队之前,张亚雯一直是被当作单打运动员来培养的,只是偶尔才会兼项双打。1999年,张亚雯在全国青年锦标赛上获得乙组女单冠军,彭跃找到了李永波总教练,询问张亚雯是否可以入选国家队。当时,李永波让彭跃带两个队员到国家队来打打比赛,于是彭跃便带着张亚雯和队友陈晓丽到国家队和葛菲/顾俊打了一场比赛,虽然说张亚雯她们输了,但是场面并不是一边倒。比赛结束后,李永波就找到彭跃,说:“彭导,我觉得张亚雯还是打双打比较好一些,你们愿不愿意啊?”彭跃说:“只要张亚雯能进国家队,打什么都可以,单双都可以。”话一谈完,彭跃立马就回到酒店,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张亚雯,这个好消息着实让满怀希望的张亚雯激动了好些天。

  回到重庆之后,张亚雯一边训练,一边等候国家队的调令。左等右等就是不见通知到来。这让张亚雯有些坐立不安,训练中也不像以前那么专心,总是唠叨:“还不发通知,还不让我去国家队,这样练有什么意思啊。”看到这样的情景,彭跃十分着急,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但她觉得爱徒大了,要去国家队了,一定要给她留些面子,就一直憋着没有发火,直到有一天,她把火气发到了自己的女儿身上,把球拍都打断了。当时彭跃的女儿哭得很伤心,张亚雯悄悄对她说:“妹妹,不好意思了。”彭教练的女儿说:“没事,也是我不对,我今天撞到妈妈的枪口上了。”可能是因为这件事,张亚雯和彭跃的女儿关系特别好。

  如愿以偿地进入国家队后,这里与地方队截然不同的大运动量训练,让张亚雯每天训练结束之后都感觉特别疲惫,甚至有些吃不消。到国家队一个月之后,张亚雯在给彭教练打电话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了起来。这下可急坏了彭跃,第二天就坐上火车,风风火火地赶到了北京。见了面,张亚雯就开始跟教练诉苦。彭跃说:“不行你就和我一起回去吧。”一听说要离开国家队,张亚雯又不干了,说:“我好不容易到了国家队,我不回去,我也就是觉得累。”彭跃就安慰她:“你到了国家队就要珍惜这个机会……”直到看到爱徒安心地训练,彭跃才放心地回到重庆。

  2000年,张亚雯和队友一起,一举获世界青年羽毛球锦标赛女团冠军、混合双打冠军、,女子双打冠军。之后,张亚雯的球技突飞猛进,很快被选进国家队一队。2005年美国世锦赛,首次参赛的张亚雯与谢中博合作,出人意料地夺得混双亚军,成为那届世锦赛最惹眼的“黑马”。这次世锦赛的绝佳发挥让张亚雯信心大增,也让她跃升至顶尖双打选手之列。同年在湖南举行的世界杯赛,张亚雯又和谢中博战胜了奥运冠军张军/高凌,获得混双冠军,从而成为羽毛球世界冠军队伍中的一员。现在的张亚雯,身兼混双和女双两项,正在为冲击2008年奥运会积极准备着。

  在赛场上,我们很少听到张亚雯的豪迈宣言,但是从第一次站到世界冠军的领奖台开始,张亚雯就已经将目光瞄准了奥运金牌。那是她的梦想,更是她倾尽全力奋斗的最高目标。(《羽毛球》独家提供 文/木木)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