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备战 > 大陆
赵婷婷:没有不切实际的奢望 奥运会这么远那么近
 

2007-08-30 10:02:00
华夏经纬网

  说起赵婷婷,你的第一个反应可能是少年成名,而随后就会意识到,作为双打运动员的她,一直经历着搭档不断的变化。1999年不到17岁的赵婷婷进入国家羽毛球队二队,当时她的搭档是现在已经到了新加坡的李羽佳,然后是张亚雯、魏轶力、张丹,再到现在的奥运会冠军杨维。

  采访赵婷婷的时间定在了2007年7月7日,朋友们传来的短信息让我们意识到这天竟是一个千年不遇的好光景。一件粉色T恤搭配牛仔短裤的赵婷婷,一脸轻松地坐在天坛公寓里的体育亭,静静地敞开心扉,讲述着自己进入国家队以来一路上的点点滴滴……

  得知入选国家队,我放声大哭

  在地方队的时候,我们是不分单双打的。我自己是属于那种特点比较突出、缺点也暴露得比较明显的类型,不过当时我的技术还比较全面,实力也还可以。到了国家队以后,通过选拔,我进入了双打组。刚开始,我对双打的认识并不全面,此后便开始了对于双打项目的学习,从技战术到和搭档的配合意识等,我慢慢地进入状态。

  在正式进入国家队之前,我曾和张洁雯等几个年轻队员到国家队集训过两周,之后我们便回到各自的地方队等候通知。那时候,我觉得要是进了国家队,压力肯定比在地方队大多了,毕竟那里的层次最高、水平最高,所以小时候的我对国家队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害怕。印象中,当时我们八一队的领导对我说:“婷婷,已经给你买好了火车票,明天你要去北京报到。”而我的反应是:“啊?!”然后就哭了。

  一下子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我对身边的一切都感到极其的不安。从教练员到队友,每天见到的人原来都是遥不可及,而现在每天都会亲身面对,我感觉除了不适应还是不适应。自己只能万事小心翼翼。再加上刚到国家队的时候,在二队住的又是地下室,感觉很压抑,见到人的时候都会有点紧张。

  没有不切实际的奢望,走好脚下的每一步

  刚进国家队的时候,我并没有给自己特别大的压力,可能是年龄还小的原因,我当时也没有一下子想很远,觉得自己在同龄人中已经是成功的一员了,能够进入到羽毛球的最高“学堂”,更多的是开心。

  刚来的时候,我并没有给自己定很高的目标,还是把自己放在比较低的位置上。当时觉得自身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必须要把眼前的这条路先走好,然后才能自然而然地取得好的成绩。不可能说我现在明明是在这个位置,却要去看更高的目标,这样的距离在我眼中会觉得太过遥远,而且特别不现实。虽然那个时候,很多朋友都会送上美好的祝福:“婷婷,你都进入国家队了,将来就有机会成为世界冠军啦!”当然是有这种可能,但当时的我还是会觉得那样的善意祝福非常虚幻。

  生活中的我,也不会给自己制定每一步的目标。我是一个很随性的人,想到什么就会去做什么,不希望什么事情都把自己规定得很死,这是典型的射手座人的特点:不喜欢被束缚。就拿感情来说也是一样,人家都说谈恋爱要在一起,而我则是粘两天就一定要给自己放一天假的人,必须要有自己的空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段时间之后,人的觉悟就会发生变化,就会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特别是在国家队这个人才济济的团队中,就会去想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打上一队?什么时候有机会去参加国际大赛?什么时候能够成为世界冠军?那个阶段对于我来说,更多的感觉是憧憬。

  人生就像正弦曲线,有巅峰也有低谷

  1999年到2004年,对于我来说应该是很顺的5年。虽然换了3个搭档,但总体上说,自己也努力了,教练也给机会了,虽然每个环节都有一些磕磕碰碰,但在我看来都不是什么大的问题。

  比如我和魏轶力2003年第一次参加世锦赛,就取得了女双亚军;比如2004年参加了奥运会,虽然只拿了第四名,但是与我同龄的人中很多连参赛机会都没有。当时我对自己的羽毛球生涯有很多的憧憬,2004年奥运会后我根本没想过2008年有可能打不了,觉得自己虽然没有拿到奖牌,错失良机,但是也不能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那个时候的我会感觉一切来得太顺,看不到成绩之外潜在的东西。2005年我又被换了搭档,当时自己觉得很突然,事前毫无预兆,感觉很不开心,有一些委屈,心理有些不平衡。但是现在来看,正是那段时间让我得到了最大的收获,就是自己不放弃。

  2005年和魏轶力拆对后,我真的感觉看不到继续下去的路。我这样性格的人,你说要我混日子,我真的是做不来。虽然我有了些自己的想法,但是一旦进入训练场那个特殊的氛围,自己还是会投入其中,因为不投入的训练会让本身就枯燥的训练时间变得更加漫长无味。但是,每天在那里和以前一样辛苦地练习,却又看不到机会,我便没有了前进的动力,变得很消沉,甚至和分管我的教练也说过不想练的话。很庆幸的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一直没有放弃。当时,我的想法也挺简单,就是当以后回忆自己的打球经历时,不会因为自己的放弃而感到后悔。正是这样的一个信念让我一直坚持,让我从2005年底开始,经过一年的坚持,慢慢地走出了最痛苦的那段时间,也让自己慢慢成熟起来。

  那一年有很多朋友安慰我“想开一些,一切都会好的”,包括我的教练、以前地方队的教练以及家人、队里资历比较老的队员等等,他们都一直给予我意见和帮助,是他们给了我一个良好的氛围。不过我没有和他们细说过这一年中发生的那些琐碎的事情,我觉得讲多了只会增添他们对我担心。这样的经历,让我真真正正地明白,人生中有些苦一定要自己品尝了,才能明白其中的道理。

  当时我的教练给了我很大的安慰,遇到什么事他们都会和我聊聊,平时在训练场上也一直对我很关照。虽然我没有参加大赛的机会,成绩排名不如从前,但是教练的做法让我感到他们并没有放弃我。

  这样的一年让我明白,一个人在低谷的时候更容易冷静,更能够看清楚自己,看清今后怎么去走脚下的路。

  从2006年下半年开始,我从将近一年没有目标的生活中完全走了出来,找回了专属于赵婷婷一个人的本色,在赛场上的冲劲和自己性格中的那股傲气又都回来了。在马德里世锦赛前的香港公开赛上,我和郑波获得了混双冠军,这是我结束低迷期后的一枚证明“我能行”的金牌。

  生活中总是充满惊喜,但更大的惊喜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我和杨维正式开始配对是在2007年超级赛马来西亚站之后。虽然此前听到了一些传闻,但当时我并没有想太多,只是想把眼前的路走好,让自己强大起来,如果有机会出现,不要因为自己的实力不强大而错过。

  当我听教练跟我说可能会给我换搭档时,我又一次感觉紧张了。毕竟当时的我是在一个什么都不在乎的状态,我甚至可以和每个人说不是我没有实力,而是我没有机会。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机会毫无征兆地从天而降,这个机会是我渴望已久的,但同时我也十分清楚,这个机会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这样的机会是一个天赐良机,但同时又可能是另一个致命的诱惑,于是我再一次地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带着这样复杂的心情,我和杨维首次搭档参加了瑞士公开赛。那次比赛,虽然我们取得了冠军,但我却有不能放开打球的强烈感受。我并不是一个容易紧张的球员,但是瑞士公开赛让我感受最深的就是“紧张”二字!场上我不断告诉自己不能输,因为机会握在自己的手中,如果输掉比赛,那谁都不能去责怪,只能怪自己。出征前,田导(田秉毅)曾和我说:“这次瑞士公开赛不要想法太多,教练只是想看看你们两个人配合的情况,不一定要拿冠军的。”但是这样的宽慰话在我听来一点也不轻松,因为我不可能真的只是去打打,看看行不行。

  比赛结束后,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打完的,只记得在场上就是球来了我就去打,尽量去跑,思路并不清晰。之后的新加坡和印尼两站公开赛,虽然我们没有拿到冠军,但是赛后我已经可以认真思考比赛中自己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这是我很久都没有做过的事情了。

  这样的好状态伴随我来到苏杯赛赛场,在格拉斯哥,有记者问我:“赵婷婷,你三次参加苏杯,这次作为绝对主力参加有什么特别的感受?”还有记者会问我:“作为中国队的第一女双参加苏杯,你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对于这些问题,我并没有感到什么压力,甚至和记者开玩笑说:“在荷兰苏杯的时候,我也算得上是主力呢,只是没有派我上场而已嘛。”在我看来,只要我上场,我就会拿下那1分,至于是不是第一双之类的,都没有去考虑,可以说我是以轻松又自信的心态顺利完成了苏杯任务。

  2008年奥运会,这么远,那么近

  在我的羽毛球生涯里,已经换过了不少搭档,对搭档我有自己的理解。在我看来,搭档最重要的就是两个人把问题说清楚,及时沟通,但是一定要把握好一个距离。双打就是双打,始终不能把两个人合二为一,要保持好每个人各自的特点,不能说为了迁就对方而失掉自己原有的特点。场上的两个人处在平等的位置上,不然相对弱一点的一方很容易在心理上有负影响。只有在平等的前提下,两个人去发挥各自的特点,球打出来才能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效应。

  现在,我有了一个很好的机会,但是还要看自己如何去把握,因为距离2008年奥运会只剩下300多天了,谁也不可能知道会发生什么。要求不一样,心态就会不一样,我不能一下子要求自己怎么样,只能是在现有的时间内把细节上面的东西处理好。

  2006年时,2008年奥运会对于我来说很远很远,因为当时的我觉得那是和我无关的一件事情,我会和我自己说:2008年和我有什么关系嘛?!我有什么希望嘛?!所以当时真的是对奥运会特别不关心。但和杨维成为搭档之后,我觉得机会又来了,可以朝着奥运会这个目标去努力、去追求了,现在的我真切地感到:2008年原来和我是这样的亲近。

  在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赵婷婷告诉了我另外一个让人欣喜的好消息---作为军人的她,将在今年八一建军节那天,被授予南京军区劳模称号,在体育界的女军人中,她是唯一的一名。在结束采访后,一场暴雨过后的北京,天空中出现了一道清晰的彩虹,这似乎在告诉着每一个听完赵婷婷故事的人:执着的坚持一定能够感动上苍,在雨过天晴之后就会出现一道绚丽的彩虹。(《羽毛球》独家提供 文/于小璇)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