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备战 > 大陆
赵蕊蕊:怀感恩之心 圆奥运之梦
 

2007-09-11 16:15:59
华夏经纬网

  新华社记者王镜宇朱峰

  赵蕊蕊的奥运经历像一段传奇。2000年,初出茅庐的赵蕊蕊与悉尼奥运会擦肩而过;2004年,右腿严重受伤的赵蕊蕊奇迹般地搭上雅典奥运会末班车,又在奥运会首场比赛再度受伤,至今未能复出。

  2008年北京奥运会,赵蕊蕊能够实现心中的梦想吗?

  “我真的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怎样,但是我起码可以对自己说‘我努力过,争取过,坚持过’。”1999年10月,年仅18岁就成为国家队主力的赵蕊蕊在训练中右膝半月板撕裂。这次严重的受伤,使她最终失去参加悉尼奥运会的机会。

  “那次受伤对我打击不小,自己也消沉了一段时间,”赵蕊蕊说,“2000年5月,队友们去打(奥运会)落选赛,我回到八一队,整个人一点劲都没有,打一局比赛就觉得特别累。爸爸跟我说,‘你这是心里累’。”

  由于情绪低落,赵蕊蕊在八一队的训练也不理想,后来队里索性让她回家呆了几天。那段日子里,她“没少哭”。不过,她也常想,自己还年轻,还有时间。自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对4年后的雅典奥运会充满了期待和盼望。

  2001年,陈忠和走马上任,执掌中国女排帅印,日益成熟的赵蕊蕊也坐稳中国队主力副攻的位置。2003年,中国女排连夺世界女排大奖赛和世界杯赛冠军,赵蕊蕊的表现和状态也达到自己职业生涯的巅峰。

  然而,命运跟赵蕊蕊开了个玩笑。在2004年初的漳州集训中,赵蕊蕊再次重伤,本来越来越近的雅典之梦忽然间变得无比遥远。“刚受伤的时候,觉得像在做梦。我想,这不是真的吧?”赵蕊蕊说。

  当时,她看见了自己的骨折,还听见啪的一声,然后便喊“我腿折了”。倒在地上,赵蕊蕊开始抽泣,但是眼泪并没有马上流下来。可能因为伤到神经,她的右腿膝盖以下是麻木的,不觉得疼。过了一会儿,疼痛猛烈来袭,眼泪夺眶而出。被送到医院之后,赵蕊蕊觉得“天塌下来了”。

  突如其来的重击,让她难以接受。当有关领导、教练们紧急研究治疗方案的时候,赵蕊蕊不愿一个人呆在病房,她牢牢抓住闻讯赶来看她的青年队蔡指导的手,不让他走。“我疼得受不了,”赵蕊蕊说。“我知道你的心里比骨折还疼,”蔡指导说。话音未落,赵蕊蕊哭得愈发厉害……

  要做手术了,赵蕊蕊因为难以忍受的疼痛不让大家动她,甚至有点歇斯底里。无奈之下,医生在手术开始前就给她打了杜冷丁——此前赵蕊蕊为坚持训练连续服用药效最好的止疼药,那时候再吃已经不怎么管用了。医生给赵蕊蕊注射麻药的时候,很难找到血管,因为她很紧张。赵蕊蕊也巴望医生赶紧注射进去,这样就不疼了。她说:“你们先把我全身都麻醉了再抬到手术床上,怎么折腾都行。”本来医生看着赵蕊蕊两眼无神,瞪着天花板,担心她神志不清。听她这么说,才松了口气……

  手术之后的康复训练,赵蕊蕊一直跟时间赛跑。2004年世界女排大奖赛合肥站比赛期间,赵蕊蕊伤后首次跟队训练。当时中国队阵中共有13名球员,赵蕊蕊意识到“我的名字上还没有打标记,而且我落选的可能性大”。去雅典?还是不去?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给那些位于奥运名单边缘的运动员带来的内心煎熬,只有当事人自己能真正体会。

  大奖赛总决赛在意大利举行,当队友们去场馆训练时,赵蕊蕊默默在碧蓝的亚德里亚海之滨进行恢复训练,企盼着奇迹的出现。雅典奥运会临近,中国女排在波兰进行热身赛。“第一场我上了一下,第二场陈导说让我先打,我觉得这可能是我最后的机会啦,”赵蕊蕊说,“打了两局多,陈导说还可以,基本上可以跟上队伍。那时我的心里终于有了点底,觉得至少可以去雅典打个替补啦。”

  雅典奥运会中国队首战美国队,陈忠和出人意料地让赵蕊蕊首发。更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比赛开始不久,赵蕊蕊的伤腿再次受伤,只能彻底退出。中国女排最终夺冠的时候,赵蕊蕊坐在场边为队友助威。

  “中国队夺冠我还是很开心。决赛我在现场都不敢看比分,老是问领队几比几。夺冠之后,我竟然激动得站了起来(当时她的伤腿不适合站立),自己当时都不知道,”赵蕊蕊说,“我几次受伤的时候,有人说我可怜,但我觉得自己不是个可怜的人。后来,又有人说我这个冠军拿得轻松、容易。我说,相信没有一个运动员愿意以这种方式拿金牌。”

  2004年之后,赵蕊蕊一直在努力康复,希望早日复出。但是,她复出的时间一再推迟。今年年初,赵蕊蕊赴美检查伤势恢复情况时,发现原来的伤处还是没有长好,只得再次进行手术。北京奥运会还有不到1年就要开始,留给赵蕊蕊的时间已经不多。尽管复出之路如此艰难,赵蕊蕊说她并不后悔。“要是医生说不行,我也就不练了,毕竟身体是最重要的。但是,医生一直没有宣布‘死刑’,我就要努力,队里还有各方面也在为我恢复创造条件。2004年,伤口看起来长得很快;2005年拆钢板,我觉得松了口气——它一直是心里的一个负担,现在终于可以靠自己的骨头长啦;2006年恢复不错,跟队练得也不错,没想到这次去美国检查,原来的地方还是没有长好。”赵蕊蕊说。再次进行手术,赵蕊蕊是一百个、一万个不愿意。好不容易把钢板取出来,又要往骨头里钉钉子,实在难以接受。但是,最终还是觉得做手术可能会更好一些,而且只有这样才能保留复出的希望。

  距离在美国的手术,已经有7个月左右。现在,赵蕊蕊已经可以做简单的跳跃动作,但也仅此而已。美国的医生说,疲劳性骨折恢复相当慢,外面可能看上去长好了,但是里面还没长结实。究竟需要多久才能完全长好,赵蕊蕊自己也不清楚。而且,手术之后必须从头康复,要经历整个的康复过程。

  赵蕊蕊说,她真不知道最后能够恢复到怎样,能否达到比赛需要的能力和状态。但是,不管结果如何,重要的是过程。“奥运会是一个运动员的最高殿堂,是一个梦。不是每一个梦都会实现,都能美梦成真,但起码我努力过、争取过、坚持过。”她说,“金牌只有一个。但是,那些在奥运会上失败的人不属于失败者。有的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没拿到金牌,但他们的拼搏和坚持得到更多的称赞。奥运的精神就是在没有希望的时候超越自己,创造希望,这种感觉是最美妙的。2004年奥运会,我参与到其中,可是参与得太少。正因如此,我更渴望去2008年奥运会,我梦想到球场上和大家分享那种感觉。”

  排球生涯的曲折经历让赵蕊蕊对人生有很多感悟。她说:“人生只是一场戏,每个人只是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我觉得,没有什么是人承受不起的。有朋友跟我说我很坚强。我跟他们说,如果你碰上类似的事,你也会这么坚强的。”在北京康复的日子里,赵蕊蕊一次去外面吃饭偶然结识了一位患有癌症的朋友。赵蕊蕊说:“她面对的是生死,可能第二天人就不见了。我面对的只是能不能打球,我们失去的东西不一样。人经历过大的事情之后,心态会归于平静。”

  跟记者聊天的时候,赵蕊蕊偶尔往嘴里扔一点零食。“不怕长胖吗?”记者问。“很快就会在训练中消耗掉啦!”赵蕊蕊说。

  赵蕊蕊说,自己现在的心态调整得比以前好,她总是努力告诉自己要多想些乐观积极的事情。

  “想想要做一个感恩的人。早上醒来,今天是个晴天,我还活着,能够呼吸新鲜的空气,就挺好的。有一颗感恩的心,就不会觉得有那么多事情是和自己过不去。”(完) 

  本文来源:新华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