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备战 > 大陆
笑帅陈忠和戴镣铐 舞向2008年北京奥运
 

2007-11-09 13:11:39
华夏经纬网

  “闽南人风行的‘斗鸡’比赛,至今还都是斗到‘身倒鸡死’,鸡主人才会认输。这种比赛很残酷,斗鸡全身伤痕累累时,主人们还给它灌上人参汤,令其再战。直至瞎眼或倒地,才会罢手。所以,闽南人‘好斗不认输’的性格是很典型的。有人说,我属鸡,潜在着斗鸡的性格。”——陈忠自传《笑对人生》


                陈忠和笑对人生

     日本,全世界的女排强手正在为2008奥运入场券拼杀。北京,中国主帅陈忠和打点行装之后,于上周前往日本世界杯充当“间谍”。由于以东道主身份自动获得参赛资格,陈忠和这次出访也许是最轻松的一次,但也是最特殊的一次——这个秋天,并不是奥运周期的开始。但在一阵阵凉意袭来的时候,奥运会的火药味却真实地撩拨着陈忠和的嗅觉。这位奥运会卫冕冠军队主帅、这个肩负延续女排精神和神话重担的男人,一步步地走向那个战场:“夺冠军难,保冠军更难”。接近陈忠和的人说,此刻的他,就像一个戴着镣铐的舞者,压力重重,但只能前行……

  雅典之后,压力接踵而至

  “在2006年是一个总的爆发,每次见到陈忠和,都能感觉到他心事重重,世锦赛前我和他聊天,他自己直言队伍的状况比2001年刚刚接手的时候还要差。”——《北京青年报》记者李晖

     讲述陈忠和的现在,需要先回头看看过去的几年。

     2004年,雅典夺冠,中国女排进入新的备战周期。几乎从那时候起,老队员没状态、新队员缺经验、伤兵一个接一个地倒下。陈忠和再度陷入了空前的尴尬之中。《北京青年报》的资深记者李晖介绍说:“出于感情上的原因,陈忠和又招回了那批老队员,现在看来,当时的这一做法是非常错误的。”

     2006年,世锦赛输给荷兰队,中国女排最后竟然只能凭借小分挤掉德国才勉强晋级八强。“走出赛场,他点了一根烟,我就站在他身边,他愣是抽了半根烟一句话都没说,谁都能看出来他当时的压力。”

     2007年,冯坤、赵蕊蕊飞赴美国进行手术,让陈忠和在派兵遣阵上更是捉襟见肘。在世界女排大奖赛的分站赛中,中国女排状态低迷,最终若不是凭借东道主身份,险些无缘最后的总决赛……

     雅典奥运会后陈忠和与排管中心的合约已经到期。但当时队员们对陈忠和说:“陈指导,你要干,我们就跟你干到08!”

  我本善良,宁愿镣铐缠身

     陈忠和解释说是压力太大导致军训时走神开了小差,眼下需要他考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吃饭、睡觉甚至走路的时候他都没办法安下心来,走神的事经常有。”——《东南快报》记者黄贤文

     2005年初,女排开始了备战2008年奥运会的新一期集训,开始阶段是军训。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军训,但是陈忠和却洋相百出。在第一天上午的“立正稍息”训练中,陈忠和总是比队员们慢半拍。这让教官不得不几次提醒纠正。在随后的队列行进中,陈忠和甚至出现了左手左脚的低级错误。

     《东南快报》记者黄贤文回忆说,“军训结束后,陈忠和解释说是压力太大导致他走神开了小差,眼下需要他考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吃饭、睡觉甚至走路的时候他都没办法安下心来,走神的事经常有。每天的训练计划,队员的伤病恢复情况,队员每天的生活起居,他都要考虑、安排和过问。他说现在是二次创业,一切从头开始,从零出发,所以特别重视。”

     但是,经历过多年风雨的陈忠和早已学会了适应,即便有不认识的人发短信骂他,他也能做到一笑而过,“我无所谓,曾经那么多压力都过来了,我早就习惯了,在一天位就干一天事,别的不想管也管不了。”

     激流勇退,是大多数“聪明人”会选择的告别方式,在这一点上,陈忠和难免显得有点“傻”,“如果排管中心还继续信任我,那我还会继续带领中国女排继续前进,我希望带中国女排再搏一轮,老女排五连冠的辉煌也是我的目标,而且2008年奥运会的金牌对我更有挑战性。”

     在李晖眼里,陈忠和是一个善良的人,“正是这种善良,又让他背上了新的 镣铐。”李晖说。

   减压秘诀香烟、浓茶和微笑

  “陈忠和喜欢打扑克,打得还挺好。他的特点是打赢了大笑,打输了也笑。”——陈忠和插队旧友郭柏川

     陈忠和爱抽烟,并且专门吸闽南话所说的 “厚烟”,有个球迷叫“婵娟”的,在网上为陈忠和献上一首打油诗,题名为《少帅陈忠和》。

  “吐纳风云观烽烟,品茗帷幄发奇想。 赏榕定夺腾飞策,排坛华山好论剑。”

     其实大多数时候,香烟,只是陈忠和用来排遣压力的工具之一,即便是在球队最困难的时候,陈忠和也很少在外人面前愁眉紧锁,烦得不行的时候,他总是点一支烟或者泡一壶浓茶,在香烟腾起的氤氲中,咂摸着苦涩的茶水,默默地思考。

     2002年8月,陈忠和带队出征女排世锦赛。为了避免和强敌交战,陈忠和想到了“田忌赛马”式的棋高一着,但是他却没有想到,一场“让球风波”就此产生。很快,中国女排的“放水事件”就成了本届世锦赛上的头条新闻之一,陈忠和也被归入了“另类教练”,而中国女排在半决赛中不敌意大利,无缘决赛……

     李晖回忆说,“赛后,中国队的姑娘们都哭了,只有陈忠和还一如既往努力地笑着。”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笑容是多么地牵强,多么地艰难。

     招牌式的微笑,几乎就要成为陈忠和的标志,但是他“笑面人生”的态度,却可以追溯到很早很早。

     1976年,陈忠和和那个年代的大多数青年一样,下乡做了知青。他到现在还记得,他当年下乡的地方,叫做“秋租农场”。面对艰苦的知青生活,陈忠和一直都很乐观。郭柏川是老陈当年一起插队的知青,在他的印象中,陈忠和从那时起就是一个爱笑的人。“陈忠和是乐天派,他不管干什么农活,都是有说有笑的。一日三餐,就着食堂里的粗茶淡饭度时光。白天,他和农民一样,面对黄土背朝天,耕地种粮。晚上,他和大家一样,守着烛光打扑克,或者谈天说地。对了,陈忠和喜欢打扑克,打得还挺好。他的特点是打赢了大笑,打输了也笑。”

     在陈忠和家的茶室里,摆着一堆色泽各异、雕刻不同的寿山石,几年前老陈染上了“石瘾”,并且一发不可收,以至跟着队伍满世界跑,他的行李里总少不了两样东西,那就是茶叶和寿山石。一到驻地,陈忠和总是习惯性地先把石头摆在办公桌上,到紧张的时候就坐下来,一边喝茶一边抚摸那几块精美的石头,“感觉就会轻松许多,既能养石又能养性,也是缓解紧张训练的一个好方法。”陈忠和说。

  ■巅峰对话

  女排不是生活全部

    问:作为奥运会卫冕冠军队的主帅,是否现在感觉很有压力?

    答:其实这个压力从2001年到现在也没有间断,因为这个队伍国人非常重视非常喜欢,毕竟算是一个名队。

    问:现在和雅典奥运会前相比,哪个压力更大?

    答:当然是现在,毕竟奥运会在自己国家举办,不过好在中心并没有给我们太重的指标。

    问:压力这么大,您是如何调节的呢?

    答:这么多年了,就是心态好一点吧。现在我总是随时提醒自己,认真做好每一天,其他的不去多想。

    问:听说您有些爱好来帮助您排遣压力?

    答:倒也不是什么特别的爱好,就是喝喝茶、抽抽烟、玩玩石头,人不是机器,还是要自己调节的。

  屡经磨难,才让他能够直面压力

     哥哥死于车祸,妻子撒手人寰,母亲突然瘫痪,父亲突发脑溢血去世,家庭变故,一次又一次重重撞击着这个闽南汉子的心灵。

     当被问及为何能在巨大的压力下保持工作热情的时候,陈忠和不假思索地说,“我经历过的灾难太多。”

    陈忠和的老家,在福建省龙海市石码镇一条古老的闽南老街上。

    由于是家里最小的儿子,陈忠和从小就享受了来自父母和兄长们更多的关爱,生活的重担没有早早落在他的肩上,受父亲的影响,他还爱上了排球运动。

    1977年,乐观的陈忠和从插队的农场借调到省队,本以为总算是熬出了头,但是,生活并没有因为陈忠和的乐观而变得简单,接踵而至的家庭变故,一次又一次重重撞击着这个闽南汉子的心灵。

    生活是不幸的,但陈忠和又是幸运的。姐姐、姐夫主动承担起了照顾家庭的责任,在父亲去世后,他的二姐办理了退休手续,全职在家看护母亲,只是为了给弟弟减轻负担。

    像陈忠和一样,二姐陈淑丽也是一个朴实、爱笑的人,笑起来的时候,两姐弟简直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在陈家,狭窄、陡峭的楼梯让我们小心翼翼,而陈淑丽每天就是这样抱着妈妈上下楼,料理着老人的吃喝拉撒”,北京电视台记者余快回忆起在陈家采访的经历,还不住摇头。

    “他真是很辛苦”,这是陈淑丽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其实,作为姐姐,弟弟身上的担子她最能体会,“弟弟怕我太劳累,说要再请一个保姆,我算了算,一个月要700元,我就不同意,况且妈妈只要我一个人照顾,就连大姐也不行。”为了让陈忠和能安心训练,每次电话里头,陈淑丽都会告诉弟弟“妈妈和家里都很好”。就在悉尼奥运会前、父亲去世的时候,陈淑丽也是强咽下眼泪给弟弟报了平安。“爸爸去世,我们一直在哭,可是接到忠和的电话,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镇定地告诉他,现在爸爸没事了,让他不要担心。”

   否极泰来雅典成功寓意人生

  “雅典奥运会的决赛应该是值得回忆的,有时候想想,挺后怕的。奥运会前那段时间的确很难,我也想过辞职,我感觉对不起大家,她们跟我辛苦了4年,却没有好成绩回报她们,说不过去。” ——陈忠和

     从中国女排的第一任陪练员走到主帅的位置,陈忠和用了22年时间。在得知自己将出任中国女排主教练职位后,陈忠和说自己好像也没有更多的激动,那一刻,他似乎已经预感到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身上的担子很重啊。”

     2002年 “让球风波”过后,陈忠和又率领中国女排开始了新的备战。2003年,中国女排接连获得了瑞士女排精英赛冠军、世界女排大奖赛冠军和女排世界杯的冠军。

     回忆起女排世界杯夺冠夜,陈忠和笑了,“那天全队睡得最香甜的据说是我,我那天回到房间,一头就倒在床上,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起床以后,陈忠和才发现,几乎所有队员们都一夜未眠,“太激动了。”

     但是生活就是这么爱和陈忠和开玩笑,雅典奥运会前,中国女排突然又跌进了谷底,绝对主力赵蕊蕊的骨折让陈忠和顿时乱了方寸。失去了赵蕊蕊的中国女排好似失去了主心骨,在2004年的精英赛和大奖赛等一系列比赛中接连失利,陈忠和再次陷入了重压之下。带不带赵蕊蕊打奥运会,这个问题困扰了陈忠和很久,不过7月之后赵蕊蕊状态的逐步回升,最终让陈忠和将赵蕊蕊的名字加入了征战的名单。

     很快,陈忠和就发现了自己这个决定并不正确,赵蕊蕊在雅典奥运会上旧患未愈又添新伤,好在小将张萍表现出色,最终陈忠和仍然带着他的队伍站上了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拿下了当届中国代表团唯一的球类团体项目金牌。

     但是今天,陈忠和和他的女弟子们依然很辛苦,肩负的压力却更大。正如陈忠和自己所说:“得冠军易,保冠军难。”虽然人们会记得是陈忠和将中国女排重新带回巅峰,但一旦失手,他也会成为千夫所指的责任人。面对这种只许成功不能失败的压力,陈忠和的回答是:“认真做好每一天,其他的不去多想。”

  本文来源:竞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