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备战 > 大陆
四大因素制约中国花游队 俞丽详解为何远逊日本
 

2007-12-14 09:32:18
华夏经纬网

  这是一个含蓄而内敛的民族,这是一支优美而自信的队伍。她们,是美丽的精灵;她们,是艺术的化身;她们,是水中的精灵。她们是中国花样游泳队。

  从1982年中国成立第一支花样游泳考察组到如今的亚洲冠军、世界第四,游泳运动管理中心水球花游部主任俞丽见证了中国花样游泳从无到有,从落后再到如今的“一路小跑”。在谈到如今中国花游的现状时,俞丽仍然谦虚地表示:“现在整个花游的整体训练水平都得提高,包括基本功的训练、动作的编排,还有整个训练的思路。另外,艺术表现力方面也得加强。”

  俞丽的一席话,点出了中国花样游泳目前最需要改进的地方。在这个集技巧、力量和艺术的运动上,中国花游为何不艺术?

  “中国人本来就是一个含蓄内敛的民族,不是特别张扬,要在花游这个艺术表现力比较强的项目上展示出自己的东西,有难度。”——俞丽

  相对于欧美人的奔放,中国人从小接受的是儒家文化,以含蓄内敛静谧而著称。以中国的传统民族舞蹈和国外的芭蕾舞作为比较:中国民族舞蹈肢体经常处在一种扭曲状态,如勾脚尖、屈腿、兰花指等等,这些在中国人眼里充分表达了女性的柔美。而这些动作在芭蕾舞中则比较忌讳,芭蕾更讲求开、绷、直、立的轻盈飘逸。区域文化的差异导致了人们对于艺术表现的不同认识。

  花样游泳又被称作“水中芭蕾”,起源于德国、英国等欧洲国家。因此花样游泳基于西方文化的特点显露无遗。想要让中国选手完全以西方艺术表现力的方式来展现花样游泳,并让欧美国家完全接受,对于开展仅二十年的中国花样游泳来说,难度确实不小。

  “虽然日本人也是崇尚儒家文化的民族,但她们五十年代就开展了花游运动,我们比她们整整晚了三十年。”——俞丽

  说到中国花样游泳的起源,就不得不提到邻国日本。1982年,在得知国际奥委会决定将花样游泳列为1984年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后,中国派出了考察组前往日本考察。当时,俞丽正是其中的一员。

  中国花游在起步阶段,人们并不是像现在这样称呼这项运动,而是称其为“韵律游泳”。据现在国家队教练郑嘉回忆,当时经常面临着没有教练的窘境,运动员们都是一边自己学,一边带更小的运动员。

  反观邻国日本,1954年就开始有了花样游泳。由于开展时间较长,通过打开国门——“请进来和走出去”的方式,向西方国家学习了不少花游运动的精髓。她们除了具有雄厚的技术实力基础、丰富的大赛经验和高水平的教练外,还具有对打分项目来说特别重要的优势——印象分。因此,日本的花样游泳在世界上都称得上是一流水平。

  不过去年的多哈亚运会,中国队首次在双人和集体项目中战胜了日本队,为今后的超越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花样游泳的艺术表现分评定上,动作的编排占60%,包括动作的多样性和创造性,水域利用的变化。音乐的运用还有表现方式占剩下的40%,你要让裁判感觉,这个音乐就是配你这个动作。而表现方式不一定是面部的,还包括肢体方面的展示。”——俞丽

  根据打分的规定,花样游泳的评分标准分为动作的难度、质量和艺术表现力三个方面。作为目前中国唯一一个执法过奥运会比赛的国际A级裁判,俞丽认为,动作的编排是艺术表现分的重中之重,只要动作编排好了,令人耳目一新,给裁判留下深刻的印象,自然会获得较高的分数。

  在俞丽的印象中,国外选手有几套动作的编排都令她印象深刻。“96年奥运会上,加拿大队把鲸鱼的叫声运动到了音乐中。鲸鱼叫声本来就很少听见,她们运动员也用海豚的动作来配合音乐。像这样不一定是很负责的动作,但是特别形象。”俞丽回忆道,“美国队曾经编排的一套名为‘奥林匹克‘的动作也非常具有代表性,她们每个运动员代表一项运动。还有俄罗斯队的水车,都让大家印象深刻。”

  近年来发展迅猛的中国队也有自己的代表动作。在最新一期的国际泳联花样游泳杂志封面上,就有一张图是中国花游姑娘们著名的“平板”造型:7名选手浮在水面上呈“平板”状,一名选手在队友们“筑成”的“平板”上翻滚。

  尽管有了自己的代表动作,但俞丽认为要想在北京奥运会上取得好成绩,动作的创新是必须。她透露,目前队里正在紧锣密鼓地编排新的创新动作。她说:“到时候一定会有一鸣惊人的效果。”

  “我们在对音乐的理解上和国外裁判有差异,每个裁判的音乐艺术修养也不一样,在打分的掌握上也不尽相同。不过,明年北京奥运会上继1996年奥运会后,将再次出现中国裁判的身影。”——俞丽

  花游项目具有人为打分的属性,如果“朝中无人”,将会增加中国队取得好成绩的难度。就在年初的世锦赛上,中国花游双胞胎姐妹“文婷组合”以1.167分之差落后于日本,屈居第四名。赛后,中国花游队主教练井村雅代直言不讳地指出,裁判打分偏低。

  对此,俞丽表示:“裁判对哪个队属于哪个档次基本上都是有共识的。在裁判的印象中,日本属于前三水平,要将它评为第四名难度很大。而且中国队属于后起之秀,一个队要想上升一个档次,必须在一个水平上保持一段时间在裁判的眼中才有提高。如果第一次亮相,不会给太高的印象分。”

  今年的世锦赛后,国际泳联特批中国有一名B级裁判升格为A级,中国也已向国际泳联提出正式申请。因此北京奥运会上,作为东道主的中国将有一名打分裁判。

  来源:华奥星空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