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备战 > 大陆
孟关良:不愿意丢掉奥运会这个机会 相信能蝉联
 

2007-12-17 09:33:19
华夏经纬网

  杭州西南150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名叫淳安的县城,“一城山色半城湖”的湖,说的便是县城里的千岛湖。随着旅游热度的升温,越来越多的游人在湖光山色间流连忘返,但吸引记者的却是千岛湖畔的国家水上训练基地,因为走进这里的同时也就走近了中国水军双雄———孟关良和杨文军。

  三年前,孟关良和杨文军在雅典奥运会上勇夺男子双人划艇金牌,这是中国水军的历史性突破。三年后的现在他们在做什么?2008年的奥运会上,是否还可看到他们两人搭档呢?

  孟关良简介籍贯:浙江绍兴生日:1977年1月24日身高:1.82米体重:88公斤项目:皮划艇静水主要战绩:

  孟关良于1994年进入绍兴市业余体育学校练习皮划艇运动,并于同年入专业队,一年后成为国家队队员。

  1999年,孟关良在全国冠军赛上夺得男子全能冠军和C1-5000米项目的冠军。一年后,获得全国锦标赛的C1-500米项目冠军。2001年,孟关良在全运会上蝉联C1-500米冠军。

  2002年,孟关良获得了釜山亚运会的C1-500米与C1-1000米项目的金牌。一年后在全国春季冠军赛的C1-2000米赛事中夺冠,并获全国锦标赛C1-500米与C1-2000米的冠军。

  2004年,孟关良与杨文军合作,获得了雅典奥运会的男子双人划艇C2-500米项目金牌,该枚金牌是中国在奥运会比赛中的首枚皮划艇项目奖牌。

  2005年,孟关良在十运会的C1-1000米项目中以4分06秒067获得银牌,又在C1-500米项目中再次不敌杨文军,获得银牌。

  三年来,孟关良的个人角色发生了很大变化,从运动员到官员———浙江省船艇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助理,从奥运冠军到为人夫、为人父。

  角色的多样化自然意味着责任的增加。平时只要可能的话,他要抽空调教浙江划艇队的小队员们,就在记者采访期间,他还从“个人经历”和“做人做事”两个方面入手对小师弟们进行了励志教育,“有了成绩,耳边听到的东西就会与原来不一样了,年轻队员往往在这个时候把持不住,多走许多弯路,而我就是想引导他们能够平和客观地看待周围的事物。”孟关良说与小师弟们的交流沟通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也是一份责任。

  而在家庭方面,孟关良颇感亏欠。雅典奥运会后,孟关良与原赛艇队的女队员徐锋月结为百年之好。今年的5月17日,儿子出生了,孟关良恰好在国外参加世锦赛,分身无术。孟关良说他在激动得好几宿没睡好觉的同时,心也快碎了。因为结婚后,孟关良只答应过徐锋月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她生孩子的时候,自己一定要陪在身边,为此,孟关良曾延迟归队,但娘胎里的儿子姗姗来迟。

  幸福降临的那一刻,铮铮铁汉的承诺却没有兑现。

  徐锋月进产房的时候偷偷把手机也带了进去。儿子降临,虚弱的徐锋月给孟关良发了一条很不完整的短信,“老,我生了一艘小划艇。”这不是什么“接头暗号”,而是徐锋月确实没有力气再多发一个字了,但孟关良一看就乐了,“老”是“老公”,“划艇”是男子项目,是儿子啊!

  这是属于孟关良的甜蜜时刻,说起儿子,孟关良会不自觉地露出憨憨的笑。“前两天见了一次面,第一次见面不认识我,多抱几下就有点认识了,第二天再见面,他就扑过来了。”孟关良说那一瞬间从未有过的一种幸福感袭遍全身。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感觉都那么美好,除了幸福还有担心。今年夏天在黑龙江海林基地夏训时,儿子病了,医院没有床位,电话中妻子急得直哭,孟关良恨不得插个翅膀飞回去,但还是分身无术。好在后来当地领导、朋友帮忙,让徐锋月带着儿子住进了医院,孟关良的夏训才得以继续下去。通过这件事情,孟关良明白了一个道理,为人父母,实际上就是一颗心从此有了另一份牵挂,不再安宁。

  这两天,儿子又因为感冒染上肺炎,妻子一个人在杭州的市一医院照顾孩子。记者在医院见到了徐锋月,说起孟关良,快人快语的徐锋月承认有过辛酸也有过抱怨,“夏天儿子生病时,我差不多有10个晚上没睡好,儿子哭,我也跟着哭……”但对于孟关良重新备战奥运会,当过运动员的徐锋月还是给予了充分的理解,“特殊情况嘛!没有办法,只能全力支持了。”可是竞技体育的不确定性毕竟很多,如果孟关良最终未能夺金,眼下的付出岂不是又白忙活了一场?对此,初为人母的徐锋月看得相当淡然,“竞技运动没有百分之百打包票的,他只要全力以赴就可以了。”

  千岛湖那边,孟关良因为儿子的病再次忐忑不安起来,但为了“过好奥运前的每一天”,孟关良说他不能请假,因为那样会“惊动北京”。不过,孟关良还是再次承诺,如果能够蝉联奥运冠军,他会把金牌挂在妻子的脖子上,他会马上回到杭州,陪陪娘儿俩。

  孟关良:过好每一天

  记者:雅典奥运会后,你一度退役,与去年相比,你已经瘦了很多,目前恢复得怎么样?

  孟关良:大概休了一年多,去年开始恢复,今年算是第一个冬训,应该说恢复得还不错。瘦不是问题,今年的冬训起步后,我还会更瘦。总体来说,我的目标很明确,也很坚定,就是要夺金牌,通过大量调查,再加上训练的系统化,完成目标还是有希望的。

  记者:就算夺金了,但对家庭是否会有一丝遗憾?

  孟关良:遗憾肯定有,但主要还得靠理解,没有家人的理解,我也不可能走到今天。同样,最终我即使夺不了金牌,但有了家人的理解,我也不会觉得遗憾。我想,对于家庭的亏欠,我还有机会弥补,但不参加这次奥运会,一辈子也弥补不了这个遗憾。

  记者:奥运金牌对你真的那么重要?

  孟关良:奥运会是最高的舞台,虽然我上过那个舞台,但这次舞台就搭在家门口,就看你如何展示了,谁都不愿意丢掉这个机会。

  记者:在重新训练之前,你是否想过生活、训练会压得你喘不过气来?

  孟关良:我已经想过,我能承受,所以眼下我会保质保量地完成训练。而更大的困难还在后面,这不是小困难,毕竟是奥运会,一定会有一段比较艰难的时期,这就看你怎么对待了。

  记者:冠军、父亲,对你意味着什么?

  孟关良:这是两种感觉,前者是努力,是成就,也是梦想;而后者则代表着天伦之乐,看到儿子,什么都不想了。

  记者:对于雅典奥运会,记忆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

  孟关良:应该是启航时的那次失误。我和杨文军抓空桨了,没有合桨,这是最忌讳的事情,到现在我也经常回想。当时我们比亚军选手只快了千分之七二秒,几乎同时撞线,由于启航时的失误,我们并没有想到会得冠军,当时那个后悔呀,要是没失误,不就是冠军了?但后来别人告诉我们真的得了冠军,那种巨大的喜悦一生难忘!

  记者:你还记得那天的日子吗?

  孟关良:8月28日,不会忘的。

  记者:备战北京奥运会,已经走到今天了,能够走完全程吗?

  孟关良:我一直有信心,也相信自己能蝉联冠军。目前唯一想的就是在仅有的200多天里,每一天的每一堂训练课都发挥最好的状态,做好每一天,不会有遗憾。

  记者手记

  孟/杨明年奥运有望再携手冲金

  三年前,孟关良和杨文军在雅典奥运会上勇夺男子双人划艇金牌,这是中国水军的历史性突破。熟悉内情的人都知道,他俩其实是一对性格迥异的人,简单地说,孟关良是右桨选手,外向豪放;杨文军是左桨选手,性格内敛。

  记者曾经希望按照传统思维来发现他们是否经常私下交流、探讨业务,甚至是否经常一起喝酒吃肉,并一度试图把他们描述成“主旋律式”的人物,但一番试探下来却发现这非常困难。目前唯一可以把他们联系在一起的仍然是2004年时的巅峰之作。

  三年过去了,孟关良和杨文军没有在一起合练过,但距离北京奥运会的时间越来越近,期盼值也越来越高,重新再把两人拴在一起这本身便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行将退役的孟关良说,这最后200多天,过好每一天,将来不留遗憾;而状态上佳的杨文军也表示,划好每一桨,自己还有上升的空间。

  那么,在明年的北京奥运会上,孟关良和杨文军重新配对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呢?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目前孟关良正稳步恢复状态,十运会后他休整了一年,去年秋天重返国家队,经过一年左右的恢复,他的竞技水平已接近当年的巅峰状态,在今年的一系列赛事中,他基本上都与宫拥军配对,并且具备较强的竞争力,但若想奥运夺冠,却无十足把握;而杨文军自打雅典奥运会后个人能力又有了大幅提升,单人成绩已稳定在世界前三名之内,已具备了冠军实力。

  对于杨文军来说,单人赛和双人赛一个都不想丢,但两项都参赛又会相互影响,造成体力、精力上的双重消耗,说不定一个都比不好,相比之下,还是参加双人赛更为稳妥。这看起来是一个两难命题,难以取舍,好在他们包括教练组还有时间去权衡和思考,到明年的六七月份间,皮划艇队才会最终上报参赛队员和配对组合。而更为重要的是,就目前的状态而言,如果必须选择一个把握最大的冲金点,不少教练认为孟杨组合应为第一选择。所以说孟关良和杨文军能否重新配对,尽管眼下还存有一定变数,但希望仍然较大。

  从雅典奥运会后,发生在杨文军身上的变化不小。据队里的人讲,杨文军成熟了许多,尤其是他的个人成绩突飞猛进,已然由“男二号”转变成了划艇队的“男一号”。

  2005年的世锦赛上,杨文军跻身前六名,而随后的两年,杨文军均在世锦赛上获得铜牌。个人成绩的迅猛提升,让杨文军也产生了更多的想法,单人赛?双人赛?还是两个都参加?这让杨文军费了不少脑筋,距离北京奥运只有200多天的时间了,始终也没有一个确切答案。杨文军勤于思考,既然暂时无法抉择,索性不去想它。于是,杨文军把更多的思考用于平时的训练。

  在采访期间,记者注意到,杨文军经常第一个下水最后一个上岸,“训练时间的延长并不仅仅意味着训练量的增多,实际上每一桨我都会用心思考,仔细琢磨,如何把桨的力量通过水的传递,让船速更快。”作为2008年中国皮划艇队的领军人物,杨文军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即使作为党代表参加今年的十七大期间,杨文军也是开会不忘训练,每天要在健身房里练上一段时间,用他的话说就是“拳不离手,曲不离口,我们运动员也是这样,一天不练自己的身体就能感觉得到”。

  水上基地的宿舍楼内,运动员们的训练心得都被贴在墙上,杨文军写的是:“认真训练是普通的训练,用心训练才是有价值的训练。”记者向杨文军探求个中深意,杨文军的回答言简意赅,“真正的运动员在训练时没有不认真的,但成绩不提高还是对项目规律了解不够所致,所以我每堂课都有思考,发现别人的优点,来对照自己,这就是用心的训练。”杨文军说他非常珍惜自己的运动生涯,因为有限,所以不想留遗憾。

  探寻杨文军的成长轨迹其实可以更好地诠释他的性格特点。小时候的杨文军不在父母身边,跟着奶奶长大,性格蛮开朗,但随着进入体校接受专业训练,艰苦的训练环境使快乐的童年一去不复返。对于自己的性格变化,杨文军也搞不清楚,“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内向的人了。”

  但反过来看,艰苦的环境也磨砺了杨文军吃苦耐劳的精神,他于1998年底进入江西省队,1999年正式从事划艇项目,只用了5年便拿到奥运冠军,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运动奇迹。也许是因为把太多的心思花在了训练之中,平时的杨文军不苟言笑。令记者印象深刻的是,在问到他是否会在奥运会结束后与女朋友结婚时,杨文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容里有对未来生活的一种憧憬。

  杨文军:划好每一桨

  记者:今天训练你又是最后一个回来,练得还不够?

  杨文军:这是因为有一个目标在,时间很短暂,自己也有紧迫感,我还想挖掘一些技术潜力。

  记者:雅典奥运会后,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地方?

  杨文军:从个人艇的角度讲,应该说我的成绩进步了,最近这两年,我与世界冠军几乎都是同时撞线,差距仅有零点三秒,但遗憾也在这里,就是尽管有夺金实力,但始终没有拿到冠军。

  记者:有人说你是划艇天才,对这种说法你怎么看?

  杨文军:我个人感觉天赋并不高,只是比较认真而已。天才,那是别人的感觉,我其实还是经常默默地抓自己,划好每一桨。

  记者:奥运日益临近,你个人究竟是想参加单人赛还是双人赛?

  杨文军:这需要认真分析,如果参加单人赛有把握,我会选择参加单人赛;但我也不想放弃双人艇的比赛,毕竟上届奥运会得了金牌。从我个人来讲,都很有信心,因为水平已到了那个层次,但这其中有很多因素需要考虑,如道次、天气、水流等等。

  记者:多哈亚运会上,你没有拿到金牌,当时媒体说是惨败,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杨文军:当时血色素太高,竞技状态没形成,水流也不好,我自己确实也有不足,但这些别人都看不到,只有自己知道。总之是太想拿金牌了,导致发挥欠佳。

  记者:别人都说你比较内向,好像不怎么爱笑?

  杨文军:我也希望笑,小时候也挺活泼,后来不爱笑了,可能是训练太用心了,从事这个项目就想把这个弄好。

  记者:作为奥运冠军,我知道你得到的回报并不高,比如物质奖励什么的,会有抱怨吗?

  杨文军:这不是不公平,这个项目就这个位置,国外也这样。在中国,我也可以理解,如果能够实现全面突破,我也希望划艇能成为热门项目,像乒乓球、跳水那样,但这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记者:你现在已经是划艇队的领军人物了,有人说是男一号,你怎么看?

  杨文军: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一号,但我有责任也有义务把划艇队的荣誉保持住。

  记者:你还记得雅典奥运会时你与亚军的差距吗?

  杨文军:千分之七二秒,只有那么一点点差距,激动人心,这一辈子都不会忘。

  记者:如果你在北京奥运会上夺金了,你还会继续练下去吗?

  杨文军:这和练不练没有关系,那要看自己的状态。

  记者:由于你的出色表现,有一家著名厂家送给你一艘划艇,对此你怎么看?

  杨文军:感觉不一样,那艘艇就像是自己的,那是人家对我的一种肯定,也让我对北京奥运会充满信心。

  杨文军简介籍贯:江西宜春丰城生日:1983年12月25日身高:1.77米体重:77公斤项目:皮划艇静水主要战绩:

  杨文军是中国皮划艇项目上的后起之秀,在2002年的亚运会上获得了男子C2-500米与C2-1000米项目金牌,一年后在世锦赛的C1-1000米项目中名列第7。

  2004年,杨文军与孟关良获得雅典奥运会的C2-500米项目金牌,这是中国奥运史上的首枚皮划艇金牌。

  2005年,杨文军在十运会上为江西队获得C1-100米和C1-500项目两枚金牌。

  2006年获得多哈亚运会C1-500米冠军。

  2006年和2007年连续获得世锦赛C1-500米铜牌。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