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备战 > 大陆
罗微:缺席奥运不是世界末日 不言放弃要追求新梦想
 

2007-12-19 10:48:50
华夏经纬网

  12月10日,北京迎来了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12月10日,罗微在温暖如春的海南重新回到了国家队的训练场上。

  尽管已经不是奥运备战的主力队员,尽管进行的只是简单的身体练习,但是罗微还是非常认真,“我从来不觉得我失败了,从这里上路,我有了新的梦想——实现大满贯。”

  微笑 无论是获胜还是失败,罗微脸上呈现最多的还是微笑。

  伤病 雅典奥运会之后,罗微的伤情加重影响了比赛的发挥。

  勇气 罗微放弃了退役的念头,她想要成为中国第二个大满贯选手。

  -尖峰对话

  “我学会了去乐观”

  竞报:最近情况怎么样?

  罗微:还是处于治疗腿伤的阶段,现在找到了病因,主要是血液黏稠度太高。现在对症下药见效比较快,治疗效果也比较好。

  竞报:重回国家队是什么感觉?

  罗微:挺开心的,但是刚开始的时候还是不太习惯。

  竞报:不习惯?

  罗微:对啊,毕竟离开小半年了,有点“自由散漫”了。

  竞报:听说在你养伤的这段时间,国家队好几次召你回队?

  罗微:嗯,是的,但是当时因为要治疗嘛,确实回不来,到这个阶段治疗的间隔时间长点了,我才主动要求回队。

  竞报:你现在在队里是什么身份?

  罗微:陈中的一号替补吧。

  竞报:从主力变成替补,自己心理上会不会有什么想法?

  罗微:刚开始就是不适应,心情很低落,常常对我妈发脾气。

  竞报:后来呢?怎么调整?

  罗微:也没怎么调整,这种事情就是靠时间,时间长了,很多东西想明白了,自然就好了。

  竞报:你明白了什么?

  罗微:以前我觉得自己是个悲观的人,在养伤这段时间,我学会了要摆正心态,乐观看事,慢慢就想明白了,即便说不能参加奥运会也不是世界末日。

  以替补身份重返国家队

  “这小半年我一直在治伤,现在又回到队里我觉得非常亲切。”

  12月9日,当国家跆拳道队的队员们从天津飞抵海口美兰机场的时候,他们在出口惊喜地看到了一张熟悉的笑脸——罗微回来了。

  尽管由于航班延误,到达海口已经是夜里10点多,但是见到久别的罗微大家却非常兴奋,一路的嘘寒问暖,让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显得并不漫长,午夜12点,他们终于来到了位于海南省万宁市兴隆的训练基地。

  罗微已经离开中国跆拳道队小半年了,这是她进入国家队以来时间最长的一次别离。

  2007年6月14日,是罗微终生难忘的一天。这一天,中国跆拳道队确定了2008年奥运会的参赛级别,而罗微所在的女子-67公斤级,却并不在其中。此后,罗微便离开国家队开始了系统的治疗,在这之前,她的腿伤让她在世锦赛中遗憾地与冠军擦身而过。

  “这小半年我一直在治伤,现在又回到队里我觉得非常亲切。”罗微笑着说。

  除了精神上的紧张,训练场上罗微也显得有几分“落寞”。由于小半年都没有参加系统训练,因此教练组并没有给罗微安排技战术训练,只是让她做一些身体素质练习。每天,罗微只是静静地坐在场边看队友练习,闲着无聊,便开始给场边的记者讲解起技术动作:“你看他,步法比较僵硬,金教练给靶的点都是他无法出腿的那个点。如果是我,我也会采用跟金教练一样的方法。”一边看,罗微一边侃侃而谈,“喜欢打中近距离的人,一定要具备能控制住对手的能力。喜欢打远距离的人,他的预判能力要很强,比如判断对方一被压肯定后撤,立刻就会采取上步横踢技术……”

  “看着他们踢得那么投入,我都想上去踢了。”罗微顿了顿,一脸羡慕地说。

  2004年,罗微随队来过一次海南,而一件意外的小事也让她把海南看做是自己的福地,“那次来的时候,我脚上长了好多小包,怎么治都消不下去,结果在海水里泡过几次之后,莫名其妙地就好了。”

  此次重返海南,罗微心情显得特别好,“能在这里重新开始上路,感觉很不错。”

  雅典奥运会后遭遇低迷

  “从雅典奥运会后,我的状态一直就上不去,这次眼泪,不是委屈,是着急。”

  罗微是陈中之后中国跆拳道的第二个奥运冠军。

  2004年,21岁的罗微代表中国队站到了雅典奥运会的赛场上,遥想3年前的那段经历,罗微笑了,“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我真的很幸运,这种幸运不仅仅在于能代表国家参加奥运会,还在于居然也拿了个冠军。”

  罗微说的幸运和一个叫黄敬善的韩国女孩有很大关系。2004年雅典奥运会之前,正处于巅峰状态的罗微充满了信心。然而就在此时,一匹突然出现的黑马动摇了罗微的自信,这匹黑马名叫黄敬善,被誉为韩国跆拳道的天才少女。奥运会之前,她一直被韩国队雪藏。临近比赛时,才突然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

  “当时我们对她一点都不了解,我们校长还有赵主任去现场看了她的比赛,听说看完之后,我们校长有三分钟没说话,然后赵主任问他,‘怎么样’,他说 ‘没戏了’。结果到雅典之后的分组抽签,我第一轮就抽到了她,当时我真的特别沮丧。”

  但是罗微并没有胆怯,针对黄敬善凌厉的攻势,罗微赛前苦练的前腿堵击战术发挥了作用,最终她以10比8将这匹黑马扼杀在了第一轮。“啃下这块硬骨头,后面的一切就显得简单多了。”罗微说。而事实上,挪威名将索尔海姆、波多黎各选手迪亚兹、东道主选手米斯塔基托也先后被罗微斩落马下,这个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的姑娘拿到了冠军。

  “直到陈教练把我抱起来的那一瞬间,我忽然间意识到,我的奥运会结束了,而我是最后的胜利者。”罗微说。

  从雅典回来,罗微感受到了压力,这种压力在她参加雅典奥运会之前从未曾体验过。“回来之后,大家看见我都说罗微你要加油,争取08年再在家门口拿个奥运冠军。”罗微说,其实也不光是别人说,自己从雅典回来也是这样想的,“2008年我正值运动的黄金年龄,再说又是家门口的奥运会,我自己也暗自告诉自己,‘罗微你要加油,2008年要再拿个冠军’。”

  愿望是美好的,但现实总是残酷的。让罗微始料不及的是,就在她自信满满开始备战新的奥运周期的时候,她的状态却一路下滑,落入了运动生涯的低谷。

  2005年跆拳道世锦赛,罗微被英国选手斯蒂文挡在了八强门外。比赛结束后,罗微坐在场边十分落寞,“无缘八强,我感觉天都要塌了,当时特别想哭,但是我不能,我不能让教练看到我流泪。”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罗微走到了教练身边轻轻坐下,“以前输了比赛都是教练哄我,但这次我去哄他,我想让他知道的是,我虽然在赛场上失败了,但是我的精神并没有被打倒。”

  但是,打击并没有结束。在05年的十运会上,罗微因伤没能参加比赛,“赛前就有人说十运会是奥运冠军的滑铁卢,但是我不信,结果没想到连场都没上去,这对自己又是个很大的打击。”

  2006年初的亚锦赛,罗微闯入了决赛,在加时赛阶段因为一个有争议的判罚,罗微又与冠军擦肩而过,当知道申诉没有成功之后,不轻易掉泪的罗微哭了,“从雅典奥运会后,我的状态一直就上不去,这次眼泪,不是委屈,是着急。”

  世锦赛落败导致无缘奥运

  “因为我知道我已经尽力了,但是我那个时候就想到,或许2008年的奥运会,正在离我越来越远。”

  “在我状态最差,心情也最不好的时候,教练并没给我任何压力,他们就对我说,我们允许你今年一直输,输吧,没关系,到明年再要求你状态要往好走,听了这些话,我的心里就踏实了。”罗微回忆道。

  2006年10月,全国冠军赛在武汉举行,在国家队的参赛名单中,并没有罗微。

  “那段时间,我突然觉得自己特别渴望去参加那个比赛,我找到陈教练,说我要去武汉,陈教练劝我说别去了,好好恢复准备亚运会,最终在我的一再坚持下,陈教练给了我参赛的机会。”罗微没有辜负教练也没有辜负自己,她在决赛中以7比5击败国家队队友王蒙利,夺得了她雅典奥运会后的第一个冠军。

  带着全国冠军赛的金牌回来,罗微说自己明显感觉到自己变了很多,“那一段时间我练得特别踏实,甚至比雅典奥运会前还要踏实,我感觉到,我的状态又慢慢回来了。”

  12月,罗微随队到了多哈,在赛前训练中,罗微因为腿部有伤,打了封闭,教练有些担心。“站在赛场上就是要打仗,紧要关头我不会因为小伤而受到影响。”罗微说得很自然。三场恶战之后,她带着伤腿终于拿到了她的第一块亚运会金牌。

  亚运会之后,罗微也一直不敢松懈,2007年5月,跆拳道世锦赛将在北京举行,由于跆拳道的奥运参赛级别将在同年6月公布,因此所有人都深知,这次世锦赛的意义已经超过了比赛本身。

  4月22日,罗微忽然感觉到小腿特别疼,走路非常困难而且情况在加重,不过大大咧咧的罗微也没有太在意,半天时间过去了情况越来越糟糕,“我感觉全身的血液全都集中在小腿了,特别胀痛,完全承受不住了。”

  这时距离北京跆拳道世锦赛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国家队教练和朱大夫商量后,辗转找到北医三院的田大夫。当时的处理是进行了核磁处理,打了一针封闭,抽了一管淤血。从那天起,头十天罗微每天都要吃4片止痛药,才能稍微舒缓疼痛,“出现这样的伤病大家都很着急,最着急的就是我自己。”

  但是,严重的腿伤还是影响了罗微的发挥,世锦赛上罗微只拿到了铜牌,从比赛台上走下来,罗微一直是微笑着的,“因为我知道我已经尽力了,但是我那个时候就想到,或许2008年的奥运会,正在离我越来越远。”

  不言放弃去追求新的梦想

  “我希望像陈中那样,拿到大满贯,现在,就差一个世界杯了。”

  罗微的第六感没有出错。

  “其实在公布之前,教练也曾有意无意给我垫过话,所以我一直就有这个心理准备,但是当真的公布的时候,我心里还是蛮难受的。”说起这个,罗微的眼角有些湿润。

  这个坏消息是罗微的妈妈告诉她的,“刚开始真的很不适应,那段时间特别郁闷,容易上火,一点就着,没少对我妈发脾气,但是我很感谢我妈妈,她包容了我当时的任性和固执,帮助我走出了那段低潮的时期。”

  更让罗微意外的是,在公布级别名单之后,总教练陈立人并没有找她谈话,“从我进队起,每次有什么心理问题陈教练都会帮我开解,他好像能读懂我的心思,即便我不说他也知道我什么时候心理有问题,但是这一次,陈教练一直都没有找我,后来我才知道,陈教练是为了给我充分的时间和空间,让我自己能解开思想上的疙瘩,只有我自己想明白了,才能丢掉这个包袱。”

  在名单公布后,很多人都劝罗微不如退役算了,毕竟奥运冠军也拿过,也没有什么遗憾了,这其中也包括她的母亲和奶奶,“她们的心情我很能理解,看到我的腿伤,她们确实很难受,但是我当时很坚决,我就说了四个字:‘决不放弃’。”

  由于不再是主力队员,罗微也得以有更多的时间去治疗腿伤。此后的几个月,罗微的“战场”从训练房换到了医院,拍片、打针、吃药、上各种治疗手段,罗微每隔一周就要去医院报到,而她的腿伤也最终确诊为血栓,找到了病因,治疗效果也大大提高。

  罗微说,从十几岁进入专业队到现在,已经很多年没有享受过这样闲适的时光了。在治伤的这小半年时间里,罗微有了更多的时间供自己支配,“这么多年在队里,没有什么时间陪家人和朋友,这段时间和他们一起,体会到另外一种生活。”

  2007年夏天,罗微穿上了喜欢的裙子,可以有时间游走在京城的大街小巷,“平时在队里训练没什么机会穿,现在可以过瘾了。”

  在罗微治疗期间,跆拳道队曾经多次邀她回队,12月9日,她终于在海南和队伍会合。这一次,她的身份是女子67公斤以上级的主力替补,而她的心中,又有了新的目标。

  “我希望像陈中那样,拿到大满贯,现在,就差一个世界杯了。”说这话的时候,罗微笑了,眼睛亮晶晶的。

  -记者手记

  微笑的力量

  李洁 跆拳道专项记者

  上一次见罗微,是在跆拳道队公布奥运参赛级别的第二天,在那天的通气会上,面对媒体,这个倔强的北京女孩微笑着说:“我不觉得参加不了奥运会就是我人生的失败。”

  半年后,罗微果然又带着微笑回来了,“我希望拿到大满贯,现在就差一个世界杯了,我不会放弃。”

  或许是出生时名字阴差阳错地被上户口的片警从“薇”错写成了“微”,就注定了罗微是个爱“微笑”的姑娘。2003年的德国,她第一次参加世界锦标赛,就获得了金牌。队友王朔对站在冠军领奖台上的罗微大叫:“罗微哭啊!”但她一直在笑。从那个时候起,罗微就学会了微笑着迎接各类赛事的考验。2004年雅典奥运会夺金,2005年马德里世锦赛止步八强,甚至是因伤在世锦赛上折戟,她都一直是微笑着面对。

  回忆起级别公布的时候,罗微的眼角微微有些泛红,但是她很快就稳定住了情绪,脸上重新挂上了微笑。

  罗微说,在世锦赛上无缘决赛的那个夜晚,当她手执铜牌一瘸一拐走出赛场的那一刻,她已经预想到了会有这样的结局,“说不难过是假的,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不能永远在难过的情绪中沉溺,我现在又回来了,带着新的梦想,重新开始上路。”

  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失去奥运会参赛资格的确令人沮丧,但是对于罗微来说,这并不能成为阻止她微笑的理由。她说得很对,生活很长,一次的挫折并不是生活的全部。能微笑,就有可能战胜一切。

  就在采访快结束的时候,窗外传来一阵歌声,我和罗微相视一笑,静静地听着:

  “阳光总在风雨后,乌云上有晴空,珍惜所有的感动,每一份希望在你手中……”

  来源:竞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