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备战 > 大陆
陈中:平静心态面对奥运 退役后想成为大学教师
 

2008-02-02 08:53:49
华夏经纬网

  《跆拳道》杂志,以下简称TKD

  TKD:我看过很多很多关于你的采访,但大都千篇一律,由此给我的感受是:你是一个很懂得辞令的人,要不,你就是一个真正不善言辞的人。

  陈中:我拿冠军的时候,媒体采访我,我说感谢所有人,他们会说你怎么那么官腔?为什么不说一些有个性的话?我感到很委屈:因为这是我最真实的想法啊!你们怎么就不能理解我?

  TKD:你怀旧么?

  陈中:很难说,起初我从来不想过去的事情,但这两年,我也开始尝试回忆过去,比如说,人人都说我某些地方好,我就会不自然地去考虑:哪些地方好?哦,知道了,那我以后就继续这些优点,这也算是一种总结。

  TKD:奥运会对陈中的意义是什么?告诉我你最功利的念头。

  陈中:2004年之前,我曾经并不想打,很多人告诉我,两届冠军和一届冠军完全不一样,能带给你的东西完全不一样,我去做了,但拿了冠军之后有个心理落差,那段时间我很迷茫,为此我也哭过,但现在就不一样了,我的心态平和了,我知道对于自己来说需要什么,需要怎么做。

  至于成绩,我想,如果拿到了,我会高兴,拿不到,我也不觉得太过分,毕竟我努力了。因为,我拿到了,会给我带来很多机会选择自己的方向,拿不到,我仍然会有很多选择的机会。

  TKD:对你的第三块奥运金牌,你是怎样去考虑的,你做了怎样的准备,什么是你最大的把握?

  陈中:成功的路其实笔直笔直的,目标就在那里,你一眼就能看到。路的两旁有很多东西,有金子,有银子,还有很多花草,如果你什么都想要,那会走得很慢,但如果你什么都不想,只是冲着目标而去,成功就会很快。有很多很聪明的女孩子,但是她们想要的东西有些多了。

  有一天,我妈妈给我打电话,问我为什么不去多参加一些公众活动?我说:不要再跟我谈类似的话题,我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我的训练和比赛上,不要用其他东西来干扰我。但我感谢我妈妈给我举的那个例子,虽然我的心情不平静了一下,但它让我重新审视了自己,也更坚定了不要金子银子的决心。

  TKD:对于绝大多数知道你的人来说,陈中就是跆拳道,跆拳道就是陈中,或者说,你是为跆拳道而存在的么?

  陈中:从小的时候,包括到现在也一样,妈妈就跟我说,你一天到晚就知道睡觉,醒着的时候也是睡眼朦胧,懒洋洋的,你怎么就能去练跆拳道,而且还能出了成绩呢?

  TKD:你对未来的期望值定在什么位置?

  陈中:我曾经很怕走入社会,因为一想到会遇到的事情和人,一想到要改变生活方式,我就感到陌生和无措。在天津(韩家墅训练基地)的时间,只要一长,我就会懒得出去。现在也在调整。

  TKD:终有一天陈中会离开赛场,也都说你最钟爱的,是希望能够成为一个大学教师?

  陈中:其实那些都是后来的事情,你知道吗,我的理想是像我母亲一样的工作,质检员,拿一把卡尺,每天上班,人家把产品拿过来,量一下,记个数字,走一圈下来,回到休息室,打会儿毛衣,中午回家给家人孩子做饭,然后下午回到单位再走一圈,再打一会儿毛衣,一天的工作就结束了,我好羡慕她的那种生活。

  TKD:让我们来做一个假设:给你一个12年前的陈中,当你的学生,给你12年的时间,你能让她夺得几届奥运金牌?

  陈中:我不会是一个好教练,因为好教练的标准,是要每天都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训练和比赛当中去,没有偷懒的余地,我干不了。我是一个懒人。

  我想,如果我去教人的话,我只会教人如何做人,技术上的授课技巧,不是我的强项。

  TKD:你是一个思想上的矮子,行动上的巨人?

  陈中:我跟随陈老师(总教练陈立人)十几年了,我们经常会意见不统一,当然,最终的受害者是我,呵呵。但他喜欢我,因为我虽然很不听话,但我有主见,我是那种如果想不通,我怎么都不会去做的人,但如果你能把我说通,我会干得非常好。

  TKD:你总说自己什么都不想,但人不是电脑,关的时候硬盘停止工作……

  陈中:训练的时候,我脑子里只有训练,休息的时候,我只想着睡觉,如果不睡觉的时候,我就想看电视剧,而且会非常盼望。我和我爸爸一样,喜欢看动物世界和历史题材的片子,这是一个很感性的事情。

  我用两天就学会了开车,但是不会倒车……

  TKD:都说你是一个很透明的人,没有什么藏着掖着的。

  陈中:我小的时候,大概8、9岁的时候,曾经想到过死,因为我那个时候想出来一个道理:人人都是被命运安排好的一个角色,生命的过程,就是去演绎这个角色,到了谢幕的时候都一样,所以早谢幕、晚谢幕也没什么区别,因此心想还不如早点谢幕。甚至,遗书都写好了,但始终没有勇气。

  TKD:你和郝海东一样,是一个否定主义者,无论说什么,哪怕是首肯的,第一句话也会是“不”,然后再说是。

  陈中:我可能习惯了这样。

  TKD:北京世锦赛前的称重,你很痛苦。

  陈中:那次称重是在下午,为了通过,我午饭吃了一座小山,然后又喝了好多好多水,多少?得有7、8瓶矿泉水!在上秤的时候,我强捂着嘴,胃里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已经顶到了喉咙了!真担心会喷到旁边工作人员的脸上……

  奥运会上我是+67公斤级,而世锦赛上我打的是+72公斤,我是那种瘦人体质,常年保持在70公斤左右,世锦赛是在夏天举行,那个时间,长体重对我来说是几乎不可能循序完成的事情。

  TKD:在韩国的时候注意到一个细节:队伍一起去超市买些应用的东西,你一直很关注价钱,并且几次嘟囔说好贵,但这是专款专用,又不是你个人掏钱,莫非说你是一个很会过日子的人?

  陈中:我对这个队伍的感情,应当说已经超出了一般人,这是我的另一个家庭,队伍花钱的时候,我会心疼,也会下意识地为队伍省钱,这都是不受理智控制的。

  对我个人来说,两块钱的耳环和两千块钱的耳环没有区别,我同样会乱扔一气,然后很多个日子找不到。

  TKD:在外教金荣稹的生日晚宴上,有教练过来敬酒,随口说了一句近年来最为流行的的“开心就好”作为祝福,但陈中对此有自己的看法。

  陈中:不是开心就好,你的快乐,其实取决于你给别人带来多少快乐。

  TKD:你对别人的好奇心理起止于哪里?

  陈中:我是这样的人——你让我花很多天送一个包裹去很远的地方,整个过程中,我都不会打开包裹看上哪怕是一眼。

  TKD:被欺骗的滋味是什么?

  陈中:别人,如果欺骗我,是我关心的人,我会很难过,不是的话,我不会放在心上。我只关心我的家人,手机对我来说就是摆设,因为我只会用它主动联系3个人——爸爸妈妈,还有家人。

  我对所有人都会很和善,但有自己真正的亲密朋友,过去的高月娥(前国家队员),我俩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不能说的话,可以互相花对方的钱,曾经有人尝试过凑过来,但是只过了两天就退开了,因为无法融入。

  TKD:说个八卦一点的话题,你宿命么?

  陈中:星座?我11月22日生日,正好是天蝎和射手之间,有的年份我就归前面的星座,有的年份我就算后面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看了,更何况我还是AB血型,更是比较复杂。

  一路过来,我觉得自己命真挺硬的,而且一路都有人帮我。

  陈中训练记

  在队医白大夫和陪练的陪伴下,陈中继续在她的三连冠道路上挥洒汗水和狞眉立目。

  她右膝的伤仍然是主攻的目标,主教练卢秀栋要求她单腿蹲起5次,每次蹲起过程10秒钟,用以强化右膝附近的小肌肉群,起到保护膝盖的作用,这可是个辛苦活儿。陈中噘了撅嘴,当听到“从左腿开始”的命令时,陈中甩着左腿开始耍赖:“这是好腿儿!这是好腿儿!”耍赖也没用。

  还真是,左腿蹲起对于陈中来说并不怎么费力气,但换到右腿的时候,周遭几个人的注意力明显集中了起来,也不再说笑,白大夫和陪练都把陈中的手搭了起来,陈中的汗水也偷偷地冒了出来。下蹲的时候还算顺利,起身的时候要了命了,明显能够看出陈中的支撑腿像过了电一样狂抖,她也从紧抿着嘴唇到启齿小声喊疼到大声惨叫起来!但平日里总是非常和气的卢秀栋语气强硬了许多:“还要慢!不许停!咬牙!坚持!”

  单腿蹲起3次做完,垫子上已然是点点汗滴,陈中一边擦汗一边讨饶似的求教练:“3次够了吧?”卢秀栋摇头,旁边,领队田爱丽笑眯眯地说:“你就做吧,每次耍赖不都没用么……”

  于是,又一次,周而复始。

  两小时后的晚饭桌上,陈中庆幸地说:“不错了不错了,现在还宽松了不少呢,要搁过去……”转头瞧见教练路过,一吐舌头,提高音量说:“吃饭吃饭。”

  本文来源:《跆拳道》杂志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