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备战 > 大陆
张怡宁:教练说我像刘翔 奥运不会做白日梦(图)
 

2008-03-14 09:22:52
华夏经纬网

 

  2008年终于来了,世乒赛团体赛一转眼也到了。从表面上看,张怡宁还是我们熟悉的那个波澜不惊的张怡宁,从容,自信——一种很独特的自信。

  不过,球迷们心里有点没底,因为一年多来,张怡宁的路确实走得有些坎坷。

  萨格勒布世乒赛单打半决赛,以0比4的尴尬比分完败于郭跃,这场比赛被本刊列为2007年的年度冷门;

  世界杯女团决赛第1盘,有“削球终结者”之称的张怡宁在场上一度出现了“短路”,差点儿被韩国削球手朴美英拉下马;

  2007年年底的国际乒联职业巡回赛总决赛女单半决赛,张怡宁以2比4输给了李晓霞;

  2008年第一期世界排名,张怡宁一直坐得稳稳当当的第一宝座,让位给了年轻的郭跃……

  于是,关于张怡宁,有一段时间里媒体上出现最多的标题是:张怡宁怎么了?

  在国家女队开赴广东中山进行封闭训练之前,本刊记者对张怡宁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专访。我们没有提及2月24日开打的世乒赛团体赛,而是跟张怡宁一起回首2007年,梳理了一遍她的困惑;展望2008年,说说北京奥运之前重点做些什么。

  张怡宁说她脑子里还没仔细想过北京奥运会比赛的场景。其实,雅典奥运会之前,她也没有想那么多。

  李指说我和刘翔很像

  《乒乓世界》:如何评价你的2007年?

  张怡宁:我觉得2007年还是收获的一年吧。雅典奥运会之前的路可能比较坎坷,到2005年完成大满贯以后路走得非常平坦。2006年的乒超联赛我输了一些球,状态有一些起伏。虽然2007年上半年自己输了一些球——对自己的要求偏松了一点儿,但下半年感觉自己的趋势还是向上的。

  《乒乓世界》:你所谓的“偏松”有多松呢?

  张怡宁:就是目标不是很明确,因为当时既有5月份的49届萨格勒布世乒赛,又有奥运会,目标不知道定在哪儿,不知道该准备近期目标还是远期目标。

  《乒乓世界》:在49届萨格勒布世乒赛之前想到自己会遇到很大的困难吗?

  张怡宁:有预感,但是单打打到第三名也没觉得有太大的遗憾,我觉得我真正去调状态的时候是世乒赛之前在奥地利集训时,属于临时抱佛脚,所以打成这种成绩也没让我觉得特别意外,可能媒体觉得出乎他们的意料吧。

  整个2007年的上半年,包括几站公开赛我的成绩一直都不稳定,其中还两次输给姜华珺。开始我觉得状态不好,可以去练,找找感觉,能好一些,但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训练上的东西和自己想象的总是不一样,觉得有好多技术不流畅。我进入一个混乱期,感觉打比赛总是在朦胧的状态中,好像是在窗户外面、门外面打比赛,没有一场球能让我全身心地投入进去。几次公开赛打下来以后,就开始觉得怎么回事啊?开始对自己产生疑问了。

  《乒乓世界》:在49届萨格勒布世乒赛前的封闭训练,你的状态就不好吗?

  张怡宁:可以说萨格勒布世乒赛前的封闭训练是我近几年来练得最差的一次。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目标定位不明确。一切事物在我脑子里都比较乱,目标的混乱,打法的混乱。我老是觉得就算49届世乒赛这个单打冠军我拿了,费了半天劲儿我赢了,可赢了又能怎么样呢?奥运会我也不一定能拿。

  还有就是自己打法的更新,更新以后不知道是拿自己特长的东西跟人打,还是拿“特短”的东西打,我总是用一种特别乱的角度去跟人打比赛,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手段得分。

  《乒乓世界》:封闭训练的时候烦恼过吗?

  张怡宁:烦恼啊!虽然我也按质量练,但总觉得训练精度,或者说训练过程达不到特别好的状态。包括队内比赛,开始还都看不出什么问题,打一些让分的球我也能赢,那会儿跟文佳、木子都打过,从2:6开始打,我赢了;还和刘诗雯、丁宁平打,也赢了。但是这些球打完我觉得掩盖了一些东西。

  到训练后期的时候,我感觉有点跑气,其中我跟刘诗雯打了一场热身赛,特别缺少激情,开始我还以为是5局3胜,有一局处理得就特别随意,后来才知道是7局4胜。

  《乒乓世界》:当时在萨格勒布跟李隼交流了吗?

  张怡宁:没有深谈,真正的交流还是8月份的深圳中国公开赛前,就是临比赛前在一块坐坐,但也没太长聊。他说他看刘翔的比赛有点儿启发,感觉我和刘翔很像。他说:“你看刘翔他起跑不是很快;跨栏也不比别人跨得多好;冲刺也不是最好的,但各种能力综合在一起就强了。你也一样,你说你张怡宁拉弧圈有多转?你哪板有多冲?你拿出哪个单项技术可能都没有人家那么好,但各项技术组合在一起你的威胁就出来了。关键是你怎样做到优势最大化。”

  等打完深圳中国公开赛以后,我就想,什么时候才能有一个好的、流畅的状态?首先必须得靠自己去争取,去拼搏。其实没有自己不会的技术,只有自己不敢用的技术。而且技术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心态。

  《乒乓世界》:深圳中国公开赛你拿了冠军,感觉那次比赛你的状态很好。

  张怡宁:对,那次李指也和我聊了,他说其实谁都有状态不好的时候,这是非常正常的。现在吃点儿小亏是好事,出一些问题也都是好事,毕竟距离奥运会还有一年的时间。但好状态不是等出来的。

  有时候自己打得偏保守,然后越打不进去就越保守,经常患得患失,觉得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看不到优点,全是缺点,有点儿恶性循环。其实从根源上找,2006年年底的国际乒联巡回赛总决赛,自己的状态就很一般了。

  那时候其他人去打亚运会,我在北京练了15天,那之前教练就一直让我加强前三板技术。李指在去亚运会之前,给我提出要求,说怎么练怎么练。当时我就想,李指不在的时候,我要练得更好。结果我天天正手也练,反手也练,长球也练,短球也练,生怕有自己练不到东西。等他回来以后,他看了我的球,觉得张怡宁怎么能练成这样啊?太差了!看他那张脸我就觉得我太失败了。亚运会结束后大约半个月才去打总决赛,我觉得有练了好久好久的感觉。

  《乒乓世界》:能不能说你2007年状态的起伏就是从2006年总决赛时开始的?

  张怡宁:对,别看那时候是拿了第一,但有一些潜在的危机。现在想想,像2006年总决赛那么赢的球自己也觉得挺可怕的。

  《乒乓世界》:那么深圳中国公开赛应该是你2007年的一个新起点吧?

  张怡宁:深圳中国公开赛打完,觉得自己慢慢出了一些状态。到了9月份在扬州举行的亚洲锦标赛,我就特别想把技术再提升一块儿,包括团体赛,一上来感觉自己的气势还是挺好的,但是等到打单项比赛的时候——亚洲锦标赛的赛制比较特殊,一天三场单打,三场双打,晚上还要打到12点——基本上都没什么体力了。

  《乒乓世界》:从电视上看,感觉你瘦了。

  张怡宁:是啊,一天打那么多球,确实非常累。不过我觉得之前练的一些体能平衡的训练对我的肌肉耐力特别有效,还能让我坚持到最后一天决赛。而且我打完三场单打、三场双打以后,身体没有像其他队员那么大的反应,到了跟李晓霞单打决赛的时候,动作还没有太多的变形。打完了这个比赛以后,我觉得还是找到了一些感觉。

  《乒乓世界》:打完亚洲锦标赛接着就是9月底的成都女子世界杯。

  张怡宁:我们就是一直这么连着打,但打女子世界杯时我就感觉体力有点透支了,尤其跟郭跃打过半决赛以后,只休息一个小时就打决赛确实有一定的难度。

  《乒乓世界》:决赛前是怎么准备的?

  张怡宁:那天决赛我和楠姐打之前也想了一些战术,但是没有打出太多来。那场球她是正常发挥,我则发挥得不好,好多球打得不是特别细致。她打得好的球我可能接不过去,但是不好的球我也接不过去,根本没有对抗,彻底下风。但世界杯打完了以后,我也没觉得特别后悔,因为我挺清楚自己输在哪,问题出在哪,挺多地方值得总结。

  “马琳说,我愿意用生命去交换。我理解那种感觉”

  《乒乓世界》:李指对你提了两点要求:一个是鼓励你的意志力,让你更加自信;另外一点是希望你把自己逼到绝境。

  张怡宁:自信上我还好,毕竟不是在雅典奥运会之前那会儿,因为没拿到自己最想要的成绩,一会儿拼命释放自己,一会儿又释放不出来,找不到一个最好的办法。现在有成绩在手里,最高荣誉也拿到了,属于第二次冲击,应该更加积极和乐观,但最需要做的就是战胜摆在眼前的困难,挑战自己,平时训练时要顶一顶,自己不想做的事情要做一做。

  所谓逼到绝境,无非是对自己发发狠,越狠越好——因为人都有惰性,比起吃苦耐劳的运动员我还远远不够。因为我不像邓亚萍等运动员是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我从小身边全是教练在帮助我,出成绩必须是两个人的配合。

  《乒乓世界》:那么2007年你的困惑主要是心理层面的东西?

  张怡宁:对,技术上也有,但是心理上的困难来得早一些。在奥运会之前犯一些错误输一些球都是好事。

  《乒乓世界》:这一年里哪段时间是你心情最不好的?

  张怡宁:感觉还是联赛之中吧,关键是不能系统训练。我没有把联赛当成小赛,其实我还是挺重视的。2006年自己有两场球打得不好,是属于先松后紧,是自己准备不足造成的输球。2007年我总想把自己发挥出来。

  《乒乓世界》:跟王楠交流过这个问题吗?

  张怡宁:我们俩没太细说过,但我想这点她肯定懂,输球不一定是坏事,我相信任何一个优秀运动员都应该明白吧。

  《乒乓世界》:现在你和王楠都是老将了,下面郭跃、李晓霞的势头都非常猛,你们的压力很大吧。

  张怡宁:对。我觉得,自己放低一点儿,世界排名第一也好,大满贯也好,都甩到脑后,慢慢拼着打,结果不会差的。

  《乒乓世界》:你知道你的球迷是怎么想的吗?大家都觉得你雅典奥运会之前那几年最难的时候都熬过来了,这点困难你肯定能扛过去的。我们也是这么想的,但同时面临这么一个问题: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

  张怡宁:我现在还没有体会到守江山呢,我觉得首先想到守就不对,谁想守也守不住。我这么好的防守,想防谁也防不住。

  《乒乓世界》:在萨格勒布世乒赛的领奖台上你的表情是比较坦然的。不像马琳那么激动,感觉他明显受不了。

  张怡宁:其实我挺能理解他那种心情。我跟马琳接受华奥星空的采访,我问他,你最大的梦想是什么?他说,如果能让我要拿奥运会单打冠军,我宁愿用我的生命去交换。他这句话说得特别悲壮。别人可能会感觉神经病啊,太严重了点吧。可是只有真正打到这个层面上的人,才能理解。我是太能理解他那种感觉了。

  “不仅想用,还要敢用,我不能让对手打穿我”

  《乒乓世界》:2007年都在说你技术上的转型和变化,具体在哪些技术上有变化?

  张怡宁:在前三板上加强了严密性,加强了第一板上手的突然性。我不属于力量型的,我只是把球打给对方,让她在防守时别站得太稳。

  封闭训练时我前三板基本上练得还可以,但是在中间四五板以后,衔接失误特别多,相持时特长的东西也打不定,相持球一乱丢了,自己就更乱了。由于前三板练得特别多,特长的东西就减少了。人的缺点再怎么练也变不了优点,优点你老不去鼓励的话慢慢地也会淡忘。谁都不是神仙,而大赛主要就是突出特长,没有特长打到最后感觉什么都没有了。

  《乒乓世界》:能举个例子吗?

  张怡宁:比如一些高难度的反拉,借力发力的这种球。包括反手需要打直线多一点,这些难度都非常大,但你要想打开局面必须得有这些直线球,否则就很被动,经常就是防。主动防还行,被动防人家很容易打穿你。

  《乒乓世界》:萨格勒布世乒赛你跟郭跃那场球,就面临着这种想用但又不敢用的情况?

  张怡宁:那时候还没有一个模式在自己脑子里。虽然想到不太好打,但没想到会0比4输。因为我总是看着对手打我,没有想到以我为主。

  《乒乓世界》:当时让你给自己的萨格勒布的比赛打分,你只给自己打了50分,但是女双比赛你打得挺好啊。

  张怡宁:我和楠姐配合挺有信心的,这么多年配下来,虽然从打法上我俩不是最佳搭档,但是有默契,决赛时我们俩的气是往上顶着的,互相之间不用说,都能带动起来,虽然出现不顺,但总是能拧到一起去。

  《乒乓世界》:2007年10月份德国马格德堡世界杯团体赛时你的状态挺好的,但是决赛中对朴美英那场比赛挺悬的。

  张怡宁:对,好长时间没练打削球了。我打削球喜欢打人家正手位,然后她就在那等着。结果我冲球冲不死她,拉她反手也拉不住,我搓吧,她还上来攻我,有一段时间我就觉得打不通。

  其实我知道她顶过来的球是转的,但是我跪到地上拉都拉不起来,太转了。在萨格勒布跟金暻娥打的时候特别容易就拉过去了,这次我竟一个也拉不过去。我当时感觉肌肉有点僵了。

  后来李指导说我拉球不能太匀速,不够放松。我一想对啊,我怎么没放松啊,僵着肯定不行,我就试着放松、发力,然后就好得多,她一下子感觉有点儿别扭,不是前四局的那个点儿了。

  《乒乓世界》:听说你那场球精神压力有点大?

  张怡宁:没有,挺坚定的,只是觉得不好打。

  《乒乓世界》:那场球有没有起到一个给你提醒的作用?

  张怡宁:肯定提醒。对。对外国选手时也得把困难考虑足了,而且团体赛和单打比赛太不一样了。

  《乒乓世界》:2007年底总决赛对李晓霞,大家都觉得你能翻过来,结果就差那么一点儿。

  张怡宁:第6局我6:2领先,我觉得差不多了能赢,就开始想第7局,想得太远了。而且我还忘叫暂停了,等回过来神儿来已经6:5了。我感觉打到她路子上来了,她也不着急发力,我却老着急发力。

  《乒乓世界》:你觉得这场球你发挥了多少?

  张怡宁:70%吧。其实我也充分准备了,但有时候虽然大脑准备到了最高级,但人还到不了中级。你也知道对方今天会跟你拼得很凶,会有一些战术变化,比如放慢了打,拉转的球,但是比赛有没有真正触动到你内心深处,又是两回事。这种情况我跟李指也交流过,他就说我始终没打进去。我也有偏保守的感觉。

  《乒乓世界》:为什么到年底总决赛还换球板?

  张怡宁:我之前就换了,深圳中国公开赛时已经换了。当初用这个球板是为了弥补力量上的不足。

   《乒乓世界》:为什么总决赛在赢了帖雅娜以后又换回来了?

  张怡宁:其实我早就想换板,换了以后打了三四天觉得这个底板挺有劲的,但有点儿控制不住。但是我又抱着一线希望,心想:在大馆球速本来较慢,打这个不正合适嘛。但是那天跟帖雅娜打完了以后,感觉没有想象的那么好打,我就换回来了。

  “奥运会我不做白日梦”

  《乒乓世界》:你有做明星难的这种感受吗?尤其在你这个位置上。

  张怡宁:赢球的时候还好,尤其雅典奥运会之后。虽然我不太喜欢鲜花和掌声,但是有些事你不得不做。教练也跟我谈过,有些事可能你不喜欢,但当时你是焦点嘛。自己也都习惯了。但是逆境中,更应该有心理准备,我觉得2007年上半年也算是战胜了一些困难,又战胜了一次自己。

  《乒乓世界》:你在生活中有什么固定的习惯吗?

  张怡宁:有的人生活中有习惯,好比说一天起来不喝杯牛奶可能一天都不舒服,对我来说如果训练时没安排好,或者没有达到我的预期效果,我的心就特别不定。

  《乒乓世界》:你觉得意志力、自信方面什么样的状态你最满意?

  张怡宁:当然是一直赢球,气越来越壮啊。但是我觉得一直赢球,一点儿差错不出也不现实,有好的势头,往上走。这就够了。

  《乒乓世界》:其实奥运会对你们来说压力真挺大的,虽然表面不说,但就是摆在那儿耗着你。

  张怡宁:对,没错。

  《乒乓世界》:你觉得近期你最主要需要做什么?

  张怡宁:还是慢慢调状态,技术上继续加工。

  《乒乓世界》:近期目标呢?

  张怡宁:就是把我的技术练得精一点,不会说再加什么东西了,已经是这样了。好比现在已经盖好的房子都再加个房顶,不现实。

  《乒乓世界》:最近能实践的大赛就是世乒赛团体赛了?

  张怡宁:对。其实2008年的大赛也不是特别多,世乒赛完了就是几站公开赛,直接就到奥运会了。

  《乒乓世界》:你脑子里有没有想过北京奥运会那天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张怡宁:还没有仔细想过。

  《乒乓世界》:说明你还是比较现实的人。

  张怡宁:对,我觉得之前想也没用,先练好球是最关键的。

  《乒乓世界》:有没有想到可能会遇到的困难?

  张怡宁:准备肯定是要做的,你指的是什么?

  《乒乓世界》:想奥运会的场景、奥运会时的对手,想在奥运会时登顶的那种喜悦,就是那种白日梦,说得俗一点,比如哪天突然中了500万。

  张怡宁:就是说幻想奥运会登顶?我没太想过这些事儿,没有,太白日梦了吧。(乒乓世界 宋斐 甄东隅)

  转自:北京奥运会官方网站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