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备战 > 大陆
中国蹦床男队"五虎"争两奥运名额 董栋打心理战
 

2008-05-12 15:04:43
华夏经纬网

  中国蹦床男队董栋

  2006年才开始参加国际比赛。

  2007年世界杯加拿大站、中国站冠军。

  2007年世锦赛团体冠军、个人亚军。

  “我嘛,队里帅哥排名也就第二吧。”19岁的董栋嬉笑着自我表扬时,似乎很难看出来,他已经是中国体操中心世界冠军墙上的成员,而且以心理素质沉稳著称。
 
  今年的北京奥运会,他也是男子蹦床队冲击金牌的主力人选之一。队里的“大姐大”、雅典奥运实现中国蹦床奖牌零突破的黄珊汕碰见他,张口就叫“董爷”。问黄珊汕,这是尊称吗,黄珊汕大笑:“不是,董栋成绩好,但叫他这个是因为我们上心理辅导课,上到最后常常是他给心理老师讲课!”

  “天赋型选手”

  董栋2002年从河南体操队转到山西队后开始改练蹦床,但他进步异常神速,2005年就以优异的表现被国家队选中,2006年开始参加国际大赛,仅仅一年之后他就在加拿大成了世界冠军。“第一次拿世界冠军的时候,我还有点稀里糊涂,”越走越好,越走越顺利的董栋后来还给自己总结过,“以前总认为是运气好,但现在觉得我应该是属于天赋型选手。”说这话时,他的脸上不见年少轻狂,倒是很严肃。

  还没成名之前,董栋在山西队和队友们参加全国比赛,别人潇洒地做准备活动,他们还要排着队踢腿,规规矩矩,被别人指指点点地嘲笑,他们也觉得很丢人,都不好意思抬头。现在,这些成了别人效仿的标志性动作。进了国家队,董栋仍清楚地记得这些:“做运动员就是这么现实,你得成功了,才能得到认同。”

  董栋登上了国家体操中心的冠军墙,但所有“上墙”的蹦床世界冠军,照片上都缺少一个五环标志——中国蹦床还没拿过奥运冠军。如今水平已经到了世界顶尖,董栋极度渴望在北京奥运会上能圆梦。按照拿奥运会入场券的实力,他和队友叶帅是最有希望参加北京奥运会的人选。

  “跟叶帅和其他队友,自然都有竞争,毕竟我们五个人,能参加奥运会的只有两个。特别是叶帅,因为他是世锦赛冠军,我是亚军,所以竞争更激烈一点。”坦率的董栋,并不太隐藏自己,“以前跟他比差距比较大,去年下半年就缩小了,冬训后情况更好一点。真的从外观上看,我的动作和高度不如叶帅他们,我的优势是在场上比较有霸气。”

  董栋自己也有点想不通,从小性格挺腼腆挺软弱的自己,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强硬,“有点不可思议,感觉不像是自己”,刚刚说了这句话,董栋就说,“像刘翔在场上那样,有劲!”

  心理战高手

  董栋最讨厌听到的评价运动员的话,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头脑跟文化课并不是一回事,运动员只是不同领域,但要做成好的、顶尖的运动员,都是需要靠脑子的,还说刘翔吧,他在场上的那些技术,都是需要很好的领悟的,一个步点不对,他就成不了绝顶高手。”

  董栋说自己对比赛挺有想法的,用脑子比较多,“无论是国内比赛还是出国比赛,我喜欢和对手玩心理战,他们玩不过我,”他自豪地说。

  赛前做准备活动,别人还在用简单的动作时,他上去就来成套的动作,还特意像比赛一样完成得特别好,“他们看了就会虚”。

  比赛时董栋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不看任何人的动作和比赛分数,“眼神会自动躲开”。世锦赛拿团体冠军和个人亚军,帮助中国蹦床队实现历史突破之后,董栋和冠军叶帅赛后一起看了一下日本队获得第三名的选手的动作,“我俩都说,假如事先看的话,肯定没信心包揽冠亚军,因为他们动作很标准!”

  去年在江苏昆山参加世界杯蹦床系列赛中国站时,国家队的江苏本土小将陆春龙倒数第二个上场,观众特别热情,比完了掌声和欢呼也都在持续爆发。董栋是预赛第一,最后一个上场,之前他就躲在了休息区,塞着耳机听音乐,一直盯着窗外看,自己想自己的事。然后上场,感觉自己做得特别棒,下来时还挥了挥拳,结果因此没下稳,被扣了0.3分,不过被扣分了之后还拿了41.4分,陆41.0分。“41分已是很高的分数,一看肯定会慌神。”董栋说。

  不过,心理战高手也是失手的时候。在前不久的好运北京邀请赛上,董栋预赛第一轮力压叶帅等众高手排名第一,却在第二轮出现重大失误未能进入决赛。“周围全是观众,不太习惯,腿软了,碰到软的网,还不失误?”董栋挺不好意思。

  少年哲学家

  在队内,董栋这个名字并不常被提起,队友们看见他,都叫“董爷”。在记者知道这个外号之前,他已经在酒店的房间里和记者谈了近两个小时的“人生观和哲学”。

  董栋刚刚过了自己的19岁生日,却已经有了几年的党龄了。这个说话幽默的小孩,很多人的评价都是“还真让人想不到”。他经常给父母打电话,跟妈妈通电话就是聊家常,说不了几句,跟爸爸打电话,总能打个一两个小时。“家常基本没有,我们俩就聊事业,谈人生观。”董栋否认了是父亲在给他说教,他说是两人在探讨。

  董栋和记者去敲女子蹦床名将黄珊汕的房间门时,黄珊汕开门的第一句话是:“队里的大帅哥找我干吗!”第二句话是:“董爷,你去看他们(地方队)比赛吗?”随后,黄珊汕一路上给讲了“董爷”的趣闻:“不是要备战奥运了嘛,队里面给我们找了心理辅导老师,怕我们压力太大,但经常是老师上课上着上着,就变成董爷给老师讲课了。”

  在队里,“董爷”也经常用19岁小男孩的说话方式,拉着队友谈哲学,据黄珊汕说,受害者众。

  大胃、磨蹭、哭鼻子“哲学家”董栋的眼睛,黑色的瞳仁特别大,黑多白少,如同婴儿一般。聊得开心了,他确实像个小孩一般,什么糗事都自己倒出来了——原来生活中,他还坐了很多“王座”,包括大胃王、磨蹭大王、哭鼻子大王。大胃王并不是很能吃,只是胃长得很有特点,“吃得一多就鼓出来”。于是教练就经常嘲笑他:“董爷,‘负重训练’也不要在肚子上绑沙包啊!”董栋听了总是哭笑不得,他自嘲说胃突出来时,做动作时会晃得身体找不准点,于是一到大赛,教练又会上来提醒他,“注意把沙包收起来啊。”

  董栋磨蹭,在队里也是出名的。吃饭特别慢,别人吃完了他才进行了三分之一,洗澡特别慢,训练也经常迟到。“我人缘好啊,大家都原谅我。”他挺还得意。

  如今的董栋,在场上很有霸气了,但小时候特别爱哭,心情不舒服了或者被教练骂了,当场就能哭出来。“我能去当专业演员了,因为说哭就能马上哭出来,省里教练最怕我哭,觉得男孩子哭不好,可我不认为,是自己的一种发泄方式。”他还振振有词,“男人不能哭,那是一种曲解。”

  不过现在,董栋不太好意思哭了,尽管他有的时候也想哭着玩玩。“进了国家队,那么多人看着你呢,连我感冒一下,都好多人会知道。”这么说的时候,他一脸遗憾,比输掉比赛更甚。

  奥运前景

  男队遭遇“甜蜜的烦恼”

  国家体操中心蹦床技巧部部长赵嘉伟说,自己“对男队非常有信心”,除了去年的世锦赛叶帅和董栋包揽了冠亚军,为中国队拿满了两张入场券,更主要的是,国家队五员大将,根本不存在青黄不接的问题。“从国家体育总局到我们体操中心,对我们蹦床都很重视,把它定为‘潜优势项目’,就是从来没拿过奥运金牌,但都具备冲金实力的。”赵嘉伟笑着说。

  他告诉记者,如今男队只有阙志城一名老将,任队长其余的四名全是年轻人,“叶帅、董栋、陆春龙、涂潇,他们是男团夺冠的功臣,经过这两年的发展,难度也很不错,像叶帅的难度系数是16.1,董栋是16.0,陆春龙是16.2,而我们的主要对手之一日本队,两个人分别只有15.8和16.0——年轻人顶上来的速度快,也是咱们发展迅速的原因。”

  中国男队目前的主要对手,“日本队像我们一样,拿满了两个奥运会的入场券,乌克兰和俄罗斯也各拿了一个。”让赵嘉伟开心的是,这次在上海举行的全国锦标赛上,国家队的成员,没有任何一个人出现过失误,证明了一个冬训下来,中国队比去年世锦赛夺冠时,又有了不小的进步,“马上就要去日本比赛了,我们也希望,能在日本队的主场把他们干掉!”

  男队的五虎上将目前状态都很好,这也是国家队甜蜜的小烦恼。“毕竟奥运名额只有两个,现在还只能说每个人都有机会。”赵嘉伟还说,蹦床队目前形势不错,但还是希望低调点,“世锦赛跟奥运会还是很不一样的,那时的团体和个人冠军,都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来源:上海《青年报》

  转自:搜狐奥运

责任编辑:侯哲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