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不老传奇栾菊杰:实现梦想没有获胜也喊爽
 

2008-08-12 09:50:36
华夏经纬网

2008年8月11日中午11:30,北京奥运会女子花剑决赛第一轮结束。蓝色剑道上,13:9,代表加拿大参赛的栾菊杰,击败了20岁的对手,终于成功闯入第二轮。

因为她就是当年那个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扬眉剑出鞘、为中国赢得迄今为止唯一一枚击剑金牌的英雄。时隔24年后,已50岁的她再次站在奥运赛场上,扬起了剑花,铸就一段不老的传奇。

但令所有的掌声变成夺眶而出的泪水的,是接下来的这一幕——脱下面罩,面带微笑,举剑轻点。栾菊杰没有马上离开。她弯下腰,从装备包里拿出一条红色的横幅,展开。

它大声地说出一份浓得化不开的游子情:“祖国好!”

此时,全场观众起立为这位昔日中国英雄鼓掌欢呼!《扬眉剑出鞘》(1978年6月号《新体育》杂志刊登的著名体育报告文学,记录了栾菊杰获29届世界青年击剑锦标赛亚军的事迹)的作者理由在现场留下了激动的眼泪。

【中国心】 横幅背后的故事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非常想说,当年是祖国的培养,才有了我后来的成就。在国外这么多年的经历,更是备感作为一名中国运动员,是多么的幸福。24年了,我回来,就是想把深藏了这么多年的话说出来:谢谢!”栾菊杰深情地说道。

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一说起这件事,栾菊杰的丈夫顾大进眼眶一下就红了。他有些哽咽地说道:“这么多年来在国外,她一直没有机会表达她对祖国的思念。她一直想告诉所有的人,不管在什么地方,她的心依然是中国心,祖国永远是她最牵挂的地方。”

这也正是已是50岁高龄的栾菊杰还能站在奥运会的赛场上的动力。在顾大进的回忆里,“早在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之时,那时正在北京的她激动不已,给我打来越洋电话,开玩笑地说起这件事。当时没当真,想着还有7年呢。没想到,50岁的人了,现在她真的做到了,真是一个奇迹。”

是对祖国永远的爱,让栾菊杰坚持着这个梦想,来到了北京。“我告诉身边所有的外国朋友,北京奥运会一定是历史上最棒的一届奥运会。而且,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奥运会在中国举行,我不会考虑参赛的。”她说。顾大进透露,在终于获得奥运参赛资格后,栾菊杰就有了展示这句话的愿望,本打算在奥运会开幕式运动员入场时就打出。而且,加拿大方面也知道她在中国的影响力,所以特意将她安排在第一排,那是表达这句话最好的位置。“为此,我还特地比她提前一个月回国,专门去定制这条横幅。”他说。

遗憾的是,由于加拿大代表团规定,不能在开幕式上打出任何横幅,否则的话将取消她的参赛资格。“我不想因此而失去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这个机会,所以当时只能作罢。”栾菊杰说,虽然在代表团站定之后,代表团的中国文化顾问大山等人,还是帮她举起了“祖国好”横幅并留影,但人海之中,现场观众们几乎看不见。

之所以选择在决赛第一轮过关后,就将这个愿望实现,栾菊杰还有她的另一个想法。她想告诉所有的人,“我还是栾菊杰,过去20多年里,我在加拿大做得不错,这次也争取到了北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让大家都看到了,中国人不管在哪里,只要是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能做到。我没有给中国人丢脸。”

【再苦也值】 尽管止步第二轮,也很爽

“很累,但很爽!”遗憾地在第二轮中就止步后,栾菊杰爽朗地笑着说,自己昨天晚上还和丈夫一同外出购物,“从头到尾,我没有丝毫的紧张。回到了自己的家,有这么多的祖国人民关注着我,我很享受比赛,享受这个过程。”

这是一个斗智斗勇的过程。突尼斯选手布贝克里在第一轮赛后,拒绝了中国记者的采访,她非常沮丧。因为她怎么也想不到,20岁的自己,世界排名第36位,居然会被50岁、世界排名100名之外的栾菊杰击败。“她是一个在法国训练的选手,进攻很猛。所以,我一开始就先和她不断周旋,把她磨得有点急了,然后靠经验找准时机,加??出了自己的战术。

时隔一个半小时后,栾菊杰再度出场,迎战匈牙利选手艾达。艾达曾在雅典奥运会上夺得女花个人第四,且在2007-2008世界杯系列赛上从未败过。虽然对手很强,但栾菊杰说,本来还是可以获胜的,“第三个3分钟时,我连续发动了进攻,可惜几个弓箭步的距离还是差了一点。”

可不管怎么说,“赢一场就赚一场了。我想,我干得还不赖。”她毫无遗憾。

栾菊杰看上去很轻松的享受,但顾大进很清楚,为了这两场北京奥运会比赛,她所付出的一切。

就在7月底,来北京前一周,“她食物中毒了。”顾大进说,那次栾菊杰不仅上吐下泻,而且“还没吐人就已经晕过去了”。后来,稍微好些了,又开始发寒热。“但不管怎么样,她都没有吃药,就是怕误服违禁成分,一直硬挺着,靠自身恢复。”他说。

去年决定参加北京奥运会,并为之奔波在一个个积分赛赛场时,“有一次,她的手指被鱼刺刺到,当时没有注意清洗,结果很快整个手都肿起来,毒性一直蹿到肩膀。医生给她用了很多药都不管用,好不容易有合适的药了,她又全身过敏。”顾大进说。

去年正式决定复出,参加完北美杯后,“她足足有两周爬不动楼梯”;有一次,因为没带隐形眼镜,栾菊杰因看错了鞋码,穿着一双小了3号的鞋打完比赛,整个脚趾甲都磨掉了……还有复发的老伤,所有的这些,都没有令栾菊杰放弃过。

为了能到北京参加奥运会,栾菊杰最近的两个生日因此而变得特别。今年的生日,为了提前备战奥运,她正好在从加拿大到北京的飞机上。“她说,去年的生日,是她一生中最痛苦的一个生日。”顾大进说。

去年7月14日,栾菊杰接到加拿大击剑协会的通知,要她在那天作出最后决定,是否参加加拿大队的集训,若不参加,就视为自动放弃代表其参赛的资格。做出这样的决定,谈何容易?她当时甚至动摇过,想放弃。

一方面,栾菊杰现供职的埃德蒙顿击剑俱乐部离不开她,她也想趁夏天学生多,多赚点钱,为之后的晋级北京奥运之路积攒路费。加拿大国家队都是遇大赛才临时组建,政府对参加奥运积分赛的选手无任何补贴。对于教击剑为生的栾菊杰而言,不工作自然无薪水,还要拿个人积蓄负担昂贵的国际旅费。“为此,在欧洲打积分赛的那几个月里,她在匈牙利租了间小房子,每次都是坐火车去其他几站比赛。终于获得足够的奥运参赛积分,要从法国回加拿大的那天,因为订了最便宜的候补机票,她在机场待了整整48个小时,旅店舍不得去住,一共只买了一个苹果、一根香蕉。”顾大进至今想起都心疼。另一方面,栾菊杰同时还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离不开他们。更何况,他们的大女儿身体不好,心脏起搏器要随时更换。

家人的全力支持,让栾菊杰在进退两难中作出了最后的决定。北京奥运会的看台上,当儿女们一次次举起“妈妈好样的”、“妈妈我爱你”等牌子时,站在魂牵梦萦的祖国的奥运赛场上,栾菊杰比夺冠还幸福。

【未来依旧精彩】 希望中国的第二枚奥运击剑金牌

24年前的洛杉矶奥运会上,栾菊杰为中国击剑赢得了第一枚,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枚奥运金牌。但现在,她说,期待着中国新一代的击剑选手们,能突破这点,“我不希望人们老是说,从你之后,中国击剑再也没有拿到过奥运会金牌。”

24年来,远赴加拿大的栾菊杰,为击剑运动在加拿大的普及和提高,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如今,她决定在这方面,为祖国做得更多——“我打算在上海的浦东,开一家‘栾菊杰击剑学校’, 从初中的学生开始教起,用我的经验和技术,为普及这项运动,为中国击剑培养一些后备人才,做出点贡献。”栾菊杰说,这个计划已经成型了80%,她还会为此而在今年9月再次到上海。

不仅如此,她还有下一个目标:“今年10月,有一个世界老年人击剑锦标赛,只有满50岁的人才能参加。我的人生,因一把剑而精彩,我要用它,填满我的人生。”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