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超级替补马蕴雯:只要自信就不会受伤
 

2008-08-12 10:52:06
华夏经纬网

中国女排的奥运参赛名单公布前的那段日子,对顾菊萍是个煎熬。

本赛季的世界女排大奖赛,直到横滨总决赛之前,马蕴雯都鲜有上场机会,尽管她打电话回家时总是用开心的语气,报告着给母亲买了什么礼物,但事关能否参加奥运会,母亲终究还是放不下心来。尽管外界普遍看好小马的奥运前景,她还是特意去提醒自己的老母亲、小马的外婆,“不要老是跟邻居说雯雯在国家队,万一入选不了,怎么办?”有趣的是,外婆以前其实对宝贝外孙女打球一直不情愿:“小姑娘老是这么跳啊跳的,肠子都要跳断了!”

现在,即将出征奥运会的马蕴雯是全家人的骄傲,但这个“超级替补”的后援团也都抱着低调的平常心。等到国家队名单终于公布,她给女儿打去电话,听来不像是鼓励,更像是减压:“你要保持平常心,让你上,就好好表现、尽量打出来;不让你上,也不要气馁,要随时做好上场准备。”

其实,母亲对女儿的心理素质是放心的,马蕴雯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自勉,“自信的人不受伤害”,即使长坐板凳席,她也随时准备着上场闪光,而她的家人也等待着。

“雯雯热线”

每天都往家里打

在中国女排几上几下的马蕴雯,终于在奥运阵容里争得了自己的一上一下。在上海提心吊胆了好久的家人,终于一块石头落了地。

母亲顾菊萍计划去北京看奥运会比赛,具体时间还没有定,但她想一直留到8月23日,女排决赛日。“终于可以看到女儿了……到时候,如果门票位置比较好的话,雯雯说,等比赛结束可以过来说上几句话。”这是顾菊萍预想中她已经习惯了和女儿的久别,已经习惯了用电话联络。

除了在国外比赛期间,每天至少一通电话,是母女俩的固定节目。而马蕴雯的喜怒哀乐,母亲虽见不着面,却全都知晓。“有时候她心情不好,才说了几句话就要挂电话,‘好了好了不说了!’那种时候,我就知道她有心事。”然而女儿不主动说,母亲便心领神会地不提,“从小到大她都对我们都是报喜不报忧,遇到什么委屈、不开心的事情,她都一个人闷在心里,不让我们也跟着担心。”

还不满22岁的马蕴雯,这几年在中国女排却是几经周折,从2005年刚入选时的一帆风顺,到2006年突然成了边缘人、被排除在世锦赛名单之外,再到2007年摇身一变为“超级替补”,总算重新闪光……一个年轻队员的打拼,甘苦自知,母亲有再多不放心,也只有化为反反复复那几句的叮咛,以至于马蕴雯往往在电话里嘟囔着不耐烦,可是第二天,“热线”照样要往家里打。

母女俩上一次见面,还是今年春节的事情。因为中国女排在奥运年安排了空前漫长的集训期,以至于春节都是在漳州基地度过,队里特地邀请了所有队员的家人一起来过年,于是顾菊萍看到了一个令她大吃一惊的女儿。

除夕夜的聚餐联欢,按照中国女排的惯例是要轮流表演节目的,赵蕊蕊带着三个小高妹的副攻组里,马蕴雯算得上“文艺尖子”,“看到她在台上那么又唱又跳,‘疯’得不得了,我真是没想到!”母亲在台下看得合不拢嘴,更多是惊讶——顾菊萍的记忆里,马蕴雯一直是那个胆子小、面皮薄的娇女儿,“以前家里来客人,她都不好意思见面,直接把自己关进卫生间,等到客人走了再出来!”

中国女排这个大熔炉,把马蕴雯磨练得连母亲都有些不敢相信。国家队领队教练都说,小马不像个上海姑娘,身上找不到“娇骄”二气。而她在上海女排的主教练张利明还记得,去年联赛一结束,小马旋即去国家队报到,在机场和中国女排几个老队员先期会合,几个大姐见到她又是拥抱又是笑闹,张利明后来对顾菊萍说:一直担心上海队员融不进国家队,但看到小马这样,他就放心了。

十八九岁就离开父母身边,常年投入到另一个全新环境中去,这和绝大多数人的大学生涯相似,然而在中国女排这个独一无二的集体中,所受到的磨练也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顾菊萍说,她知道女儿为了成为中国女排合格一员付出了多少,光是这个上了台敢唱敢跳的形象,就令她收获不少惊喜。

小姑娘

嗲得不得了

马蕴雯的启蒙教练周苓至今还清晰地记得,挑苗子时第一次看到这个小姑娘时的样子,“还被大人抱在怀里,嗲得不得了!”

才5岁的马蕴雯,就这么懵懂地在卢湾区少体校开始了篮球启蒙训练。“那时候其实我想挑幼儿园大班小朋友,她才中班,一开始大人还舍不得送来,是我坚持要下来的。”周教练如今笑说。爸爸马爱国身高1.93米,妈妈顾菊萍身高1.74米,他们的女儿从一出生就注定不会矮到哪里去。

有趣的是,爸妈生怕女儿将来长得五大三粗,“所以哪怕光是名字秀气一点也好。”于是冥思苦想出这么一个名字,取“蕴藏文静”之意。从马蕴雯小时候起,父母亲就培养她各方面的素养,力图打造一个“蕴藏文静”的乖乖女——

3岁,开始学英文。因为当时马蕴雯太小,父母心甘情愿地当起了全程陪读。每周总有两三个夜晚,父母一同把她送到上海市少年宫,然后在外面等上足足两个半小时。

4岁,开始学书法。马爸爸特地为女儿找了一位老书法家,每周半天,自行车前头坐着女儿,后头坐着妈妈,骑车一个多小时去老书法家家里学习。天资聪颖的马蕴雯很快学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6岁时投稿《新民晚报》,“大作”便被刊登了,“小时候就会给家里赚钞票了。”顾菊萍笑说。

然而这种全家围着马蕴雯打转的时光,随着她进入少体校而停止。“在我的记忆里,她从来没有寒暑假,小时候有夏令营集训,后来进了专业队更没有放假。”顾菊萍回忆道。

所以女儿也格外珍惜在家的时光,马蕴雯一放假就要拖着妈妈逛街,由于这一对母女的“海拔”优势,据说淮海路上许多家商店的营业员都认得她们。马蕴雯入选国家队后,顾菊萍只能一个人逛街,居然不时还会有营业员打招呼:“你女儿怎么不来呢?”

现在,顾菊萍的心愿就是女儿打完奥运会后,能够完完整整地有几天休假时间,母女俩能够再次并肩逛街,甚至一起去旅游,这几乎是他们家长久以来一个遥不可及的奢望。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