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朱启南北京奥运遗憾谢幕 领奖台上数度落泪
 

2008-08-12 10:52:26
华夏经纬网

朱启南北京奥运遗憾谢幕 领奖台上数度落泪

朱启南数度落泪

朱启南北京奥运遗憾谢幕 领奖台上数度落泪

朱启南妹妹为哥哥流泪

全国奥运媒体联盟北京专电泪水,似乎成为本届奥运会中国射击队的一个另类主题,先是丢失了奥运第一金的杜丽,再是昨天仅收获了男子十米气步枪银牌的朱启南。这两个卫冕冠军在赛后的唯一宣泄方式,就是让泪水肆无忌惮地流下来。

苦涩的一笑

以资格赛第二名的成绩晋级决赛,朱启南还有着拿下金牌的希望,但是五发子弹过后,朱启南已经掉到了第三名。这时,朱启南突然抬头看了看大屏幕上的成绩,跟第一名差1.6环,跟第二名差0.6环,他揉了揉鼻子,舔了舔嘴唇,无奈地摇头,笑了笑。这是昨天的朱启南在走进决赛场馆之后,一直到他结束新闻发布会最后消失在人们眼中这段漫长的时间里,唯一的一次笑容,苦涩的。

我永远是第一!

最终获得了第二名,看着冠军印度队员的家属、队友和家乡媒体在一旁欢呼雀跃,朱启南深深地被刺激了。他低下头,这时1.82米的身高似乎成了他的负担,他的双手都不知道搁哪好,只是呆呆地等着引导员带领自己走上领奖台,就在走上领奖台,抱起鲜花的一刹那,四周的掌声和欢呼声骤然响起,大家还是把敬意送给了这个中国大男孩。就在此刻,千头万绪涌上心头,朱启南这个在人前一贯幽默风趣搞怪的80后大男孩,掺杂了各种情绪的泪水顿时从眼眶里涌出,他下意识地用手去擦眼睛,现场的人们惊呆了!朱启南哭了!此时的人们还无法把这个哭泣中的男孩跟那个阳光帅气的男孩联系在一起,这是朱启南吗?

无疑,朱启南哭得很伤心,无法用言语描写的伤心。假如说9日当天杜丽的哭泣,换来了人们的怜爱和同情,那么朱启南的这一哭,现场的观众几乎都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无法相信这个男孩竟也有如此伤心时刻。这时,只见站在亚军领奖台上的朱启南用力擦了擦眼睛,一只手抱着鲜花,另一只手腾出来,用食指直指头顶的天空,脸上写满了不屈,“我永远是第一”!朱启南用一种高调张扬的方式向全世界昭告了自己的誓言。此时,全场掌声再次雷动,朱启南在如潮水般的掌声中再次掩面而泣。

我吃过苦,流过泪,奋斗过!

事实上,昨天男子十米气步枪赛后的新闻发布会,记者们只问了朱启南第一个问题,朱启南就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再次当场痛哭。

“你的阑尾炎好了吗?这次会不会是你的告别赛?”新华社记者率先发问。这一问不当紧,朱启南本就红红的眼睛又开始快速眨起来,哭意迅速弥漫整个脸上,“我的身体没什么大问题,只是……这是不是我的告别赛,很难回答……”朱启南开始哽咽,他似乎想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越是控制,越容易迸发,对着面前的话筒就开始哭泣,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地说,“四年了……我在这四年里,吃过很多苦,流过很多泪……也有很多的成功和失败,这次奥运开幕前,我的心理压力非常非常大……”说到这,朱启南停住了,他再也说不下去,只好一只手托着脸,痛哭。就连前来参加发布会的许多女记者都红了眼眶。

不知等了多久,朱启南的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接着哽咽着说:“资格赛我打得还不错,决赛也有冲金牌的机会,但是我运气确实不怎么好,我的动作总是会有一些不满意,不过我已经尽力了,银牌也是对我的安慰。四年了,我为我的目标奋斗过,我不后悔……我祝我的队友们好运!”说完最后一句话,朱启南再也不愿说下去,深深地埋下头,双手支在桌子上,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地板,不再说话。

朱启南父亲:银牌足够了

全国奥运媒体联盟温州永嘉专电和妻子谢爱芬不能接受儿子的一块银牌相比,朱启南的爸爸朱远有,绝对是个乐天派。

男子10米气步枪的比赛一结束,躲在场馆外电视台工作室里的朱远有,通过朱启南的教练常静春和儿子通了一番话。“儿子,我在北京,就在场馆外。银牌没什么好哭的,有块牌就知足了。”一听老爸悄悄来到北京,朱启南既感到意外,又有点伤心。在领奖台上哭得一塌糊涂的他,在听到老爸的声音后再次啜泣:“爸,没拿到金牌……”朱启南有些??好庆祝,过几天见个面。”令朱远有没想到的是,刚做完儿子的思想工作,妻子谢爱芬也在电话里泣不成声。“不要把金牌看得那么重,不就差点颜色吗,有什么不一样的,4年前金牌,4年后银牌,年年都有牌,不是很好吗。”

做完母子俩的思想工作,朱远有和一帮朋友去外面庆祝。他说,安慰母子俩的话,并不是口头上随便说说的,是要用实际行动来体现。

朱启南母亲:无心痛饮庆功酒  

全国奥运媒体联盟温州永嘉专电温州永嘉县沙头镇罗坑村,朱启南的出生地。

如果不是4年前的雅典奥运会,从罗坑村走出一名奥运冠军。这个山路十八弯的小村庄,在中国地图的版图上,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如今,“朱启南”三个字,已经成为罗坑村的象征。

朱启南的母亲谢爱芬,前晚特意从广州飞回老家。她说,4年前错过了儿子拿金牌的经典瞬间,至今惋惜。这一次是无论如何也要赶回老家,要和乡亲们一同分享儿子夺金时的喜悦之情。因为想得太多,谢爱芬一夜没睡。凌晨4点,她一个人坐在老宅大院的藤椅上,若有所思。同样,一夜没合眼的,还有阿南最小的妹妹朱丽丹。这个去年穿上军装的小女孩,前天被部队特批,可以回老家看哥哥的比赛。

“不可能睡得好,满脑子都是想金牌。”昨天上午9点,一看有记者到来,坐在老宅大院里的谢爱芬想起身迎接,但因为心事太重,谢爱芬居然双腿发软,难以站起身来。“相信哥哥啦,他可以的。”小女儿朱丽丹将母亲搀扶起来。见此情景,谢爱芬显得有些难为情。

最后7枪,朱启南苦苦追赶,但为时已晚,最终,他只获得了一枚银牌。

面对一枚银牌,谢爱芬强颜欢笑,表示能够接受;朱丽丹则不断接受采访,想通过媒体安慰哥哥。但私底下,母女俩还是无法面对这个事实。尤其是电视画面传来朱启南在领奖台上哭得稀里哗啦的镜头时,母女俩潸然泪下,不少村民也泪流满面。

而最让谢爱芬痛苦的,就是一早就摆好的庆功酒。在招呼完村民好好用膳后,谢爱芬独自一人离开。她说,这庆功酒,不如之前预想的有意义。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