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备战 > 港澳台
台湾2008北京奥运夺7金计划难获突破
 

2007-10-08 08:17:29
华夏经纬网

  自2004年9月6日始,台湾计划在北京奥运会上夺取的金牌数就不再是秘密了。

  3年前的那天,雅典奥运会刚刚结束一周。在向跆拳道金牌获得者陈诗欣、朱木炎颁授五等景星勋章时,陈水扁便异常高调地给台湾体育界下达了一个命令性的指标:“前进北京,勇夺七金!”

  雅典奥运历史性地获得2金2银1铜,台湾全岛沸腾。“颁奖典礼的时候,在激动的泪水与欢呼声中,台湾2300万人民的心,不论族群、不分老少,全都紧紧地扣在一起。”但豪情万丈的阿扁脱口而出“勇夺七金”之后,并未给出更多解释:这个政治性的数字为什么一定是“7”,而不是华人更喜欢的吉利数字?

  据台湾《自由时报》事后报道,2004年9月5日,即阿扁为陈诗欣、朱木炎颁授勋章的前一天,在慰问体育人士时,阿扁问“行政院体育委员会”主委陈全寿:“2008北京奥运很快就到,台湾有没有机会再夺金牌,我们可以拿到几面金牌?”

  陈全寿即刻毫不考虑地表态:“要拿五面金牌!”而阿扁说:“应是五面加上现在两面是七面金牌,2008年,LUCKY 7,大家拼了,前进北京、勇夺七金!”并强调:“阿扁与政府会做最有力的支持。”

  黄金计划

  陈水扁提出7金目标之后3个月,2004年12月3日,作为台湾地区主管体育的最高政府机构,陈全寿任主委的“行政院体委会”便推出“挑战2008精英选手培训计划”;又过了两个月,2005年2月5日,该计划正式定名为“挑战2008黄金计划”。

  长达1.2万字的黄金计划书首先提出“7金”目标,紧接着做出“未来环境分析”:中国大陆2004年雅典奥运会获得32金、17银及14面铜牌,跃升为金牌榜第二名,进步非常显著。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相对于大陆代表队的风光绚烂,届时台湾参赛成绩如无明显成长,民众高度殷切的期望将顿时落空,势将造成台湾民心士气的重大冲击。

  这一分析似乎表明“体委会”已经认定,大陆一定会在北京奥运会上“风光绚烂”取得更大的成绩,故而台湾应不落于人奋起直追。

  黄金计划的核心围绕优秀运动员培训展开,先由“体委会”选定14种重点发展运动项目,其中包括8大夺金夺牌项目:跆拳道、射箭、射击、举重、乒乓球、羽球、柔道、垒球;“主流基础”项目:田径、游泳、体操3种;“营销台湾”项目:棒球、高尔夫、网球3种。

  然后由台湾各单项运动协会成立黄金计划选训小组并制定规则,选拔运动员及其教练。获选以北京奥运为目标的运动员,又分为精英优秀运动选手和A级运动选手。精英选手是台湾北京奥运夺冠的重点培养对象,标准是曾获奥运会前6名、亚运会第1名,或世界排名前50名。

  入选的精英选手由教练研拟训练计划及经费需求。而整个黄金计划自2005年始至2008年奥运会结束,4年的总预算为10.86亿元新台币(折合人民币约2.7亿元),这些款项的筹集,除“体委会”原有预算外,不足经费将由“体委会”申请项目增列以获得政府资助。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02年,“体委会”便向“行政院”报备过一个“挑战2008精英夺牌计划”,该计划实施期限为2003年至2008年,执行策略与“挑战2008黄金计划”大同小异,但所需经费高达新台币24亿余元(约6亿元人民币),最后“囿于政府财政困难,尚无法专案予以补助”。

  此次10亿新台币预算能逐年获得通过,一则是金额少了一半,二则,恐与雅典奥运夺金之后,台湾对奥运热情大增有关。此外,这当然也是陈水扁兑现自己“阿扁与政府会做最有力支持”表态的具体体现。

  精英争议

  2005年3月11日,黄金计划正式定名不过一月时间,第一批精英选手6人名单在一场商业赞助活动中出笼。包括射箭女将袁叔琪、跆拳道选手吴燕妮、射击名将林怡君、乒乓球选手庄智渊、吴志祺,羽球小将郑韶婕在内的6名选手,得到企业集团赞助,从2005年1月开始至北京奥运结束,每人每个月获得3万元新台币奖学金。

  但这由台湾体育总会会长蔡辰威全力促成的“黄金计划第一炮”,受到媒体质疑。《自由时报》认为,“精英培训”是台湾在北京奥运夺金的正确方向,但按计划,精英选手遴选应有相应规则,此次因一场商业赞助活动出笼的6人名单却全凭“主事者的好恶”。

  而活动竟然是台湾体育总会这一民间团体发起,原本应负奥运成败责任的政府机构“体委会”反成列席赞助活动的旁观者,更显角色错位。

  另外,按照赞助合同,受赞助选手应于每年度开始前拟订训练及参赛计划,并按季提出具体训练效果与纪录送台湾体育总会审阅,体总也需定期或不定期派人进行辅导视察,“但问题是,体总自从2000年悉尼奥运结束后,早就被虚级化,如何监督这批精英培训选手?”

  “‘体委会’不能把责任丢给体总,必须跳出来挑起培训重担!”—如果留心,就会发现,台湾媒体的批评预示了黄金计划随后的实施过程中可能出现的管理制度问题,“体委会”、体育总会以及负责运动员具体训练的各单项运动协会的关系错综复杂。

  一年时间静悄悄地过去,直到2006年2月9日,“体委会”才推出了自己的黄金计划选手名单。

  共有9项运动、22名选手进入精英名单,被列为台湾在奥运会夺牌的种子选手,他们都是北京奥运赛场上值得关注的台湾选手:跆拳道朱木炎、吴燕妮、苏丽文,举重王信渊,射箭王正邦、陈诗园、刘明煌、郭振维、曾丽文、袁叔琪、吴蕙如、赖逸欣,射击黄诗婷,高尔夫曾雅妮,乒乓球庄智渊、蒋澎龙、江宏杰、黄圣盛,羽球郑韶婕,体操黄怡学,网球王宇佐、卢彦勋。

  对比上述两个名单,第一次入选的射击选手林怡君和乒乓球选手吴志祺已不在此列,前者因为所擅项目不再是奥运比赛项目,而后者则因成绩下滑。有媒体批评说,跆拳道在雅典为台湾历史性地夺得2块金牌,此次却只有3名运动员入选,而高尔夫并非奥运项目,却能够入选精英计划,令人诧异。

  但“体委会”副主委黄启煌表示,名单已定,未来将每半年检测一次,再作精英选手人数调整。而“体委会”竞技处被要求在一周内完成精英选手的训练计划,随即展开训练工作。

  阶段性失利

  精英选手训练了10个月之后,第一次真正的挑战来了。

  最终目标是北京奥运勇夺7金的“挑战2008黄金计划”,曾提出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阶段性的检测目标:即2006年12月第15届亚运会上,台湾应最少获取15块金牌。

  12月1日召开的卡塔尔多哈亚运会上,台湾派出了一支542人的代表团,共获得9金、10银及27铜,在参赛的45个国家及地区中,排名第10。但这9金中,属于奥运正式比赛项目,且与黄金计划重点培养的项目有关的,只有男子棒球队和跆拳道女将苏丽文两块金牌,台湾媒体由此讥讽“奥运期中考”获得的这9金“成色不佳”,随即引发舆论集体大批判。

  “若非中共打压,我们金牌50面以上没有问题,这是非战之罪,没有下不下台的问题。”这是“体委会”主委陈全寿在回答TVBS电视台记者关于多哈失利提问时的回答。

  “金牌和打压有什么关系?”记者问。

  “派出比台湾强的选手,这不是打压是什么?”陈全寿瞪了记者一眼说。

  即便自称“非战之罪”,深绿的陈全寿还是不得不选择引咎辞职,迅速离开了他一手策划并推出的“挑战2008黄金计划”。副主委黄启煌也一并离职。

  2007年1月31日,多哈亚运会结束刚刚45天,新任主委杨忠和接替陈全寿职务,开始全面负责黄金计划。

  根据刊登于“体委会”主办之《国民体育季刊》2007年第一期上,署名“行政院体育委员会”的主打文章《检讨多哈亚运,展望北京奥运》提供的资料,亚运会结束后,“体委会”组织各单项协会召开检讨会,并总结出十大问题,譬如:

  “部分训辅及运科委员忙于公务,无法全心投入,且形式要件审核的时间过多,缺乏走动式辅导的热忱与观念。”“部分单项协会因协会改组或所提之年度训练计划缺乏整体性规划,动辄变更训练计划,致使影响训练效益。”

  这些看似坦诚的检讨所真正暴露的问题,正是一年前台湾媒体批评黄金计划第一批选手名单出笼时所指出的台湾体育体制混乱。

  多哈亚运会中华台北代表团总领队,中华台北奥委会副主席,也是台湾体育总会副会长蔡赐爵接受《联合报》记者采访时的质疑是对上述总结的回应:“奥委会及体总现在还是藉由政府补助继续运作,如果政府让奥委会及体总存在,为什么不加强这两会的责任与义务?”

  在蔡赐爵看来,台湾体总本来就是与各单项协会最密切的,以前挑选运动员组织训练,皆由体总负责时,几乎不会发生辅助工作准备不足的事,现在“体委会”直接面对各单项协会,“亚运检讨会竟然还有各单项提出器材的问题,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政治机关的介入似乎扰乱了台湾备战亚运和奥运的步伐。

  今年3月30日,《中国时报》刊出报道《北京夺金计划,三年空转》,认为从2005年到2007年,黄金计划总预算已近40亿元新台币(约10亿元人民币),“黄金计划已成败金计划”。但在随后“体委会”的声明稿中,这个报道被指责为失实,准确的数字应为5亿新台币(约1.25亿元人民币)。

  “体委会”还说:由于黄金计划占用大量资金,竞技运动的推广经费2007年比2006年减少了1.3亿元新台币,对于台湾各项竞技运动之社会推广,已产生不良影响。

  究竟是几?

  今年以来,新上任的“体委会”主委杨忠和所采取的策略,首先是调整“体委会”多名部门主管,譬如具体负责执行黄金计划的“运动竞技处”处长易人。另一方面,亦表态说,会提高精英选手的遴选标准,更换人选,并定期组织检测工作。

  2007年是各国及地区选手通过国际比赛获得奥运资格的重要一年。目前台湾男子铅球选手张铭煌,女垒和射箭队已获得奥运参赛资格,其余的项目都要待日后资格赛成绩而定。张铭煌在多哈亚运会上第一次为台湾夺得铅球铜牌,在奔赴多哈之前,他曾在北京接受国家田径队王平教练指导,进行封闭训练。

  3年以来,政府主导下的黄金计划进行得磕磕绊绊,那么,2008年台湾能够挑战成功,完成陈水扁提出的政治目标——7块金牌吗?

  中华台北奥委会副主席蔡赐爵的回答是:“我甚至认为维持雅典奥运的两金已不错了。”在接受《联合报》专访时,蔡赐爵说想在奥运夺金必须是“有机会、有实力项目”,但台湾一直“把太多金牌放在有机会、没实力项目,这样怎么达到目标?”

  蔡赐爵认为,如果台湾要在北京奥运摘金,还是曾在雅典奥运会上夺得两金一银的跆拳道和夺得一银一铜的射箭最有可能,但夺金希望跆拳道大于射箭,夺牌希望射箭大于跆拳道。“射箭实力还不如韩国,抢金要靠机会。”而跆拳道几名台湾重点培训选手都是世界前三,机会大得多。

  事实上,早在2005年12月,台湾前 “体委会”运动竞技处处长彭台临在参加一个名为“2008奥运夺金策略”的研讨会时就曾表态,北京奥运,台湾的目标应该是四金,主要夺金项目是跆拳道、射箭、射击、桌球、举重、柔道、棒球及垒球等8种运动,但他认为,在台湾最受欢迎的项目棒球、垒球夺牌的希望愈来愈渺茫,而且“比较合理的应该是三金”。

  彭台临2004年领军在雅典奥运历史性地夺得2金之后,急流勇退,不再主管台湾竞技体育,但他撰写了《唤醒奥林匹克精神》一书分析台湾雅典奥运金牌之路,可谓对台湾竞技体育发展水平了如指掌。

  “奥运金牌的预测不是随口说说!”彭台临说:“世界锦标赛的竞争程度最接近奥运水平,平均每5个世锦赛冠军选手才会诞生1名奥运金牌得主。若要夺下7金,至少要有35名世界冠军选手,台湾有这么多世界级好手吗?”

  现在离北京奥运开幕还有10个月,前后对比,前“体委会”主委,深绿阵营的陈全寿的这番话同样值得留意,这显然不只代表他一个人的意见:

  “北京奥运成绩的好坏,对台湾是以往很多奥运所不能比的,因为它备受全球华人世界的关心,也将备受‘国人’的关心及期待。在两岸充满了竞争、对抗与敌意的当前,我们的表现不能让‘国人’失望或感受到挫折。很多人以为七金的目标太夸张、不自量力是随便讲一讲的。这些负面的话对我们是一种刺激,会激发我们更大的信心及努力。”

  来源:凤凰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