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黄玉斌:杨威小鹏都不老 要他们再打一届奥运
 

2008-08-13 14:18:19
华夏经纬网

1、雅典到北京的距离,有多种算法。

这种渴望藏在每个人的心里。

五个单项位列第一,总分整整超出第二名日本队7.25分,中国体操男团霸气十足地拿下体操项目中最有分量的一块金牌,六张金牌倒映下的笑脸仿佛都在喊:我们又回来了。

身边一位德国电视记者,盯着大屏幕半晌,叹了口气:“中国人,又是中国人。”

中国男子体操一夜间重新步入最强盛的时期。

难怪,昨天他们能毫无争议地当选央视的红牛今日之星。

2、男团决赛,陈一冰打响了头炮。

已经记不清这个天津小伙第几次第一个站上赛台,只知道从2006年世锦赛出道开始,陈一冰就是这个位置不二的人选。他的教练王红卫说,一冰基本上很少失误。

昨天上场前,陈一冰紧了紧手上的红绳,队里每个人都有一条。“希望红色能带给我们幸运。”陈一冰说,“我一点不紧张,后面站着这么多高手呢,这次我们的实力太强大了,强大到不需要紧张。”

陈一冰的偶像有三个。第一个是已经退役的“吊环王”、老乡董震。2005年世锦赛时,陈一冰还是吊环第八。他说自己想要奥运的吊环金牌,做梦时想,睁开眼睛也想。另外两个是李小鹏杨威。他说:“从小我就看他们俩的比赛。因此我也在想,只要有比赛,我就要做最强。”

现在陈一冰已经不是李小鹏和杨威的配角了,身为“吊环王”的他已经离吊环金牌很近很近。还记得斯图加特夺得团体冠军的晚上,陈一冰和教练们把从国内带的酒拿出一点兑在饮料里喝,以示庆功。但现在还不行,没到时候,“等比赛完了,我们都敞开了喝,红酒、二锅头什么都喝!”

3、但20岁的邹凯以前即使夺冠,也没心情喝这些酒。

同为年轻人,他跌过的跟头要比陈一冰重很多。

2006年的阿胡斯,第一次参加世锦赛的邹凯在自己的两个强项上砸了锅:第一项自由体操,他摔倒在界外。最后一项单杠,他又在腾空360度转体加换手抓杠时手滑摔杠。

两年后的今天,邹凯再次走上这两个曾经让他““想法太多了”的赛台,这次是奥运会,场面更大,压力更重。但邹凯完美无瑕地完成了自己两个高难度的A分动作,出乎意料地稳??高分。

菜鸟终于脱胎换骨。挂着金牌,邹凯没有哭。领奖台上四川人邹凯将金牌高高举起,昨天正是“5·12”汶川大地震发生整整三个月。“能为四川父老拿一面金牌,太开心太棒了。”

邹凯说身上有一种力量:“这么多大哥哥站在我背后,能跟着黄金一代一起比赛,太幸运了。这种力量托着我,掉不下来。”邹凯的现在,就是肖钦的过去。

4、平时训练里,当邹凯又出现了失误,肖钦总会上前拍拍他。

“他成熟了。”教练组都这样评价“小马神”。这又是一个雅典归来的伤心人。“整个人感觉就是崩溃了。”肖钦说雅典失利那天晚上他坐在窗台上,坐了一晚上。“当时那次奥运伤透了心,想想2004年到现在,这块金牌真是不容易。”是的,肖钦不容易,提起他,人们想到的就是那教科书般的鞍马动作,以及2003世锦赛和2004奥运会的失败经历。原来的肖钦只擅鞍马,人们一度对他是否参加团体比赛有着不少的争议。但昨天,肖钦的鞍马、单杠样样精彩,如今的他早已不是那个“一招鲜”的“鞍马王”了。

但鞍马这块金牌他一定要拿,他说昨天现场山呼海啸般的“中国,加油”给了他勇气,“挺提气的,说心里话,平时停不住的动作也能停住了。”不过对于即将到来的鞍马决赛,他学着《士兵突击》里的台词说:“平常心,平常心。”

从失误到完美,4年里发生了什么?“就是练!”肖钦练得很苦,断过韧带,脱过骨片,入国家队9年,肖钦只休过三次探亲假。但他说,再苦,也苦不过杨威。

5、“杨威的苦,不用说你都看得出来。”队员们都说。

17岁全国冠军,18岁亚运冠军,19岁世锦赛冠军,20岁奥运冠军……当初被教练认为身体形态欠佳的杨威,是以一个让人羡慕的高起点画出自己的命运曲线的。但随后一块又一块银牌几乎压弯了他的脊梁。“千年老二”的悲情在雅典达到了顶峰——团体金牌的旁落,让杨威再也无法在随后的全能大战中找到节奏,第7名的惨败让他想到了退役,“4年前,我当时觉得很失落,我和小鹏都跪在洗手间里,非常痛苦。如果不是心底里那份不甘心,我也许早就离开这个赛台了。”

杨威不甘心,这四年里他练得比谁都苦,别人练三项,他练六项,每天训练六到七个小时,每周只休息一天,风雨无阻。2006年和2007年两届世锦赛蝉联男子团体、男子全能金牌是他熬来的回报。但他想要的始终是奥运金牌。“从辉煌到谷底再回到辉煌,我们经历了8年,还可能更多。这4年来,每天回来我们都问自己,你今天为奥运会做了些什么,今天努力地够不够。”杨威说每一天都是这么过的。

现在奥运金牌终于挂在他的胸前,他只淡淡地说,“付出的越多,赢的越轻松。”真的轻松吗?黄玉斌不这么想。

6、黄玉斌的一头白发在欢庆中的中国男团里异常地显眼,这是4年来慢慢熬出来的白发。

像梦魇一样一直折磨他的就是4年前雅典的那一场失利,刻骨铭心。“我永远忘不了那场失误,但现在我们终于证明了自己。头发白了,没关系,只要最后的金牌挂在我的队员的脖子上就什么都值了!”

体操队入住奥运村时,黄玉斌说过:“这次不超过雅典,我跳楼。”音犹在耳,记者们问黄玉斌这回是不是踏实了。他笑了:“谢谢大家不让我跳楼。”黄玉斌当然不用跳楼,中国队在技术层面付出的努力,让所有对手望尘莫及——“什么都是假的,只有技术才是最可靠的。中国队要重新崛起,靠什么?靠的就只能是技术。”

4年让黄玉斌度日如年,“雅典比完,杨威要退,黄旭和小鹏伤得练不了。每天训练馆里只剩下几个小队员活动活动。”那个时候的黄玉斌真的一筹莫展。“2006年重新接手球队训练,我们和队员们一起琢磨,真是摸爬滚打都在一起。大家都有伤,几个老队员练一天就得歇上好一阵子。”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体操队坚持下来了。

现在站在最高领奖台上,黄旭、杨威都是29岁的高龄,李小鹏也已经27岁了。放在以前,这三员老将早该退役了,但黄玉斌却说老将一个都不能少:“谁说他们要退役了,他们都还在巅峰期。我还要他们再打一届奥运会呢。我的队员都是金不换。”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