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揭秘廖辉成长历程:从打架王到中国力量
 

2008-08-13 15:17:18
华夏经纬网

揭秘廖辉成长历程:从打架王到中国力量

小廖辉顽皮地将板车车轮当杠铃。

北京12日电 记者 彭青) 北京奥运举重69公斤级决战,半个月前才跻身中国奥运阵容的廖辉,成为一黑到底的最大黑马。黑马都是冷门都有偶然性,但是记者深挖到的一大堆“隐私”故事,会告诉你偶然中的必然。

●有梦想就会有奇迹

廖辉儿时,李小双兄弟就成名了,后来成名的又有郑李辉和杨威。上小学低年级的廖辉不知奥运会是什么,但是他知道全城都以奥运冠军为骄傲,如果拿了奥运冠军或是世界冠军,全城都要敲锣打鼓放鞭炮,比过年还热闹。比廖辉大3岁的哥哥廖杰说:“小时候弟弟跟我说了很多次,如果他能练体操,也一定会成为奥运冠军,让大家在我们家前敲锣打鼓。”

廖辉说:“那年仙桃体操学校到我们叶王村小学选苗子,体育老师推荐了我,我兴奋得很卖力地劈腿、翻跟头,但是别人不要我,让我伤心了好长时间。”

1997年4月,仙桃市业余体校举重班的教练甘永奎到叶王村小学找苗子,他逐个教室的看学生。在三年级的班上,他一扫眼突然被坐在倒数第二排的廖辉吸引住了。甘永奎说:“他的眼睛很特别很有神,我马上就点了他。但是他站起身后,我又有点失望,他大脑袋、身子又小又瘦。”被选中的十几名学生,都到操场上冲了个30米计时跑,做了几次立定跳远。甘永奎还示范了几个举重动作让学生们模仿着做。廖辉在这一系列考察中,赢得了甘永奎的喜欢:“以后跟我练举重你愿不愿意?”“好哇!”廖辉就这二个字。

甘永奎到廖辉家征求家长的意见。廖家属市郊的村民,经营些小生意。廖辉的父亲廖洪生不在家,母亲罗汉先坚决反对,因为她认为举重会让儿子长不高。但甘永奎很执着,三登其门后终于说服了其父母同意廖辉去训练。“我第一次去市体校是那天放学后,骑自行车去的,很远,骑了半个多小时吧。第一次进举重房,蛮奇怪不知为什么就感到像回家了样的。”廖辉回忆说。

那时的廖辉,怎么也不会想到,体操王子的梦想还没进体操房就破灭了,但是举重王子的路从此在他脚下展开。当然奥运冠军的梦,他从没忘却过。《北京欢迎你》没说错,“有梦想就会有奇迹”。

●散打教练挖墙脚

廖杰忠厚,廖辉外柔内刚,兄弟俩很玩得来。廖杰遇事退让,廖辉忍无可忍时会突然大打出手。廖杰说:“我们小时候,有些坏学生欺负人时,廖辉看不过去了就会上前指责别人,别人走了就算了,但有时别人仗着人多会反过来骂廖辉,结果就是大打一架。打赢打输,回家都不敢吭声。”

甘永奎说:“廖辉在我那里练了两年多,体校散打班的教练突然找我想要廖辉跟他练散打。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前两天在一个中学门口看到廖辉路见不平,打一群‘擂肥’的流打鬼,说廖辉出手又快又准,对抗能力超强,打得那群比他高大的人像燕子飞。他天生就是个练散打的好料子。我叫他先去问廖辉愿不愿意练散打,他说问过了,廖辉不愿意。”

这件事让甘永奎很吃惊,因为他想象不出又听话又谦让的廖辉怎么会在外打架。廖辉练了两年多,举重天赋已显露无遗,他说:“如果廖辉真的想转行练什么,打死我也会扯着他不放。我也相信他不会离开举重,他付出的努力要远远大于任何一个队员。”

业校是早晚训练,廖辉每天早上5点多就起床,然后骑车第一个到达业校。甘永奎说:“他从来都是风雨无阻。有年冬天里雪下得太大,我都取消早操了,有天早上去看举重房被雪压垮了没时,他却一个人在训练。其实,他天天都来。”因为叶王村小学离业校太远,甘永奎想办法将廖辉转到了离业校很近的龙华山小学。

●板车王很受伤

廖辉不但是每堂训练课中最能吃苦的队员,而且自己加练也成了习惯。廖杰说:“弟弟一练举重就着了魔,每天都盼着去训练不说,在家有空时也在外边的马路上练,蛙跳啊跑步啊什么的。他说他要赶上业校的同学,他比他们练得晚,但多练就赶得快。”

逢年过节时,业校放假。廖辉除了自己练体能外,还想练举重的技术和力量,罗汉先说:“他二姨有辆拖水果的板车,很结实。廖辉就把车上的板子拆下来,连车轴带轮子当成杠铃用。那些天,二姨一收摊回家,他就马上去摆弄那辆车,一练就是两个小时。二姨夸他能吃苦,以后一定有出息。”

然而,车轴很容易划破手,双手经常被弄得血淋淋的,不过见血对廖辉来说是家常便饭,他拿胶布缠一下,又接着练。

甘永奎说:“他到业校后只练了几个月就赶上省运会,我带他去比赛,赛前不小心碰破了头,缝了3针,我叫他不比了,但他非要上场不可,结果还拿了第二名。”

罗汉先说:“廖辉的手掌、膝上总是破皮,但他从不叫苦。我看得心疼问他是不是别练了,但他叫我少操心,他的事他做主。有次他的膝盖肿得很厉害,我带他到武汉的同济医院去治,他痛得汗直冒就是不喊一声,从小打死不叫饶的犟脾气总是改不了。”

廖辉进入省队、八一队和国家队后,这种犟劲也始终未改。2000年4月,将廖辉招入湖北举重队的教练吴琦望说:“当时甘永奎送几个队员来让我看,我说发展前途不大。他说还有个好苗子,但太小了。我就立即跟他到仙桃看了廖辉,一看就是那回事,破格招进省队了。很快他到了发育期,举重的膝关节都容易在这个时候痛,他经常是痛得走不动路,但训练从不肯减量。”

从八一队将廖辉带到国家队的教练于杰说:“这小孩能吃苦的劲头真让人吃惊,人都少不了伤病,就他有病有伤也从不吭声一样训练。我发现了叫他休息,他说,张国政腰伤那严重还练,这点伤根本不叫伤。”

湖北省重竞技管理中心主任贾韬是上世纪80年代的篮球国手,他说:“我总是批评运动员不能像我们那个年代吃得苦,但廖辉不同,超人的天赋加超人的吃苦,不成大器才怪。”

●中国力量

廖辉在国家队试训3个月后,在六城会上打破世界青年纪录并轻松夺金,终于成为2012年奥运的重点培养对象,转为国家队正式队员。没想到,他提前一届参加了奥运会。

张国政和石智勇这对奥运冠军将构成北京奥运69公斤级的双保险,是中国举重队的共识。廖杰说:“弟弟没想过能参加北京奥运会,但他的进步太快了,在训练中很快就超过了同组的张国政和石智勇。”

4月的泉州大战,记者在台前幕后目睹了廖辉有如大战长坂坡的赵子龙。他与张国政和石智勇是首次同台竞技。人们怀疑廖辉在重压下能否发挥训练水平。但廖辉最终让竞争对手们也由衷折服而激动鼓掌。记者写了个《扛鼎暗战》,据说点击率奇高。

按选拔规则,廖辉应占据榜首。但是他是无名小卒,名单迟迟难出,廖辉在进入大别山封闭训练时一度郁闷,训练状态下滑。廖杰说:“弟弟小时有什么烦心事都跟我讲,后来他不怎么讲了。但今年6月他在QQ上给我留言说心里烦。但几天后,他的心情又恢复了原样,跟我在电话里有说有笑的。我琢磨是不是有人给了他定心丸,他神神秘秘地不讲。”

队伍回京后,记者与廖辉在运动员公寓闲扯,记者问他训练状态恢复了没有,他说:“恢复到正常水平了,到时我不会给大家丢脸的。”到时?记者跟他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廖辉只要能进奥运名单,肯定能夺金!”这是所有了解廖辉的人在7月25日奥运名单公布前,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我省体育局局长李建明历来“金口难开”,但这位千方百计将廖辉“塞进”国家队的掌门人,在泉州大战后飞回武汉时跟记者私聊中也说了这话。中国队总教练陈文斌说得比较晚,那是在奥运村的升旗仪式上。

12日晚,廖辉让所有说过这话和没说的人都骄傲,这位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力量的人,夺金后首先想的是“仙桃该敲锣打鼓放鞭炮了吧?”他也真能守旧。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