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低谷与巅峰转折 体操男团“就这样把你征服”
 

2008-08-13 16:17:48
华夏经纬网

这可能是中国在本届奥运会上分量最重的金牌。它的重量,不仅在于它超高的含金量,更在于它从巅峰到低谷,再从低谷到巅峰的传奇大转折。

主笔/王真海

这一刻,7.25的巨大分差,让全世界见证了中国体操男队的王者归来!

2004年8月17日,雅典。

那天凌晨,也有响彻体育馆的掌声和欢呼,只是,那不属于中国。

杨威李小鹏呆在洗手间,痛苦万分。肖钦则在奥运村房间里的窗台上,坐了整整一晚。

频频失误,让中国体操男队在那一届奥运会中兵败如山倒,仅获第5名。2000年悉尼奥运会,他们还站在冠军领奖台上,此后一直被称为“梦之队”。2003年的世锦赛,他们还连夺4金。

巨大的反差,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有媒体说,“那一刻,分割了天堂和地狱”。

我们可以想象得到,这些为荣誉而来的小伙子,当天是怎样的落寞。这个梦,破灭得实在太快太突然了。这不仅是他们的梦,还是整个中国的梦。

赛后,自责的小伙子们多少有些心灰意冷,总教练黄玉斌却说:“我坚持认为目前中国男团仍然是世界第一。团体决赛如果不出现大的失误,我们最后的总分要比现在多出2分多。”

他这段话,当时被媒体喻为“中国男子体操‘梦之队’,坠落梦中仍不知”。

北京,崇文区体育馆路甲2号——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

体操馆入口右侧的一面墙上,贴着21篇全国媒体对体操队兵败雅典的批评稿件。批评都很尖锐:用人不当、教练组分歧、项目发展失衡、自我封闭、心理素质差……

这面墙被命名为“记忆思考墙”,黄玉斌要求每个队员走过都??己,这道墙才会被抹去。”

今年50岁的黄玉斌,8岁开始练体操,22岁夺得中国男子体操史上第一个世界冠军。1985年退役后任中国体操女队教练,1989年至今,任国家体操队总教练。某种意义上,他可以说是中国体操发展的见证人,也是中国体操队近20年的领路人。

雅典的失败,让他觉得欠了全国人民一个债。他甚至发出一句狠话:“还像雅典一样,我就跳楼。”

摔倒了不可怕,可怕的是从此丧失了站起来的勇气。

其实,不光黄玉斌,这4年来,体操男队的每一个队员都憋着劲,期待在北京有一个完美的证明。

雅典奥运会失利后,杨威一度打算退役,李小鹏状态不佳,黄旭也练不下去了。他们都有伤病,但为了重新证明自己,都坚持了下来。

杨威说:“从雅典回来后,我们一直在准备,每一天我们都在问自己,为了奥运会我做了什么?为了奥运会我做得还够不够?每一天都会这样过,教练每天也都这样要求我们。”他曾坦言自己“活得很累,精神非常压抑”,但也认为这是必须经历的阵痛。

饱受伤病困扰的李小鹏曾两年没有参加国际大赛,为了这块金牌,他又重新回到训练场。昨天的赛场上,他胳膊擦伤流血,但他只是轻松地说:“每次练,它都破,没办法。应该不会影响比赛,都习惯了。”

体操男队的训练日程排得满满的:周一,全天训练;周二,全天训练;周三,训练半天;周四,全天训练;周五,全天训练;周六,全天训练;周日,训练半天。

队员们几乎都三四年没回过家。

历史会铭记这一刻。

2008年8月12日,从低谷重回巅峰,这枚金牌来得那么沉重。中国队的6个男人抱成一团,相拥而泣,旁边的总教练黄玉斌也泪流满面——4年前还乌黑的头发,已经明显地花白了。

“眼泪是一种自然的感情的发泄,在那一刻觉得所有付出都得到了回报,我们经历了八年就是为了这枚金牌。”杨威说。

当他们登上最高领奖台的时候,国家体育馆全场观众和他们一起高唱起《义勇军进行曲》。

完成了这个救赎,6个血性男儿用了不仅仅这4年——

黄旭,生于1979年2月4日,5岁开始练体操。

杨威,生于1980年2月8日,5岁开始练体操。

李小鹏,生于1981年7月27日,6岁开始练体操。

陈一冰,生于1984年12月19日,5岁开始练体操。

肖钦,生于1985年1月12日,5岁开始练体操。

邹凯,生于1988年2月25日,4岁开始练体操。

〉〉赛后

感谢你们不让我跳楼

中国体操男队12日夺回了4年前在雅典失去的团体奥运金牌后,从教练到队员个个兴奋不已,几乎每个人在谈起感受时都妙语连珠。

“第一,感谢你们不让我跳楼;第二,我有信心,不可能跳楼;第三,头发白了没关系,只要金牌挂在队员们的脖子上就好。”——中国体操队夺冠后,记者们再次问及总教练黄玉斌赛前的“跳楼”说,以及四年间他头发由黑转白的显著变化。

“是要看升国旗,看队员们站在最高处,听奏响我们的国歌。”——国家体育总局体操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高健赛后半天没从观众席上下来,一直站着看到队员们领完奖。

“拿到这一枚团体金牌后,我觉得全身轻松了很大一块。”——杨威觉得团体金牌比他个人拿金牌更重要,也让他更有信心进行后面的比赛。

“当时太吵了,我听不见妈妈说什么,她也听不见我说什么,就挂了。”——李小鹏赛后马上在现场拨通了妈妈的电话,但全场观众高喊“小鹏我爱你”的巨大声浪,让两个人啥也听不清。

“没见过奥运金牌,觉得挺好玩的,想尝尝金牌的味道。”——首次参加奥运会的陈一冰在领奖台上拿着金牌认真研究,最后还用牙咬了半天。

“我一下子想到了四年前雅典的情景,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中国队的最后得分一出来,“鞍马王”肖钦一下子流出了眼泪。上届奥运会上肖钦经历了双重打击,团体金牌丢了,而他在几乎稳拿金牌的鞍马项目上出现重大失误,连决赛都没有进。

“感谢大哥哥们之前的优秀表现,让我在最后一个出场时已经没有任何压力,完成动作就行了。”——为中国队最后一个出场的小将邹凯说自己当时已无所谓“压轴”了,因为中国队的巨大优势,让他只要得分超过8.725分就能为中国队拿下金牌。

〉〉对手

他们的表现非常完美

奥运会体操男团卫冕冠军日本队12日以7.25分的巨大差距不敌中国队,获得银牌。赛后日本队从教练到队员都对中国队很服气。

日本队教练具志坚幸司坦率地承认:“我们想追也追不上中国队。”他和日本队队长富田洋之代表日本队出现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两人面容平静,看不出失利后的懊恼之情。具志坚幸司说:“中国的运动员实在是太出色了,他们的表现非常完美。甚至在单杠上,同世锦赛相比,他们的难度也提高了。我们想要追上他们,但是没有办法追上。”单杠一度是中国队的软肋,也成为中国队兵败雅典的诱因之一。那之后,中国队在单杠上狠下苦功,在这个日本队强项上的得分居然比日本队还高。

日本队的领军人物富田甚至表示,拿到银牌已经让他们很满意。他说:“比完倒数第三项跳马之后我们有些担心(拿不到银牌),好在我们凭借最后两项双杠和单杠上不错的表现,拉回了分数。坦白说,我松了一口气。”富田同时认为全队尽了最大的努力,表现得也算不错。他和具志坚幸司都说日本队回去会继续努力。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