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沈琼妈妈:重炮手出自弄堂 填鸭式喂出大块头
 

2008-08-14 12:34:43
华夏经纬网

今天,中国男排将迎来小组赛中的关键一役,对手是亚洲劲旅日本男排,如果能够战胜对手,中国男排将基本锁定一个八强席位。在上一场小组赛中,中国男排刚刚以3比2力挫劲敌委内瑞拉队,获得了本届奥运会的首场胜利。作为队长的主攻沈琼,在五局比赛中个人独得17分,成为本队最佳得分手,他的出色发挥令中国男排士气大增。

近日,我们走访了沈琼位于上海浦东金桥的家,了解到了他参加奥运背后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沈琼的母亲程凤英对儿子的奥运寄语非常简单,“其实每次他参加比赛之前,我叮嘱来叮嘱去的也只有这么几句。”即便是家门口参加的奥运会,她说的也大抵如此:“每场比赛前的热身运动一定要做充分,要‘拉开’,首先要当心别受伤。”

母亲知道,沈琼很清楚自己在中国男排时隔24年重返奥运会的阵容中扮演什么角色,即便是家人,也无需再送上什么寄语,“他自己的心态摆得比我还好,”程凤英说,“最近和他聊起来,他说自己一点都不紧张,而且信心很足。”

沈琼似乎从来都是个自信十足的人,最近在央视《人在奥运年》的访谈里,他直言:“我希望,在队伍最困难、需要一个雪中送炭的人时,那个人就是我。”这番表态,被很多人批为太“狂”,但是在程凤英看来,却是成熟的体现。“这两年担任国家队队长,感觉他各方面都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对自己的要求更高,也更有信心了。”

其实,相比较其他志在争金夺牌的队伍,中国男排终究是处在有些尴尬的位置——进入前八都是个艰巨的任务,但这个创造历史的机会,就握在男排小伙子自己手里。“在我看来,奥运比赛和其他比赛都是一样打,没什么特别要对他说的。”程凤英说来很平静,这是因为她相信自己的儿子。

重炮手

出自小弄堂

小时候,沈琼一家3口住在静安区一间只有1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家里没地方练球,门口的小弄堂成了沈琼最常去的练球场。沈琼父母都说,想都没想到,儿子有一天能够去参加奥运会。从凤阳路那条小弄堂到北京的奥运赛场,多么漫长的道路。

沈琼位于浦东金桥的家里,有两张从不轻易示人的照片——其中的他大约10岁左右,分别扮作古代的“才子佳人”,正是那时候流行过的古装艺术照。小时候,他属于那种“闷皮”的小孩,和很多望子成龙的家长一样,沈琼父母一开始给他选择的是艺术路线。

“沈琼小时候,还给他花1000块钱买过电子琴,可是弹几次就不肯弹了。”母亲说,结果到了两年级的时候,沈琼被静安区少体校的老师挑去打排球。自此,他的运动生涯一帆风顺、再无悬念。

“当时年级总共送去两个,除了沈琼还有一个女生,那女生练了一个多星期就因为怕苦,不练了。”父亲沈志平补充道。沈琼说自己刚开始打排球完全就是玩儿的心态,几乎不晓得何谓辛苦,每天风里雨里,坐妈妈的自行车去训练。程凤英因为上班晚,每天早上7点钟把沈琼送到了学校开始晨练,自己再慢悠悠骑着去上班,下班之后再去接儿子,“印象里他整天不是读书做功课就是训练,每天睡觉的时间都不足。”母亲很心痛。

但这样的生活顺理成章,从没有想到过退缩放弃。“别的孩子玩的时候,他却练到手腕充血,膝盖摔青。五年级有一次,沈琼练得一身是伤回家,躲在房间里一边哭,一边用止痛剂喷受伤的腿。”沈志平说,“我们晓得,这孩子要强,不伤害他自尊心的最好办法,就是别在他哭的时候出现。”

沈妈妈抱怨:

要见儿子太难了

今年的世界男排联赛中国主场,从成都临时搬迁到了杭州,程凤英突然有了机会去看望近半年没见的儿子,回来却很不满意:“沈琼把自己管得太严了,结果我们都没有见到他几次!”

奥运年,中国男排的管理格外严格,包括比赛期间限制接待亲友。不过既然有家人大老远跑来“探班”,队员们虽不能将他们带回房间,还是欣然到宾馆大堂见面。惟独不见沈琼,其他队员则跟沈爸沈妈调侃,“??队长过于严格地执行了队里的规定,比赛之余也硬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连续三轮比赛,连续三个周末,沈琼只有赛后在场地里放松的时候,跟父母聊上一会。“直到最后一轮打完回宾馆,他总算才肯下来见见面。”程凤英用嗔怪的口气,“下来也只‘一歇歇’时间,他说生怕被别人看到自己在闲聊,影响不好……”然后话锋一转,母亲终究还是更能看到孩子的优点,“他对自己要求很高,我们想,这也是说明他成熟了。”

其实以时下很多人的标准,27岁的沈琼还远不够成熟。“平时他打球或者生活里碰到什么问题,他都会打电话回来询问我们的意见,让我们给他提建议,而他也很乐意听我们的。”母亲说道,“总而言之,他一直都很听话。”——听话,时下许多年轻人都要嗤之以鼻的举动,沈琼不介意。

“填鸭式”喂出大块头

沈琼家里没有人搞运动,父亲沈志平是上海印泥机械厂的工人,母亲程凤英是上海第一医药商店的售货员,然而身高1.83米的爸爸和身高1.70米的妈妈培养出了一个1.98米的排球天才。见到过他们全家的人常常都要跟沈琼父母开玩笑:“你们是喂他发酵粉养大的?”

沈志平介绍了培养一个超高下一代的秘诀:“他能长那么高,是因为我们‘北京填鸭’式的喂法:一顿饭5笼小笼包,7个鸡蛋,再来一碗小馄饨。”母亲则在一旁补充,填鸭喂法也需要儿子本人的好胃口,“从小沈琼就特别能吃,生下来第二个月就超长、超重。”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沈琼父母两人工资加起来不过100元,为了给沈琼补营养,他们几乎把所有的钱都用在了吃上,妈妈开玩笑地说:“还好那时在医药商店工作,能买到一些有折扣的补药,否则那点钱哪能够伊吃啊。”

然而沈琼之所以走上排球道路,倒是因为有一次他不肯吃东西。沈志平说:“那时候他才一年级,报名参加了学校的游泳班,学费交了一年。一天中午回家吃午饭,他怕赶不及下午的游泳班,没吃饭就要回学校,他妈妈担心儿子的身体,把他抓到班主任那里,跟他说,如果你不吃饭,干脆就不要游泳了。结果沈琼学了半年,就不让他去了……”

离开了泳池的沈琼来不及惆怅多久,就被前来挑苗子的排球教练一眼相中。这么阴差阳错的命运安排,才得以让沈琼出现在奥运赛场上,然而副作用还是存在的:自那以后,沈琼始终没能学会游泳。直到如今,这个将近两米身高、弹跳出众的大个子,还是只下了泳池就要紧抱浮标的旱鸭子。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