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菲”同寻常:报过“假帐”玩过“出走”
 

2008-08-14 14:38:48
华夏经纬网

又一个历史被创造。中国体操女队13日战胜了世锦赛冠军美国队,夺得了北京奥运会体操女子团体冠军。

中国队夺冠成绩是188。525分。

13日中午,体操女团决赛的最后时刻。全场目光聚集在自由体操赛场上的程菲。气势磅礴的配乐《黄河》奏响,现场气氛达到高潮。程菲气定神闲,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15.450分。程菲获得的这个分数最后让中国队以2.375分的优势占用老对手美国队。

记者记忆中的程菲

说起程菲,本报记者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见证了她从一个普通小女孩一步步走向奥运冠军的整个历程。 在十年前,记者隔三差五到武汉体院体操房看训练,记忆中就对这个叫程菲的小毛头格外印象深刻,因为她的教练赵汉华对她谈得最多、管得最严、感情最深。与其他的孩子不同,程菲话不多,但心中有数。记者印象最深的就是她常常微皱的眉头、紧抿的嘴唇与那双灵活的眼睛。在体院那会,每到周末,学生家长们都会从各地赶来,接孩子、看孩子,给孩子带来好吃的。但唯独很少见到程菲的父母,即使父亲来了,也很少给她带什么打牙祭的食品。赵老师悄悄告诉记者,孩子家条件不蛮好,父母工作又忙,难得过来;即使得空,也都是爸爸一人独自搭乘单位的船连夜赶来,白天看女儿训练,晚上又赶回去。因此周末放假时,程菲是老师家的常客,而老师也经常自己掏钱买零食,奖励给

训练刻苦,进步奇快的程菲。

与体操有缘的程菲常说“缘分天注定”。程菲注定天生与体操有缘。程菲的父亲程立皋是黄石市港务局一名普通的调度员,生性乐观。年轻时他就特别喜爱体育,自己也曾练过一阵武术。在程菲才4岁时,爸爸就迫不及待地把女儿送到体校练上了体操。程菲在黄石的启蒙教练陈菊英回忆说,程菲一看就是练体操的料,人小鬼大的,非常灵活、聪明。而赵老师对第一次见到程菲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她爸爸指给我看远处吊杠子玩的小孩,简直太小了,我说‘不行不行’,我们进队的孩子起码得八九岁。但她爸爸不停地磨,我就问她有么特长,他说‘她杠子蛮好’。我就跟他过去看,发现她肩宽,肌肉线条也很清晰。她爸爸叫她名字,她转过头一看,我就觉得她眼睛亮亮的,蛮机灵。最后,我们破格把她招进了体院。”两年后,体院老师带着程菲、李珊珊等参加了国家体操队的大集训,被领队钱奎相中。随后进入省队、国家队,最终走上世界冠军之路。

独具慧眼的程爸爸

程菲能够走到今天,爸爸程立皋功不可没。赵老师最佩服程爸爸对体操的执著与钻研。小程菲在黄石体校时,程爸爸有空就去看女儿训练,回家来还自己想方设法给她“开小灶”,琢磨出一些土方法,让程菲练平衡、吊杠子。后来黄石举办省比赛,他不看比赛,而是看队员、看教练。他发现仙桃一个小姑娘跳马出色,就打听谁是孩子的教练。后来,程菲同一批的6个孩子,有5个被家长送到省队集训,惟独程菲被爸爸领到了武汉体院。时至今日,老程都为自己的这个选择自豪:“我看了那个小孩的跳马后就想,能带出这种水平运动员的教练,绝对错不了,把女儿送给她教一定没问题。”如今,程菲已到国家队多年,老程仍旧痴心不改,有空就领着妻子守在武汉体院的体操馆里,和教练们一起边学习边指导小队员训练,被大家戏称为体院的“客座教练”。

特别能吃苦的程菲

刚到体院时,程菲比其他孩子小两三岁,基础也差,练起来非常吃力,“我本来想把她的量稍微减小一点,但发现她特别坚强,训练再苦再累也坚持着不哭;而且她的悟性非常强,别人几个月、半年才能做好的大回环,她竟然24天就学会了;最特别的是她的跳马,不仅腾空高,而且落地后还像劲没用完样地往前冲。”赵老师对程菲啧啧称奇。到了国家队,程菲的“训练自觉刻苦,有领军风范”让女队主教练陆善真也赞赏不已。当初为了赶上刘璇等大姐姐,她甚至埋头练得忘记时间,差点被一个人关在体操房。而冲击“程菲跳”时,差不多一年多时间,她总是每天最早来又最后离开,就连食堂的师傅们都知道,这个小姑娘永远天黑了才去吃晚饭。

曾经“偷懒”的程菲

不过,当年在体院时,程菲这个队里的小尾巴还曾经是偷懒的典型。赵老师回忆说,程菲虽然??一次累了不想做仰卧起坐,趁老师不注意自己数数时就19、20、30、40地报‘假账’;教练后来跟她讲训练的目的和道理,她明白了后就再也不这样了。最让老师记忆深刻的还是程菲刚进队三个月时闹出的“出走事件”。有次一个大孩子出主意,派一名队员躲起来让老师们出去找,大家就可以趁机休息了。程菲一看自己最小,就自告奋勇“藏我吧”。到了下午训练时间,队员们就把程菲反锁在寝室里。赵老师发现程菲“丢了”,当时就蒙了,“我急得站在马路边,见到去黄石的交通车就拦,爬上去问有没有看见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她用手比划着。到了晚饭时间,放了一下午鸭子的孩子们有点害怕了,假装“提醒”教练,也许在寝室里呢。结果门一打开,酣睡一下午的程菲晕晕乎乎地才从床上爬起来,“到现在我还记得她那个模样,鼻子皱着、头发乱蓬蓬的……”心里一颗石头落了地的赵老师是又可气又好笑,“那次我们没有处罚她,而是跟她讲了许多道理

。” (本报北京电)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