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法国传奇教头鲍埃尔:创造中国击剑奇迹
 

2008-08-15 07:51:59
华夏经纬网

北京8月14日电

在中国体育代表团中,有不少外籍教练,男篮的尤纳斯、女曲的金昶伯、花泳的井村雅代,自行车的莫雷龙等,不过相比之下,执教中国佩剑队2年的法国传奇教头鲍埃尔却鲜为人知。但是,就是这位57岁的传奇教头,却为中国击剑开创了自1984年以来的最大辉煌——一金一银。

要求队员无条件服从

“中国男女佩剑水平一直很高,尤其是女佩运动员成绩一直不错,她们要向更好的成绩发展,必须经过多方面的训练,使自己更强。男佩虽然没取得优秀的成绩,但也有优秀的运动员,他们当务之急是要塑造信心。只要能做到这两方面,奥运夺冠希望就很大。”这是鲍埃尔早在2年前刚走马上任时向记者说出的“预言”。

为了冲击奥运金牌,国家体育总局击剑自行车中心于2006年8月聘请了被誉为“当今世界上最著名的佩剑教练”的法国传奇教练鲍埃尔,鲍埃尔成为了中国击剑史上的第一位外教。鲍埃尔当击剑运动员时,曾获得过世界冠军。悉尼奥运会前,他担任法国佩剑国家队主教练,并率领法国队获得悉尼奥运会男佩团体亚军;随后,鲍埃尔转任意大利佩剑队主教练,使意大利队获得了雅典奥运会男佩个人冠军。

鲍埃尔有着法国人固有的自负和傲慢,队员刚开始时并不适应,比如,鲍埃尔要求队员完全按照他的指令训练,不许问为什么,必须无条件服从。“看我穿的这件T恤,它是红色的,但是如果我告诉你们它是黑色的,你就要认为它就是黑色的,没有商量的余地。”——这就是鲍埃尔风格。

“我想不通。”有队员向高层反映,但击剑协会的领导非常信任老鲍,“你们坚持一下,看看有没有效果。”多哈亚运会鲍埃尔执教不到半年,就拿下了男女佩剑团体、个人的全部金牌,队员们对鲍埃尔的执教方式再没一丝怀疑了。

差点把仲满赶出队伍

北京奥运会开赛前,鲍埃尔一改中国教练过于谦虚的低调,公开宣称,他要率领中国佩剑队夺得两枚奥运佩剑金牌。但首先进行的奥运会女子个人佩剑比赛,中国女队居然全军覆灭。就在这时,男子个人佩剑比赛开战,仲满——这位在世界大赛上仅游离于64强~32强之间的无名小将,突然在一夜成名,一举登上了奥运会男子个人佩剑冠军领奖台。仲满获得奥运冠军后,第一句就是:“我要把金牌献给主教练鲍埃尔。他是世界上最棒的击剑教练。”

事实上,若不是因为老鲍的特殊训练,也许就没有今天的仲满。就在今年上半年的一次比赛中,由于仲满注意力不集中,发挥很差,差点被老鲍赶出国家队。见老鲍发脾气,仲满慌忙向启蒙教练张双喜求救。最终在张教练的要求下,仲满诚恳地当面向鲍埃尔承认了错误,看到弟子诚心诚意,老鲍收回了狠话。接下来,仲满在后面几站大奖赛中发挥越来越好,并最终将自己的世界排名提高到了第9位,为奥运会争取到好签位创造了机会。

与鲍埃尔交往多年的法国重剑大师达尼埃尔·勒瓦瓦瑟尔指出,鲍埃尔确实是一位杰出的教练。对此,鲍埃尔也不谦虚:“我就是击剑的国际教父。”

如果说鲍埃尔是击剑国际教父,还不如说他是法国“白求恩”,因为仲满在半决赛和决赛的对手居然都是法国选手,老鲍对自己祖国知根知底,制订了很有针对性和杀伤力的战术。鲍埃尔大义灭“亲”,亲手指点中国弟子,封杀了法国人的奥运金牌梦。有人将仲满的姓名拆开细解后发现,他的名字本身赫然就是“中法组合”的结果:仲满姓氏的一部分、中国的“中”加上他的名字的一部分、法国的“氵”。

绅士风度不抱怨裁判

更神奇的是,今天中国女子佩剑队在半决赛也遇上了法国队,结果鲍埃尔指导中国队以45比38击败对手,挺进决赛。赛后,鲍埃尔表示:“对手就是对手,这与国籍无关。我针对她们的特点做了充分的准备,制定了周密的战术。”鲍埃尔对击败法国女佩并不在意,“我只会注意下一个对手,而不会考虑他们的国籍,否则我将不是一个好教练。”

中国队痛失女子佩剑团体冠军后,鲍埃尔毫无架子和失败后的沮丧,接受了本报记者的单独专访。与有的教练赛后习惯性怨天尤人形成极大反差的是,鲍埃尔居然没有指责裁判,因为从最后一剑来看,本来应判谭雪获胜,但是裁判为了摆平衡,硬是加赛最终导致中国女佩一剑饮恨。鲍埃尔很有绅士风度接受了一剑失败的结果,认为裁判是公正的。谈到在大比分领先的情况下,最后被乌克兰大逆转的原因时,鲍埃尔指着脑袋说:“队员们在关键时刻头脑不够冷静,缺乏决赛把握胜机的经验,的确非常可惜。”

目前客居在北京老山击剑基地附近的一套公寓的鲍埃尔,非常留恋在中国的生活。对于这位法国“白求恩”是否会因为这次失金的遗憾而离开中国的问题,鲍埃尔双手一摊:“这要等中国剑协来决定。至于我本人我依然希望能够继续留下来,与队员们共同奋斗到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