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曹磊夺冠后惊闻母亲离世 最美举重冠军最伤心
 

2008-08-16 04:09:36
华夏经纬网

引子:举兮!美兮!悲兮!

最美的举重冠军最伤心

可就在她离开领奖台后,她知道了迟到两个月的母亲噩耗。

一个人的较量

升级之后冲击盲区

举重比赛分为抓举和挺举两项,抓举最先进行。比赛开始前,曹磊和众多选手一并亮相,只是她那金黄色的大氅十分拉风,引得北京航天航空大学体育馆现场的观众阵阵叫好。

“应该没问题,看看我们选手的样子就应该知道,举重里面哪有这么漂亮的。”坐在记者旁边的一位记者开玩笑说道。如果说漂亮那是肯定的,今年25岁的曹磊,不但有高挑的身高,而且眉清目秀,举止之间也是端庄大方,这在女子举重比赛场中是很少见的。

曹磊在2006年前,一直是名69公斤级选手,成绩也一直处于全国前五水平。因为有身高优势,国家队教练马文辉在两年前劝曹磊打了75公斤级。

在女子举重75公斤级比赛前,中国举重运动员已经获得6枚金牌,男女各3枚。作为东道主,肯定是希望得到更多金牌。而唯一从未得到金牌的75公斤级比赛,则是赛前最被看重的。

比赛中多作壁上观

抓举比赛开始后,很久没有见到曹磊上场,因为她的开把重量是125公斤。也就是说,只有其他运动员抓举攀升到125公斤、或者重量在125公斤前停滞时,曹磊才需要上场试举。抓举比赛异常激烈,俄罗斯选手叶夫斯秋欣娜和哈萨克斯坦选手瓦热宁娜在众人较劲中一直暗战。两日先后挑战117公斤和119公斤,但都是试举失败。值得一提的是,此过程中曹磊都是作壁上观。

全场掌声中,轮到了报名成绩125公斤的曹磊。可就在上场比赛前,教练组已经将她的比赛开把重量调低至120公斤,这是一个进可以硬拼,退可以防守的重量。没有悬念,曹磊顺利完成。随后她的重量又调整到122公斤,但就是她上场之前,重量又变为125公斤。曹磊上场举起这个重量之后,也打平了前世界纪录。随后她又将抓举成绩锁定在128公斤上,并创造了新的奥运纪录。

在优势更为明显的挺举比赛中,曹磊还是老套路——最后出场。曹磊开把重量为147公斤。结果她稳稳举起了?曹磊选择了锁定金牌,并可以破奥运纪录的154公斤。成功之后,曹磊又试举了159公斤。

最后一举曹磊没有成功,但这并不妨碍她成为该项目金牌得主,同时她又连破该项比赛的抓举、挺举和总成绩三项奥运会记录。“最后一举是心理出了问题,往常在训练中我也是举过几次这个重量。”赛后曹磊还有些不甘心。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汉代韩婴早在《韩诗外传?卷九》中说道,昨日奥林匹克冠军曹磊切身感受到这份悲痛——

妈妈呀,妈妈,您在哪里

“我妈妈不在了,呜呜。”赛后出现北航举重馆混合采访区的曹磊哭得很伤心,一下子令在场的记者手忙脚乱。因为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记者挤到边上问到国家举重队一位教练,后者小声跟记者嘟囔说,“瞒她两个月了。”

赛后痛哭不止的冠军

赛后混合采访区从来都是记者最密集的地方,在曹磊获得女子75公斤级金牌之后,四五十名记者将狭小的混合采访区挤得满满当当,人们都在等待冠军。按照惯例,运动员会在比赛之后十分钟内路过混合采访区,随后参加赛后新闻发布会。

女子75公斤级比赛最后一举,是曹磊的159公斤挺举试举。没有成功但不影响她获得金牌,走下举重台,曹磊兴奋地跳了起来,教练马文辉还把她抱了起来。现场一片欢腾,曹磊在答谢过观众之后便回到了休息室。比赛过后,运动员会立即淋浴冲澡,获奖运动员还会简单地打扮一下自己,因为即将出现在众多媒体面前。

混合采访区记者看到曹磊时,突然很吃惊,因为大家看到一个痛苦的曹磊。记者们都在大声问着出了什么事情,因为往常的喜极而泣场面并不是这模样。刚才还在场上胸有成竹的曹磊,这时明显是拖着脚步。“我妈妈不在了。”曹磊的声音有些颤抖,现场的记者都面面相觑,没有人知道该做什么。

妈妈再也看不到金牌

“我知道妈妈的糖尿病的,怎么这么快,没有人告诉我。”在即将进入混合区的地方,曹磊像是在自言自语,旁边有中国代表团领导和举重队领导以及教练在安慰着曹磊。

在如此一个悲伤的语境中,人和人距离会突然间缩小,举重队有教练跟记者小声解释着事情原委。“她妈妈两个月前就不在了,为了不影响她备战奥运会,他爸爸一直没有告诉她,但咱们队里是知道的。刚才她给家里打电话,她爸爸跟她说了。”

曹磊在比赛过后还是很用心收拾了一下,新梳头发。但是她显然被那个打回家的电话打乱了节奏,几个女志愿者在安慰着什么,有人帮她又将颁奖时获得的鲜花拿在手上。曹磊还在哭,但她又必须去赛后新闻发布会,那是每一名获奖运动员必须履行的责任。混合采访区几乎没有人说话,只是有照相机的快门声。

走出混合区的曹磊还在擦拭眼泪,眼泪其实是她抑制不住的。新闻发布会开始了,获奖运动员先后做了比赛介绍,刚才还在领奖台上招呼亚军和季军合影的那个冠军,却声音有些哑。第一个问题是问??我获得的这枚金牌是献给妈妈的,她两个月前不在了,我刚才才知道。”曹磊睁大了眼,眼泪还是一下子涌了出来。“妈妈再也看不到金牌了。”曹磊拎起了金牌,咬着嘴唇,手在抖。

爱只能一辈子记在心

曹磊今年25岁,但这25年来,她和妈妈在一起的时间却很少,这也是每一个专业运动员共同的特点。10岁开始,曹磊便进入河北山海关体校学习举重,12岁时进入黑龙江省大庆市体校。2002年,曹磊被调入国家队至今。“在家的时间很少,很少,也都是偶尔回去一趟看看我爸爸和妈妈。”曹磊说不下去了。

举重是一个枯燥的运动项目,至少外界是这样的看待的。曾记得在雅典奥运会后,举重冠军唐功红在一家电视台接受专访时,被问到怎么支配自己获得的巨额奖金。唐功红直接回答说,“给我爸我妈在乡下盖房子。”随后人们知道,练举重运动员多出自贫寒之家。

据中国举重队领队马文广介绍说,赛前队里就给曹磊订好了回家的火车票,并且有人陪同她一起回家。离开新闻发布会的曹磊几乎是慌不择路,显得急冲冲的,她已经完全沉浸在痛苦之中,虽说她刚刚得到梦寐以求的奥运金牌。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