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洋教头:中国体育的世界眼光
 

2008-08-17 15:42:13
华夏经纬网

有出有进,才会有一池春水的活力。“海外军团”的星星之火,让世界体育布满中华元素。而中国代表团17个大项队伍中拥有38名外籍教练,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来自何方,都给中国体育添加了一抹世界色彩。

今天,是属于“洋教练”的一天。

金昶伯,这位创造了中国集体球类项目主教练执教场次纪录的老者来自韩国,他一手调教的中国女曲干净利落地战胜了自己的母队。

尤纳斯·卡兹劳斯卡斯,性格火爆的立陶宛名帅带领中国男篮取得了一场至为关键的胜利,一只半脚已踏入八强门槛,书写新历史值得期待。

伊戈尔·格林科,尤纳斯的老乡,他所执教的中国赛艇队很可能是中国大军最令人意外的一支冲金部队。吴优高玉兰夺得女子双人单桨银牌,已创造了赛艇队的最佳成绩。

外国“关键先生”在中国军团中无处不在,日本籍的花游“教母”,哈萨克斯坦籍的拳击教练,法国籍的击剑主帅,菲律宾籍的垒球教练,美国籍的棒球大帅……这或许正是中国体育的世界眼光。

女曲教头金昶伯——目标:为中国队赢球

来华执教的众多洋教练中,当数已进入第10个年头的韩国人金昶伯时间最长,他已率领中国女曲连续参加了3届奥运会,而今天是他带中国队打奥运会的第17场比赛,在中国集体球类项目上,他又创下了一个纪录。因此,不管本次大赛中国队最终结果如何,在中国曲棍球运动的发展史上,都应该为他写下浓重的一笔。事实上,对于大多数中国人而言,知道、了解曲棍球运动,往往是和金昶伯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的。

不觉自己韩国人

9年多的中国生活,让金昶伯已习惯了中国的一切。披中国队战袍、讲中国话、吃中国菜、喝中国酒,按中国的习俗待人接物。说中国话他可算自学成才,现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国话他能听懂,中文表达能力可打70分,一般的交谈,他完全可以不带翻译。

金昶伯现在经常说,这么多年来,我整天和中国姑娘们在一起,彼此在情感上十分融洽,我已完全不觉得自己是一个韩国人了。只有在中国上飞机出示护照时,我才会想起,我原来是一个韩国人。

在曲棍球赛场上,中韩两队经常交锋,金昶伯从不手软,他说,体育比赛没有国度,今天我穿的中国队队服,就必须全力为中国队争取胜利。大家各为其主,无需留任何情面。

今晚,中国队小组赛又是对韩国队。这场球很关键,只能赢不能输。在准备会上,他一如既往地表示:“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拿出你们所有的本事,拼命打。”他激昂地说道,“老师虽然是韩国人,但现在是中国队教练,我的目标只有一个,为中国队赢球。”

其实我知道,金昶伯打韩国队特别有心得。别看小比赛双方互有胜负,但一到关键大赛,这几年来中国队一直没输过韩国。

果然,今天他的一群女弟子,气势如虹,完全打乱了对手阵脚。6比1的比分,早早锁定胜局。老金的脸上,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地震慷慨解囊10万元

汶川地震时,中国女曲正在德国参加冠军杯赛,回国后老金马上取出10万元让领队海线帮他捐出去。10万元虽算不上巨款,但老金在中国的收入并不很高,10万元应是年薪的几分之一了。他全家6口人,现全都生活在中国,其中两个孩子读大学,一家的生活来源全靠他的这份工资。前不久在上海,他曾亲口告诉我,迄今为止,存折上仅有30万元。中心领导也觉得老金捐得多了点,但他坚执不肯,而且反复叮嘱不要声张,说否则就违背了自己的本意。

私下里我问及??露,当年韩国金融风暴时,国家号召国民捐赠金银,他把家中所有的金银首饰和世界大赛上夺得的金牌全部捐赠给了政府。“现在中国的情形和当年韩国差不多呵,你们中国不是有句话叫‘国难当头,匹夫有责’吗?我们全家都生活在中国,是中国人民养活了我一家,我尽一点心意不是完全应该的吗?”一席话,恳切感人,老金果真性情中人也。

生气一天不吃饭

熟悉老金的人都知道,他有个怪脾气,一生气就不吃饭。他夫人朴美京这次也告诉我,自己最担心丈夫的,也就是这一点,“他每天工作量那么大,不吃饭怎么能行啊。”其实,一个月前在大连,我倒真亲眼目睹了他“绝食”的一天。

这天上午训练结束,老金对周婉锋、陈秋漪两名老队员提出批评,说她们一些细小的毛病迄今未改。老金说,你们只要拿出修眉毛、化眼妆的那种认真劲来,每天花个10分钟时间,这些技术上的细节,早就解决了。他板着脸越说越激动,训完话,已是正午,气冲冲地一人开车,径直回宾馆去了。

中饭没吃,下午3点照常训练,这是老金的习惯,也是他的可爱之处。这天的训练一直延续到晚上7点左右。在旅顺港幽静的海边球场上,我早已感到凉意袭人。谁知老金又留下了上午的那几名队员,继续“训话”,足足半小时。他的脾气,火气上来时,谁也不能劝,一劝如同火上浇油。等他“发泄”完了,已是夜幕降临。

在食堂草草用完餐,我急忙赶到老金的房间。只见门敞开着,他独自在抽烟。20多年前他爱人怀长子珉秀时,他为了孩子戒了烟。去年,为了集中精力打奥运,又戒了酒。这一年的交往,他果真滴酒不沾,但香烟却明显多了起来。

我劝他:“无论有天大的事儿,饭总得吃,何必作贱自己。”他说:“你不明白,我心底里疼啊,根本吃不下。”“奥运会还剩一个多月了,我们拿什么去和人家比?我们的基本技术本身就没法和人家比,再不加倍努力,哪还有什么希望?一些小的环节,我讲了无数遍,就是不用心,你说急不急人?”

慢慢地,他心境稍许平静。最后,总算吃了几颗当地有名的新鲜樱桃。

不赢球毫无意义

金昶伯多次和我谈到,自己来中国,就个人讲是为了证明自己。这一点已经做到了。至于说每次奥运会都提出要拿金牌,让有人不理解。老金则认为,既然我吃的是这碗饭,时刻就在胜负的天平上,我就认定一个目标义无反顾地走下去,工作、生活中,我时刻以此来鞭策自己。我不能决定胜负,但我永远在争取胜利。我付出了,我就此生无憾。一个教练员,球场上老不能赢球,那就毫无意义。

金昶伯说,9年来,我亲眼看见了中国曲棍球运动的投入力度和发展趋势,真的前所未有,非常喜人。我所以要不顾一切投入,就是担心一旦成绩不好,会影响到这项运动今后的开展,我们实在太需要一枚奖牌来鼓舞曲棍球人的士气。当然,我还放不下这批跟了我多年的女孩子们,她们尝尽了同辈人所没有吃过、也承受不了的苦,付出是难以想像的。苍天有眼,一定会给她们一个公平回报的。

特派记者 季安之

(本报北京8月16日专电)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