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刘翔:天生右脚异于常人 最后一练激发伤痛
 

2008-08-19 12:20:52
华夏经纬网

“直到最后一刻,他还是在坚持,一直在坚持,他是在玩命啊!”话到这里,54岁的孙海平再也止不住悲伤,“不到万不得已,刘翔绝不会退赛的……”新闻发布会台上,师傅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台下,很多记者也在泪眼朦胧中记录着中国飞人伤退的前前后后。

多年隐患一朝加剧

刘翔伤退,很多人脑中第一时间闪现的就是他在美国拉伤的大腿还没痊愈,但事实并非如此。“在美国发生的伤病,一个是大腿的问题,还有一个就是脚跟问题。大腿是今年开始他才感觉不舒服的,谈不上突然拉伤,是逐渐积累起来的,但经过治疗已经好了。从今天的情况看,他的大腿已经完全好了。造成他退赛的其实是脚跟的伤势。”孙海平说,却一语激起千层浪,记忆倒转,我们这才发现翔飞人之阿喀琉斯之踵其实早在去年秋天就已初露端倪。

那是2007年7月,刚从欧洲参赛归来的刘翔收到了一份礼物,那是赞助商为他定做的“天生我翔”的T恤,里面还有飞人自己的设计元素。那天,捧着新鞋向大家展示的刘翔笑得很灿烂,看得出,欧洲拉练他的收获不小。孙海平证实了那一点,“他在欧洲居然找到了一种中药汤药,每天泡泡脚,对他脚后跟的那个水泡能有很大的缓解。”那是记者第一次从师傅的口中听到“右脚跟出水泡”这样的字眼。孰料,当时刘翔的脚跟已经隐患重重了。

就是那个不起眼的水泡,一个普通人穿新鞋时都可能磨破皮的水泡,却是今日摧毁中国希望的关键。“具体哪天发生的很难讲,可能有六七年的时间了。应该说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前,这个伤就有了,后来一直恢复一段好一点,大强度训练以后他又有反应,一直到今天。”孙海平的声音越来越低。

天生右脚异于常人

很早之前,记者就知道刘翔的脚与常人有些不同,尤其是右脚。“我们每次在大赛前给他设计鞋子,征求他的意见时,他总会要求特别给他的右脚跟部给予特别保护。”这些年为他设计鞋子的设计师最清楚,翔飞人的鞋子左右脚有多大的不同。右脚的尺码要比左脚大足足一码,原因就是右脚跟部内侧加了厚厚的保护垫。这个细节不难看出,刘翔的右脚跟腱其实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

“他的伤实际上是跟腱末梢附着在跟骨那个地方有问题。这个伤前几年我们也拍片子检查,当时是怕他的骨头有问题。刘翔的脚跟一般人有点不一样,他跟骨比别人要突出一点。最开始跟腱上的膜被磨破了,形成一个泡,挑破以后长成硬茧,后来又磨,就磨到里面去了,最终形成现在这个问题。”与刘翔一直情同父子,孙海平一边讲述一边自责。

他们几乎没人对这个小小的跟腱引起过足够的重视,常常会觉得他只是穿了不合脚的鞋子。2006年多哈亚运会前夕,轻松出征的刘翔在赛前热身时就表示,自己一切很好,就是右脚在换了新鞋之后有些磨脚。于是,与以往每一次相同,刘翔都是让脚在生生磨破一层皮后与新鞋子契合,不那么疼后才开始起飞。但岂料,祸根已经深深埋下。

今年,随着奥运备战的强度越来越大,他跟腱的酸痛也出现得越来越频繁。5月份去大阪参加大奖赛时,他赛前最后一次训练也因同一地方痛,导致最后没有穿钉鞋进行栏上练习就直接比赛了。“不光是比赛前,平时训练中刘翔有时候穿钉鞋右脚后跟也有过酸痛的感觉。很多时候,队医都会在训练结束后帮他按摩,或者直接拿冰袋过来冰敷几分钟。”但恰巧这一切密集发生在了刘翔去美国比赛那阶段。“大家都以为是他的右腿连带着右脚出了问题,于是,担心更多的就是大腿的问题。”

最后一练激发伤痛

8月16日,刘翔在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里进行了入住奥运村前的最后一场训练。量不大,但强度不小。那一天,孙海平悬了很久的心稍稍放下了些,因为秒表上,他很清楚地看到爱徒终于在一个多月边疗伤边咬牙训练的情况下跑进了12秒90。也是那一天,孙海平刚刚放下的心马上又吊到了嗓子眼。当天下午,刘翔就来报告,“我的右脚跟今天又疼得厉害了。”

孙海平心里咯噔一下,当天晚上,住进奥运村的头一件事,就是去医院做核磁共振。“??们此前怀疑是有碎骨头留在脚跟处,但最后没发现,“最终确诊为‘肌腱末端炎’,没伤到骨头。”

刚住进村,刘翔就先去了次医院,很多人都觉得不是个好兆头。但师傅却说,他很感激刘翔,因为他在这么困难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放弃,而且,从情绪上,他也几乎看不出任何波动。“这两个月我们经历了太多事情。现在,只能看运气了。”进村第一晚,师傅就没睡好,“第一轮可能拼一下就过去了,关键是第一天回来后我们怎样帮他恢复,让他尽快脱离伤痛,然后尽力去比以后的比赛。”当时,孙海平怎么都没想到弟子的伤痛根本连第一轮都过不了关。

赛前最后一天,整个刘翔保障小组里都在思考着一件事,就是怎样帮刘翔好好平复伤痛。“至于对手,我们根本没空去想。”师傅说,他带刘翔那么久了,但这一个月他是真的被刘翔打动了,“这一个月他真的很难,很让人心疼,但我很感激他,他从来没表现出灰心丧气,他一直对着队友和教练表现得很轻松。而他的训练也是前所未有的自觉,真的是在拿命去搏啊!”

但命运偏偏与他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昨夜,被逼到最后悬崖边的孙海平最终权衡利弊,与众多方面商量后,决定给刘翔打封闭针。“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到最后一刻我们不会想用这一招的。”那一针下去后,刘翔的疼痛似乎真的有所缓解,师傅的眉头也逐渐舒展,“不管最后得到什么结果吧,我都觉得我们不会后悔,毕竟我们为奥运会拼过了。”出赛前夜,他这样说。

热身时分以疼治疼

18日上午,“鸟巢”上空无云。9时15分,玲珑塔边的田径 热身场,刘翔一袭红色现身,这离他正式上场比赛还有两个半小时。褪去外套后,他开始了慢跑热身,脸上带着笑容。但情况在一小时后发生了突变——一次右脚蹬地后,刘翔突然跪在了地上,“那时他的跟腱已经疼痛难忍,右脚作为起跨腿根本做不了动作,一撑就软。”孙海平的心一沉,望着爱徒满脸焦急,他赶忙招来训练场内医生为刘翔做紧急处理。

冷敷,不行,刘翔疼得龇牙咧嘴;再上喷雾,也不行,疼痛没有丝毫缓解。

刘翔脚疼,孙海平心痛,随着检录时间一分一秒地逼近,孙海平和总教练冯树勇小声商量起了对策。此时的刘翔自己也在做着最后的努力,他拼命用右脚顶,试图顶起来。望了眼徒弟,孙海平的眼圈红了,但他是一咬牙,叫来了场边三名医生,“这是最后的努力。”

这最后的努力居然是“以疼治疼”!三名医生有的摁住刘翔的双腿,有的直接用手指死命掐住他最最伤痛的脚后跟,掐累了就换个人再用手掌用力按摩后跟,试图让剧烈疼痛产生的麻木感能暂时取代疼痛,“只要熬过15分钟,15分钟就可以了呀!”孙海平算着,从进检录口直到上场比赛差不多15分钟时间,只要这个麻木感能持续到15分钟后,那第一轮还是能熬过去的。

医生们用力掐着,强烈的刺激,让刘翔疼得浑身发抖,禁不住惨叫出声来……孙海平背过脸去,不忍看这一幕。“刘翔做了百分之一百的努力,各种方法都用上了,实在没辙了……”事后回忆到此,失声痛哭成了孙海平唯一的真情流露。

最后关头咬牙上场

11时20分,赛前半小时就是检录时间,刘翔决定硬上。“他看了我一眼,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坚强。”中国田径队总教练冯树勇见证了退赛前的一幕幕。

运动员通道里,刚刚经历过钻心般疼痛的刘翔大吼了一声。四周没人,但他的声音一直穿透出去,在检录口外面的孙海平很清楚,那是徒弟在给自己鼓劲,“他有多在乎这届奥运会啊,他一直都知道,他需要对全国13亿人的希望负责,他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会走到那一步的。”

11时45分,刘翔走上了属于他的第二跑道。身边站着卡塔尔选手穆罕默德·伊萨·萨瓦迪,对他构不成威胁。此前,他目睹了美国名将、两届奥运亚军特拉梅尔因伤退赛。特拉梅尔同样是在第二道,他在跨越第一个栏后倒在了跑道上,然后一步步走向终点。

“自己和自己比,争取通过第一轮”是刘翔给自己定的目标,他不想重蹈特拉梅尔的覆辙。

压腿后,刘尝试着跑了两步,右腿跟腱还是疼。他蹲下,用力按压着,他??随后,他又跨了两个栏,第三个栏避开了。

11时50分,发令枪响,七人冲出,枪再响,有人抢跑。运动员回头走的路上,刘翔直接走出了赛道,回到运动员通道。“他跟腱的疼痛太厉害了,麻木根本坚持不了15分钟,当他恢复知觉后,那样的痛感别说发力蹬腿了,就连走路都是一步一个钻心。”孙海平说着,又是一串泪水。

先找到一个角落里,刘翔一下坐在了地上,沉默许久,他又往运动员休息室走去,这段路他走了很久,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我希望刘翔能够重新回来。但是,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孙海平说话时,泪水早已挂在他的脸上。

特派记者 王彦(本报北京8月18日专电)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