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刘翔退赛现场实录:4年期待7分钟坚持
 

2008-08-19 14:22:17
华夏经纬网

这是令全体中国人都黯然一叹的时刻,2008年8月18日11点53分。四年前的雅典有多激动,四年后的北京就有多伤心。从没见过如此痛哭失声的孙海平,从没见过表情如此空洞的刘翔

10:45 等待

昨天北京一扫几日的阴霾,鸟巢在阳光下银光闪闪。此时的刘翔,正在鸟巢隔壁的训练场进行最后的热身,孙海平昨天说,他对前面三枪都不担心,所以记者们也都早早赶来鸟巢,去观看最后训练的不多。

此时鸟巢内观众的情绪非常好,除了留给运动员的专用座席还有几个空座之外,所有的座位都被挤满了。中国运动员也非常努力,女子链球的张文秀投出了73米多的成绩,在及格赛中排名第二,很有希望在决赛中冲击金牌;男子跳远选手李延熙,也跳出了个人最好成绩,以小组第一的身份晋级决赛。

这些,似乎都在为刘翔的进场做着准备,尽管离刘翔真正走上跑道比赛,还要1个小时。奥组委规定,入场观众不能带大幅标语,所以,观众区域并没有出现为刘翔加油的条幅,然而很多人都在不断地看着大屏幕,找着刘翔的身影,焦急地等待。

工作人员开着电瓶车,将栏架一排排地送上鸟巢跑道。工作人员排放栏架时都非常认真,两个人一组,放好之后,仔细地检查了又检查是否对直,彼此做了一个ok的手势。而此时鸟巢的大屏幕也开始打出“男子110米栏”的LOGO,引起了全场的欢呼声。

记者坐的席位,是美国休斯顿一家媒体预订的看台,他们可能是觉得首轮预赛没有悬念,所以还是扑在了别的场馆,而隔壁,是一家澳大利亚媒体预订的看台。他坐下来,就跟记者打招呼,问看好谁,记者说应该是罗伯斯,因为刘翔有伤在身。他说他表示理解。

此时,分在第一组的罗伯斯已经出现在起跑器前。他在第六道,隔壁的第五道是中国110米栏第三人纪伟。有同行在开玩笑说,纪伟牺牲一下自己,晃一晃,把罗伯斯晃下去,或者直接上去学阿诺德,摔向隔壁的栏架……彼此的心情都不错,其实,媒体都普遍认为,刘翔进决赛没问题。

11:10 前奏

110米栏第一轮一共是6组选手,罗伯斯所在的第一组是11:10发枪。罗伯斯根本没使力,从第一栏起就确定了领先优势,有记者又开起了玩笑:“没办法,罗伯斯实力太强了,纪伟就算想直接伸腿去踹他,也赶不上啊!”

谁都知道罗伯斯是刘翔最大的对手,届时两人的争夺,将会引爆鸟巢,火爆程度不会亚于开幕式。包括罗伯斯自己也深知这一点,所以经过电视媒体采访区时,来北京这么多天都不接受媒体采访的罗伯斯,在每家电视台拉住他的时候,他都会停下来说两句。

后面的几组以每8分钟比一组的频率在继续进行,奥利弗、史冬鹏、大卫·佩恩、杜库雷,刘翔能想得出来的对手都晋级了,没有意外。

预赛进行到了第五组,本组的绝对优势选手是美国人特拉梅尔,他是雅典奥运会的亚军、大阪世锦赛的亚军,也是刘翔的老对手,中国人熟悉的“四大对手”之一。他特别令人关注的是,他排在第二道,跟即将出场的刘翔一样,也就是最里面的一根道,不算什么好的道次,但对于他这样的高手来说应该没关系。

然而,发令枪响之后,意外就发生了。特拉梅尔有些趔趄,刚刚过第一栏,他受伤倒在了地上,趴着往前挣扎了两下,然后他痛苦地拍了下手,很是遗憾。全场的观众都为他难过,因为现场的气氛实在是能够感染到无数人。担架两次送了上来,但特拉梅尔两次摆手拒绝了医务人员的好意,他一瘸一拐地走向了终点,痛苦地埋下了头。

11:46 出场

记者不知道当时的电视镜头是怎么转播的,尽管手边就有现场信号的液晶屏,他当时的那种悲壮让人动容。但一抬头看起点处,刘??处的特拉梅尔。隔着10道栏的距离,准备上阵的战士和离场的伤员,像是隔在了两个世界。

在全场的口哨、掌声、闪光灯中,一身红色战袍的刘翔出现在了大屏幕上。他和特拉梅尔一样,也被分在了第二道。他做着准备活动,捶着自己的腿。大屏幕上的镜头,给了刘翔一个特写,没有以往的那种杀气,也没有瞪眼的表情,而是……眉头紧锁,忍痛??再看向跑道,记者发现,穿着长裤的刘翔,准备活动做完,已经回身往起跑器方向在走,他似乎也有点跛?

这样的发现,迅速在文字记者席传开,原本还在埋头记录的几个同行,都马上抬头看向了起点处。镜头上再次给了刘翔的脸部特写,这下所有人全部确认了,没错,那表情不叫杀气腾腾,而是痛苦不堪。

大家也立即交头接耳起来,有朋友知道记者在预赛前一天刚刚去刘翔家人入住的酒店,聊天聊了一个下午,马上几个人都上来问:刘翔伤势到底如何?

记者原原本本地用刘翔父亲的话解释了一下:“就看炎症的状况,少,就没问题,多,甚至不能跑。”

别的道次的选手开始蹲下来在起跑器上做准备活动,但刘翔却在起跑器后面,慢慢地脱鞋,看他龇牙咧嘴的样子,记者心里有了一股不祥和预感。而刚才的特拉梅尔事件,也让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但刘翔还是像以往参加比赛一样,换上了鞋,并脱掉了外套,现场换上短跑T恤,那是赞助商给他新做的,据说可以减少阻力若干。这件战袍从背后看颇为“性感”,常有女粉丝看到后发出尖叫,但这个时候刘翔换装时,没人尖叫,大家都看到了他的表情。

记者当时就对身边的同行说:“换上衣服了,按照以往的习惯,他应该不会有退赛危险了,大概第一轮坚持是没问题的。”

11:50 退赛

第六组的预赛开始了!反常地没有进行跨栏热身的刘翔,也蹲到了起跑器前,发令枪响,却迅速打响了第二枪。有人抢跑,并不是刘翔,所有人停下了脚步,包括刘翔。但他马上转身往回走,并且伸手撕下了贴在短裤上的道次标牌。

此时,主持人还没有宣布刘翔退赛,但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主动撕下道次牌,已经表示他退赛了。所有的观众都站了起来,包括记者所在的文字记者席,外国媒体也都一样是呆若木鸡的表情。

刘翔披上了外衣,收拾东西,开始往入场的运动员通道处走去,大家全部都站着,还在等待奇迹的出现,他是不是只是再走两步活动一下,然后还会上场?

但几秒钟后,赛场音响开始响起主持人的声音:“对不起,非常遗憾,我国选手刘翔因伤退出了比赛,将无缘110米栏的卫冕。”观众席响起了巨大的“啊?”不信、遗憾,各种情绪混合在一起。

而反应过来的媒体,立即冲出了文字记者区,赶往楼下的混合采访区,谁都知道,从运动员入口退场的刘翔,不可能出现在混采区,但仍抱着最后的一线希望。

12:00 尾声

混合采访区已经人满为患,连在内场的一些媒体都扛着机器冲了出来,几乎每个人都抱着笔记本在打电话,电台的记者在忙着做现场连线,而电视台的记者,则一字排开,抢起了现场播报。

短短的5分钟不到,记者的手机里面,已经涌入了十几条短信。出于职业精神和私下的交情,记者没理这些短信,先给刘翔的父亲打电话。他的手机一直忙音,记者好容易打进去,从来没有掐过本报记者电话的他,把电话挂断了。记者没再给他打电话,而是选择了给他发了一条安慰短信——自然,谁都知道,这个时候没法安慰。再不久,有同行说他关机了。

刘翔某赞助商的电话也第一时间打了进来,他们后面已经安排了无数关于刘翔的活动,现在全部需要调整。不过,对方并没有为这事而烦,而是直接问刘翔的情况:“他还是个孩子,他能承受得了吗?”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