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最新赛况 | 官方发布 | 奥运活动 | 中国骄傲 | 诸强表现 | 奥运图集 | 赛场内外 | 赛事点评 | 图片报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奥运 > 中国骄傲 > 大陆
陈一冰身着领奖服进赛场 完美演出舍我其谁
 

2008-08-19 15:23:11
华夏经纬网

 

陈一冰

吊环冠亚军

陈一冰夺冠

陈一冰稳稳地落在地上,双手向上伸展,在观众的欢呼中闭着双眼,脸上流露出一种幸福和喜悦的神情。是的,他应该享受观众的欢呼和呐喊,那是献给冠军和英雄的。完美的表现,让他毫无悬念地夺得北京奥运会体操男子吊环的冠军。

昨晚,男子体操吊环是第一个进行决赛的竞技体操项目。当8名运动员上场时,细心人发现,只有陈一冰身着领奖服,其他人都是穿比赛服。小小细节昭示了他夺冠的决心。

由于最主要的对手这次没来参加奥运会,陈一冰可谓是8名选手中的寂寞高手。真正能够向他发起挑战和进攻的,就是前三位出场的选手,其中有2001年和2003年世锦赛冠军,2004年奥运会银牌得主、保加利亚的约夫切夫,有世界杯冠军、乌克兰的沃罗比奥夫,当然,还有陈一冰的队友杨威

约夫切夫在完成一个向上的支撑动作时,身体没有保持住稳定,直接荡了下来。这严重影响了他的最后成绩,成套动作只得到了15.525分。乌克兰的沃罗比奥夫在器械上的动作完成得还不错,只可惜下法不稳,向前迈出了一小步,他得到了16.325分。而杨威以16.425分暂居第一。金牌到此已经花落中国。

前三位选手做动作时,陈一冰一直静静地看着,直到杨威快要完成比赛时,他才开始换比赛服。这时,法国选手器械上的精彩表现赢得了观众掌声,而陈一冰仍旧气定神闲。

在他前一位出场的意大利选手比赛结束后,陈一冰登场,与对方打了个招呼后去抹镁粉。尽管加油声此起彼伏,但是这丝毫没有让陈一冰紧张,他先是做了一些关节活动,又认真地将手腕的绷带缠好,之后调整了一下袜子,才举手示意裁判。整个过程显示出一种舍我其谁的风范。

陈一冰发挥得太好了!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每一个动作都快速到位,并迅速保持静止,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身体该直的地方都保持笔直。尤其是他的下法,如同钉子钉在地上一样。

走下场的陈一冰,微笑着握拳向四面的观众致意,和教练队友击掌庆祝。然后他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大屏幕的分数。16.600分!他吐出舌头,高兴地对着电视镜头做了个第一的手势。领奖台上,陈一冰长时间地亲吻金牌,“这是我本届奥运会的最后一场,我想回味一下,享受一下。”

教练王红卫

7.3难度足够夺冠

教练王红卫对陈一冰的表现很满意。他表示,陈一冰使用7.3难度的成套动作足够夺冠,无需使用难度最高的7.4套。

“今天他发挥得很好,我们中国的两名运动员发挥得都比较出色,尤其陈一冰的下法非常稳。而对手出现了小的失误。”王红卫说,“所以比分和对手拉的比较大。”

昨天的比赛中,陈一冰使用的是7.3难度的动作,难道不怕难度低而受到对方冲击吗?王红卫说:“我们对他使用7.3难度的动作夺冠非常有信心。预赛使用7.3难度的动作,我们认为结果非常好。如果使用7.4难度的成套动作,虽然A分(难度分)上去了,但B分(完成分)肯定要扣得多一点。而且杨威当时已暂列第一,我们认为金牌已到手,所以一冰上场没什么包袱TRONG>杨威

吊环银牌

捐献灾区

昨天在奥运会男子吊环决赛中摘得银牌后,杨威以两金一银完成了个人全部比赛。赛后他说:“我要将这枚吊环银牌献给灾区。”

杨威此前曾表示如果在吊环比赛中夺牌,他将有一个秘密公布。夺得吊环银牌后,他郑重宣布,自己将把银牌通过拍卖的方式捐给灾区。“团体比赛前,我看到一篇关于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的采访,说国际奥委会要向四川灾区捐款,当时我也萌生了这种想法。”对于捐献哪枚奖牌,杨威进行过一番精心考虑,“团体金牌对我们有着特殊的纪念意义,不能捐,个人全能金牌,即使我想捐,恐怕许多人也不会同意。所以最终我决定捐献吊环的这枚奖牌。这是我最喜爱的一个项目,虽然是银牌,但我个人也很喜欢。”

在夺得了两枚金牌后,杨威表示自己就一直在享受比赛的过程。他说:“夺得团体和全能两枚金牌后,我个人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比赛时自己完全没有包袱,可以说是真正在用一种享受的心态比赛。”

吊环王是孝顺孩

金牌给父母换房

陈一冰出生时,他的父亲刚刚在天津业余选手速滑比赛中获得冠军,因此给他起名为“一冰”。

一冰这个天津小伙子长得挺帅,五官清秀,斯文当中透着一股英气。讨人喜欢的他也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我觉得本届奥运会我发挥得非常正常,大部分在我意料之中。”

预赛时,记者问及怎么看待吊环项目的主要竞争对手没能参加奥运会时,他的神情中还流露出一丝遗憾,“决赛正常发挥,冠军应该就是我的。”

对于自己比赛中的紧张,他丝毫不回避。“我有时候感觉睡不好,压力很大的。”但是他马上话锋一转,“我昨天还是睡得挺好的,肖钦为了让我休息好,特意睡客厅去了。”说着他还笑了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他所说的紧张睡不着,就是团体决赛前的那晚。“团体决赛的时候,压力真的特别大,因为我跟腱特别疼,平时都很少让我练自由操,大家也都怕我跟腱直接断了,所以一直保一直保。”他说,“但是团体赛我又是第一个做,所以很担心自己发挥不好。吊环丢了,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但是如果团体丢了,就不光是我自己了,我不能影响别人。”

陈一冰很细心。昨天他完成比赛后,曾专门示意为他欢呼的观众安静。“因为后面还有一个人要比赛,我不希望大家影响他的发挥。”

陈一冰目前家人还挤在一间30平方米的房子中生活,有时候人多了,连吃饭都要轮着来。夺冠对陈一冰来说,首先就是要改善家人生活。“这是很现实的问题。”陈一冰笑着说,“记者在我家采访的时候,我们都是站着。天津比赛的时候,我把杨威请到家里,我们都站着,家里就30平方米。我想肯定要换吧!”

“对于我自己,就是想好好睡一觉,好好休息休息,真的快不行了。”他笑着说,“当然,电子游戏还是要好好打的。”

本报记者 李远飞 陈赢

发送给好友】【打印】【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